一番笑闹过后,聆声戏楼也出现在了两个人的眼前。

    “二姐,到了,就是这个戏楼,他们说的可好了!”

    “难道你已经听过了,要不然怎么会知道呢,是不是这几天太累了,然后偷偷的背着我们享受过了?”谭淑故意逗着升白芷,谁让她有这样的恶趣味呢,就喜欢看升白芷生气时候的样子,太可爱了。

    果然如谭淑所料,升白芷就像一只气鼓鼓的鱼,情绪马上就达到了顶峰。

    “怎么能这么说我呢,为了蹴鞠大会的事情,我都好几天没有睡过懒觉了,连刚开业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疲惫,太伤我的心了!”

    哼!不要理二姐这个坏人了!

    发表完自己的委屈,升白芷马上背过身去,两只手臂相互揣在一起,整个身体都在散发着“快来哄我!快来哄我”的信号!

    这动作顿时惹来谭淑的偷笑。

    “噗嗤,三妹,不要太可爱好不好,”搭上升白芷的肩膀,换成面对她的姿势,谭淑继续道:“二姐知道,为了蹴鞠大会的事情,咱们的小白芷已经累的茶不思,饭不想了,连自己的爹娘来看自己都没办法第一时间出来迎接。”

    升白芷又转了一个方向,誓不要与没良心的二姐面对面!

    谭淑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狗腿的跟上去啊,“还有自己的刚刚才收的徒弟,都没有时间亲自教导了,趁着今天机会,二姐就带你在俞洲城里好好玩玩,听说受咱们初心的影响,俞洲城里还出现了很多有意思的玩意儿,今天统统玩个遍!”

    升白芷迟疑的看向谭淑,“真的吗?”

    肯定点头,“当然是真的了,我骗你干什么啊!”

    继续追问:“可是有好多好玩的,一下午是一定玩儿不完的!”

    “嗯~那就明天接着玩,到时带上升伯父和升伯母,也带他们好好转转,怎么样?”

    猛然的回过身,升白芷用小手指快速的勾住谭淑的小手指,“拉古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是小狗!”

    谭淑也不管此等行为是多么的幼稚了,只要能把升白芷的毛顺下来,什么都好说!

    “成交!”

    “第一个,聆声戏楼!”

    “咱们早就该进去了,你没看见戏楼的老板怎么看咱们两个!”

    斜睨着谭淑,升白芷凉凉开口:“是怪我吗,别忘了刚才是谁挑起的战争!”

    谭淑只能举双手投降!

    “诶呀,陈掌柜的,还未恭喜您开业之喜啊!”

    这话题转移的!

    算了,看在玩够本的份上,饶你一回!

    “哪里哪里,谭掌柜的忙着蹴鞠大会,这可是俞洲城里人尽皆知的,此举不知道为咱们俞洲城创造多少好处呢,些许小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还是我的缘故,陈掌柜的就不要为我开脱啦,今天我们姐妹想在你这里看一场戏,也当是弥补之前的不周到吧!”

    “哪里哪里,快请进,给谭掌柜额来一个包间!”

    陈掌柜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机灵的小斯高声应和,引领着众人来到楼上的包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