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慎晚一脸惊诧:就算童疏影跟霍延东走了,那唐潇呢?

    “这家庄苑是唐三的。”

    “……”

    “所以童疏影会被延东带走,你被我带走后,唐三一定会给唐潇的房间升级。在自家的地盘上,让自家大哥孤枕难眠,咱们唐三还不至于这么不会办事儿……”他站在身后,慢条斯理地说道,一双深涌如潭的眼眸,带着笑意,如夜空中的星辰,魅惑之极。

    “我不要跟你住一起!”她大声地抗议。

    他勾唇笑着,“好吧,那我送你回客房。”

    嗯?这人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雷慎晚有些狐疑。

    回到客房的雷慎晚被工作人员告知,已经有人替他们升极了房间,并发给她一张房卡。

    雷慎晚想当然地以为,工作人员所告知的是替他们升级了房间是指给她和唐潇俩人升级的房间,拎了自己东西便欣然前往。

    房卡上十分印象派的四个字,“芙蓉帐暖”,这儿的客房似乎都在用《长恨歌》里的诗句来命名,她没有多想。

    服务人员带着他们,七绕八绕,最终来到了一处苍翠繁茂、静谧悠然的联排别墅前。

    客房处的小姐姐客气地冲她道了句“生活愉快”后,抬头羞赧地看了某人一眼,便红着脸走开了。

    门外,那个仅在腰间系了条浴巾的某人,就那么匪气慵懒地站在不远处,妖娆的宫灯与朦胧的月色,衬得他愈发显得魅惑无限。

    “我安全到达啦,谢谢你送我回来!晚安!”

    雷慎晚快速将门打开,兔子般地钻进去,然后将门开个缝隙,冲着在她身后不远处好整以暇的某人快速地道了个别,“嘭”地一下便关上了房门。

    她在门口顿了会儿,没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也没听到有敲门声,这才蹑手蹑脚地走进客房。

    全景落地玻璃隔开的超大露台,窗帘拉开着,雷慎晚隔窗便能看到露台外那摇曳的宫灯,湛蓝透亮的池水,舒适的沙滩椅……

    她三两步便来到露台外,果然,这一排排别墅的泳池是相通的,抬眸望去,满目的湛蓝得一眼看不到边。

    几对年轻的情侣在池中嬉戏,还有一个小朋友,跟着爹地和妈咪在泳池中玩着水球。

    雷慎晚已经泡了半晚上温泉了,有点累了,没打算继续游泳,欣赏了几分钟美景便回到自己的客房。

    她仔细地打量了下这房间。整个房间中非常的卡哇伊,整个透着迷蒙的桃粉色,浴室的门以及电视墙都是kitty的图案,大厅的中央有一张超级大的圆床,床的中央是玫瑰花瓣铺成的心型,床的四周,垂下的是藕荷色的纱幔,幔帘向两边小幅度地分开拢起。

    雷慎晚觉得心情瞬间大好,果断地便扑向那张圆型的大床。

    嗯?一个直径半米的粉色瑜伽球竟然在床上!

    谁怎么将瑜伽球放到了床上?她伸手便将瑜伽球拔拉到了床下。

    仰面躺在床上,这才发现这纱幔里面的情形,这幔帘的顶部,怎么有那交织繁复的,像秋千一般的幔带?

    难不成在这床上还可以荡秋千!

    突然,雷慎晚后知后觉地明白了!

    她像被烧着了一般从床上爬起,一抬眼便看到了墙角那造型诡异的椅子……

    我……去!这是间邪恶的房间。

    她突然想到刚才那只送她到门口的“鳄鱼”,他或许还在门口“守株待兔”,暗自斟酌了下,她再次打开了露台的玻璃门,哪知刚一出门,便落入了一个劲实的怀抱。

    ……

    “我不要住在这间房……”

    “我知道。”

    “……”

    “所以我来邀请你住隔壁房间。”

    他沉沉地笑着,像抱小孩子一般,抱着她进了隔壁的房间。

    “我也不要住这里。”

    “乖!太晚了,咱们就在这里随便将就一晚吧,我们明天回家……”

    “喂,你在干什么……”

    “唔……”

    ……

    嘤嘤嘤,雷慎晚也是后来才知道,她逃进的隔壁的那间客房比刚才她第一次住进的那间,邪恶程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哪……

    *

    意料之中的,雷慎晚在这个周日又没有吃到早餐。因为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两点钟了。

    看过时间,觉得该起床了,可是她还是觉得困得要命,真的是想咬人了。

    ……

    “醒了?”低沉的声音从露台外传来。

    “……”不想理他,流氓猪!

    “饿了没有?要不,我让客房服务十分钟后送餐?”

    “……”

    “还困么?”

    她的气不顺,很不顺。

    她要被气死了!这人总是这样,他总是这样!犯过错误之后态度好到忍辱负重,怎不见他“行凶”的时候……是那么的咄咄逼人。

    昨天晚上,因为房间里那……邪恶的东西,他有了更有效的发力点,那个霸道邪魅,她怎么求都不肯放过她的人,又是谁?

    “要不,我来帮你穿衣服?”他说着便自己过来了,她一脸惊恐地忙将自己卷成一个蚕蛹宝宝,色厉内荏地瞪着他,“我自己会穿。”

    他笑了,“好。”

    “你出去!”

    “……”他摸了摸鼻翼,沉沉地笑着,她随手便拾起床上一个靠垫砸向他,他完全忽视了那靠垫的袭击,反而抬手温柔揉了下她的脑袋,说了句“好。”,便出去了。

    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便从浴室出来了,穿着他的衬衫,露出一双必直修长的美腿。

    “我要去餐厅吃午饭!”

    见他盯着她的腿,小家伙便警惕地后退了两步,他心里立刻便乐了,面上却并未露出丝毫。

    “喂,你帮我去隔壁拿下衣服吧。”

    他拿着房卡便要从正门出去,雷慎晚一脸惊讶地望着他,他顿足停下,笑着解释,“这是一套家庭墅,这间是主宾室,那间是附宾室。”

    雷慎晚:……以后,她再也不要来这家黑店了!

    *

    吃饭的时候,唐潇便给她发来的信息,“陛下,今天你还打算理不理朝?”随后跟的是一连串挤眉弄眼的表情。

    “你在哪儿?”她回了个信息。

    唐潇马上回复过来,“我在庄园里享受着越级别墅呢。”

    “……”

    “昨天去拿饮料,被告知中了个香薰spa,就去登记了下,回来便被小颖告知她跟霍教授私奔了,你被你家许哥哥拐乱了。你们两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还好,小颖那家伙,知道良心不安,给我升级了套独幢别墅,有独立的私家温泉池,还是三色火锅型的……你知道吗?我昨天简直觉得自己住进了宫殿,专属的香薰按摩师伺候着……真是舒坦……”

    雷慎晚犹豫了下,发过去一串串艳羡的表情。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告诉你,我今天早晨去庄园里溜达时,看到了咱们言教授!他在晨跑嗯……”

    雷慎晚被刚刚喝到口的汤给呛着了。

    许卓南忙抽了张抽纸,替她擦拭着,皱了下眉,“吃饭时咱不玩手机了好不好?”

    “哇,他跑动起来的样子,步伐矫健,神态优美得象匹奔跑中的骏马,我当时都酥掉了,竟然忘了拍张照片共享……”然后是一串的花心。

    “Swhite,我好像坠入了情网!怎么办?”

    雷慎晚将手中的手机推了过来,瞪着眼睛望着他,许卓南一看,乐了,拿起手机噼里啪啦地回复,“据我所知,言教授已经有老婆了。”

    唐潇发来各种要死要活的表情,最后被扎心着心却坚决地表态,“算了!即使再喜欢我有原则的,说什么也不能做第三者吧。呜呜……刚刚失了恋的唐潇同学准备打包滚回学校哪,唉,我现在还在庄园门前守株待兔呢,我原本还企图邂逅一下言哥哥呢……”

    最后这条信息,许卓南拿着手机,雷慎晚也看到了。

    “第三者”那三个字是那么的刺眼,雷慎晚没有说话,默默地收起了手机。

    许卓南有些心疼小家伙。他的小家伙,虽然活泼热情,但在爱情观上,三观还是很正的。他当然看出来了,对于她自己“红杏出墙”,她是那么的在乎与自责。

    “小乖!”

    她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对付着她盘中的食物,刚刚还吃得尽兴的她此时拿着筷子一粒一粒地数着米粒吃饭。

    “你不是第三者。”

    “可你是!”

    “我不在乎!”

    “我红杏出墙了!”

    “你没有。”

    “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真的好么?”

    “其实许卓南他……”

    “……”

    想到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诋毁他的本尊,他幽幽地回了句,“没什么,我愿意做他的替补。”

    ……

    两人没再继续说话,用过餐,两人也没再回客房,言虎(许卓南)将车开来时,雷慎晚直接上了车。

    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车速并不快,两人却再也没了心情去欣赏山间的美景。

    “言虎。”

    “……”

    “停下车,我们谈谈吧。”

    言虎稳稳地将车子停在路边,抬手放下了车窗,雷慎晚要说什么他有预感。

    “我们,分了吧。”

    她温温软软的一句话,却像一记闷雷,炸得他心疼。

    他也清楚终有一天,他必须得舍去两层身份中的其中一层,但他一直希望那一天能推迟一些,再推迟一些。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可能是他心理变态吧。

    从小在那种组织里接受训练,或许,他心里早就阴暗了吧。起初是不得不,而现在,他却迷恋于两种角色的切换。言虎的这层身份,令他可以表达许许多多以许卓南那层身份,因人设绑架而不能干的事情。

    就比如说,毫无底线的对她耍各种各样的流氓!

    “我其实并不爱你。”

    她的声音不大,柔柔软软,但此刻身为言虎的他,心里还是再抽了一下。

    分手是分手,赶他走是赶他走,但像“不爱你”这种话,说一次他觉得是气话,说两次他……他便要认真了,上心了。

    作为言虎的他,此刻有一种别样的委屈涌上心头。

    “你知道么?我曾经对我丈夫许卓南产生过怀疑。因为他骗我,他在我房间的阿旺狗模型里装过窃听设备,我无意叫听到了我弟弟与别人的聊天内容,我听到了我们婚姻可能是场交易或阴谋,我亲眼目睹了他面对突发事件时的冷静处置,特别是我在遭遇绑架时明媚的那一番逻辑我至今没找出破绽的推理,让我对他产生了怀疑。”

    “曾经一度,我不知道该去相信谁了。我身边的亲人仿佛瞬间织就了一个巨大的网,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倒底有着怎样的契约?但我直觉我就如同那和亲的公主或是交换利益的工具……”

    “我想找出真相。我使出各种办法让许卓南找你,我假装对你很是依恋……你提出要出游时,我当时便答应了,因为我那时也撑不下去了,我觉得再这么下去他不疯我也得疯。”

    “那个风景宜人的岛屿……,我没想到后来我们会在一起……,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身体太寂寞了。”

    “我明白了,你不要说了。”他打断了她,声音凉凉的。

    这次是她是真的触痛了他,她知道。

    ……

    之后,两人便不再说话,车子行驶的途中,她又睡着了。

    她睡着的样子很乖,他用中控微微调了下座椅。

    他刚才打断她,除了身为言虎的他真的被她击痛了,还有,她竟然用那样的言语来自贱自己,他真的好心疼。

    如果,她想与他保持距离,那就——依她吧。

    他将车子开到了学校的地下停车场停好时,她醒了过来。

    她看了眼四周,自己解了安全带,准备推门下车时,顿住了,回过头来,轻轻地唤了句,“言虎。”

    他抬头定定地看着她,她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问,“你究竟是不是许卓南?”

    他的眸色里渐渐被寒冰覆盖,微微眯起,声音从来没有的冷漠疏离,“雷慎晚,下车吧。”

    她明显一怔,随后便下了车。

    他突然心生浮躁,发动了引擎,一脚油百米加速出了停车场。

    观后镜里,她的身影越来越小,他将车子开上了滨海路。

    车子像脱缰的野马,他将四个车窗都放了下来。强风涌入,他的头脑很热,他不清楚,自己刚刚做出的那个决策究竟是对还是错。

    慎儿,我化身为两个不同的男人来疼你爱你不好么?

    你为什么非要活得那么明白清醒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