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朱帅,看起来十分的狼狈,浑身的汗珠,将朱帅的衣袍都完全打湿,贴在了朱帅的身上,头发也被汗珠浸润成了一丝一缕,纠缠在一起,而朱帅的双眼,也透漏出一抹疲惫之色。

    看朱帅这个样子,雪绒马上跑上去安慰道:“朱帅弟弟,没事的啊,这次失败了不要紧,等你回去调整好状态,我再带你来考试。”

    看着雪绒紧张的样子,朱帅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但是下一秒,朱帅就意识到了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情绪,将之强行压下之后,开口说道:“雪绒姐姐,谢谢你啊,不过,我不辱使命,将符咒炼制出来了。”

    说着,朱帅将手中的克金符,递给了随后跟来的哈灵。

    哈灵的双眼瞬间紧缩。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朱帅,居然真的在成人礼之前,炼制出了一张一星符咒?

    接过朱帅递来的符咒,哈灵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不管怎么说,现在还没有鉴定这张符咒的品阶。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许多考生虽然成功的炼制出了符咒,但是仅仅是符咒的样品,并没有真实的效用。

    心中这样想着,哈灵便带着朱帅与雪绒,快步来到了一旁的一个测验机旁,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了,只要朱帅炼制的这张符咒,通过测验机的测验,那么朱帅就会成为德克帝国历史上,第二位在成人礼之前,炼制出符咒的符咒师!

    雪绒已经通过了符咒师考试,自然知道考试的步骤,紧张的看着哈灵手中的符咒,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哈灵双手略微颤抖着,将朱帅炼制的符咒小心翼翼的放入了测验机,目光盯着测验机一动不动,等待着见证帝国中另外一个符咒天才的出世!

    符咒进入测验机,先是略微的调整一番,很快,从测验机中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哈灵与雪绒的嘴,瞬间大张。

    二星符咒,克金符,品阶,中品!

    一行金色小字,出现在测验机的上方,而哈灵与雪绒,同时震惊在原地!

    自己看到了什么?哈灵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看向了测验机,但是看到的,与之前完全一样。

    朱帅,竟然在成年礼之前,炼制出了二星符咒!而且,品阶还是中品!

    哈灵感觉自己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看向朱帅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只怪兽一般。成年礼之前,想修炼到大法师级别都极其困难,但是不排除一些修炼天赋惊艳的人可以做到。

    但是想在成年礼之前,成为一名二星符咒师,根本是闻所未闻!

    一直到测验机上的光芒缓缓散去,哈灵也没有从震惊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不停的嘟囔着不可能不可能。

    再看那雪绒,更是满脸的难以置信,双手不由的紧紧挽住了朱帅的手臂。

    “咳,哈灵前辈,我这算是考试通过了么?”一旁的朱帅看着惊在原地的哈灵与雪绒,轻咳一声说道。

    朱帅此前对符咒师了解的还不多,所以并不知道自己给两人带来了多大的震撼,况且自己刚刚在进入那种奇异的状态之中,才勉强将这二星克金符炼制成功。但是炼制一张二星符咒,对自己的消耗极大,朱帅现在感觉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只想赶快回去睡一觉,这才开口提醒道。

    “成功了,成功了,恭喜你,成为一名二星符咒师!你一会去领取一枚符咒师徽章,顺便领取一套符咒师衣袍。”哈灵依旧处在震惊状态,下意识的说道。

    “那好,那便谢谢哈灵前辈了!”朱帅笑着说道。

    哈灵朝着远处的一位符咒师挥了挥手,那名符咒师很快走了过来,在听到带朱帅去领取二星符咒师徽章时,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但还是带着朱帅向一边行去。

    “真是没有想到,你的这位朱帅小友居然深藏不漏,年纪轻轻的,就能炼制出二星符咒,此子,将来必成大器啊!”看着朱帅逐渐的走远,哈灵才慢慢的恢复过来,满眼艳羡的说道。

    如此年轻的二星符咒师,德克帝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自己那天赋已属变态的师兄,也是在二十三岁时,才正式成为一名二星符咒师。而自己呢,足足到了三十岁,才踏入这个层次。

    真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师傅是谁,能够教出如此出色的弟子,一定不是无名之辈!

    哈灵心中这样想着,却发现向来活泼的雪绒此时沉默不语。急忙看了一眼,才发现,雪绒此时,正直勾勾的盯着朱帅的背影,俏脸之上,满是黯淡之色,一双小手无处安放,不停的蜷弄着自己的衣角,眼中隐隐有着水雾腾起,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姑娘一般。

    哈灵很快明白了雪绒心中的想法,安慰道:“这个朱帅,将来必成大器,咱们德克帝国,恐怕不是他大放异彩的舞台。不过,再强大的男人背后,也需要有出色的女人默默支持,所以,不用怯懦,这样优秀的男子可不多见,既然遇见了,就不要轻易的放手,不然,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听了哈灵的话,雪绒的眼眸这才从朱帅的身上收回,感激的看了哈灵一眼之后,脸上的黯然消失不见,重重的点了点头。

    朱帅跟着那名符咒师,七拐八拐的走了好久,才来到一处房间前,在进行了一连串繁琐的登记之后,才成功的将符咒师徽章以及衣袍领到手。在道谢一番之后,转身朝着雪绒走去。

    来到雪绒的身边,朱帅却隐约的发现,雪绒似乎和来之前有些不一样了,可能是自己脑袋发晕导致的吧,扬了扬手中的符咒师徽章以及衣袍,朱帅笑着说道:“终于领到手了,雪绒姐姐,谢谢你了啊!”

    雪绒笑着说道:“恭喜你了朱帅弟弟,看来,以后我还得要你罩着了。”

    “呃,雪绒姐姐就不要取笑我了,接下来还有别的事么?没有的话,咱们就回吧!”由于不知道考取符咒师徽章的具体步骤,所以朱帅小心的问道。

    “嘻嘻,没别的事了,既然朱帅弟弟想回了,那咱们就走吧!”雪绒浅笑一声,拉着朱帅就欲离开。

    这时,一旁的哈灵突然凑上前来,迟疑的说道:“这个,朱帅小友,虽然我知道这样很没有礼貌,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你的老师是谁?”

    听了哈灵的话,朱帅脸上浮现出一抹悲凉,但还是很有礼貌的说道:“哈灵前辈,家师已经仙去,所以,晚辈不想再提他的名字了,对不起,原谅我的冒犯。”

    “不知道小友的情况,还是老夫鲁莽了,既然朱帅小友觉得累了,那就回去休息吧,有时间常来咱们公会,咱们德克帝国符咒师公会虽然规模不大,但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宝贝的。”哈灵慈祥的说道。

    “谢谢哈灵前辈,朱帅记下了。”朱帅礼貌的说道。在与哈灵告别之后,与雪绒一同离开了符咒师公会。

    此时,朱帅炼制出二星符咒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符咒师公会,那些符咒师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目送着朱帅离开。

    一名身份似乎不低的符咒师走到哈灵的身边,难以置信的问道:“哈灵长老,这个朱帅,真的没有成年么?”

    哈灵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我也极难相信,但是,这是真的,恐怕用不了多久,朱帅这个名字,就能在德克帝国四海名扬了!”

    这么说了一句之后,哈灵的脸上突然透漏出一抹喜色,大笑着说道:“哈哈,真没想到小雪绒给我送了这么大的一份礼物,有了这朱帅打底,我看今年的先进工会,谁还有资格和我抢,哈哈!”

    哈灵大笑着说道,朝着工会二楼走去。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哈灵的眼中,居然有着丝丝的悲伤。

    儿须成名酒须醉,谁都希望自己能够名震八方,可是直到今日见到朱帅,哈灵才发现,自己真的老了,有些事情,真的是来不及了!这个世界,属于这些年轻人了!

    跟着雪绒走出符咒师公会,朱帅马上抱着一旁的一根柱子大口的喘起气来。刚刚炼制符咒对自己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再加上后来又填了那么多表格,朱帅感觉自己现在快要虚脱了,若不是刚刚在符咒师公会,自己早就趴下了。

    “朱帅弟弟,你这是怎么了?”见朱帅大口的喘着气,雪绒紧张的问道。

    “没事,就是刚才炼制符咒消耗有点大,现在有点头晕。”朱帅有气无力的说道。

    听了朱帅的话,雪绒抿嘴一笑,嘟囔着说道:“我还以为怎么了,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朱帅弟弟看起来挺壮实的,结果一点也不持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