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福伦从篝火堆边起了身,离开了人群一个人走到了茵莱湖边,面向着湖对面黑沉深邃的山林独自沉默不语,原本健硕而无老态的脸在火光中显得如此的苍老。

    尔泰知道自已的父亲现在一定是在担心着尔康,心中难受,想起身去安慰几句。

    却见紫薇手捧着一件厚实的披风,从马车上下来了,走向福伦。

    “阿玛,缅甸虽说比我们北京气候要来得暖和些,可如今是春头,一到深夜总还是冷的。您上了年纪,可千万要保重身子,别受了风寒才好。”

    踮起脚尖,为老公爹披上了披风,紫薇又转到福伦的面前,细心地为他系好了披风的系带,用一个女儿对父亲的心:“阿玛,为了尔康的事情,让您受累了!”

    “尔康是我的儿子,可以把他救回家去,阿玛再累也是值得的。”

    这样孝敬的好媳妇,福伦的心暖暖地为之动容,思考了许久的一个念头实在是不忍心说了出口。

    紫薇看出了福伦有话想对自已说,便道:“阿玛,您有什么话吩咐紫薇尽管说好了,都到这个份上了,紫薇还有什么不可以承受的呢?”

    “紫薇,我的好女儿,阿玛想过了,我们最多只能用三天的时间去找尔康,不管在这三天之内有没有找到尔康,我们都必须要离开缅甸进入我们中国的境内。”

    “阿玛,三天够吗?”明知福伦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可听在紫薇的耳中却生生地疼。

    三天啊,只有三天的时间,如果不够时间找到尔康,难道就这样放弃他了吗?

    “紫薇,阿玛知道你一心想找到尔康,不管用多久也会去寻找尔康。阿玛的心中何尝不想这样?可你想过没有,我们这么多的人马,长相又与缅甸人都不同,就算是再小心行事,也会已经引人注意的。这一点自我们进入缅甸境内的时候,阿玛从路人好奇的目光中就已经看出来了。”

    “阿玛,我们不是扮成商队吗?商队有这么些人也不奇怪的呀?”

    “既是商队,为什么不见货物?何况我们这些人,特别是五阿哥和箫剑他们,哪个不是长的器宇轩昂,与寻常人不同?你想一想,有这样的商人吗?”

    “原来长的好也是一种负累。”紫薇轻声回了一句。

    “紫薇,这倒还不是最主要的。阿玛是担心着缅甸可能会有大变动,到时我们想走也不容易了。”

    “阿玛,是不是因为永琪说的话那您担心了?那个木英紫薇没见过,阿玛您也是在来的路上匆匆见了他一面,听他说了几句话而已,您真的认为他说的话可信吗?”

    紫薇平日里在家的时候,是不会对福伦说出的话提出不同的看法的,现在福伦说一句她婉言反驳一句,福伦知道她是多么不情愿同意自已“只有三天时间找尔康”的这个说法啊。

    无奈之下,福伦只得说了可以让紫薇可以面对事实,可以割舍的话。

    “孩子,政治上的事情你是不会懂的。你不要看表面上猛白已经与我大清在修好中,暗地他却还在重整兵马,想趁我松懈之际重新侵犯我边境。这一节,在离开北京之前皇上早已接到密报,只是皇上不想放弃这个唯一可以救出尔康的机会而瞒下了不说。阿玛我也是在进入缅甸之前见着了你傅六叔才知道的。你傅六叔对我说过,眼下的缅甸内忧外患,我们绝对不可以久留。最迟,也就是要在五日之内回到云南。从这到云南,我们中国的土地上需要二天的时间,所以,我们只可以在停留三日。”

    “皇阿玛……”

    紫薇的心乱了,皇阿玛,为了我们这些不孝的儿女,您操了多少的心啊?

    “紫薇,如果这次只是我们福家的人自已过来的话,就算是我们们从此身陷缅甸,也是一定要寻到尔康才可以离开。可是你看看……”

    福伦转过了身,指了指正在篝火堆边说话的众人:“为了一个尔康,我们可以自私地让这些帮我们的人也身陷困境吗?他们,可都是有父母,有妻儿家小的啊!还有蒙尔丹,他把他的妻子,他的儿子留在阿瓦,他嘴上不说,心中不知有多着急呢。”

    福伦的话句句在理,紫薇低下了头:“阿玛,事态真的有这么紧急吗?可不可以多留两天?不,就算多一天也好!”

    “紫薇,三天已经是最大的期限了!依我看,缅甸大变就在眼前。你想想,为什么猛白这么信任天师却把他软禁了起来?难道只是因为天师帮了尔康?不,绝对没有这么简单的!还有我们在路上遇上的木英,我看到他,这个人虽然长相一般,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威慑,而且他会说出这样大的话来,这个人也绝非寻常之人!还有那个唐家,也让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他们虽然都是中国人,但是敌是友难以分辩,我们不得不多生一个心眼。而且,种种的迹象表明,缅甸不可久留,多留一天就多一份危险。阿玛是经过许多大事的人,阿玛的判断不会出错的。如果不是因为阿玛我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多,你以为阿玛会舍得不用多一日寻找我的儿子吗?紫薇啊,我们都要懂得顾全大局啊,尔康......就让他听他由命吧!”

    说完最后一句,福伦的声音已经低沉到不能再低沉了。

    老人的心在滴血啊!

    “阿玛,您不要说了,紫薇都明白了,紫薇都懂了!”

    咬了咬牙,紫薇抬起了头,坚强而又充满了信心地对福伦说:“紫薇听阿玛的!三天!我们就用三天的时间来寻找尔康!我不相信,老天爷会对我和尔康这么残忍!我一定会找到尔康的!也许,我们用不了三天的时间,就可以找到他了!我相信尔康,他一定会勇敢地让自已好好地活着的,而且他也会想办法让我们找到他的。也许,他现在正在这个城中的某一处苦苦地等着我们!阿玛,尔康不会放弃的,我们也不可以放弃!”

    紫薇的坚定感染了福伦,他觉得自已这么个历尽人世间风霜的父亲在此时还抵不上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儿媳妇!

    “紫薇,你说的对!你比阿玛更坚强!我福家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你与尔康两个孩子又经过了这么多的困难才在一起,老天爷不会这么残忍的!天理循环,好人是会有好报的!紫薇,阿玛不会放弃的,三天够了!三天之内,我们一定会找到尔康的!”

    父女两个彼此鼓励着,直到小燕子远远地从马车上探出了头,叫道:“紫薇,你还不来睡吗?明儿我们要全力以赴地去寻找尔康,今晚必须要早点休息,这样才有体力啊!”

    “小燕子,我马上来。”

    冲着小燕子回了话之后,紫薇靠近了福伦,扶住了老父亲,浅浅一笑:“阿玛,紫薇扶着您回去休息吧?您是我们的主心骨,您可不能累坏啊。”

    拍了拍紫薇扶着自已手臂的手,福伦笑了笑:“好孩子,不要担心阿玛,阿玛我也是御前侍卫出身,这些年虽说身为文职,功夫却没有荒废过,这些劳累,算不得什么。走吧,我们一同回去。”

    回到了篝火堆边,见所有的人都已经闭目合衣躺在草地之上,只有尔泰一人还在拨弄着篝火。

    见福伦与紫薇过来了,尔泰站起了身:“阿玛,我已经收拾出了一块平整的地方,今晚您就将就着睡一晚吧。儿子不孝,只能这样了,让阿玛您受委曲了。”

    福伦点了点头,坐了下来,看向紫薇:“去睡吧,明儿还要早起的。”

    紫薇看了看福伦,想了想,快步地走向马车,从马车内抱起了一床棉被很快地走了回来,将棉被交给了尔泰:“尔泰,请你照顾阿玛。”

    这一夜很是漫长,紫薇躺在小燕子的身边,几次强迫自已入睡,奈何心事重重,无法进入梦境,又怕吵到了与自已合盖着一床棉被的小燕子,不敢辗转反侧,便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只在黑暗中盯着低低压了下来的车顶,眼角润润的。

    “紫薇,你说,我们明天能找到尔康吗?”

    以为已经睡着了的小燕子突然在被外抱上了紫薇,小小声地问了一句。

    “能,一定能!”伸手握住了小燕子的手:“小燕子,你怎么也没睡?”

    “你睡不着,我怎么睡得着啊?我要陪着你!”

    小燕子索性坐了起来,“紫薇,我胸口堵得慌,要不我们说说话吧?”

    一听小燕子身子不适,紫薇也坐起了身,伸手去抚她的额头:“不烫啊?小燕子你难不舒服,快告诉我,我们车上还带着皇阿玛叫人给我们备下的药呢。”

    “我.....”小燕子原本想跟紫薇说这几日自已身上的异样,想了想,又把话给咽了下去:“没什么,可能是累着了吧。”

    “累了还不快睡?你们两个是不要命了吗?”

    一直守在车外的永琪敲了敲车窗,轻声喝道:“都不许说话了,马上给我睡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