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简洁想了一会儿,才看着简浩的眼睛,平静且认真的回答道,“其实,我和她都属于骨子里有傲气的人,所以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陌生!

    要说是什么感情吗?

    我只能说,我们是室友。

    普通且陌生的关系,没什么感情可言。”

    “.......”

    简浩闻言,挑了一下眉。

    小丫头这么坦白是他没有想到的!

    而是,他说她们是室友。

    这个名词或者说法,让简浩有些吃惊。

    似乎天底下没有任何一对母女,会把俩人的关系形容为室友。

    这个说法挺奇特的。

    “室友?”简浩在脑海中品了一下这个词汇,然后装作无意识的问道,“你是孩子,她是妈,如果不喜欢你,那应该就是讨厌。

    怎么会是室友?”

    其实。

    他一直盯着她,倒没有感觉这臭丫头是在撒谎什么的!

    只是,世界上有很多种类型的母女。

    有的宠的要死,那叫做溺爱。

    有的恨得要死,那叫做虐待。

    可是室友,这个词,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简洁闻言,侧着的身子一转,就平躺在了床上,她看着素白的天花板,语气很平静,很落寞,“其实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似乎真的很不招人喜欢。你相信吗?我们俩在一起那么久,她从未对我笑过一下。

    当然,我也是个自尊心强的人。

    她没对我笑,我也就没对她笑。

    她不跟我说话,我也就自己生活自己的,也不主动跟她说话。

    所以,这样跟室友一个陌生的室友没什么区别。”

    一人一个房间,井水不犯河水。

    她似乎也不讨厌,但是更不怎么喜欢她。

    给她钱,她就接着。

    不给,她就自己的打个小零工,自己找钱。

    不过,无论赵茹馨给不给她钱,简洁都会帮她做好所有的家务事儿。

    不单是为了她,也为了自己能够生活的干净点儿。

    有时候赵茹馨晚上独自喝点酒儿,有些醉的时候也会看着她,感性的问她,她长得漂不漂亮,为人好不好?

    可简洁却无法回答。

    肉眼观察的,还能说句外表漂亮。

    可是为人好不好?

    简洁不敢轻易下结论。

    说真的,她跟赵茹馨住了那么长时间,也没真正的了解过她。

    好与不好这个问题,似乎只有了解了之后才能说。

    其实,就她看到的所言,赵茹馨也不是对她一个人这样,应该是说她对任何人都是挺冷漠的。

    似乎,那种冷漠是刻在骨子里的,任何人她在心里都看不起。

    她的样子不算特别漂亮,只算小家碧玉类型的,文文静静不怎么爱说话。

    可是简洁看的出来,她心气儿极高,极狠。

    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她一辈子都没有结婚,似乎从她的口中只出现过简滨海的名字,之后再也没提过任何一个男人的名字。

    她的工作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却从来你不缺钱花。

    似乎相比李小智妈妈,她非常的神秘。

    可是说来也很奇怪,赵茹馨无论对谁都很冷漠,可是对待李小智阿姨,却有些特别之处。

    也不知是有意炫耀,还会故意在李小智阿姨的面前显示出自己的优秀。

    她居然主动告诉了李小智妈妈,她勾引简滨海的事儿。

    那些,算是她对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情绪。

    其实,简洁相对她的神秘而言,更想知道的是,她到底是图了什么才把自己弄成那样儿的境地,感觉活了一辈子,可到死也没有个真正的朋友,真正关心她的人!

    有些悲凉!

    简浩转头看她一直空洞的看着天花板,突然想起很久之间的一件事儿。

    “你知道,当时她还有个姘头吗?”

    “姘头?”

    简洁闻言,惊出了声?

    她的上半身伏起,想要看清平躺着的简浩的脸,来确认他的话。

    “躺下,你激动什么?”

    简浩紧急握住她受伤的手臂,让她重新躺下。

    一侧身,再次把她抱进了怀里,大腿搭在她的腿上,骑的紧紧的。

    “你说的姘头什么意思?”简洁不可思议的抱自己的男人。

    简浩看着她的眼睛,面无表情,回答的非常官方,“姘头,指非夫妻关系而发生性行为或存在暧昧关系的男女中的任何一方,是基于物质或肉欲基础的非正常男女关系交往。”

    简洁,“我知道‘姘头’的含义,我是说,你怎么会说她有个姘头?”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有任何男的在她的面前出现,也没有带回家过。

    她也没有说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勾三搭四。

    事实上,赵茹馨这个人非常傲气,也非常好强,不像是个有姘头,跟人发生物质或者肉*欲基础的人!

    简洁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爱简滨海。

    可是从她守身多年来看,她是在心里完全放不下简滨海的。

    怎么还会找一般姘头呢?谁还会比简滨海优秀!

    不过,简洁认真盯着简浩的眼神,也不敢肯定就是没有。

    因为,世事难料。

    就像她知道的那样,赵茹馨似乎没有工作,身边也没有男人出现,可是却有钱花。

    她爹妈死的早,赵泰文又是那死德行,家里也没有矿,却能凭借个人能力,买了两套房,这............确实说不通。

    简浩见她满脸的惊讶,说了一声,“查你的时候,查到的!”

    他一点儿都没避讳。

    本来就查过小丫头,也顺便知道她的一些事儿。

    看这个小丫头懵逼的样子,就知道,她知道的还没有他知道的多。

    这他妈还是母女吗?

    比陌生人都不如。

    怪不得,她会用‘室友’来形容这么母女的关系。

    “你查到了什么?那个男人是做什么的?”

    简洁窝在他的怀里,快速的问着。

    简浩,“你很好奇吗?”

    “当然。”简洁也光明正大的不避讳,“他很有钱吗?比你家还有钱?”

    “我家?”

    简浩眯起眼睛。

    他就知道。

    怀里的人儿心里在某些事儿上是知晓,因为从她总是无意中吐出的话里就能感知到。

    似乎,在她的心里,从未在简家有过归属感。

    所以,她才总是‘你家’‘你家’的这样说话。

    简浩的下意识重复,让简洁瞬间就意识到她说错了。

    她挠了挠自己的脸,装作不在意的重复一句,“咱们家,说错了!”

    她的识时务,让简浩心里不知道什么味儿。

    说实话,刚才她‘你家’,‘你家’的把自己当成个外人来看,他的心里居然出现了些不情愿的情绪,而且还挺明显。

    他刻意回避着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情绪,没有好气的进行接下来的话题,“哼,你他妈真是肤浅死了,没钱还不能当她姘头了?”

    他的话,语气特别不好。

    好像在鄙视简洁嫌贫爱富一样。

    简洁听到后,再次往他身边贴了贴,笑嘻嘻的看着他,“这你还真说对了,赵茹馨是个自视过高的人,一般人她真看不上。”

    她就看上你爸了!

    也不知道是看上他的人才,还是看上他的钱财。

    总之,就是看上他了!

    不过这些话,简洁不敢说。

    此时虽然谈论的话题不太好,可此时俩人躺在一张床上聊天的氛围却非常好。

    本来她例假来了,都会小腹涨疼的,可今天有他身上的热气蒸着,感觉不疼了。

    她真的不想因为说错话,而破坏这样的好氛围。

    “哼。”简浩闻言,看着她鄙视道,“说得真他妈屌,贪慕虚荣!”

    “唉,你什么眼神儿啊,又不是我!”

    看着他眼里的鄙视,简洁急忙论证。

    这人总喜欢自以为是的认为她跟赵茹馨身上的某种性质一样,哪怕他已经了解了她的品行,还是这么觉得。

    真是让人讨厌。

    “你.........也差不多!”简浩瞥她一眼,“要不你当初为啥来简家的?”

    这状似无意却有意的问句,让简洁心里立刻敲起了警钟。

    是呀。

    她从生活条件艰苦的地方突然来到十分富足的地方,估计所有人都会以为她是嫌贫爱富的。

    赵茹馨的弟弟赵泰文不就这样觉得吗?

    此时,简浩能够这样问出来,他心里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再者说。

    人人都爱钱,难道她就不嫌贫爱富了吗?

    当她从李小智妈妈家里到赵茹馨的家里,难道真的只是因为,给李小智妈妈造成了巨大的经济负担,让她的身体吃不消的之后,才决定的吗?

    难道没有一点儿,觉得赵茹馨的计划很刺激,而且从心底里觉得她心不好,跟她合作就算占了便宜也是劫富济贫,无可厚非吗?

    更有甚者,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儿,嫌贫爱富,想要过得更好一点儿,不用给任何人造成负担的心理吗?

    是的。

    面对内心,简洁承认她的心里也是有属于自己的阴暗面儿的。

    问天下苍生,谁是生人。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寄人篱下。

    可是,即便是这样,她依旧能够堂堂正正的看着简浩,坚定的告诉他,“你不用这么高看我。我是爱钱,可爱钱的程度也仅供与生活,跟嫌贫爱富还差得远!你别忘了,当初是赵泰文把我卖给你们家的,你们家给他的钱,跟我可没任何关系。还有,你们家的任何东西我从没想过要,更没打算碰一下。哼,这些个一切,老子他妈还真不稀罕............”

    身份!甚至包括你!老子都不稀罕。

    简洁心说。

    她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

    侮辱她人格的男人,再有本事她都看不上。

    这次简浩第一次提出这样的问题。

    可简洁似乎连犯错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平常吵吵闹闹,她都可以不计较。

    可是怀疑她不安好心的,这就另算了。

    她的眼神儿很阴狠,也很冷漠,比起简浩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完这番话,她直接打开他抱着自己的手,翻转身,脑袋朝向窗外,独自躺着。

    把捂在自己的脖子下方,捂得紧紧的,好像再次把自己的心关上了房门一样,不想让任何人靠近。

    她的语气一直很平静,没有太大的高低起伏。

    可是话里的内容,却让人不平静。

    简浩见到她转身独立躺着的动作,意识到自己似乎再一次的将她推远。

    看着她冷冽瘦小的身影,说不上心里是啥滋味。

    本就是一句试探的话,可小丫头似乎很当真。

    说实话。

    简浩跟她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又怎么会不了解她性格中的敏感。

    她的心似乎是很刚毅的,比男人还要刚毅。

    你打她骂她都好,就是不能对她的人格进行侮辱。

    她恼起来,也是绝对的六亲不认。

    这一点儿倒是跟他挺像。

    “说的跟你多两袖清风一样!”简浩再次阴阳怪气一句直接把独立躺着她的再次搂了过来,无视她的反抗,把她再次搂近了臂弯里。

    可简洁再次似乎是真生了气。

    她冷着一张脸,一句话也没说,可却用完好的右手,使劲儿推他抱着自己的手,推他的胸膛,不想让他靠近。

    “你他妈再动,老子就揍死你!”

    简浩直接制止她更大程度的防抗,抱着她的上半身直接往自己怀里搂,大腿夹着她完好得腿,好像抱着一个大型的毛绒玩具一样。侧着身子贴了紧紧的。

    他的下巴直接抵住她的脑袋,一低头,嘴埋在贴着她的头发说了一句,“不准再闹了。”

    “你不是怀疑我吗?那你抱我干什么?”

    似乎简洁并没有因为她的动作而解气。

    她窝在他的怀里,没有再动。可也没有像没吵架之前一样放松享受了。

    而是僵着身子,一动不动。

    “老子哪儿怀疑你了?瞎胡想。”简浩把她的伤手放好之后,再次把她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评价一句,“人不大,脾气不小!”

    他的话,明显的放软了语气。

    以及他的动作,好像是在哄着她一样。

    啥时候,他抱着自己,有这么紧过。

    “放开我。”简洁窝在怀里再次的嗡嗡的挣扎。

    简浩,“说了,再闹揍你!”

    他说完,一巴掌直接隔着被子,打在了简洁的屁股上。

    被子那么厚,打着不疼不痒的,也纯属是吓唬一下她。

    简洁当然感受到了,所以,看在他的肢体语言上,她也就不怎么生气了,依旧窝在他温热的怀里,不咸不淡的嘟囔一句,“谁让你胸肌这么硬,挤的我胸疼死了!”

    “艹。”

    简浩立刻松开她,有些尴尬。

    她不说,还没察觉,一说,自己确实也注意到了。

    柔软的触感,那么清晰。

    简洁被他猛然放开,脸上出现了一片狡黠。

    臭男人,装什么装。

    她可是软绵绵沉甸甸的货真价实的好身材。

    抱了她那么长时间,会没有感觉到?

    侧头看他平躺着有些尴尬的身体,简洁眯着眼睛,脑袋直转。

    突然,她也平躺着,反手拍了他的胸膛一下。

    有意的低嗤着,“都怨你,本来我生理期,胸前就涨疼。现在被你一挤更疼了!”

    “...........”

    简浩闻言,有些尴尬。

    依旧平躺着,眼睛有些闪烁。

    简洁右手拉着他的大手,趁他不备,猛然拉进了被子里。

    “我不管,你给我揉揉!”

    “艹............”

    简浩怒骂一声,钻进丝软的布料,还未碰到那细腻柔软的隆起,他便第一时间抽出手,看着她数落道,“你他妈知不知道你在干嘛?”

    被骂了,简洁毫不在意。

    她也侧着身体,身体贴近他,眼睛笑眯着看着他的眼睛道,“装什么装,又不是没摸过。你以前不是揉的很爽?”

    简洁故意的笑容,已经脸上带着坏笑的表情,让简浩无地自容。

    这臭妮子,属狗脸儿的,说变就变。

    刚才还在生气,这么快就无缝连接的勾引他。

    “臭丫头,”简浩也侧着身子,闻言,就恼怒着大手往她的脸上拧,“还不闭嘴。”

    “哦,你让想让我闭上嘴啊?”简洁任由他掐着她的脸,眼神盯着他一动不动,“可以。”

    “...........”

    简浩看她有些傲娇的样子,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果不其然。

    这妮子还真是胆儿大了。

    “那你来亲我的嘴巴,不就闭上了!”简洁勾着嘴唇威胁着,“要不然......还真就闭不上;!”

    简浩,“你这个臭........”

    “唉,”简洁闻言,立刻伸出她纤细的食指放在他线薄的嘴唇上,阻止他骂人,“千万别骂我,我玻璃心加上生理期烦躁,一骂我,我准哭的止不住!”

    赤裸裸的威胁,加上故意勾引的戏谑,让简浩心里有些...........

    不是火儿,是有些痒痒的。

    看着她这副赖皮的样子,简浩心里居然产生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哦,必须亲你才能闭嘴啊!”简浩也勾着唇角看着她,那眼神儿似乎是,你想玩儿老子就陪你玩儿,“其实,老子还有其他方法也同样能让你比闭嘴,还能让你的玻璃心不受伤害,要不要试一试?”

    “什么?”简洁看着他微笑的俊美容颜,有些恍惚。

    想象着他是用什么办法,让她闭嘴,总不会是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堵上吧!

    那种方式太狂野,这人干不出来。

    再说,如果真的干出来,简洁巴不得的。

    简洁等待着,这人的方法。

    可当他说出来的时候,简洁又觉得这人变了,一点是变了。

    估计俩人待的时间长了,她身上的某些特质传给他了。

    因为,她打死都想不到这人会说出那样的话。

    简浩眼睛的笑意明显,掐着小丫头的嘴把她掐成了O字型。

    看着她,威胁着,“如果你再敢胡说八道,老子就把卫生巾洗手盆里的那团粉红色抹布塞进你的嘴里..........”

    “呕...........”简洁闻言,粉红的小舌头伸出来,做了一个干呕的姿势,“你恶不恶心啊!”

    那是她的内裤,怎么是抹布!

    再说,只要一想到那上面的血迹,她就从心里犯恶心。

    这人不是有洁癖的吗?

    他是怎么说出的这话。

    “........”

    简浩闻言,倒没有觉得。

    似乎他今天才知道,怪不得那天她整他,那么开心。

    原来,脑袋里只要不想,说出来就不会恶心。

    而且,这样逗她,还挺好玩儿的。

    “怎么,你想试试?”

    “你...........”简洁看着他,眼睛眯起来,嘴巴也紧皱起来,跟个小老鼠的嘴巴一样。

    之后,她靠近他,轻轻的说,“你种你去拿呀,你只要敢用你高贵的手把沾了经血的粉红色纯棉质内裤拿过来,我就敢塞进嘴里,含一晚上。怎么样?敢吗?”

    简洁故意挑衅道。

    说完,还快速的往他的下巴上留下一吻!

    “呕..........”

    这次,想干呕的又变成简浩了。

    他想不到这货会给她描述的这么清晰,让他去回想。

    千万不要跟她比恶心,简浩自认为比不过她。

    “好了,不恶心你了,”简洁再次往他怀里钻了钻,“天也不早了,我们睡吧!”

    闻言,简浩只好放过她。

    重新搂抱着她,关了床头的灯。

    顷刻间,屋子中便陷入了黑暗。

    黑暗的屋内,气温不如有光明的时候温暖。

    简浩听着她渐渐平稳的呼吸,以为她睡着了。

    他的大手伸进被子中,刚要捂上她的小腹,让她减少一些痛苦。

    可还未碰触到,便看到了来自小丫头嗡嗡的声音。

    “哥。你跟我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就应该了解我不是坏人。你不要随便怀疑我,我会感觉很伤心!”

    “..............”

    简浩听到有些委屈的声音,没有说话,而是再次将她往自己的怀里紧了紧。

    .............

    简洁醒来的第五天,她受伤的手腕拆线了。

    此时,拆过线的手腕,轻松了很多,只是上面一条歪七扭八的痕迹非常丑陋。

    “我这个不能痊愈吗?”

    简洁指着手腕上的丑陋红痕,问坐在沙发上的简浩。

    “不能,谁让你划的那么丑。”

    简浩低头发着短信,头连抬都没有抬,便一口打破了她的希望。

    其实,当初简洁缝针的时候,他就特意嘱咐医生,缝的是美容针。

    她就算再粗鲁,也是个女孩子,身上应该白白净净,不能有伤疤。

    可是这个臭丫头用铁丝划的歪三扭四的,就算缝成美容针,依旧很丑。

    没办法,只能等皮肤再长长,到时候让白昭配点儿去疤痕的药抹抹再看情况。

    不过,此时简浩肯定不会告诉她这些。

    谁让她自己不注意。

    简浩敷衍又决绝的态度,让简洁有些失落。

    她把目光从手腕上抬起来,看向沙发上的他,看到他的目光都在手机上,她好奇的问了一句,“你干什么呢?给谁发短信?”

    “.........”

    简浩自顾忙自己的手头上的事儿,没有搭理她。

    于是,简洁便更加好奇,他在干什么!

    还有。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左俊也没有来。

    慕宇被送回家了之后,左俊因为没人陪,时常会出现在她的病房里面。

    可是,今天却没有来。

    简洁不知道他是不是又找了新的美女陪着,没空才没来的。

    屋内只有她和简浩两人。

    因此,除了他,她也没人说话。

    简洁从床上下来,穿上拖鞋,慢慢悠悠的走到了他的身旁。

    她的伤本来就不重,打上石膏也只是起个固定作用。

    因此,她慢慢悠悠的溜达是没事的。

    她走到简浩的身旁,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

    “哥,左俊哥咋没来!”她状似无意的问。

    眼睛不是往他的手机上瞄,可这人的手机是高级别防泄密的,看到的只是黑屏。

    “他有点事儿。”

    简浩再次的敷衍道。

    他的目光一直专注于手机上。

    因此让简洁有些尴尬。

    当然。

    她也是个识趣儿的人,看他的精神注意力这么集中,也就没再打扰他。

    而是往沙发的扶手上靠了靠,拿起桌子上的香蕉,自顾自的剥开来吃。

    边吃边看着他的侧脸,耐心的等待着。

    可是这耐心一等,就让等了两个多小时。

    简浩才弄完。

    弄完之后。

    他转身看到简洁,直接把手机一转,便转到了她的面前,问。

    “劫你的,是不是这四个人?”

    ------题外话------

    宝宝们,这阵子我的习惯都是当天写第二天凌晨修改加字儿的。如果有宝宝们当天订阅了,那么没关系,第二天一早可以再看,到时候错字没有了,还多了适当的内容。如果耽误宝宝们的固定预览时间,初叁在这里说声真的很抱歉,请多多谅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