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玄机,这位大陈皇子事关人族命运,你不得带走!”

    悬河神僧盯着周玄机,沉声说道,千丈金佛在身后,他信心倍增,纵然对手是天下第二,他也敢与之一战。

    正好今日撞见,他要雪耻!

    陈半天看着千丈金佛,瑟瑟发抖,低声问道:“要不要跑路?”

    面对如此伟岸的大佛,他望而生畏。

    “怕什么?”

    周玄机不屑笑道,对于悬河神僧,他起初很尊敬。

    但这厮对仙想花的仇恨实在是太大,有违佛的处世之道。

    大陈天子没有说话,他心里也为周玄机捏一把汗。

    看来真如传言那般,悬河神僧佛功再次精进,实力不可同日而语。

    “悬河神僧,我若非要带他走,你便如何?”

    周玄机笑眯眯问道,这老小子有些膨胀啊,竟然敢挑战天下第二!

    你难道忘了吗,你曾在仙想花那位天下第五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悬河神僧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那老衲只能用实力留下他!”

    说完,他身后的千丈金佛伸手拍向周玄机。

    速度不快,明显想是给周玄机放弃的机会。

    “这样的金佛,我也有!”

    周玄机拿出天诛武罚,紧接着,身后冒出一尊金佛,身形迅速拔高,达到千丈之高,背后冒出上千手臂。

    五年过去,他的灵力大涨,再加上用的是天诛武罚,千手剑佛的高度丝毫不差于悬河神僧的金佛。

    千手张开,各握一把巨剑,使得旁人看来,他的千手剑佛更为壮观。

    悬河神僧瞪大眼睛,陈半天吓了一大跳。

    整个皇城哗然。

    周玄机也修佛?

    只见周玄机融入千手剑佛体内,千手剑佛跟着睁开双目,两道慑人的精光爆发,闪耀天地。

    “此乃帝道千手剑佛,乃是帝剑庭的镇庭绝学,待我帝剑庭开宗立派,若有心想学者,可来帝剑庭,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学此绝学!”

    周玄机的声音响彻天地,威严无比。

    正好趁此机会宣传一番。

    陈半天满脸崇拜,大陈天子以及其他文官武将们皆是面露敬畏之色。

    好霸气的绝学!

    与之相比,悬河神僧反而落入下风。

    “帝道千手剑佛?好威武的名字!”

    “这也是剑法?”

    “帝剑庭……剑帝果然要开创圣地!”

    “剑之圣地,或许会改变北荒域的格局。”

    “这真的是凡人能达到的高度?”

    各种惊呼声在城中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周玄机与悬河神僧身上。

    周玄机将陈半天吸入千手剑佛体内,来到他身旁。

    与他一起感受千手剑佛的视角。

    千手剑佛举起所有巨剑,朝着悬河神僧的金佛砍去。

    当!当!当……

    一把把巨剑砍在金佛身上,迸发出数不清的金星,画面壮观至极。

    悬河神僧脸色大变,心神一动,金佛抬起双臂,制造出一层金光罩,挡下所有攻击。

    奈何千手剑佛的攻击无比狂暴,一波强过一波,压得金佛不停地后退。

    “这小子已经强到如此程度?”

    悬河神僧心中惊惧的想到,他刚练成的神通还未展露锋芒,就被周玄机压制,他心里又气又惶恐。

    他确实不是周玄机的对手。

    这小子能爬到天下第二,绝非运气。

    他忽然明白为何仙想花甘愿嫁于周玄机。

    那老魔的眼光一如既往的毒辣。

    轰的一声!

    悬河神僧的金佛被千手剑佛砍得爆碎,蛮横无比,看得所有人热血沸腾。

    皇城之中更是响起无数呐喊声,都在呐喊剑帝之名。

    悬河神僧跟着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

    “大陈储君我带走了,我会好好教他修炼,来日让他带领大陈走向盛世!”

    周玄机的声音从千手剑佛中传出,庄严神圣,说完,千手剑佛消散,一道剑光飞向天边。

    只见他提着陈半天,脚踏蛇皮剑,迅速飞走。

    重创悬河神僧的他已经足够威风,没有人认为他是在逃跑,只是不想节外生枝罢了。

    不过他的话倒是让大陈人兴奋起来。

    周玄机的教导能力已经名传天下,连霸剑门的玲珑剑心都甘愿为其剑奴,可想而知他有多厉害。

    放眼整个大陈,都找不出一人能与林长歌较量!

    大陈人们开始憧憬起来。

    与此同时,轩辕昼与阳帝的大战还在继续。

    两人飞得极高,远离地面,乍一看,好似两颗太阳在高空不停地轰撞,隐约能听到轰鸣声。

    “他们又是谁?”

    大陈天子皱眉问道,没有人回答他。

    悬河神僧抬眼看去,眼中也闪过一丝震惊。

    他见过阳帝。

    但没有见过轩辕昼。

    莫非那人是剑圣?

    当世之中,除了剑圣,还有谁能与阳帝战斗?

    另一边。

    周玄机全速飞行,不顾阳帝与轩辕昼的战斗。

    一路上,陈半天激动坏了。

    “周前辈,您太厉害了!”

    “北荒域第一神僧在你面前,不堪一击啊!”

    “帝道千手剑佛是吗?我若加入帝剑庭,可以学吗?”

    “那是剑法,还是神通?”

    周玄机听得一阵烦躁,喝斥道:“闭嘴,跟个娘们一样,你若想学,还得为帝剑庭作出贡献,毕竟这可是镇庭绝学!”

    陈半天当即闭嘴,但脸上的兴奋之色没有褪去。

    贡献?

    简单!

    等他成了大陈天子,他就砸钱,砸资源,一朝天子,谁的贡献能超越他?

    他越想越激动,仿佛帝道千手剑佛已经到手。

    时间快速流逝。

    一日之后,两人在一片树林中的小湖边停下。

    他的速度太快,陈半天有些承受不住。

    “周前辈,您说,阳帝与天,谁会获胜?”

    陈半天坐在草地上,一边纳气休息,一边问道。

    周玄机白了他一眼,道:“关你屁事,等你入了北荒百强,再问。”

    北荒百强。

    陈半天眼里燃烧起斗志,他知道自己是万古帝子后,野心就开始膨胀。

    他不甘为皇朝天子,他还要做得更大!

    咻!

    一道身影忽然从树林中蹿出,周玄机下意识拿出天诛武罚,准备斩去。

    “是我!”

    求道的声音传来,他迅速来到周玄机二人面前,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周玄机眯起眼睛,怎么是他?

    他怎么能追踪而来?

    难道是那把青铜匕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