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一族不复存在了是什么意思?!”千手宪次状若癫狂的大叫,他转身一把掐住另外一个男子的衣领,咆哮道:“你告诉我!”

    “哇……”年幼的纲手被抱住自己声声咆哮的千手宪次彻底吓哭。

    “千手宪次……咳咳……不要伤到我的小孙女……”火之国大名伸手。

    同时,身旁的另一名僧人抢过他怀里的小纲手交予大名后,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宪次阁下,请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现在已经不是木叶的忍者了,你现在是守护忍十二士!”

    “去他娘的十二士!”千手宪次死死盯住眼前俊逸男子,大声质问道:

    “你们告诉过我,这次变革只是为了千手一族变得更好,在木叶获得真正应有的地位!你们保证过,不会伤害任何一个族人的,你们究竟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吗……”俊逸男子神秘笑道:“金角部队并没有做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的任务只是负责清剿宇智波罢了!”

    “那就把我们一族的孩子给我放出来,现在!立刻!”千手宪次眼神不自然的血红。

    “孩子?!什么孩子!”千手柱间与千手扉间同时出声。

    嘭,嘭!咔嚓!俊逸男子化作残影闪过,几声拳打脚踢之后,千手宪次竟然跪倒在了地上,双手反剪发出骨折之声……

    “可……可恶……写轮眼与柱间大人的细胞还没有注入……完全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千手宪次脸部呈现痛苦扭曲,内心焦灼。

    “竟然妄图对我大呼小叫,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俊逸男子邪魅一笑,死死治住千手宪次,一脸挑衅的抬头道:

    “接下来的节奏,就由我来掌握吧!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曾为金角部队成员,现为守护忍十二士之一,吾名:狮子神.羽!”

    千手扉间表情忽然一震,伸手指向狮子神羽身旁那个毫不起眼的巨大罐子,大声呵问道:“那是六道神器之琥珀净瓶,对不对!?”

    “琥珀净瓶里面,封印了千手一族的孩子们!那是用来……啊……”千手宪次将话说到一半,再次发出惨叫。

    只见狮子神羽再次出手,他的手臂已经呈现严重扭曲。身为千手族人的他,竟然在查克拉与力量上完全败给了那个男人。

    “不愧是千手扉间呢,眼神竟然如此锐利……”狮子神羽邪笑道:“我说过,接下来的节奏,由我掌握!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忍者之神阁下一个完美的落幕!”

    “你什么意思?!”千手扉间眯眼。

    “在琥珀净瓶里,关押着大部分的千手家幼年的孩子。除了……那些忍者学校的孤儿们……”这么说着狮子神羽一把掀开罐口木塞,里面黑褐色的液体凹凸扭曲,竟然呈现出几个孩子的面孔,以及孩童的啼哭声。

    在木叶村,年龄6岁以下的孩子是不上忍者学校的,他们往往是由家族长辈进行训练和教导。因此,在撤退的时候,那些孩子是由专人护送去往避难所的。族人们也不会像到袭击会来得如此措手不及,长辈们也不会想到敌人强悍到如此程度。和忍者学校的学生们不同,他们并没有“四紫炎阵”的掩护,也没有大量兵力的守护。

    正因如此,狮子神羽遵循着某个人的命令,前来执行这个“最重要的任务”。他带着金角给予的琥珀净瓶,带着千手宪次提供的名单,一个接一个的点名,将那些孩子吸入“琥珀净瓶”作为人质。

    而千手宪次则带着小纲手,在黑绝的配合下,用“封印之瓶”内龙脉之力中微小一部分复原了江户大名的病重之躯,完成了一笔交易。

    而这一切的目的,就是在黑绝的授意下,终结那个杀不死的男人千手扉间。一个会“飞雷神”的存在,是很难杀死的。也许人质的威胁,才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但令人意外的是,千手柱间在失去“封印之瓶”的情况下被“复活”了。

    千手柱间远比千手扉间来得可怕,飞雷神擅长暗杀,“木遁”却能威慑天下。

    黑绝知道自己敌人的弱点所在,他们心中还有“善”,有责任,有不能舍弃的许多东西。只要还有羁绊的人,就存在弱点!这就是黑绝为此设下的死局,他绝不允许忍界有能干扰他计划的存在活着。

    停顿良久,狮子神羽终于缓缓开口,将他的目说了出来:“千手柱间,我要你死在这里,作为交换那些孩子的条件!”

    “原来如此吗……”千手柱间竟然解脱般的吐出口气。他微微摸了一下自己脖颈背后,那里不知何时竟然连接着一根树枝,就像插入的肉体一般。

    “大哥不要听他的!”千手扉间大声阻止道:“就算你真的死在这里,他们也不会放过……”

    “扉间,你先不要说话!”千手柱间直接打断弟弟的话语,只见他操控着山岳般的木佛缓缓蹲下,进而趴伏,就像一个虔诚的佛徒一般。直到它距离仅仅不到五米,这才继续开口道:“请不要当着孩子的面……”

    “什么?!”狮子神羽愣了一下。

    “我同意你的条件,但请不要当着小纲手的面……”千手柱间开口补充道。

    “这么干脆……你不怕我出尔反尔吗?”狮子神羽做梦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连条件都没有谈,这让自己连准备好的其他台词都无法说出口。比如那些大名可以作为公证人,比如立下言咒什么的。

    “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先交还我的孙女,又或者,不要让他看到这种场面。”千手柱间表情一脸认真。

    “我明白了……”那名僧人一把抱过小纲手,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只是轻轻抚过她的额头,她就沉沉睡去。

    “木叶的同胞都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村子里的人相信我,而我也相信大家。能够为我的村子,为了我所珍视的东西牺牲,心甘情愿!”千手柱间如是说着。

    与此同时,攀爬在远处树枝之上的日向花火用力的捏紧了小拳头,难道初代大人就这样死在这里吗?什么都改变不了吗?不!也许还有办法!

    不知为什么,日向花火这时候脑袋里想到的竟然是那个宇智波极光。她记得,那个家伙也会“飞雷神”。尽管很不熟练,尽管需要结印,他在花火的肩膀上也留下了印记,一个“正”字。只要将查克拉灌输到那里,就能随时呼应对方过来支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