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喜顺继续说下去:“接着跳下来的弟兄们看到这两个人的尸体都很伤感,我们联想起吴先生临死前喊的那句话,很明显这一切的幕后还有别的什么邪性的东西在指使,但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是找十品鬼参。”

    “我们几个沿着这条暗道一直往里走,中途又遇到了几个防盗墓贼的机关,又死了好几个兄弟,大家越走心越慌。尤其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总觉得身后有东西跟着我们,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幻觉,所有兄弟都有这种感觉,可是回头去看就什么都没有。连续几次之后,我下令大家不要在回头了,一心直奔着墓室,不管身后是什么妖魔邪祟的,一切等拿到了东西之后再说!”

    “很快我们就到了福陵的主墓室,里面是摆成一排的皇室棺椁,但我们连开几个发现里面都是男尸。正有些心烦的时候,突然旁边有兄弟叫出声来,原来他们发现了一个金丝楠的棺材上有一个碗口大的洞,似乎是被什么活物给啃的。我们几个马上联想到那个叼着十品参花的黄仙,估计应该就是从这出去的。我正准备让兄弟们撬开棺盖,就在这个时候,出了岔子!”

    张喜顺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下去:“我突然发现火折子映出的人影里面,多出了一个身材矮小的身影,仔细一看,正是一个黄仙的样子,它正小心翼翼的从我们身后摸进来,这黄仙走起路来无声无息的,可真是百密一疏,打死它都没想到这影子暴露了它,除了我之外,队伍里侦察兵出身的兄弟也发现了它,那兄弟悄悄的碰了碰我的胳膊,我示意让他别声张,大家假装继续开馆。”

    “我悄悄的回头看过去,却发现身后除了石壁什么都没有。正奇怪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就发现地面上的砖有一块颜色不太对,还鼓起来一大截,不仔细瞅根本看不出来。”

    “原来传说黄仙成精了之后会变色这事是真的,我假装出汗,把上衣脱了拿在手里,一边指挥兄弟们继续开棺,一边暗暗往后挪了挪,等到棺材“咔嚓”一声被打开的时候,猛地拽着衣服就扑了过去!一下子就把那块凸起来的转头罩住,衣服里的东西立刻奋力挣扎想跑,那个侦察兵的手下也上来帮我,我们这才把它给按住,捆成一团扔在地上!”

    钱龙钱虎听得胆战心惊的,一起问道:“这就是那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千年黄仙?”

    张喜顺点了点头:“没错,那笼子是我们在周围找了个铁匠打的。又找了道观让道士给画了符咒。你们别看它现在不开口,其实它是会说人话的,当时在墓道里跟我们兄弟几个说自己是修行千年的黄仙,我们来挖坟打扰了它修行,如果不放了它,就要施法让我们都惨死。结果被我们那帮兄弟赏了一顿皮鞋才老实了。大家原本是准备这十品鬼参一到手,就把这妖孽宰了祭奠死去的兄弟的。”

    “谁知道棺材盖一开,我们都愣住了……”张喜顺正说到这里,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声。

    钱虎面色难看的受到:“不好!是春花!”

    张喜顺的脸上也变了颜色:“难道是那畜生又在折腾?”

    三人赶紧跑出去,冲到春花的那间屋子一推门,发现里面没点灯。门被从里面锁住了。钱虎一脚把门踹开,三人就看到一个黑影从窗户窜了出去,钱龙赶紧点上油灯,张喜顺顺着打开的后窗往外一看,窗户下面是万丈悬崖,哪有什么人影。

    张喜顺一琢磨,脸色一变:“坏了,那个黄仙!”说完就朝关黄仙的笼子那边跑去!

    钱虎则扶起吓瘫在地上的春花,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春花吓得脸色惨白,“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好半天才抽泣着说在屋里睡觉,突然发现屋子里有人在翻东西,就尖叫了一声,然后钱虎就进来了,翻东西的人就从后窗跑了!

    春花刚说完,张喜顺又一脸疑惑的走了回来:“怪了,那畜生还好好地锁在笼子里,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跟着一起上山了呢?”

    春花把东西查了一遍,发现抽屉里的几个零钱和钱虎刚给她打的耳环丢了。难道只是来了个普通的小偷?可什么小偷敢来偷有枪的猎户?几个人怎么也想不通,不过就算是来的人另有所图,现在估计也摔死了,春花受了不小的惊吓,大虎忙着哄媳妇儿就没再继续聊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春花就给大家做好了早饭,吃完之后,张喜顺跟钱家兄弟二人说道:“两位兄弟,昨晚上我一宿没睡,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这事拉你们下水实在是不太地道。从昨晚上弟妹房间的事来看,恐怕还有别的东西打这十品鬼参的注意,这趟九死一生。你俩有家有室,不像我们这群当兵的,所以我决定还是我们自己去吧。”

    钱虎一听就急了:“五哥。我们昨天拜把子的时候都说了,同生共死的,你这不是陷我们兄弟于不仁不义吗?”

    钱龙说道:“五哥,我们俩要是不跟着去,你这才真是九死一生呢,昨天晚上说到一半没说完。其实您要找的那有尸参的古墓,我们兄弟知道在哪,而且跟里面的黄仙早就结下了仇,就算没你这事,我们早晚也会跟它们有一场血战的。”

    张喜顺闻言不由得一惊:“原来你们知道那十品鬼参在哪?”

    钱龙点了点头:“这里有句童谣:“皇姑屯上皇姑坟,皇姑坟里黄皮仙。”我们刚来这地方的时候,就跟那些畜生打过交道了!”

    张喜顺说道:“那就还请两位兄弟说说这皇姑坟的事,正好我也把昨晚上没讲完的跟你们印证一下,看那笼子里的畜生有没有骗我们!”

    钱龙拱了拱手谦让道:“还是哥哥先说。”

    张喜也不推辞:“也好,昨晚上说到我们兄弟几个把那黄仙抓住,准备去撬开那棺材取十品鬼参。结果棺材一撬开,我们几个凑上去一看,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