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傍晚,某处山林,漫天大雪纷扬飘零,林中隐藏着一个冰湖,冰湖之侧,一座小屋。

    寒风呼啸之中,一个恭谨的声音响起,轻声问道:“鱼大宗师,您可在否?”

    这问话之人正是渊盖苏文,他离开高句丽皇宫之后,一路顶风冒雪来到这里,到达之后却不敢进屋,只敢站在小屋门外发出问询。

    然而连续询问三声,小屋之内无人应答,渊盖苏文心里一惊,壮着胆子推开了屋门。

    才一推开屋门,整个人顿时连退三步,同时弯腰低头,口中急急解释道:“鱼大宗师勿怪,我担心您的安危……”

    担心什么?

    有什么可担心的?

    却见小屋中盘膝坐着一个老人,慈眉善目宛如睡着一般,这老人的面容极老,身上透着沉沉暮气,渊盖苏文所说的担心,也许是怕老人突然老死。

    渊盖苏文站在门口解释半天,发现老人仍旧闭目宛如睡着一般,于是心里渐渐又有些惊骇,忍不住轻轻开口试探道:“鱼大宗师,您睡着了吗?”

    老人仍旧闭目,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老死了,渊盖苏文只觉心惊肉跳,他真怕这个依为助臂的老人已经老死。

    他下意识又要进屋,准备查看老人的生死,哪知突听一声悠长喘息,老人口中缓缓吐出一口白气。

    天气冷,白气浓,忽然老人缓缓睁开眼睛,瞬间给人一种神目如电的凌厉错觉,渊盖苏文心里一惊,连忙恭敬低下头去。

    他不敢直视老人,低头轻声道:“鱼大宗师,吾国主已然准备出兵……”

    说着微微一停,小心翼翼抬头看着老人,再次轻声道:“按照您和渊盖家族之约定,您承诺为我们做出三件事。第一件事,我们请您庇护渊盖家族二十年,第二件事,我们对外宣称您收我为徒,两个约定您已全部完成,现在我们想请您完成第三件事。”

    他还想再说,然而老人忽然抬眼看他,语气平静问道:“让吾去杀李元霸之子?”

    渊盖苏文不敢迟疑,恭敬点头道:“是!”

    老人不置可否,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突然抬脚走进小屋内室,再出现时手里已经提着一口厚重大刀。

    这口大刀的刀柄很长,形状很像三国时期的青龙偃月,老人提刀在手,一言不发出门而去,长长的刀柄拖在地上,把地上的积雪划出深深一道沟。

    渊盖苏文一怔,连忙追了出来,他不敢追上老人,只敢站在屋门口遥遥一喊,大声道:“鱼大宗师,可否让我为您牵马坠蹬?”

    “不用了!”

    风雪之中传来三个字。

    渊盖苏文顿时满脸失望。

    他站在小屋门口,望着老人背影渐渐远去,也就在这个时候,风中再次传来老人的声音,悠悠问道:“战场在何处?”

    渊盖苏文又是一怔,想也不想立刻回答,急急道:“应在辽河之畔,距此百里之遥,鱼大宗师,我愿为您牵马坠蹬……”

    可惜寒风呼啸之间,再也没传回老人的声音,漫天大雪纷纷扬扬,老人的身影转眼消失在雪中。

    渊盖苏文恨恨跺脚,眼中射出失望的愤恨。

    ……

    当日夜,高句丽有兵马动,三十万大军其实早已准备很久,半个月来一直驻扎在高句丽的丸都山城之中,随着国主高元一旨发出,这股大军趁着夜色悄然而出。

    自古做帝王者,从不相信任何人,高元明明说的是明日出兵,然而提前了整整一个夜晚,虽然此时天寒地冻,然而高句丽人极其适应恶劣环境,这三十万大军倘若星夜疾驰,也许一夜时间就能出现在辽河之畔。

    却说那老人离开小屋之后,一路冒着风雪向西而行,大雪漫天,寒风刺骨,虽然天气十分恶劣,但是老人赶路速度极快,仅仅半夜时间,已然行走百里。

    他很快到达辽河,持刀矗立辽河之畔,此时正是夜半三更,刺骨的寒风越发冰冷。忽然远处传来几声轰隆巨响,整个辽河的冰面微微晃动几下,老人目光一闪,提刀朝着声音传来之处行去。

    才走有没一会功夫,便看见河畔燃着一个大火堆,但见几个青年大呼小叫不断,正在围着篝火取暖嬉笑打闹,那篝火的旁边还架着一个木架子,架子上面有几根串着大鱼烘烤的木棍,烈火熊熊之下,鱼香浓郁诱人,那几个青年吃的大快朵颐,忽然一人对着冰面远远大喊道:“师傅,鱼不够吃,再弄几条行不行,否则没有你的份。”

    眼前这幅场景,看的老人微微一怔,这场景分明是徒弟们围在火堆旁边烤火,却让自己的师傅去辽河之中抓捕大鱼。

    老人心里不知为何有些怒意,对这几个青年的行径很是不喜。

    他见这几个青年二十岁模样,推算他们的师傅最少也是个中年,青年人烤火取暖,却让师尊前去操劳,如此行事毫无道理,说一句不通人性也不为过。

    老人微微叹息一声,忽然莫名其妙说了一句道:“中原汉家,礼仪不再也,圣人死,道门归,无人教化尘世,谈何泱泱大度……”

    他正要提刀离开,突听冰面上又是轰隆巨响,老人抬眼望向冰面,隐隐约约看到那里有一个人影。

    轰隆!

    轰隆!

    那人影手中似乎抡着黑乎乎两个大物,正在奋力猛砸河面的坚冰,而那几个青年仍旧嘻嘻哈哈,围在篝火旁边嬉笑打闹。

    老人心中渐渐生出一丝怒意,终于决定过去训斥几个青年两句,可惜他尚未抬脚,陡然脸色微微一怔,却原来是四周风雪偶尔一停,让他看清了远处冰面上的那个身影。

    确切的说,是那个身影手中抡着的黑乎乎大物。

    那个身影分明是个青年,不是老人刚才推测的中年。而那青年手中的两个黑乎乎大物,分明是一对铸造奇特的巨型大锤。

    老人忽然发出一声长叹,他提着大刀慢慢走上了冰面!

    他在冰面上缓缓向前,一步一步走的沉稳异常,很快到了青年人砸冰之处,老人停下脚步静静站立不动。

    他目光一转不转盯着青年手中的两个大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