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若在平时,有人这么说话,宇文霜早就一剑刺过去了。

    今日,她却笑了。

    笑得让萧金衍心里发毛。

    宇文霜没有回答,反问道,“如果是你,你会选择哪一样?”

    萧金衍想了想,郑重道,“我会选择你吃剩下的。”

    宇文霜道,“我已经吃饱了,剩下的都让给你吧。”

    萧金衍说了声好的,拿起了筷子,把剩下那半碗面条吃得干干净净。

    本来看萧金衍出丑,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可不知为何,宇文霜总觉得胃里有些不舒服,恼道,“你非要搞得这么恶心嘛?”

    萧金衍把面汤喝完,摸了摸肚子,打个饱嗝,道,“是你逼我在先的!”

    宇文霜觉得无趣,她又要了一碗面,吃了两口,想起方才那个问题,一点胃口也没有。

    “你要去隐阳?”

    萧金衍点点头。

    “不要去了。”

    “为何?”

    宇文霜道,“现在西楚十三万大军兵临西境,与大明征西军在赤水河畔对峙,你武功这么弱,去了也是送死。”

    萧金衍叹道,“你这话也太伤人了。”

    宇文霜也无比郁闷,她明明是替萧金衍担心,谁料这家伙竟一点也不领情。她乃堂堂宁陵郡主,平时高傲惯了,早已习惯了这种说话的口气,却没意识到,这些话让萧金衍听了有些不舒服。

    “总而言之,就是不许你去。否则,我就……”

    “你就如何?”萧金衍问。

    宇文霜道,“我就……我就杀了你。”

    萧金衍听了也有些火气,“在下的生死,还有去留,恐怕与宇文大小姐无关吧?”

    宇文霜被气到了,指着萧金衍道,“你……”

    萧金衍站起身来,道,“若大小姐没有其他事,在下约了朋友,就先行告辞了。”

    宇文霜一摆手,不耐烦道,“滚滚滚。”

    看着萧金衍远去背影,宇文霜觉得心中极度不爽。面摊老板小心翼翼道,“这位姑娘,时候不早了,今天是内子的生日,我想早些收摊。”

    宇文霜喃喃道,“过几日,也是我生日了。”

    老板呵呵一笑,“夫妻过日子嘛,床头吵架床尾和,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个小伙子还是很在意你的。”

    宇文霜脸上一喜,“你怎得知道?

    老板一边收拾,一边道,“都是过来人。年轻时我追我夫人时,有时候逗她开心大笑,有时候气得她追着我乱打,都是生活乐趣啊,小两口在一起,最怕无话可谈,或者干脆不说话了。”

    ……

    不多时,李倾城三人回来了。李长生喝得有些醉意,赵拦江则手中拿着一根鸡腿,边吃边把鸡骨吐的满地都是。

    萧金衍一脸艳羡大道,“日子过得不错嘛。”

    赵拦江道,“老萧,你猜我在青城派遇到了谁?”

    萧金衍哂然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

    赵拦江笑道,“你要是我肚子里蛔虫,我早就一泡屎把你拉出来了。”

    萧金衍说能别这么恶心嘛?

    李长生哈哈一笑,“至少我们没有纠结臭豆腐和屎,究竟先吃哪个。”

    原来,他们仨早已将方才之事,瞧在了眼中。

    李倾城

    道,“今日在青城派,我们碰到了魔教的东方圣女,东方暖暖。”

    萧金衍奇道,“她们怎么会在青城派?”

    李倾城分析道,“前不久她们去联合御剑山庄准备搞事情,如今御剑山庄陷入麻烦之中,自身难保,她们自然要选一个更合适的替代人选。”

    二十年前,还是八大邪王之一的宇文天禄将魔教打得七零八落,如今又死灰复燃。几个月来,魔教在江湖上动作频繁,也不知其真正目的究竟是为何。

    一行人回到城内,已是傍晚,看到唐府大门紧闭。门口挂着的两只白纸灯笼,对外昭示着唐家的不幸之事。

    萧金衍心生感慨,就在几天前,唐府还是蜀中最煊赫的家族,寻常路人向府内往一眼,都会招来府上恶奴的一顿毒打。如今,门可罗雀,连个祭奠之人也没有。

    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典当行朝奉服装的老汉儿,与另一个抽着水烟的老汉在闲聊。旁边有个年轻伙计,极不情愿的举着一块“高价回收文玩古董、二手暗器”的牌子,靠着墙根打盹儿。

    这两日来,唐家一倒,不少家丁、仆从从府内顺出了极好的物件儿,让城内的当铺着实火穴大赚了一笔。

    青衣朝奉所在的当铺叫有来当,大掌柜见到有利可图,直接派了柜上的大朝奉带个学缺,直接来唐府门口摆摊儿,一日下来,也收了不少东西。

    青衣朝奉道,“唐家就这么败了,若是以前,唐府有个红白事,那这里简直就是车水马龙,想不到老太爷才死,就破败成这个样子了。”

    水烟老汉道,“可不是嘛,前几年府上二少爷成亲,我送了一段喜绸过去,人家都请吃了三顿饭。唉!”

    这时,偏门打开,一个小厮从府内走出,怀中鼓鼓囊囊,鬼鬼祟祟向四周看了几眼,向青衣朝奉这边走来。

    “老先生,听说你们这里收东西?”

    青衣朝奉见有了客人,也不跟那水烟汉子聊天,摆着脸子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像样的东西了。”

    他长年干这行,每当有人来当东西时,就故意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为的就是好杀价。

    小厮低声道,“那您看看这个东西,能值多少钱?”

    他从怀中摸出一个茶壶,拳头大小,通体发红,上有了包浆,壶底有方印,阴文刻着“逍遥”二字,看上去有些年头。

    朝奉接过来,仔细观瞧了片刻,心中窃喜,这可是前朝的制壶名家轩辕逍遥的紫心茶壶,这款茶壶在市面上已不多见,怎么也能卖个万八千两银子。

    不过他面上却露出一股嫌弃之意,“破茶壶一个,壶底有裂纹,你是要活当,还是死当?”

    活当就是当品约定时间内赎回,死当则是一锤子买卖,不再赎回,相对来说,死当价格要高一些。

    小厮道,“死当。”

    朝奉伸出一根手指,道,“看在这个茶壶成色尚可的份上,我给你出十两银子。”

    小厮惊道,“什么?十两?这物件儿可是老太爷在世时天天把玩的的,你才出十两?”

    朝奉冷笑,“这款茶壶,在市面上也就三四十两银子,其次,想必你也知道,这茶壶来路不正,我能收下,给你十两银子,已是很给你面子了。当就当,不当请拿回去吧。”

    说着,将茶壶送还给那小厮。

    小厮显然是急于出手,

    一边向府门看去,一边道,“掌柜的,能不能加一点?十五两?”

    朝奉道:“八两!”

    “十三两也成!”

    朝奉道,“七两!”

    小厮一听急了,“行了行了,不砍价了,十两就十两!”

    朝奉道,“六两,当就当,不当拉倒,别耽误我做生意。”

    小厮一脸沮丧,“开票吧!”

    朝奉一巴掌拍醒那正在睡觉的学徒,“还愣着干嘛,破茶壶一个,当六两,死当,出手无悔!”

    钱货两讫。

    小厮却没有离去的意思,朝奉问:“怎么,还有东西要当?”

    小厮嘿嘿一笑,从怀中又取出一个物件,通体黑色,折叠在一起,打开之后,三尺见长,“掌柜,您再给瞅瞅这个,能值多钱?”

    朝奉看了一眼,道,“破铜烂铁,值个屁钱!”

    小厮心说不对啊,今天二老爷拿到这东西后,藏在书房里,前后上了三道锁,肯定是很贵重的东西,他在入唐府之前,曾是一个妙手空空,费了半天劲,才把东西偷到手。

    小厮道,“是你不识货!这可是无价之宝啊!”

    朝奉心思还放在那刚到手的紫砂壶上,听得小厮如此说,道,“对,我看走眼了,是无价之宝。”

    小厮喜道,“那您能给多少钱?”

    朝奉冷笑道,“无价之宝,当然是无价了。收起你的宝贝,该干嘛干嘛去!”

    小厮一听蔫了,“拿都拿出来了,你看着给点呗?”

    朝奉道,“五十个铜板。”

    小厮心中懊恼不已,早知道二老爷书房中还有个祖母绿的扳指呢,事已至此,蚊子肉也是肉啊,他一片叹气,一边道,“行,行,就这么着吧。”

    朝奉让学徒开了当票,“破铜烂铁一斤,五十文。”小厮收了铜板,将当票随手往地上一扔,回了府中。

    天色已晚,朝奉与学徒准备收摊走人,学徒正要将“破铜烂铁”往车上装,朝奉骂道,“三贵,你知道我为何收这破玩意儿嘛?”

    被称作三贵的学徒道,“老师,小的不知。”

    “干咱们这行,最重要是什么?”

    三贵道,“不是眼力劲儿嘛?”

    那朝奉道,“错,是人心!要学着揣摩当货人的心思,像是这个紫砂壶,可是前朝的紫心壶,这么一个壶,价值万两,都能在城内买一套三进的宅院了。老师却只用了六两银子,就收了下来,为何?”

    “是因为老师会做生意。”

    “是因为那家伙心术不正,不消说,这必是从唐府偷出来的,着急出手,价格再低,他也肯定会卖,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你可要好好学着。”

    三贵虚心的点点头,“我记住了。”

    朝奉越想越得意,用袖子擦拭紫砂壶上的锈迹,稍一用力,竟将上面的包浆擦掉了,露出一块淡黑的斑块。他心头一惊,又去擦拭,结果将整个包浆擦掉,露出一行字,“城南老牌坊赠品”。

    三贵望着青衣朝奉,想笑又不敢,竭力忍得很痛苦,那青衣朝奉骂道,“玩了一辈子鹰,反被鹰捉了眼。奶奶个腿儿!”

    朝奉问,“底票呢?”

    三贵取了出来,朝奉那两张底票撕了,叮嘱道,“这件事谁也不许讲!”

    Ps:宿醉,头晕,先更3K。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