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酒下肚,游戏继续。

    周南清真是佩服眼前的这些男生,简直把酒当作水来喝。

    也正因如此,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和沈嘉程是多么的不搭。

    本来家世背景已经有很大差距了,加上她一个不爱喝酒的女生,遇上沈嘉程这个嗜好各种品类的酒的男生,共同兴趣达不到,注定走不远。

    她估计,沈嘉程肯定会选一个酒量好的女孩在一起的。

    而那个女孩,注定是会非常幸福的。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她的这一想法是正确的。

    不过,沈嘉程替她挡了这一次酒,周南清也不好意思让他一直帮自己喝下去。之后的游戏,他们就一人一半,也减轻了彼此的负担。

    周南清想找借口提前溜了,终于捱到了十一点,她向孟娇试了个眼色,示意她能不能先回去。

    孟娇和肖逸辰耳语了几句,他点了点头,看来是同意了。

    后来,周南清才知道,他们这群人回到了宿舍,还在onRoom继续喝酒游戏,真是玩上瘾了。

    不过,接下来的活动,周南清就不参加了,赶紧跑回宿舍,打算好好洗个热水澡。

    她照了照镜子,这张脸通红得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脑袋晕乎乎的,她是真不能多喝。

    赶紧洗完澡,躺在了床上。

    今天过得真刺激,先是和宋辰羲二人世界吃午饭,又去草坪上喝咖啡,晒太阳。晚上跟孟娇和沈嘉程出去,在肖逸辰的组织下喝了那么多酒,喝得一阵晕眩,软绵无力地躺在了床上。

    这在她二十多年的生活中,还是第一次。

    睡前,她脑海中闪过了许多画面,有沈嘉程喝多了还帮自己挡酒的英勇,还有宋辰羲临走前对他那记迷人的微笑。

    他们都是她生活中分量很重的男生,说不清谁更好,但她都不想失去。

    “宋辰羲,说好的你要经常来找我玩的呢···”

    她的嘴里念叨着这句话,渐渐进入了梦乡。

    “Ineedyougirl···”

    大早上的,周南清被自己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谁啊,扰人清梦···”

    她迷糊地揉了揉双眼,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手机,好不容易找到了。

    连号码都没顾上看,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喂,谁啊?”

    周南清打了个呵欠,不耐烦地问了一句。这下,电话那头的人就很是无语了。

    “周南清,你不会还在睡吧?”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周南清努力把眼睛睁大,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居然是他。

    再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吓得她一瞬间清醒了,立即麻溜地爬起来,坐了起身。

    “宋辰羲?怎么是你?”

    她错愣着靠在床头,胸前的起伏一阵一阵的。

    “你还没回答我呢,昨晚干嘛去了?都到中午了,你还不起床!”

    二话不说,他直接开始审问她了,很少见她有如此失态的表现。

    宋辰羲一猜,她一定有事瞒着他。

    “哎呀,我这不是昨晚跟他们喝酒喝多了,才会嗜睡···我也没想到,一觉睡到了现在。”

    “你昨晚去喝酒了?还喝了很多?”

    一听到周南清这话,宋辰羲的音调抬高了八度,连脾气都上来了。

    “你没事吧,一个女孩子出去喝什么酒啊?跟谁喝的,是不是沈嘉程他们让你喝的?沈嘉程自己爱喝酒就算了,还拉上你干嘛?你不会喝酒,还逞什么强啊?”

    一连串的质问,他的语气满是责备。他什么也没多想,就丢给她一大堆问题。

    此时,周南清感到窘迫不已,都不知从哪里开始回答才好。

    “Calmdown,校草大人,你别激动啊!”

    周南清怀疑宋辰羲是不是吃子弹了,像一把机关枪似的,二话不说先来一通乱射。

    不过,宋辰羲字字句句不离沈嘉程,像是对他有所成见。

    “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周南清平复着心情,开始耐心地向这位正在气头上的校草解释道。

    “沈嘉程后来跟我说了,他一开始也没想到肖逸辰这么能喝酒,还拉着大家一起喝。你不知道,幸好昨晚他帮我挡酒,否则啊,我估计就得被扶回来了。”

    周南清轻敲自己的脑袋,回想起昨晚发生的窘事,她一定很丢脸吧?还好沈嘉程绅士,愿意帮自己一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她的叙述带着欢快的语气,像是很开心的样子,这让宋辰羲更不爽了。

    一个女孩子不保护好自己,出去喝什么酒呢?

    “你这意思,不是沈嘉程,那是谁灌你喝酒啊?”

    他不爽地问着,周南清隔着屏幕白了他一眼,这家伙怎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呢。

    “是肖逸辰,就是孟娇想追的另一个男生···无所谓了,他们就是玩得嗨了点儿,我又不能喝酒,所以比较吃亏。”

    “堂堂一个大男人,逼女生喝酒,这算什么啊?”

    宋辰羲一听就怒了,他气的是自己不在她身边,什么也做不了。

    这下倒好,让沈嘉程做了一回英雄。

    喝酒助兴是好,灌酒这种事就算了,他平时不爱参与酒局,他更不想周南清跟那群朋友过于接近。

    “总之你听我的话,下次不要去了。不能喝酒还敢跟他们玩,真是不担心自己···”

    宋辰羲的语气满是责备,但心里还是很关心她的。

    这话周南清听懂了,知道他担心自己,否则也不会用如此强硬的语气啊。换做平时,他也懒得发表这么多意见呢。

    她忍不住笑了出来,调皮地对着电话那头问道。

    “这么说,你还是很关心我的。”

    俏皮的话让宋辰羲听了舒服,他的气消退了大半。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以后别去跟他们喝酒了,我会不高兴的。”

    “我不管,我就当你在关心我!”

    这一刻,周南清的开心藏不住,宋辰羲总算表了一次态,对她而言太难能可贵了。

    “宋辰羲,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要应允我一件事。”

    “什么事啊?”

    “你要答应我,以后多陪着我,好不好?”

    周南清的声音很轻,问得很谨慎,生怕有第三个人听见似的。

    她的这句话,算是小心翼翼的表白吗?

    就差没问出那一句,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