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裴言说话他的尴尬的表情已经将他出卖,赵元胡摇摇头苦笑道:“很恶心吧!”

    又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左右为难之下裴言脑子灵光一闪恍然大悟道:“所以这就是你长穿汉服的原因?”

    “算是吧!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主要是喜爱!”赵元胡没想到裴言会想到这个,微微一愣点点头笑着应道,的确对于汉服处于内心的喜爱外,更主要的是其宽袍大袖可以在自己伸展能力时完美的掩盖住让自己都厌恶的双臂。

    回想起第一次三阶觉醒时自己喜悦的心情,被变化的体表冲的一干二净,自己为此也曾暗中多次哭泣一个女生怎么就得到这么个能力,从那时起她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在他人面前施展能力。

    面对沉吟不语的赵元胡,两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裴言都能感受到周围的空气要被二人间的尴尬所凝固了,决定打破沉默的他清了清嗓子沉声说道:“其实吧,我觉得.......!”

    “好了,大家都休息的差不多了!准备好出芥子空间吧!我们今天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在远处注视这里情况的上星终于看不下去,站起身拍拍手呼和道。

    “我知道!”赵元胡站起身冲裴言露出一个无可挑剔的笑容,不用他说完她也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什么,毕竟看到自己能力后好心的安慰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看着赵元胡起身落寞的背影,裴言以手捶地懊恼的晃了晃脑袋长呼一口气将胸中闷气吐出,站起身追了上去。

    “薛不离消耗太多接下来的战斗就不要参加了留下来看守梁广生,祁华你和她一起留下,记住一旦他有任何异动,或者芥子空间又外人进入意图抢夺不要犹豫立即将其击毙,然后撤迅速离!”临行前上星对消耗过多身体发虚的薛不离吩咐道,又担心她一人下不了狠心留下祁华以应对突发情况。

    安排完毕稍作休息的众人,耳边听着薛不离对大家注意安全的嘱托,消失在了光芒之中。

    再次出现在战场之上,踩在软泥之蒋飞扬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啃屎,半个身子载进泥里才发现将自己绊倒的竟是一具死尸,暗骂一声晦气站起身后环顾四周错愕道:“这T M还是秘监所吗?”

    这同样裴言脑海中的疑问,秘监所第二层牢墙被轰塌大半,整个地面像是洪水冲刷了一遍变得泥泞不堪,场地之上尸横遍野到处不是死尸就是哀嚎的伤员,而依旧站立的人并未因此放弃搏杀,踩着他人的尸体继续着这场战斗。

    环顾战场胜利的天平已经向调查厅方倾斜,随着又一支预备队投入大量的改造人被肃清,失去人数优势的神欲众人展现出其致命的短板,无组织无纪律战斗顺风顺水还能一鼓作气,一旦形式逆转进入弱势立即土崩瓦解,各自为战四散奔逃!

    对于逃跑者两支异能特种部队成员也不追赶,继续围剿场内负隅顽抗者,而调查厅与调查员则在外围铸成一条防线防止对方反扑,因为这些逃跑者很快就会发现他们来时的传送阵此刻已经被从外锁定,而以他们这些低阶觉醒者根本不具备破开秘监所芥子空间逃跑的能力,到最后只能被调查厅瓮中捉鳖。

    裴言将目光从墙外那群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神欲分子身上收回,望向秘监所那在战斗中被轰塌大半的主体建筑,残垣断壁露出室内一间间空荡荡的牢房,还好在战斗开始后囚犯都被转移到了秘监所更深处,不然光是脱困的囚犯也够让调查厅的人喝一壶的了。

    废墟之上,天空地面最激烈的战斗正在此处展开,曾和裴言有过数面之缘的李监狱长此刻对战一个鹤发童颜的黑袍老者,另一面秘监所其余两位所长分别对上了一具机关傀儡和灰发少年。

    地面另一侧魏天和与赵立本的战斗也趋于白热化,两人全然不顾满身伤痕全力对攻!看的人眼花缭乱的同时也不禁为魏天和担忧起来,他似乎被赵立本压制了!

    而最让裴言奇怪的是从他出来之后,就没看到杜广元的身影只看到垃圾巨大身躯欢快的在泥塘中打着滚,全然不顾仍在战斗中的其他人肆意挥洒着身上的泥点子溅的到处都是。

    难道杜广元被它给吃了?自己进入芥子空间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裴言现在还不知道,就在他们将梁广生拉入芥子空间没多久,外面也爆发了全面大战。

    率先发力的正是与魏天和展开激战的赵立本,一刀快似一刀的攻击虽然逼得魏天和连连后退可一时又拿不下他的性命,一旦有撤身游走之意对方又冲上来和自己缠斗。

    如此连续数次之后,眼看场内局势愈加对己方不利赵立本无名火起大喝一声:“三英战吕布!”一刀挥出同时在其周身凝练成张飞,刘备两个实体挥舞着兵器从两侧夹击而上。

    左支右挡之下魏天和实在支撑不住双手一握厉声道:“铁处女!”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人形铁柜子将他笼罩其中。

    咚咚咚!所有攻击砸在铁柜子上火花四溅,铁柜被砸出数道深深的凹坑,赵立本见状解除能力,将內源灌注双臂一刀兜头劈下力喝道:“开!”

    不等他劈开当刀锋与铁柜接触的刹那,铁柜自行打开魏天和就地打滚从中滚了出来,不等身子站稳头也不回双手合十低喝道:“合”

    裂开的铁处女一开一合间身形扭转,反而将用力过猛收不回手的赵立本纳入当中。

    “操N M这T M是什么鬼玩意!”铁处女内发出赵立本瓮声瓮气咒骂之语,整个铁柜上下剧烈颤动随时都会开裂。

    魏天和满头大汗咬着牙不断的向铁处女灌注着內源,催动这其中的尖刺刺出意图就此结果了赵立本的性命。

    可惜天不遂人愿,随着砰的一声巨响,铁处女被从中一分为二劈成两半,体表多处被刺伤的赵立本持刀缓步踏出,一股凛然之势从他体内散出。

    宛如神明附体的赵立本在这一刻意识以非他本人,傲视众生的眼眸中青芒流转,从他口中说的话如同神谕令人难以抗拒

    “凡人,受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