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展念带着易然买了门票,就往过山车的排队点走。看着易然蹦蹦跳跳很是激动的样子,展念疑惑地挑了挑嘴角,大概真的长大不害怕了吧。

    “展念你看,真的停了诶。”易然甚是兴奋的指着一地,眼睛亮晶晶的,“快走,快走,这个一轮能上去好多人。”虽然队伍长,但是一轮能上去的人很多,倒也不用排多久的队。

    “有没有两个人的?两个人的?”工作人员往后喊了喊,易然赶紧抓着展念的手举起来,说:“我们,我们。”

    “二位跟我来。左右两个的安全措施些微出了点问题,容易卡死解不开,你们二位坐在这边中间,请扣好安全带。”

    刚出发的时候会有一段滑行,易然突然就安静的像个鹌鹑,僵硬的坐在椅子上,双手紧紧的抓住胸前的安全杠,展念还抱有侥幸的想着:不……不会吧。“你怎么了?”易然挤出一个我很好的微笑,“唔,我恐高。”展念一下子被呛到,缓了缓,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啊,还是这么乱来。”

    “没办法嘛,我虽然有点恐高,但是就很喜欢玩这种刺激的东西,就感觉……啊啊啊啊啊,好好玩。”猝不及防的加速度直接让易然叫出了声,展念觉得煞是好玩,易然明明觉得害怕但是又很享受其中。“啊啊啊啊好可怕,妈呀妈呀。”

    过山车缓缓上升到展念说的会停的地方,易然才稍稍缓神,“哇,简直太刺激了。”展念真的不是很懂易然这种明明怕的要死,但是还非得赶着来玩这种,微微叹了口气,还在感叹之际就被易然抓住手腕,过山车飞速冲下去,还在空中转了个弯,易然觉得自己都快要甩飞出去了,下意识抓住什么东西。展念看着易然尖叫着想往下看又不敢睁眼的模样,止不住的上扬嘴角,反握住她的手,凑到她耳边,“别怕,这里不高,睁眼看看吧。”

    易然在展念的鼓励之下,试探的睁开了眼睛,果然高度不算很吓人。便也兴致勃勃的向四周看,一时才想起两人交握着的手,倏地的脸红,一直盯着另外一边,收也不是,握也不是。不过不一会儿就被另一个上升到下降的冲刺给吓的抓紧展念的手,心里还不断的告诫自己:易然,易然,你现在抓住的是救命的稻草,不是展念的手。

    四五分钟的过山车,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易然心有余悸的跟着展念走下去,看着下一批还在尖叫的人,不禁感叹:“哇,真的出名不是吹的,太棒了吧。”展念看着易然又是一副恢复活力的样子,“你别想着再坐一回,再坐一回你也不敢睁眼看。”

    易然瞪了他一眼,咂咂嘴回怼,“啧啧啧,一会儿不怼我就不舒服是吧!”展念看着易然负气转身的模样,轻笑,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仿佛还有牵手的温度。“等等我,一起啊。”

    靖怀和魏暮清在病房左等右等,都没等到展念和易然过来,靖怀都快把他知道的易然的“光荣事迹”讲第二遍。

    “他俩,”魏暮清撇了撇嘴,看着靖怀,“不会是约会去了吧?”靖怀一脸惊讶的看着魏暮清,“嗯?”魏暮清换了个姿势坐着,“你看啊,这都这么久了,他俩就是在外面吃个饭走回来,也该到了吧。打个电话问问。”靖怀点点头,掏出手机给展念打电话,不一会儿就接通了,还时常能听见易然激动的叫声。“喂,展念?你们在哪儿?”

    “易然小妹妹这么嗨的吗?”魏暮清有点惊讶,“这是约的什么会呢?”

    “哈?游乐园?展念你……”靖怀话还未说完,就被魏暮清抢去了手机,咆哮式的问听筒那边的人,“展念你有没有良心啊!居然去游乐园玩还不叫我!说好的是来看我的呢!”

    展念皱着眉,移了移手机,叹了口气,戏谑道:“我这不是给你和靖怀留有交谈的空间嘛,我这叫识趣,不叫没良心。”那边又是一声咆哮,“啊呸,你就是带着小妹妹出去约会的!换人,换人,我要跟小妹妹讲!”

    “别老是小妹妹小妹妹的,跟个老流氓似的。”吐槽完,展念也不听魏暮清说什么,径自把手机递给了易然,“呐,魏暮清叫你接电话。”

    易然挠挠头,有些疑惑,“喂?”

    “小妹妹,啊,不是,然然啊。你现在跟展念在哪儿玩儿呢?”魏暮清清了清嗓子,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温婉可人。

    “唔,我们在游乐园,就那个欢乐谷。”

    展念看着易然盯着手机看半天,问她怎么了。“魏姐姐把电话挂了。”展念无奈的摇摇头,“走吧,先找个地方休息,他们一会儿就会过来了。”易然茫然的看着他。

    挂断电话之后,魏暮清还十分不忿,“我说了吧!展念的如意算盘打的真好,就是带易然去约会了!”靖怀扶了扶眼镜,看魏暮清一副愤慨的模样,不禁好笑。“诶,靖怀。”魏暮清倏地坐起来对靖怀笑,靖怀眯了眯眼,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你有钱吗?”

    “展念,那里有卖纪念品的诶,我们先去看看吧。”易然指了指那边的主题商店,她觉得易初可能会喜欢这种小玩意儿。展念是没所谓,跟着易然往前走,“对了,易然,之前隔壁班那个什么谈……”

    “谈伯尧?”

    “啊,对。他以前是不是参加过什么竞赛啊,总觉得很眼熟的样子。”展念从运动会见过谈伯尧之后就一直觉得很眼熟,但是却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思前想后大概只会在竞赛上见过他吧。

    “哈哈哈,你还真不记得他了啊。他之前还跟我说过你可能会不记得他呢。”易然看见展念挠头思索的样子的有些搞笑,“不过难为你还是有些印象的。”

    闻言,展念更是有些不自在,“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参加竞赛的那么多,我也不是很能跟不认识的人交流的,能记得我见过他已经是算是我有印象的了。我又不是赵庭,跟谁都能自来熟。”

    “你跟我第一次见面,你就怼我了呢!”

    “那不一样。”说完,展念一愣,见易然没在意,心里缓了一口气,但还是自顾自的转移了话题,“快进去逛逛吧,他们一会儿就来了。”

    魏暮清直接拉着靖怀从医院溜了出来,虽然路上靖怀三番五次的想要阻止她。上了出租车,魏暮清兀自笑出声,笑意满满的看着靖怀,说:“你看,多像夏令营那会儿啊。你被那个无良老师追着跑,我带你跑去海市的各种地方,跑了很久很久才甩开他,你还记得吗?”靖怀看着魏暮清满是笑意的样子,愣了神,遂又笑起来,“是啊,你还是老样子,做事从来不记后果。”

    魏暮清长舒一口气,倚在靠背上,用几近嗫嚅的声音说:“哪有那么多时间思考啊。”可靖怀还是听见了,就着秋日倏然变化的天气,微乎其微的叹了口气。到了游乐园门口买了票,靖怀就带着魏暮清往里走,不得不说,易然和魏暮清真的很像。

    “靖怀我们去坐过山车吧。”

    靖怀惊诧的看着她,僵硬的挤出一个笑,说:“你……你认真的?”魏暮清满怀期待的点点头,看着靖怀。谁知,靖怀一把拉住她往前走,还义正言辞的说:“不行,这种东西太刺激了,你不适合,可以去玩儿别的。”

    魏暮清顿时就不乐意了,但是她一小病号哪儿有靖怀一个健康男高中生的力气大,“不是,我是胃癌,胃有问题,又不是有心脏病!有什么刺激啊?”翻了个白眼,一脸不情愿的被拉着走。

    好在靖怀跟展念一直有发消息联系,不一会儿靖怀就看见正在某个外国快餐厅前各自玩手机的展念和易然,而展念一抬眼就看见,靖怀一脸正色的拉着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无奈望天的魏暮清往这边走。易然叫了一声魏姐姐,魏暮清就跟复活似的一下子扑到易然哪儿。

    “没想你会让她出来。”展念看着靖怀,递给他一杯可乐,戏谑道:“我还以为就算出来也不会这么快呢。”靖怀看着展念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那只是你以为,况且你也知道的,我在她那儿一点胜算都没有。”展念挑眉以示理解。

    “不过,魏姐姐,你就这么出来,没问题吗?”易然看着此时此刻异常兴奋地搂着她的魏暮清,有些搞不清状况。靖怀把可乐杯子放在桌上,冲她摆摆手,毫不在意地说道:“行了,易然,你不用那么拘束。阿清可不是什么乖乖女,跟你初中差不多,都是令人头疼的主,你们俩……”靖怀斟酌了一下用词,接着说道:“半斤八两。”

    “哈哈哈哈,是的是的,我听靖怀说了你的‘光荣事迹’,确实跟我在海市的行径差不多,也是个小霸王啊。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个特别乖特别温柔的小女孩呢。”魏暮清笑着说,易然看着魏暮清,疑惑的问道:“以前?”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