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之后的东方武学进化的如此地步吗?我还一直以为武学凋零呢。”

    辰南仔细的看了看唐玄明被吓的那一道剑痕,越看越是惊讶。

    蔓延上百丈的剑痕无比的平整,没有乱飞的石头迸进。

    坚硬的玄武岩都没有挡住那锋锐的剑气,也没有在强大的剑气之下崩碎成漫天的碎石。

    那长达上百丈的一剑切入坚硬的岩石像是切豆腐一样。

    光滑而又平整。

    只有真正的修行武学的人士才能够明白那一剑具有何等的风采。

    上百丈的剑气凝聚在一起,依然没有丝毫的散乱,凝炼到了极点。

    “真是让人惊叹的一剑!”

    辰南咋咋称奇。

    “相比于这一剑,他之前天人合一,以个人气势碾压上千修行者才是真正的惊艳,这一剑只是表明他已将将体内的力量统合到了极点,而结合天地的气势,碾压上千修行者,这表明他已经领悟了六阶独有的场域,假以时日,必然能够攀升到人间巅峰。”

    辰南正在惊叹,耳边突然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让他手不由抖了一下。

    这道苍老的声音他无比的熟悉,那是楚国老祖的声音,是一位达到六阶,却限于天赋才情,没有办法达到仙武之境的人间极限的强者。

    正位在人世间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已经濒临了寿元的极限,苍老的不成样子,脸上的褶皱一叠一叠的堆在一起,纵横交错,触目而又惊心。

    头顶稀稀落落的,已经没有几根头发了。

    他的目光浑浊而又无神,每一次看到他,辰南都觉得浑身不舒服,皮肤上像是有癞蛤蟆在爬动,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六阶?”

    辰南一直摸不清老怪物的底细,即便他的六识已经恢复到了巅峰,依然没有办法完全探测出老怪物的深浅,只是莫名的觉得危险。

    他从楚国偷偷带来的后羿弓在他沉睡的时候无声无息间消失,据他推测,就是这头老怪物做的。

    能够在他沉睡的时候无声无息的把压在他身下的后羿弓拿走,老怪物也能够轻易的取走他的性命。

    可以说老怪物是辰南最不想要见到的人之一,在万年之后,没有他人庇护,没有他父亲创立的家族给他遮风挡雨,一切都要靠他自己,他最不愿意和这些老怪物有所牵连。

    “是的,六阶,只有六阶才能够真正的沟通天地,和天地连结成一体,拥有独属于自身的场域,场域之内有我无敌。”

    老怪物平时的目光浑浊,这时候却清晰透亮,有璀璨的绿色光芒从一双眸子中喷吐而出。

    辰南莫名的觉得像是一头积年的老僵尸从墓地之中爬了出来,觉得身边的空气都莫名的低了八度。

    老怪物阴测测的笑了笑,好像没有丝毫的察觉,拍了拍辰南的肩膀,道:“世间果然是风起云涌,各种各样的绝世人杰都相继出现,我本以为你已经是天地间的奇才不过二十余岁就已经达到了三阶的层次,现在看来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话音未落,老怪物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不知为何,从离开楚国国都开始,辰南一直觉得被窥视的目光在这一刻消失,原本莫名的危险似乎也同时消失不见。

    辰南在原地待了一会儿,看着神风学院的大门,喃喃道:“那个老怪物似乎盯上了他……”

    ……

    唐玄明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可怕的老怪物盯上了,在劈出那一剑之后,他就重新回到了神风学院,在和上千修行者正面对抗,毫不退步之后,他好像把握到了一种独特的天地脉络。

    原本一直卡住他的四阶到五阶的屏障在那一刻无声无息间破碎了。

    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没有绚烂夺目的场景。

    在他缓缓走回属于他的茅屋的时候,他就完全突破到了五阶,体内的精气狂涌,然后在他强大的控制力之下,没有丝毫的外溢。

    他于平平常常之中突破到了五阶。

    本体的精气还在缓慢的渗入这具躯体,但效果已经越来越差。

    唐玄明猜测,本体的精气最多能够助推他到六阶,之后就无能为力,只能靠他自己,并且从五阶到六阶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他再也不可能像之前那样突飞猛进。

    “嗯?”

    正在体悟五阶情况的唐玄明没来由的皱了皱眉,他敏锐到极点的灵根,让他察觉到了一丝被窥探的感觉,与此同时,还有一点点隐藏的极深的危险。

    他没有第一时间侧头,看向危险传来的方向。

    而是像没事人一般的正常的朝前行走,一路甚至和神风学院出现的教师打的招呼,然后好像不经意的朝那个方向一看,眼底的金色一闪而过。

    正常视野之中他什么也没有看到,而在真龙望气术之下,他看到一双泛着绿光的眸子。

    那双眸子混浊暗淡,但唐玄明看到的时候,没来由的心底一寒。

    他突然想到,辰南是天生的事比体质,和辰南一起到神风学院的不只有恶魔小公主,还有那位一直想要夺舍辰南,想要拥有神魔血脉的楚国老祖宗。

    那位楚国的老祖宗已经到了六阶的层次,在人间算是无敌层次的武者,只是他的寿元也达到了极限,在没有突破仙武之境之前,活了一百七十余岁,那已经是他的极限。

    即便他的武学修为在这些年来,越来越可怕,但是受限于老迈不堪的躯体,他根本没有机会突破到仙武之境,获得无穷无尽的寿元。

    无论是谁,在面临死亡时都会有无穷的恐惧。

    越是强大的人物,就越惧怕死亡。

    楚国老祖宗不想就这么死去,因此他想到了另类的办法——夺舍。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不是一个熟悉的命题。

    但对于处在人间极限境界的武者,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楚国老祖宗不甘心夺舍之后重新再来,因此他决定挑选一个青年之中的绝顶高手,把他一身浑厚的力量,连同他的精神意志一起转移。

    让他既可以拥有年轻的肉体,又可以拥有无敌于人间的力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