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浦林正在给一名日军的尸体扣上扣子,看到尸体上恐怖的伤口,有类似于啃噬骨头的声音从他的唇间不断的发出,听着格外渗人!

    “三浦君,差不多了!”

    一名军曹过来示意,三浦这才松手。

    跟着着那些伪军将尸体和另外几具尸体抬上马车,看着马车在大队日伪军的护送下,缓缓离开。

    虽然现在,日本人天天嚷嚷着自己是大日本帝国,大和民族的血脉有多么的高贵,将中国人贬的一无是处……

    但不可否认的是,从唐开始,日本人就一直在学习中华文化。

    中华文明对于日本的影响可谓是来自骨髓里的!

    不但是文字,还是礼仪,甚至是人死归乡的习俗……

    总之,中国人所信奉的东西,日本人往往也信!

    所以昨夜这些战死日军的尸体,并不会就地安葬,而是会被送到城市进行火化,然后骨灰会跟着那些休整的老兵一起被运回本岛,然后交给家属安葬……

    “一郎,回家了……”

    看着那园区的马车,三浦林眼圈通红的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会用支那猪的血,来祭奠你的在天之灵……”

    马车远去,很快就看不到了!

    在马车消失的一瞬间,三浦林就厉吼出声:“通知周边的所有碉楼,配合我小队的行动,立即对方圆十里之内的村庄,进行地毯式搜查……我要这些支那猪,血债血偿!”

    军曹听到这话吓了一跳,急切的道:“三浦君,不可!”

    在全面开战之初,日军疯狂杀戮!

    大的,有南京等等这些数十万人被残杀的惨祸,小的,如屠村灭镇之类,更是数不胜数!

    这其中,有日军天生残暴变态的关系,也有日军想要以杀逼迫投降的战略意图。

    但随着战争的进程,日军杀降的战略意图已经明显行不通,而且日军军部也惊恐的发现,他们制造的杀戮越多,换来的不但不是中国人的害怕,反倒是反抗的更加激烈!

    在这种情况下,日军军部不得不发布命令,限制各部进行无谓的杀戮,而是采取相对温和的亲善政策,期待用伪善的方式对占领区进行经营……

    “亲善政策,不但有助于我军对占领区的统治,更是关乎到我军以战养战之策略的能否顺利实施!”

    军曹道:“别说对这点,岗村中将就任以来已经三令五申,就说松井和坂田二位中队长都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可以对支那百姓动手,现在三浦君您在要死公然抗命,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八格牙路!”

    听到这话,三浦林脸色狰狞的厉吼一声道:“一郎不但是我的同乡,是我三浦最好的朋友,出征前我答应过他的母亲,一定要将一郎活着带回去……”

    “可他现在已经死了!”

    三浦林死死的盯着那军曹咆哮道:“我必须要给他报仇,不惜一切代价——难道你想抗命不从吗?”

    “下官不敢!”

    那军曹冷汗淋漓,他敢肯定,要是自己胆敢说一个不字,三浦林怕是会立即一刀将自己给劈了!

    虽然只是一个统兵数十的小队长,官衔不高。

    但因为兵力的关系,周边之碉楼,多的就是两个分队二十来名日军,配上几十名伪军驻防,少的,更是只有一个小队十来名日军配上伪军在驻防。

    这些碉楼,都归三浦林节制。

    而且这些日军,可没有那军曹考虑的那么多!

    这些日军,本以为自己是来征服支那,来支那当大爷,耀武扬威的!

    可现在,因为游击队的活动猖獗,他们大爷没当成,反倒是天天被困守在屁股大一点的碉楼之内,早已闲的发疯。

    现在,听到三浦林的命令,所有的日军立即就疯狂的怪叫了起来!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但有机会去那些支那村庄里疯狂掠夺,那些村庄里,更有漂亮的花姑娘……

    “鬼子来啦……”

    尖厉的叫声,响彻了初夏的大地!

    正在家中,田间地头忙碌的乡亲们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向着山林里,庄稼地里乱窜,或者是躲进早已挖好的地道之中。

    但依旧有不少人被日军抓住,有些地道被发现,从地道里揪了出来!

    “说,到底是谁在和游击队,和土八路勾结……”

    “老实交代,就饶你们不死,否则,死啦死啦滴!”

    翻译官尖着嗓子怪叫,眼里甚至带着哀求——因为他知道,三浦林现在已经疯了……

    没有人说话!

    “既然不说,那就全都给我去死吧!”

    三浦林狞笑,狠狠挥手!

    刺刀,机枪,惨叫……

    血水在蔓延,村庄在燃烧……

    “王八蛋,狗日的三浦!”

    正在等着和周边各游击队开会的张然看到脸色铁青的窦文松的报告,手中的茶杯瞬间摔了个粉碎,破口大骂道:“敢对老百姓下手?你**的当老子的话是耳旁风是吧?”

    “传我命令,告诉杜建波秦照进董兴他们,给他们每个游击队五十条枪,五千发子弹,配合我们游击队行动,——老子要他三浦林死!”

    卢县日军本部。

    “八格牙路,八格牙路!”

    看到电报的松井,坂田二人简直要疯了,破口大骂:“这该死的三浦,你特么不知道那该死的卢颂游击队,是哪该死的晋东支队领导的啊?你特么是不是想害死老子?”

    年前枫林渡口一战,二人的支队在张然的一顿飞雷炮洗地,被直接打残!

    后来,又发生了藤田因为在青平为了坑游击队,无差别的对游击队和老百姓进行炸弹埋伏,导致了过百的老百姓的死亡,张然一气之下,宁可放过冈田少将,都要将藤田以及他的五百部下全歼于无名村庄的事情……

    现在是一听到任何和晋东支队有关的事情,松井和坂田就忍不住头皮发麻!

    年后,军部开始对敌后经营,开始为攻打平同关做准备,大肆对灵江沿线增兵,将防区向外扩张。

    松井和坂田二人为了避开和晋东支队遭遇,哭爹爹告奶奶,向吉野少佐冈田少将处苦苦哀求了无数次,最终才避开了青平阳泉等地,被派驻卢颂二县!

    想着这边只有一个卢颂游击队和晋东支队有关,总算不用太担心要和晋东支队交手了……

    现在,每每听到青平阳泉一带的驻军又和晋东支队直接领导的游击队发生了多少冲突,伤亡了多少,而自己这边,更多的就是死上一些伪军……

    一直奉行死道友不死贫道之精神的松井坂田二人就忍不住幸灾乐祸狠狠的为自己的机智点了几个赞!

    好么,这特么好日子才过了两个月,三浦林这混蛋居然特么因为几个帝国士兵的死,两天之内残杀了七十多名支那百姓……

    松井坂田二人简直都想哭!

    也是没法联系到晋东支队的人马,否则他们简直都想给张然写封信,告诉张然,这特么跟我们无关啊,我们是躺枪的啊,要找事,你们特么去找三浦林去……

    “三浦这个王八蛋,不将你我二人的命令放在眼里,必须严惩!”

    松井咬牙切齿的的看着坂田,心说不知道提前杀了三浦林,能不能让那姓张的别特么找你我二人的麻烦?

    坂田摇头!

    别说现在大祸已经铸成,再杀三浦林已经没用了,就说好歹,三浦林也是个小队长,就算自己二人想用违抗军令之事将之杀了,那也得先上报军部……

    “那怎么办?难道还就这么算了不成?那不是咱这枪就白躺了?”松井恨道。

    “算了?他三浦林想的倒是美!”

    坂田歪着鼻子道:“赶紧给冈田少将发报,告这三浦林王八蛋的状,能告多狠就告多狠——要是这王八蛋不死,咱们迟早都得被这王八蛋给害死……”

    “对对对!”

    松井闻言立即掰开指头给三浦林罗列罪名,什么破坏岗村中将亲善经营占领区以战养战之大计,违抗军令,蓄意挑起支那之反我帝国之情绪等等……

    坂田也在一旁补充,最后光是给三浦林罗列的罪名,都不下两张纸!

    “这么多罪名,还怕他三浦林不死?”

    看到满满当当的两页纸的罪名,松井坂田二人相视而笑,然后兴冲冲的让人赶紧给灵江司令部发报!

    在冈田和吉川贞佐看到松井坂田二人发来的情报的同时同时,另外一封密报,火速的送到了二人的手中。

    “八格牙路,松井和坂田,简直是我帝**人之耻!”

    看到松井坂田二人发来的电报,看到上面都要数不过来的罪名,吉川贞佐的鼻子都快气歪了,心说知道你们特么在张热那混蛋手底下吃了大亏,但你们特么也用不着表现的这么明显吧?

    不过想到整个灵江防线的大小将领,现在都是对晋东支队畏如蛇蝎,就连自己,现在一想到张然和晋东支队都一阵阵的肝疼,吉川贞佐最终只是闷哼一声,心说自己还是大哥不说二哥为好……

    想到大日本帝国勇猛无畏之军人,都因为这一个张然而心惊胆战,却偏偏拿这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吉川贞佐心头是五味杂陈!

    然后冈田便将另外一封密报递了过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