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节目,正是霍风班级的节目。

    舞台的红幕布后,于桑知正低头看台本,视线默默关注着霍风班级的节目。

    她其实注意霍风班级的节目好久了,心里一直记着方才发脾气离开的霍风。

    但是碍于她今晚的工作繁忙,正事在前,因此不得不搁置霍风。

    正好,下一场是霍风班级的节目,而霍风班级的成员也已经陆陆续续来到后台等待上场。

    他们一共21人,全部是男生,并且,他们的服装也是今晚所有班级里,最有特点的班级!

    于桑知转头看向后台处,瞄了一眼那伙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男生…

    只见着,男生们身穿太极服,脚踩武术鞋,头上系着红色丝带,一副旧社会里,咏春徒弟的做派。

    其中,10个男生的太极服为白色红线描边,10个男生的太极服为黑色红线描边,为首的霍风是一身黑色金丝描边,且,霍风身上穿的武术服还有一条醒目的金龙,极显他的王者风范!

    21个男生中,霍风是最为耀眼瞩目的。

    于桑知的视线不由在霍风身上逗留很久,但那时的霍风一直在跟他的兄弟说话,该是忙于节目,因此没注意到于桑知的眼神。

    “桑知,好了。”

    是赵佳杰的声音将于桑知的注意力从霍风那边唤回来。

    再转头时,于桑知才恍然发现,原来台上的节目已经结束,同学们正在谢幕退场。

    很快,舞台上慢慢拉下红色幕布,霍风等人也从后台处提着道具一举冲上舞台。

    与此同时,于桑知跟赵佳杰二人则是拿起话筒,趁着霍风等人筹备舞台时,以幽默风趣的对话为他们争取时间。

    赵佳杰道:“桑知,都知道你是段里第一的高材生,应该精通中华文学。那我考考你,一个水读‘shui’,两个水读‘zhui’,三个水读‘miao’,四个水读什么呢?”

    “嗯…”

    于桑知故作深思,“这难不倒我,读‘man’。”

    赵佳杰道,“哎哟,不错哦!那我再考考你,一个龍读‘long’,三个龍读什么呢?”

    “嗯……”

    于桑知反问,“你觉得读什么?”

    赵佳杰笑着与她打趣,“本是我问你,怎么成你问我了?”

    于桑知笑着摇头,“那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应该回答我?”

    赵佳杰笑道,“你既然不知道,就让我们听一下接下来的这首《生僻字》,感受中华文字的博大精深吧!”

    一场对话引出了霍风班的节目,如此,于桑知与赵佳杰便双双后退,将舞台彻底腾给霍风班级。

    舞台上的红色幕布缓缓升起,灯光依旧黯淡,但在这片黑暗环境中,隐约能够看到霍风班20个男生所站的队形,霍风就站在这20个男生中间的位置。

    他们21人一致低头,等待音乐开始。

    站在舞台左边出的红幕布后头,于桑知捏紧话筒,认真而又紧张的关注着台上霍风的一举一动。

    她其实还是挺期待霍风为了那么多精力组织的节目。

    他这次难得上心,为这场节目花了很多时间跟精力排练,甚至没时间缠着她。

    可想而知,这必定是一场精彩的节目。

    台上,《生僻字》的前奏音乐响起…

    随着音乐响起的第一秒,台上21个男生整齐一致抬头,摆出一个作拳手势!

    因为他们身上穿着武术,舞蹈动作还是武术动作,整个舞台风透着严谨与庄重的气息,令人不禁心生敬畏。

    前奏音乐不长,仅在两个简单的武术动作后便正式进入音乐部分。

    “我们中国的汉字,落笔成画留下五千年的历史,让世界都认识,我们中国的汉字,一撇一捺都是故事……”

    歌,由霍风亲口演唱。

    他脸上戴着话筒,边唱边跳着简单易学的武术动作,声音浑厚但有穿透力,顺着节奏轻快的音乐,轻松镇场!

    21个男生跳着整齐一致的武术动作,出拳,作拳,柔性咏春动作。随着音乐的柔韧性而跳动!

    这首十分具有民族意义的歌曲,在他们这套武术动作的带领下,竟显中华之魂!

    精彩的节目往往一开场就足够产生炸点!

    霍风的节目便是!

    他才开始唱第一句话,观众席上,同学们发出整齐一致的喝彩声!

    顿时,吓到前年第一排的院领导!

    “抖音神曲啊!唱这么帅!”

    “啊啊——是霍风啊!好帅!”

    “这首歌老难了!我去!唱这么好!”

    台下,兄弟们激动的讨论声与喝彩声并驾齐驱而来,顿时,大礼堂发生了空前未有的观众比台上更火热的情形!

    最前排的校领导完全被同学们疯狂的行为给震慑到,韩校长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同学,一时间,险些以为自己置身演唱会!后头坐着是一群脑残粉…

    同在观众席上的霍明山正举着手机,将摄像画面调到最近,录下霍风班的节目!

    别看他平时那么瞧不起他儿子,可他儿子每次登台表演时,只要他在场,他就是他儿子的粉丝。

    并且,他也觉得,他儿子正经起来时是真的帅!

    霍明山不得不承认,他儿子是比他有魅力的!

    同时,观众席上,朱丹丹、温淼等人也都兴奋的很,朱丹丹兴奋的起身大叫,声音尖锐,如同脑残粉!

    学生会的工作人员韩菲仪也是如同迷妹般,灼灼目光紧紧锁定霍风,连眨都不敢眨。

    舞台一侧的红幕后,于桑知也是探长脑袋,任真且费力的观着节目。

    她这个视觉位置是真不好,看的很辛苦,而且看的还是侧面,看不到站在最中央的霍风…

    但是从观众群里发出的惊呼声,于桑知能感觉到,他的演出很成功!

    “咄嗟,蹀躞,耄耋,饕餮,囹圄,蘡薁,觊觎,龃龉,狖轭鼯轩,怙恶不悛,其靁虺虺,腌臢孑孓,陟罚臧否,针砭时弊,鳞次栉比,一张一翕!”

    这一长串于桑知根本听不懂的歌词唱完,终于,在他们的唱跳下,第一小节落下帷幕。

    中间段的音乐时,见他们拿出了事先准备的道具,一大张白色画卷,一桶黑墨,一支如拖把般巨大的毛笔!

    由霍风执着毛笔,粘着黑墨,在高高立起的白色画卷上,当众写字!

    突然的耍宝,勾起全场众人的好奇心,结果,在他当众写了一个‘中’字之后,白色幕布突然被平摊在地上,不再被所有人看到!

    别人眼中看到的,就只是霍风拿着大毛笔如拖地一样的在白色幕布上继续写字!

    前排,两个校领导控制不住好奇心,起身仰头,对霍风继续写的字很好奇!

    当然,不止校领导好奇,后头的同学也都很好奇,直想看霍风后来写了什么字。

    但是,因为舞台比观众席高一大截,所以即使他们都站起来了,也还是看不到霍风写了些什么字。

    简直吊足大家的胃口!

    很快,中间过度音乐过去了,只见霍风随手甩开毛笔,重新开唱,“我们中国的汉字,一撇一捺都是故事,现在全世界各地,到处有中国字……”

    他一边唱,一边气宇轩昂的胯部走在舞台上,高挑的身材,跨动的大长腿,武士服上显赫的金龙,仿佛让他成为了这个舞台的王者,仿佛这节目就是他的个人演唱show,其他人都是他的伴舞!

    霍风,那么夺目,那么光彩照人,璀璨夺目!

    此刻,全场同学为之惊呼,为其捕获,为所臣服!

    观众席上,女同学们高声呐喊,尖叫,简直克制不住对霍风的迷恋!

    “为什么风哥每次出场都能帅到令人窒息?”朱丹丹忍不住捧住了脸,一副迷妹痴恋状。

    身边的温淼点头赞同:“因为他本来就有魅力啊…”

    是啊。

    他本来就很有魅力。

    站在舞台一边幕后的于桑知,同是双眸含光的看着台上引起众生喧嚣的节目,看着霍风这群自带光芒的兄弟,也看着霍风…

    “我们中国的汉字,一平一仄谱写成诗,优美旋律自宫商角徵羽,众人皆说成之于语故成语!”

    随着最后一句歌词的落下,台上的气氛依然火热!

    只见着,表演在最后一秒时,霍风跟他的兄弟高高举起了一张毛笔撰写的白色画轴!

    画轴上,写着大大两个字【中華】!

    当然,能看的出来,那不是霍风写的字,该是霍风早准备好的画轴!

    “啪啪啪!”

    不论如何,最后的结尾也燃爆全场!热烈的鼓掌声代表了全体人员对霍风这节目的高度评价!

    前排处,校领导也纷纷鼓掌,为他们班级叫好!

    班主任郑秋,父亲霍明山,在观众席上,开心的嘴角都合不拢了。

    幕后,见证霍风获得了这样多的掌声与支持,于桑知舒开唇角,为他感到开心。

    也是至此刻,她才恍然明白,论表现力,霍风从未输过。

    过去,篮球赛,街舞社的社团表演,以及漫展上的单人表演……统统都证明了他的身上有致命魅力,以及出色的观众缘。

    于桑知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作死,居然敢挑战霍风的观众缘。

    今晚,她要输给他,无可厚非!

    ……

    霍风的节目为晚会带来一阵热浪,一度将晚会推上**。

    但是,他的节目结束后,下一个班级的节目上台时,气氛就没那么热了。

    霍风等人从舞台另一侧下来,撤回后台,再又观众席…

    经过一番辗转,回到他们班级的位置。

    “太精彩了!”

    “你们太棒了!”

    “简直帅死了!”

    7班同学纷纷夸赞霍风一伙人,7班的女生们视线也都整齐一致的盯着队伍最前排的霍风。

    此刻,7班女生眼中的霍风简直浑身上下没有那个地方不帅的!

    她们盯着霍风的目光**裸,甚至还透着色性,一些还觉得很惋惜。

    想到她们班这么优秀帅气的校霸一门心思挂在1班于桑知身上,还一直求而不得,女生们都感到生气。

    人人对霍风,都有一种‘于桑知不要我要’的心理。

    一群男生坐回了位置,在众星拱月的夸赞声中,霍风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多许喜悦之色。

    他的那双眸眼依然紧紧挂在舞台上,锁着眉头,将于桑知跟赵佳杰两人碍眼的身影收入眼底。

    霍风……还是烦!

    “风哥,风哥…”

    身侧,潘博抹着满头大汗,拍拍霍风的手臂,给他递来一瓶牛奶,“垃圾桶向你投喂牛奶。”

    现如今,潘博已经直接给韩菲仪取名‘垃圾桶’。

    霍风也是一听就懂,就知道是韩菲仪在做这种多余的事。

    本来于桑知跟赵佳杰主持的事就让他够烦了,现在还加韩菲仪这么个垃圾桶。

    霍风烦到直接起身,道:“我回宿舍了。领奖叫我回来。”

    “哦…”

    潘博点头,“那垃圾桶的牛奶呢?”

    霍风:“扔垃圾桶。”

    潘博:“好的,我喝了。”

    霍风就没再回潘博,直接起身离开,走出了大礼堂。

    一直关注着他的韩菲仪本想追出去,但是,她刚追出去,就看不到霍风的身影了。

    而霍风这一走,其实也错过了于桑知班级排的节目。

    如果他看到了于桑知排的节目,他的火气可能会小很多…

    甚至没有…

    甚至,感动……

    ------题外话------

    晚上还有更新哈!一口气写完红五月!

    厦门行的霸霸,见到了很多作者朋友!这两天心情也好了很多!

    感谢WeiXine91f7e1726宝宝的鲜花!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