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尔,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不一样,是么?”裴妮娜笑了起来,脸上是比玫瑰更加刺人的含义,她抛却了所有的骄矜,但是落在萨莫的眼中,或许只有洛阳牡丹绽放时才比得上她此刻的风华。“不像你的初恋,是么?她曾经一定是个清纯如莲,满心满眼爱着你的人吧?”

    萨莫沉默着没有应答,但事实确是如此。

    “我想,她最后没有好下场吧?”

    萨莫点了点头,没作声。死在魔的手中对于一个人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好下场。

    “我没打算知道细节,你大可不必告诉我。我只想告诉你,我同样不会容忍背叛。如果你不爱我了,请放手,不要以爱之名进行伤害,至少留给我一段美好的念想。或许我在你面前不堪一击,但是永远不要小看女人的执念。在我爱你的此刻,爱我,就够了,可以吗?”

    一个来自萨莫的吻终结了她的言语。

    “虽然老套,但是很有效不是吗?我的不会接吻小姐?”萨莫笑着看着涨红了脸的裴妮娜,惹来后者一声娇嗔。

    “你……这次回来,什么时候会离开……”裴妮娜已然知晓萨莫无法始终陪伴在她的身边,因此她也不再问你会不会再离开这样幼稚的话,而只是询问自己的恋人何日离开。

    “我这一次归来是因为真神契约觉察了你处于危难之中,等你安全离开沼泽之时我也要离开了。但是请相信,我的心一直在这里。”萨莫把手指放在裴妮娜的心口处比了比。

    “我可以知道原因吗?”裴妮娜的话音里带着些许试探。

    萨莫摇了摇头,要是让这丫头知道自己这副躯壳的身体状况,又该想东想西了。

    裴妮娜脸色稍变,但也没有勉强他的意思。

    “别多想,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你很快就会被沼泽传送出去了,没时间讲个明白。”萨莫揉了揉她的脑袋,“留个礼物给你。”

    萨莫左手双指一并,在裴妮娜眉心一点,轻如鸿毛一触,一股凉意随着他的触碰渗入裴妮娜肌肤。在凉意渐渐退去的同时,裴妮娜感到自己身体轻盈起来,手脚颜色淡去,直到通体透明,头脑中产生极浅淡的晕眩感。

    “你不要再盯着我看了……这样好丑……”裴妮娜有些不好意思,不愿意让萨莫看到透明化的自己。

    萨莫但笑不语,转过了身子,直到裴妮娜的身形彻底消散在幻境中,他才回过身,低头对自己脚下的土地说:

    “前辈,你可以出来了,不必遮遮掩掩的。”

    沼泽女魔顶着一头蛇发,泥色的皮肤所接触的地方地面化为滚烫泥水向四处流散开来。这一点把戏萨莫还不看在眼里,悬在空中冷冷地望着她。

    女魔低笑一声,“年轻人,你这样做事可不合规矩。”

    萨莫并不顺着她,语气森寒,“实力即规矩,即使你是上古之魔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女魔看着似乎听不出萨莫话里的危险意味,“可是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至少在你这副破损严重的皮囊里,你不能拿我怎么样。”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