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宁如初还是不敢抬头看顾浩辰,两只手在他的掌心里不停地揉搓,半天才说:“她刚才说的话......”

    林宥夏说的话,可能整栋楼的人都听见了,那么不堪入耳。

    顾浩辰还是看着她,眼神坚定不移。

    他笑着说:“丫头,我不信。”

    她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那些恐惧和不安全感,时常如同细密的藤蔓一般缠绕着她,自己的挣扎无济于事,而顾浩辰就如同一个圣者,一个可以拯救她的人。

    他总是笑着,他上扬的嘴角是她最爱看的。

    她有一些私心,她不希望他的笑容被谁分享,她想据为己有。

    顾浩辰的手已经紧张的出了汗,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自信才说了一句我不信。其实他才是最害怕的那一个,怕她真的会说:“我喜欢许忆。”

    要不是现在是在教室里,身边人来人往,顾浩辰早就想把她逼到墙角里说上一百一千遍我喜欢你了。

    张坤背着手走过来,看见两人举止如此亲密,已经在不远处呆呆站立了好一会了,见两人丝毫没有反应,长叹一声后大声的咳嗽。

    顾浩辰一惊,慌忙松开了手,站起来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来回转悠,走到窗边摸着窗帘说:“你看这窗帘真好看......”

    张坤看了一眼深蓝色并且有些污渍的窗帘,叹着气摇摇头。

    走了两步回来又说:“等高考完了再这样也不算太迟对不对,不差那两天。好好考。”

    语重心长的一番话,听得顾浩辰面红耳赤,同学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迫不得已钻进了窗帘后面,攥着拳头砸窗台,只张嘴不出声的喊着:“真尴尬!”

    宁如初也是羞红了脸,把脸埋在胳膊里不说话了。

    从办公室喝茶回来,一路上碰见很多同学,三两结伴的故意从他身边走过,毫不避讳的冲他叹息。

    “靠,又是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许忆暗自骂了一声,抓住某个女生问:“美女,你叹什气?我又出风头了?”

    那女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哼哼唧唧不说话,许忆假装发火,很凶的问她:“不说我揍你!”

    女生吸了吸鼻子说:“你要坚强一点...不是你一个人经历过这种事情...你被脚踏两只船了!”

    许忆一脸懵,那女生还没等他问下一句,就甩开胳膊跑着说:“你去问别人吧!”

    莫名其妙的摇摇头,许忆挠着后脑勺往班里走,总感觉心里憋着一口气出不来,好像每次都是别人知道了自己的什么事情而自己是一头雾水。

    “林宥夏,我出什么事情了?他们又绕着我走了。”

    许忆打开桌子上的一瓶汽水,咕嘟咕嘟喝了一气,很满足的擦了擦嘴。

    林宥夏双眼无神的盯着桌子,手里使劲掰着一支笔,问她什么,她就摇摇头。

    她忽然扭过头问他:“你喜欢宁如初吗?”

    许忆身子顿了一下,本能的想点头,却还是在下一秒摇摇头说:“不,不喜欢,我们是好朋友。”

    第一次逼着自己说了谎。

    林宥夏确实有些吃惊,许忆的这番话就代表着,一直以来她所认为的事情,都是错的。那刚刚那一场闹剧就只是她的无理取闹和一厢情愿。

    “对不起。”

    林宥夏哭了。

    那种没人理解的感觉太强烈了,渴望着别人理解的同时却又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觉得自己委屈,又是自己做错了事。

    她哽咽着说自己刚才干了些什么,说自己错了,说她只是太生气了,说她觉得太不公平了。

    眼泪不停地往下掉,许忆的脸却越来越黑,手里的易拉罐稍一使劲,就已经变了形。

    “下次要是还敢这样,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许忆沉着脸把易拉罐扔到墙上,清脆的几声响在安静的教室里回响着,林宥夏的哭泣声没有随着响声的消失而不见,只是削弱了一些。

    一场闹剧没有把三个人拆开,只不过两个男人已经沉不住气了。

    一个知道她的所有秘密,也只能选择以男闺蜜的身份喜欢着,一个什么都不知道,还明目张胆的喜欢着。

    喜欢这件事,没有什么谁对谁错。

    只是恰好在某个时间,恰好某个人做了某一件让你喜欢的事,恰好你看见他就觉得心情很好,恰好那个人长成了你喜欢的样子。

    许忆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白马王子,勉勉强强只是一个黑骑士,平凡的自己配不上高贵的公主,永远只能卑微的活在公主的心里,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她。

    虽然顾浩辰也并不高贵,可是在公主心里,他就是王子,谁也代替不了的王子。

    “过两天就是高考了,三年也快结束了哈。要不我们唱一首欢快点的歌曲缓解一下压力?”

    张坤已经在教室里逛了半天,看教室里学生们都这么紧张,又想着即将要毕业了,就想让大家放松一下心情,提议唱首歌。

    教室里还是安静得很,顾浩辰似乎想到了什么,停了笔好一会,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行,我同意,我就想高歌一曲来着!”

    徐铭举手表示赞成,其他人被鼓动,也纷纷放下笔说同意,几位同学为了不吵到其他班级,自觉地把门关上了。

    “都把手机拿出来,打开灯光,把屋里的灯关了,这才有效果嘛,像开演唱会一样。”张坤站在讲台上指挥着,率先拿出了手机做了个示范。

    顾浩辰还是没动。

    灯光瞬间熄灭,同学们都笑着把手机上的灯光打开,一片黑暗之中,点点持续亮起的白色灯光,如同黑夜中的星光一般闪耀着。

    宁如初的手机拿在手里左右摇晃着,忽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手机也被人抢走。

    若不是顾浩辰抓住了她的手,她早就已经喊出来了。

    她的头被顾浩辰用校服外套蒙住了,双手也被顾浩辰抓着,眼前只有朦胧的白光,她小声问他:“怎么了?”

    她感觉顾浩辰的脸近在咫尺,呼出的气息时不时喷到她脸上,她听见他沙哑着嗓音说:“丫头,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不要怪我。”

    还未细细品味这句话,眼前又是一亮一黑,顾浩辰已经钻进了外套里,覆上了她的唇。

    两片薄唇相碰,一个柔软香甜,一个冰凉颤抖。

    三秒。

    顾浩辰只敢停留三秒。

    怕她抗拒,也怕控制不住自己。

    顾浩辰的夜盲症使他看不见宁如初的表情,他只能想象着她的反应,惊讶,抗拒,亦或欣喜。

    三秒后,恋恋不舍的离开那片柔软,双手还捧着她的脸,宁如初迟迟没有反应。

    他松开手了说:“对不起。”

    宁如初却揪住他的衣领问他:“顾浩辰,我再问你一遍,你讨厌有钱人吗?”

    顾浩辰嘴唇依然冰凉,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的一片黑暗说:“我特别讨厌有钱人,但我特别喜欢你。”

    宁如初也捧起他的脸,他未尽的言语湮没在她的亲吻里,青柠味的香气缠绕着他,肌肤紧贴着,她吃过糖的嘴唇有些葡萄的甜味,似乎还有什么咸咸的东西混入了那一丝香甜。

    外套外面如同点点星光,轻柔的歌声一句又一句传来,所有人都看着前方聚精会神地唱着,没人注意到最后一排角落里的两个人在做着什么事情。

    对他们来说,这一吻意味着,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

    宁如初已经不想抗拒了,哪怕只剩了一天,她也要和顾浩辰在一起。

    那份欣喜,那种悸动,那丝香甜。

    都在顾浩辰的脑子里挥之不去,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回想,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翻来覆去几十遍,一闭上眼就都是亲吻的那一幕。

    顾浩辰的脸红的发烫,心脏也久久不平复下来,浑身烧得火热,就翻身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一杯凉水下肚,才感觉热气退了一点。

    宁如远加班回到家,已经是11点左右了,路过宁如初的房间随意瞟了一眼,灯还开着。

    他敲敲门,里面没有反应,推开门进去,却看见宁如初坐在窗边摇篮里看星星。

    宁如远打着哈欠走到宁如初面前问她:“都几点了还不睡觉...”说了一半的话被吓得憋了回去,看着宁如初那张红透了的脸说:“你你...你发烧了?”

    说着就伸手去摸宁如初的头。

    宁如初打掉他的手,嫌弃的躲开,嫌他进来的不是时候。

    “没看见我在思考人生嘛?为什么不敲门就进来?你这是擅闯闺房你知道吗?”宁如初怀里抱着那三个玩偶,窝在摇篮里质问宁如远。

    “祖宗,我敲门了好吗,是你自己没听见。你赶紧睡吧,都几点啦!”

    宁如远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动一下都觉得浑身酸痛,拿起外套正想走,脑子里一闪而过一个问题,宁如远觉得应该问问妹妹。

    “妹妹,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宁如初坐成大佬的样子,摆摆手说:“问吧问吧。”

    宁如远又坐到床边和她面对面,问她:“就是说,脑子里时不时会想起一个人,就想见她是为什么?而且也没见过几次面,其实根本不熟。”

    听见宁如远的这个问题,宁如初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然后恍然大悟,兴奋地说:“哎呦,你这个问题真的是,哎哟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咱们俩不愧是兄妹俩哈哈哈......”

    宁如初莫名其妙的笑起来,宁如远被她笑得心慌,还有些心虚。

    等她笑够了才问他:“你说吧,是哪家的千金?”

    他脱口而出:“冯家大小姐。”

    话说出口才惊觉,宁如初怎么知道是个女的,还知道是千金?

    “哦,冯家大小姐,不认识,没见过。”

    “那你怎么知道是个女的?”

    “那你不喜欢女的难道喜欢男的?”

    “也对...什么?!喜欢?!”

    宁如远先是赞同般的点点头,又惊讶的吼了出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