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微怔,似是没有想到他知道了真相,还会对她这么好,一点都不嫌弃。

    很快,她上了陆欢颜的车。

    一路上,陆欢颜一句话也没说,温暖也沉默着,她倒是想跟他说点什么,可瞧见他那一张冷若冰霜般的面庞,她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心虚得厉害!

    她曾经利用了他,而他一直心知肚明。

    一直到陆欢颜将车停在一栋欧式别墅前,他姿态慵懒地往后一靠,偏过头,看向温暖的目光淡漠而疏离,“你可以走了。”

    温暖身形一僵,下意识地攒紧了手指。

    陆欢颜也不着急,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嘴角,从容地拿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他点着了烟,一边深吸了一口,一边把玩着Zippo打火机。

    这要是放在以前,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因为温暖不喜欢烟味儿。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种感觉真他妈的爽呆了!

    温暖的瞬间变了脸色,有些发白,他真的不再喜欢了我吗?

    一时之间,她竟有些不甘心。

    这种念头就像是疯长的蔓藤,飞快地爬满了她的四肢百骸。

    温暖突然抬起头,一瞬不瞬地望向他,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像是蒙了一层水雾,又透着一丝楚楚可怜。

    陆欢颜死命地甩了一下脑袋,浓眉紧蹙,这就招架不住了?

    敛去眼底的异样,陆欢颜突然恶声恶气地说道:“你还愣着做什么!等爷请你下车?”

    那一瞬间,温暖的面色惨白,眼睛里满是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曾经那个对他百依百顺的少年,有那么一天会对她恶声恶气的。

    见她满眼水雾,陆欢颜更加烦躁了,冷眸微微眯起,却沉默着一言不发。

    温暖知道陆欢颜生气了,不然,他也不会对她这么冷淡,可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犹豫了一下,她期期艾艾地叫他:“欢颜……”

    “温小姐,你要是再不下车的话,爷可要赶人了!”陆欢颜冷漠地说着冷漠的话,丝毫不在意温暖那一张惨白的脸色。

    既然决定不再喜欢了,那就断得彻底一点,断得干净一点。

    从小到大,温暖从来没被人这样侮辱过,这是第一次,而且还是一个曾经爱慕她的男人,短时间里,她怎么也接受不了!

    她深吸一口气,强颜欢笑说:“欢颜,你真的要这样吗?”

    陆欢颜闻言立刻就笑了,一脸讥诮,“你不喜欢这样?难道你想我继续缠着你?温暖,我现在不喜欢强人所难了,不过,你这辈子也别想让阿池喜欢你。”

    “得了!你就赶紧下车吧!别到了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陆欢颜算是大彻大悟了!

    温暖被怼得哑口无言,一句话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她从来都不知道,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竟然这么毒舌!

    她下了车,垂手立在一旁。

    跟薄寒池比起来,陆欢颜总算还给温暖留了最后一丝面子,一直等她站稳之后,他才一脚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温暖气得直瞪眼。

    晚上九点多,薄寒池接到陆欢颜打给他的电话,说老地方见!他刚好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完,犹豫了一下,就驱车前往守望者。

    薄寒池赶到的时候,陆欢颜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桌上已经空了好几个啤酒瓶,有浓妆艳抹的女人试图跟他搭讪,被他大手一挥赶走了。

    “一群胭脂俗粉!爷怎么可能喜欢胭脂俗粉!”

    陆欢颜肆意地抬起眼皮,一眼就瞧见朝他走过来的薄寒池。

    薄寒池冷笑,见他这番颓废的模样,自然是瞧出来他心情不好,而可以影响陆欢颜心情的人并不多,温暖算是其中一个。

    “出息!”

    陆欢颜白他一眼,已经喝得七八分醉了,语气不善:“就你能耐!”

    薄寒池垂眸,不愿意跟一个酒鬼计较太多,径直在他旁边坐下,拿起一个空杯子,然后往自己的杯里倒酒。

    端起,仰头,一饮而尽。

    一连三杯!

    等到第三杯他要端起来的时候,却被陆欢颜阻止了,掌心盖住杯口,死死压住。

    陆欢颜抬起头,一双眼睛清亮的,看不出半点醉意,“阿池,你这是干什么?想跟我道歉?”说着,他将那杯酒拿起来。

    薄寒池无奈地笑了笑,说道:“温暖的事情,我很抱歉!”

    陆欢颜咧嘴一笑,伸手搭在他的肩上,意气风发地说道:“你提她做什么!咱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什么时候会因为一个女人产生隔阂?”

    薄寒池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欢颜丝毫不在意,反倒是笑呵呵地转移了话题,“喂!这么晚把你叫出来,小黎儿没说什么吧?我还真怕那丫头秋后算账!南晞的手段你是知道,可那丫头,她竟然轻而易举赢了南晞。”

    听到“小黎儿”三个字,薄寒池的面色瞬间变了,似是胧了一层寒霜。

    “阿池,你发什么愣!我跟你说话呢!对了,明晚上我请你跟阿黎吃饭,那丫头向来吃软不吃硬。”

    对于自己的决定,陆欢颜很满意。

    半晌,薄寒池才抬起头,眸色清冷,嘴巴轻轻张了张,“阿黎失踪了。”

    不管是他,还是姬唯,他们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和人脉,可三天过去了,半点她的消息也没有,就连沈凡凯也没有消息。

    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陆欢颜端着酒杯的手顿时僵了一下,旋即绷着一张俊美的脸,“我说阿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薄寒池抬起头,一双湛黑的眸子空洞而茫然,又自嘲地笑了笑说:“欢颜,我没骗你!”他只差没告诉陆欢颜,是他亲手把阿黎弄丢的。

    “阿黎失踪了?一大活人怎么可能失踪!而且阿黎那么厉害……”陆欢颜总觉得薄寒池是在跟他开玩笑,“不可能的!我还是不相信阿黎会失踪。”

    “我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还是找不到她,三天了,姬唯而已也帮忙在找。”

    在薄寒池的眼里,那个小丫头,是他的!

    话音刚落下,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薄寒池连忙拿起手机,姬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