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她为难的转过身,对古奎忠摊了探手。

    古奎忠似乎才想起来她也是个孕妇,抿了一下嘴才低沉道,“算了,你去别处吧。”

    “我去别处做什么?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赏花观景?”古依儿朝他走了过去,鄙夷的哼道,“你以为都像你!”

    “你说话非要如此?为父又哪里做错了?你娘昨儿半夜就失眠睡不着,我几乎一整夜未睡,今早连早朝都没去,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古奎忠气得都想吼她两嗓子了。

    不过他这声音大得也跟吼差不多,古依儿忍着笑故意激他,“你再凶点,小心我娘从里面跑出来跟你闹!”

    闻言,古奎忠立马闭上嘴,目光也下意识的看向紧闭的房门。

    看他这样子,古依儿噗嗤笑出了声。

    现在每次见面,不刺激他一下她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偏偏这老头儿也是个躁性子,稍微受点刺激就变脸。每次看他一脸黑的样子,她心情不知道有多好。

    “笑够了么?”古奎忠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怎么就你一个人来,王爷呢?”

    “他今日刚好去早朝了,不过我已经让人去通知他了,估计他很快就到。”古依儿冲他皱了皱眉,“你找他做什么,他只懂医人,又不会接生!”

    “他、他在我能心安。”

    “噗!”

    “还笑?!”

    “不然呢?难道要我哭啊?我娘要给我生弟弟妹妹了,我当然得笑了!”古依儿不服气的挺了挺背。

    除了她脾气不好惹外,现在又是个孕妇,古奎忠更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虽然这个女儿总是气得他想吐血,但此时此刻有她在身边,他突然觉得都没那么烦躁了。

    周吉和其他下人抬来椅子恭恭敬敬的放在古依儿身后,她也没客气,坐下后赶紧招呼道,“行了,你别皱着一张脸,都像老了十岁似的。本来就比我娘年纪大,现在这样更配不上我娘了!”

    “你!”这简直就是无情的戳古奎忠心窝子,刺激得他脸色有由黑变红,跟变色龙似的。

    “呵呵……”他越是如此古依儿就笑得越发欢乐。

    正巧古召紫从厨房那边过来,见她来了,赶紧过来招呼,“大姐,你来了?”

    她虽然两手空空,但身后两名丫鬟都端着水盆,盆里装着热水。她招呼过后,又忙转身对丫鬟使唤,“快把水送进去。”

    “辛苦了。”古依儿起身走向她,眼中带着一丝感动。

    “大姐,你说得是哪里话,帮娘做事不是应该的么?再说了,你怀着身孕,我总不能自己去玩让你来服侍娘吧?”

    “娘会记住你这份孝心的。”

    “你是不是急糊涂了?都是娘的女儿,我才不要娘记我这些呢!”古召紫噘嘴道,听到房里传来吟痛声,她赶紧摆手,“大姐,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得去守着娘。”

    目送她焦急的跑进房里,古依儿转身朝椅子上的人抬了抬下巴,“看到了吗?这么好的女儿,你们居然还嫌弃?”

    “她、她是什么都不记得才变得如此懂事的。”古奎忠眼中有羞愧,但嘴上却不愿意承认。

    “她以前不懂事也是你们造成的。”古依儿坐回椅子上,突然认真起来,“你好好想想,你们以前怎么对她的?不是过度宠爱,就是把她当男儿要为她招婿,你摸着心口问问,你们教她什么了?别跟我扯什么女红针线,这些是个傻子都会!贺氏和苏氏两姐妹脑子里图的都是在古家的地位和利益,而祖母呢,喜欢她的时候把她当宝,嫌弃的时候把她当草,还有你,你完全不为她着想,只顾着颜面,与太傅订婚是为了颜面,与简新阳成亲也是为了颜面。不是我现在来当马后炮说你,如果简新阳出现时你能多关爱她,也不至于弄成今天的样子。”

    “我……我真有那么不堪吗?”古奎忠虽然眼中有愧疚,可也不服她的指责。

    “还好,你至少醒悟了。”古依儿撇嘴,语气渐渐软了下来,“早前我就看出来紫儿很没安全感,每次遇到什么事她不是想到你们,而是来求助我,可见她内心里对你们是多么失望和不信任。一开始我也挺烦她的,但后来发现她除了任性外心眼并不坏,这才对她有所好感。她现在这个样子,看着是挺好的,可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会替她难受。你是爹,如果你真的疼爱她,就对她好一些,让她知道身边的亲人都是在乎她的,即便将来有一天她恢复记忆了,说不定还能看在你们对她疼爱的份上不再做傻事。”

    这是她第一次与他推心置腹的谈话,古奎忠心有触动,抿着唇说不出话来。

    气他是好玩,看他黯然伤神难受无比的样子,古依儿又有些不忍。

    “好了好了,你心里明白了就行,咱们也别扯这些老帐了,来说说其他的。”她赶紧转移话题,好奇的问道,“听说杜长林相中了一个女子,是真的假的?”

    “嗯。”

    “我还听说这女子二十都不到?”

    “嗯。”

    “又一个老牛吃嫩草的!”

    “嗯?”古奎忠本来还陷入愧疚中,听到女儿这声话,立马瞪大了眼。

    “我没说你,你别瞪我!呵呵……”古依儿忍不住笑出声。

    她知道她娘嫌他年纪大,这一直是他的硬伤。

    可是他也真是老牛吃嫩草。想她娘的容貌和品行,再加上秋家曾经的家世,不知道多少男人垂涎。结果呢,偏偏被这个大一轮多的男人糟蹋了。

    嫌弃他都是轻的。

    “说别人就说别人,再扯上为父,当心为父真对你不客气!”古奎忠瞪着眼恶狠狠的威胁。

    “好嘛。”古依儿笑着点头,接着又道,“爹,平日里杜长林多巴结你,那你知道他和那家小姐定下婚事没有?”

    “对方说考虑三日,杜长林来找过我,想让我帮着游说游说。”

    “找你?就你这口才还能帮着说媒?”古依儿立马换上了嫌弃脸。

    “哼!”古奎忠不满的扭开头,表示不想再与她多说了。

    “呵呵,爹,我说笑的,你别生气,来,接着说,后来呢,成了没?”

    “为父出马他们敢不给面子?”古奎忠哼说道。

    “瞧你这嘚瑟劲儿,这种事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古依儿又忍不住嫌弃上了。

    她也真是佩服杜长林的,前任才死三个多月,这就又考虑着娶新妇了。

    娶新妇不说,据说那姓汪的小姐比杜青缘才大一岁。

    杜青缘十六,那女子才十七,她都替杜青缘感到别扭,所以都不敢在她面前提这事。

    产房里,秋盈盈的声音越来越大,父女俩终止话题不约而同的盯着紧闭的房门,都很是揪心。

    古依儿想进去,可她又怕刺激到她娘,一时间心情也浮躁起来,捏着手指头开始走来走去。

    之前是古奎忠烦躁不安的走动,这会儿换成了她,古奎忠没好气的道,“你能否坐下?晃得我头晕!”

    “头什么晕,你没听到我娘越叫越难受了吗?”古依儿停下脚步斜了他一眼。

    古奎忠就像生闷气似的不说话了。

    就在这时,姬百洌赶来了。

    见他到来,古依儿就似见到神祗似的,激动得扑到他怀里,“洌,你可来了!”

    要不是房里传来痛喊声,姬百洌都想当场训她了,不等他也就罢了,还敢用跑的!

    房门突然打开,古召紫带着丫鬟端水出来。

    “紫儿,你娘怎么样了?”这次不是古依儿先跑上前,而是古奎忠最先过去。

    “稳婆说一切正常,只是娘肚子里有两个,需要的时辰恐怕要久一些。”古召紫虽然说得轻松,可白皙的脸蛋都快皱成一团了。

    古依儿也想上前询问她情况,突然被姬百洌拉住,她扭头一看,只见他突然从怀里取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将其喂岳母服下,两个时辰内可保她元气充沛。”

    听他这么一说,她双眼瞬间发亮,赶紧从他指尖抓过,走向古召紫交给了她,“快拿进去给娘吃。”

    “太好了,我这就喂娘服下!”古召紫也不迟疑,惊喜的接过后就回了房里。

    看着丫鬟重新把房门关上,古依儿和古奎忠都眼巴巴的盯着房门,满心揪着可又无可奈何。

    在听到越发惨烈的叫声后,古依儿都忍不住想进去,可就在她双手伸出时,古奎忠突然抓住她胳膊往后拉了拉,然后冲某女婿喝道,“带她走远些,别在这里瞎掺和!”

    古依儿想说话,但姬百洌罕见的‘倒戈相向’,这一次竟然没帮她,而是听话的上前搂着她远离房门。

    她张了张嘴,“洌……”

    “放心吧,岳母不会有事的。”

    “可是……”

    “那药丸里我加了有助催生的药材。”

    “真的?”古依儿惊喜的望着他。

    “嗯。”

    一刻钟后,房间里传来一阵响亮的啼哭声。

    古依儿差点跳起来,抓着姬百洌的手兴奋的道,“生了!生了!我娘生了!”

    姬百洌勾起唇角笑了笑。

    她又赶紧朝古奎忠报喜,“爹,听到没?娘生了耶!”

    结果古奎忠拉长着脸,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高兴什么,头一个又不是古家的。”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