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剑冢洞在云海峰南侧山腰,几人飞行绕过云海峰山腰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又是一个满天星辰的夜晚,最近几日晴朗无云,晚上山间的风倒是很凌冽。

    寒风不会让两人感到冰冷,只是这几天护法王没一个露面,最为特使的剑辰脸上不挂点嗔怒就说不过去了。

    不出意外,雷豹引领二人来到小剑冢洞外的聚灵殿。

    他们远离聚灵殿停下,剑辰装作不解,问道:“怎么不往前?”

    黑豹子躬下滚远庞大的黑身躯,道:“阴雷殿周围有剑阵,极为护法王都不敢靠近,为了特使和护法王的安全,还是不靠近的好。”

    几人护法王都不敢靠近,剑辰信。

    他作为特使气焰再嚣张也不能在作死的往前走,虽说他知道怎么通过剑阵。

    “护法王要不要试试?”

    剑辰侧头对墨涵开玩笑,墨涵急忙摆手,道:“几位护法王都不敢靠近,我这护法王也不在他们地盘犯禁了,就是不知道几位护法王摆下的什么阵,有几层剑宗剑阵的威力。”

    墨涵故意嘲讽,他相信自己的话会飘进隐藏起来的护法王耳中。

    剑辰哼笑道:“他们摆下的阵的威力再大也没各位护法王的架子大。”

    雷豹慌忙解释道:“特使息怒,护法王要保住阵型,怕出意外。”

    “哈哈,哈哈哈!”剑辰大笑,道:“意外?我也在这里呆几天了,也等几天了,什么意外?人呢?”

    剑辰一连串的质问,表情突然一变怒色道:“我看他们就是不把本特使放在眼里!看来摄政王的威势已经遍及不到剑宗界的魔轩门!”

    雷豹噗通一声跪地,连磕头请求息怒。

    剑辰舔着嘴唇一副不羁怒色,眼睛扫动着方圆几里。

    墨涵作为飞蝎门的护法法,同样隶属暗影宗自然要说些好话,能不能压下假特使的怒气倒是其次,最起码也要撇清关系。

    墨涵拱手道:“特使息怒,暗影宗对皇族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又叹气道:“可能是护法王们远离神龙王朝腹地,剑宗遥远摄政王对这里了解不深,护法王们要事在身,无暇恭迎特使还请见谅。”

    剑辰冷笑道:“呵呵,莫非剑宗长久不攻克,魔轩门的架子是不是一天比一天大,难道还要造反吗?”

    “特使息怒,我相信他们不会,也不敢!”墨涵道。

    墨涵话音刚落,两个黑影像是由夜色凝聚成,越来越凝实出现两个黑袍人。

    “小人殷顺拜见特使!”

    “小人康和拜见特使!”

    两个黑袍护法王对剑辰躬身行礼。

    剑辰哼笑,绕着两个躬身不起的护法王转着,乌漆嘛黑看不出什么区别,只是从气息和声音判别出不同来。

    “哪里敢受如此大礼,本特使正琢磨着是不是要一个个给你们行礼去。”剑辰冷哼讽刺道。

    剑辰不开口让他们平身,夜色里的弯枣树一样躬着,也不敢回声辩解。

    剑辰又绕会原处,冷言冷语道:“摄政王有密旨,你们带我去见副门主汤冶。”

    殷顺

    面朝下沉声道:“启禀特使,小人们要在此守阵,让雷豹护送特使前往白风殿或天启殿,金吉护法王会陪护法王找到副门主。”

    剑辰演的太入神,听他不容妥协的语气火气飙升,一脚踹在殷顺的肚子上。

    砰的一声像是踹在一块铁上,殷顺依旧保持着弓腰的姿势,身体向后飞,脚尖划在地面的石板上响起刺啦啦的刺耳响声。

    地面笔直的划痕延伸数丈后噶然而止,殷顺像一个雕像保持着躬身停下。

    他身后的衣襟刚好是剑阵的边沿,已经退无可退只能止住。

    剑辰眯着眼,一脚踹上去竟然身形不变还能说止住就能止住,护法王实力确实不弱啊!

    殷顺一步一步听不到任何声音,他躬着腰又走到之前被踹倒飞的地方停下,不声不语。

    剑辰视线转向康和,隐隐带着杀气,问道:“你呢?”

    康和道:“回护法王,剑宗必会派人前来,我...”

    剑辰道:“前来做什么?”

    康和的话被剑辰截断,一下子有点懵,想可想道:“据小人们接到的消息,他们会去小剑冢洞,所以我们在聚灵殿大阵外又设下一阵。等...”

    剑辰又截断他的话,道:“等他们自投罗网?”

    康和微愣,勉强点头道:“是,这样。”

    他想把‘吧’说出口,又怕不安规矩办事儿的特使给他来一脚。

    剑辰被逗乐了,道:“笑话!定军关几个月都没攻下,他们会来你这自投罗网,是你们蠢还是剑宗蠢!”

    “本特使再说一遍,带我去见汤冶!若是耽误了大事,后果你们清楚!”剑辰怒指两人道。

    “还请特使谅解!”殷顺不妥协道。

    剑辰也不想离开,要不然还真离小剑冢洞越来越远。

    只是听殷顺说话特么的就来气,完全没有低眉的康和顺眼,又要一脚踹下。

    墨涵急忙求情道:“特使息怒,息怒。咱们还是自己去白风殿,小人识路,就不劳驾两位护法王了。”

    殷顺面朝下道:“护法王来自哪一门,特使前来是我们魔轩门之幸,只因为大阵在不敢脱身,怎能用劳驾二字。”

    墨涵煽风点火加嘲讽的话传进他们耳中,他们早就恼怒难忍。又听墨涵这么一说,被剑辰横看鼻子竖看眼都不顺的殷顺压不下心里的火。

    “噢?!”剑辰惊愕,倒是想看看这个殷顺想咋滴,道:“两位护法王平身说话。”

    康和知道剑辰实力在他之下,恭敬收剑气息站着。

    殷顺微微收剑气息,只是让剑辰感觉不到威压,直起身不和善的盯着墨涵。

    墨涵微微一笑,拱手道:“飞蝎门护法王,燕督。 ”

    殷顺冰冷呵呵笑道:“久闻燕督护法王威名,支援邪月门,邪月门却被冰宗杀退千里。护法王的实力比搬弄是非的能力可差了点啊!”

    剑辰差点噗嗤笑出,原来暗影宗下的各门也不和谐。

    他听说要不是冰宗地阶长老拦下,萧晴和水境天能一路推下去。

    保护萧晴和水境天的冰宗高境望着实力不弱于十八峰

    峰主,甚至还有些剑宗王实力的冰宗王,燕督即便带人去支援又能怎样?能挡得住突然间火山迸发的攻势?

    所以说,燕督完全就背了个支援不利的黑锅。

    墨涵不知内情,他也不是燕督,当然也不会为这件事羞臊自责。

    墨涵笑道:“实力高下,不是凭传的只言片语来定,眼见为实。”

    殷顺本想听听眼前的燕督护法王怎么解释,没想到他一言盖过,像是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这没羞没臊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厚。

    殷顺一时有点接不上话来,这特使傲慢的性子在皇族中淹没人敢惹吧?飞蝎门的护法王桀骜厚脸皮的性子还真合特使的胃口,两人刚还对路子。飞蝎门的护法王来剑宗界做什么?给飞蝎门探路,以久攻不下定军关为由撤掉魔轩门让飞蝎门来?

    看来还真要让特使看看,这个燕督护法王在魔轩门的势力范围内翻不起浪来。要不然回去给轩辕隆添油加醋一说,魔轩门将处于被动,责罚倒是其次,绝不能把苦战几个月的功劳就这么打水漂。

    殷顺皮笑肉不笑道:“燕督护法王怎么才叫眼见为实?”

    墨涵哪里想到一瞬间的功夫,殷顺心里经过像沸水翻滚的想法,笑道:“诸位在剑阵外又布下大阵,想必威力不小吧?何不展示出来给特使开开眼界?”

    墨涵两人把他们激起来,就想看看他们倒地布下了什么大阵,了解大阵并找出对策才能做下一步行动。要不然,就算现在轻松进去也休想再出来了。

    “我看是燕督护法王想从阵法里找出什么来,鸡蛋里挑骨头吧?”殷顺哼笑道。

    墨涵皱眉,这孙子说话还真够损的,真想让剑辰再踹他一脚

    墨涵收剑笑容,道:“怎么,不敢?”

    剑辰等着殷顺怎么说,要事自己再帮墨涵说话就偏袒的太明显,反而让殷顺提防。

    “呵呵,要是找不出毛病来怎么说?”殷顺逼问道。

    墨涵不服气道:“要是我不识得这阵,找不出问来,此生我不踏入剑宗界!”

    “好!”

    康和上前一步道:“大阵要是开启,恐怕会打草惊蛇会让潜伏的剑宗人。”

    剑辰暗骂,爷就站在你面前还潜伏,展开笑颜道:“放心,有问题本特使负责。我倒是真想看看你们有没有在守什么阵。”

    康和退后,殷顺躬身,道:“事关重大,小人斗胆还请特使出示身份凭证。”

    剑辰差点又一脚踹出去,这殷顺完全是找打的命。固执而且狡猾,要是真出了事,这事儿还真需要特使兜着。至于轩辕隆会不会治罪,就跟魔轩门没关系了。

    剑辰不悦皱眉,拿出半块紫金令牌伸两人面前。

    见令牌如见摄政王轩辕隆,殷顺和康和退后一步跪下扣头。

    这样便算是承认特使身份了,剑辰把半块令牌收起,这玩意儿还真有用,回去也打造几块。

    剑辰懒洋洋道:“别跪着了,开始吧。”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