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何公公,我有要事求见皇上,还请代为通传。”冯月昕福道。

    “那您稍等,奴才这就进去禀报皇上。”何德庆施礼道。

    “她不是身子不适吗?怎么来求见朕啊,传她进来吧。”景胤不解道。

    “皇上!”冯月昕进殿就扑通跪下哀求道,“求您为臣妾做主,求您为死去的公主做主啊!”

    “你这是何意?”景胤微微蹙眉道,“朕已经处置了徐贵姬,她人也已经过身了,公主也该瞑目了才是。”

    “不是的,皇上!”冯月昕情绪激动道,“真正谋害臣妾的人,仍旧逍遥法外,求您为臣妾做主,严惩罪人!”

    “真正的凶手?”景胤狐疑道,“你指的是谁啊?”

    “是宸妃!”冯月昕厉声喊道,“皇上,就是她害了臣妾啊!”

    “宸妃在承欢殿,你在忘月居,她是如何害了你啊?”景胤没好气道,“况且,你不是一向与她走得近吗?”

    “皇上,是臣妾有眼无珠,才没看透宸妃的狼子野心。”冯月昕流着泪诉道,“她表面上与臣妾交好,居然包藏祸心要谋害皇嗣,在泽蕙香里加入了麝香,送给臣妾使用。臣妾日日以那香泽护发,这才导致身子虚弱小产...”

    景胤眉心抽动,怒道:“一派胡言!泽蕙香是朕独赐给宸妃的,她若是在里面加了麝香来害你,岂非太过明显?你不要因为失去孩子,就胡乱迁怒旁人。”

    “皇上,你怎么不相信臣妾呢?”冯月昕大失所望道,“臣妾句句属实啊!不信,你找太医来查证,看这泽蕙香里是否有麝香!”

    冯月昕起身,从玞儿手中接过一个小瓷罐,将那罐泽蕙香放于龙案上。

    “皇上,这就是证据,是宸妃谋害臣妾和公主的证据!”冯月昕泪如雨下泣道,“可怜臣妾的孩子,才刚满五个月就死了...徐贵姬她固然可恶,可她也是替宸妃背了黑锅,想必杀死她的就是宸妃!不信您传宸妃来,与她当面对质,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荒唐!你拿着这么一罐香泽,就在朕的面前指控宸妃?”景胤沉声冷道,“你知不知道,这是以下犯上?朕念在你刚刚失子,就不责罚你了,你回宫去吧。”

    “皇上,你这是何意!”冯月昕瞪大眼睛怒道,“你放着杀害亲生骨肉的人不管,居然说臣妾是在诬陷她?就算你宠爱宸妃,也不该这般冷酷无情啊!”

    “放肆!你再口出狂言,朕就不只要废你为庶人,还要治罪你父亲。”景胤怒不可遏道,“还不给朕滚出去!”

    “小主,您快会回宫吧,别再惹皇上生气了。”玞儿拉着冯月昕小声劝道。

    出了太极殿,冯月昕只觉得胸中沉闷,炎热的天气更是令她喘不过气来。冯月昕由玞儿搀扶着,刚走出太极殿没多远,就虚弱地瘫软下来。

    “小主,小主!你怎么了?”玞儿情急喊道。

    冯月昕扶着墙壁,不让自己一点依靠都没有。她不明白,为何皇上不信她的话,却一力地维护那个杀人凶手。

    “冯丽仪,你可真是糊涂。”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冯月昕回过头一看,来人居然是婉贞。

    “德妃...”冯月昕嘴唇发白弱声道,“娘娘是来看嫔妾的笑话吗?”

    “本宫没有这般无聊,只是要来看望皇上,却听说你早已在殿内,便没有进去。”婉贞淡淡笑道,“听说,你找出了害你的凶手?”

    “不错,就是宸妃!”冯月昕咬牙恨道。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