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微笑着点头。

    她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忍不住吐槽:这个姜昆达脾气是真怪哈。她这明目张胆地挑衅了,这老前辈竟然不怒反笑,看来啊,这副药她下对了!

    六点,首映礼准时开始。

    主持人介绍之后,一众主创人员依次上台。

    因为只有岑菲儿和乔乔两位女士,她们俩就站在了中间,上台的时候,邵则清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着,本该站在岑菲儿右手边的他突然脚下一错站在了乔乔的左手边,林立呢,被他给挤到了边上去。

    但乔乔知道,这厮就是故意的,因为,邵则清在得逞之后悄悄冲乔乔眨了眨眼。

    于是从左到右依次是林立、邵则清、乔乔、岑菲儿、姜昆达、编剧。

    岑菲儿余光看着身边的乔乔,脸上无懈可击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

    台下众人看着台上这一幕,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说俊逸儒雅的邵则清,就岑菲儿和乔乔这两个女明星就足以艳压全场。

    然而,这一青一红两道倩影之间也分出了伯仲。

    之前,岑菲儿的颜值一度是公认的难得一见,尤其是她这么年轻就拿了影后,可以说是演技颜值双双吊打娱乐圈一众小花。

    可现下,一袭青色旗袍装扮简约妆容清淡的乔乔竟隐隐有压她一头的趋势。

    先前《王朝》预告片出来的时候,网上就有人讨论过这两个话题最多的角色扮演者谁的颜值更胜一筹,对此岑菲儿的粉丝还抗议说乔乔这个小新人跟他们家影后没有可比性。

    这一道风波在场的无论是记者还是粉丝都是知道的,当时还觉得不置可否,不过这会儿,亲眼见到两人并肩站在一起,谁胜谁劣一眼到底。

    论五官,岑菲儿是精致小巧,乔乔呢,在这之余隐约透着一股灵气。

    论身材,乔乔个子高些,因为练武的缘故,她骨架匀称肌理修长柔韧,纤细而不娇弱,充斥着一股蓬勃的力量。

    论气质的话更没有可比性。

    岑菲儿一贯是走亲善路线,形象上却偏爱浓烈一些的风情,可问题就在于她过于烈了,反而平添了几分匠气。

    乔乔就不一样了,她的妆容一向清淡甚至素颜,穿着也是偏向于古风、休闲,是一种淡然雅致的姿态,像是空谷幽兰,又像是天边浅云,明明近在眼前却觉得难以捉摸,就她的眼神以及偶尔唇角牵动的弧度,也可以说是有几分清冷孑然的韵味在,却并不会令人感觉孤傲难以亲近。

    总之,单纯从这三方面视觉上来对比的话,乔乔这个新人胜于岑菲儿这个影后。

    这是在场诸多媒体的一致答案。

    当然,粉丝们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更何况自古就有“情人眼里出西施”一说。

    很快到了媒体采访环节。

    起初一些问题还都是围绕着电影,譬如几位主演对于这部电影的看法、对角色的评价,导演对这几位演员的评价,几位演员之间互相的感官评价等,按着套路来的。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一些基本的必须的问题问完之后,有几个记者就蠢蠢欲动了,将重点转向了乔乔。

    在场的其他几位主创人员先前宣传活动的时候都露过面,唯独乔乔是第一次作为主创人员出现,严格意义上可以算是她第一次以演员的身份公开亮相。

    而她身上的话题实在太多,不是上次那个临时采访可以解决的。

    “乔小姐,请问您之前为什么没有参加电影宣传?真的是个人原因吗?”

    一个男记者举手问。

    场面霎时一静。

    “个人原因缺席宣传活动”是上次停车场乔乔给的答案,当时记者连同网友都以为她只是缺席那一次,可没想到,接下来各地的宣传她都没出现,偏偏在活动中有人提及乔乔时林立和邵则清还都是一副维护的姿态。

    次数多了,这个问题便又成了重点。

    乔乔闻声看过去,漆黑清亮的眸子闪着璀璨的光,她唇角微动勾起一抹礼貌的微笑,面容如烟霞初绽,美的令人炫目。

    她开口,嗓音轻轻缓缓带着几分凉意:“确实是个人原因。”

    一众记者:“……”

    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嘛?

    就连台上几人也相当无语,邵则清嘴角抽了抽,林立担忧地看了乔乔一眼,岑菲儿也盯了乔乔一眼,姜昆达的神色有些复杂,那位男编剧直接笑了出来。

    那个记者轻咳一声再接再厉:“是什么个人原因?方便说说吗?”

    乔乔笑意微敛,淡声反问:“不方便,可以不说?”

    提问记者眼角抽动,脸色有些一言难尽:“……”

    尼玛,听不出来那是客套话吗?

    他张张嘴正想着说些什么来继续挖一挖,就听见台上一袭黑裙的女孩儿忽地笑意盛了些,眸子里的光闪亮,殷红的唇勾起,不甚真诚地说:“抱歉,开个玩笑。”

    众人:“……”一点都不好笑!

    紧接着,乔乔握着话筒,目光微凌看向台下,开口说道:“没有出席宣传活动确实是个人原因,但没想到受到大家这么多的关注,今天就给大家一个解释,免得以后再问。”

    顿了顿,目光扫视一圈,她神色敛了几分,唇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嗓音淡然轻漫,说出口的话却掷地有声,隐隐夹杂着几分不容置喙的意味:“我这个人呢,比较懒,上次说过以后不炒绯闻,另外还有就是不上综艺。这么说,大家会觉得我这个人没有演员应有的职业素养,只是我个人更倾向于将精力放在演戏上,以后我会认真演好每一个角色,像首映礼这样必要的宣传我还是会参加的,其他的……能免则免。”

    一次性说完这么长一段话,在台下记者的目瞪口呆中,乔乔鞠躬道谢:“谢谢大家。”

    台上,姜昆达看向乔乔的目光变了些。

    台下,记者们短暂的惊愣、面面相觑之后,一下子炸开了锅。

    卧槽!

    这是又宣布一条规矩?!

    不上综艺,这是几个意思?

    虽然乔乔这段话中的信息量很大,也像她自己说的,很容易就给人留下不敬业的印象。

    但是她话说的漂亮啊,滴水不漏的。

    先是归结了这是因为自己懒,精力有限,想把精力放到演戏上,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又摘掉了“含沙射影”讽刺圈内爱上综艺的同行的嫌疑,最后,说了四个字,能免则免,什么情况下能免?什么情况下不能免?

    想必今天的采访一放出去,乔乔不上综艺的消息就会传遍了,起码在圈子里是,毕竟《王朝》的关注度和这姑娘的话题性在那。

    如此的话,之后再有其他导演找这姑娘演戏,那就相当于默认了她不上综艺宣传电影的“规矩”,如此,还能强制吗?

    所以,这就是一条深深的九曲十八弯的套路啊!

    怪不得开始就说“免得以后再问”!

    不得不怀疑,这姑娘是有备而来,借这个场合和他们这群记者的话筒被“逼”着立下了这条“规矩”!

    这情商,这计谋,六六六啊!

    都是混娱乐圈的,咋就她这么突出呢?!

    提问的那个男记者,顶着众位同行同情的视线,深深地觉得自己背上这口锅太特么沉了!

    只有上次采访过乔乔的几个记者相对比较镇定,这其中,又数杨林和方言最为突出,因为,方言听到乔乔的话之后竟然还笑了。

    乔乔遥遥对上方言的视线,她还记得方言,待看清她眼底的笑意,乔乔微微点头示意。

    记者们消化了一分钟之后,一时间突然都闭上了嘴,还问什么呢?

    不,准确地说,他们在纠结,该问什么问题以及怎样问才不会被乔乔给套路。

    这时,杨林举手示意。

    主持人微笑着请他提问。

    杨林站起身,镜片后的眼睛里闪烁着欣赏的光,他的目标也是乔乔:“请问乔小姐,刚才听您的意思是以后准备在大荧幕上发展吗?最近有什么计划?”

    他这个问题比较中规中矩,却是眼下对乔乔而言最适宜的问题。

    一个刚踏足影视圈的演员,被关注的应该是她的演技和天赋,而不是那些杂七杂八的理由、原因、借口。

    杨林的问题一出,场面勉强平静了下来,纠结、懊恼什么的,还是等结束吧。

    乔乔自然也记得杨林,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她微微一笑,一字一顿态度认真:“是的,目前的发展方向就是大荧幕,至于计划的话,暂时还没有,我还需要学习和沉淀。”

    乔乔稍微用了点官话,为什么呢?

    因为她看见在记者们的身后,季可正紧紧盯着她,还朝她使眼色,意思是让她……接下来收敛点,别吓坏了记者。

    鉴于刚才那一个消息确实有点出人意料,乔乔便真的收敛了,无论是神态还是措辞,都官方正经了起来,算是“挽救”一下吧。

    不过,乍一听她这么官方的言辞,处在刚才那场“风暴”余韵里的人还有些不大适应。

    尤其是邵则清,这些人里数他跟乔乔最熟,这还是第一次见乔乔用这么谦虚、严谨的态度跟人说话。

    说实话,有些惊悚。

    邵则清不动声色地轻咳一声,暗暗想着:难不成在杜家耳濡目染学会打官腔了?

    就连林立都甚是诡异地瞅了乔乔一眼,实在是见惯了她张扬、清冷的样子,陡然一变画风,真不习惯!

    倒是岑菲儿,眼见一场风波被这样一扯一带给揭过去,她的眸色暗了暗,身侧的手攥紧了些。

    就在这时,乔乔忽地垂眸往下看了一眼,目光正好触及岑菲儿紧攥的小拳头,不由得在心里嗤笑一声:呵,这就不想忍了?好戏还长着呢。

    接下来又问了几个中规中矩的问题,这一环节就结束了。

    至于之前网上的岑菲儿和乔乔关系之谜的猜测,因为提前已经打点好了,没有记者提及。

    七点半,播放电影。

    电影总时长一百二十分钟。

    九点半,片尾曲响起,影片结束。

    主创人员在安保的护送下离场。

    后台,还没到休息室,走在前头的姜昆达忽地开口叫住了乔乔。

    “乔乔,你过来一下。”

    众人脚步俱是一顿。

    只有乔乔脚下未停朝姜昆达微微颔首:“好。”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休息室,季可和姜昆达的助理跟了进去。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邵则清用胳膊碰了碰林立的肩膀,略有所思地问他:“怎么回事儿?”

    他来的比较晚,刚到没几分钟就开始了,不过看林立的反应应该是知道的。

    这事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刚才电影播放的时候姜昆达就坐在林立边上,全程他的反应都被林立看在眼里,播放到乔乔那几场戏时,姜昆达的眼睛里有很亮的光。

    林立知道,那是欣赏和认可。

    因此,他倒没什么好担心的,也不觉得这事儿需要遮掩,于是也不管岑菲儿还在旁边,他音量不变,对邵则清说:“哦,开始之前姜前辈跟乔乔约好了结束之后指点指点。”

    “什么?”

    他们俩身后,岑菲儿突地问道。

    林立回过身,看向岑菲儿,三个多小时的活动下来,岑菲儿虽补了妆,但明显已经疲倦了,她正瞪大了眼盯着林立,脸上表情努力控制之下还是有着明显的僵硬和阴沉。

    林立顿时不爽了,岑菲儿几次三番给乔乔下绊子的事儿他有目共睹,乔乔上次的热搜脏水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林立也自有猜测。

    虽然今天这场活动下来岑菲儿还算配合,但她眼下这么突兀的一声跟质问似的,是几个意思?

    林立绷了脸,他在拍戏之外一直是个温和的脾性,但骨子里也是个轴的:“就是姜前辈看着乔乔演技好,指点指点呗。”

    他脸绷着,神色有些不耐,声音有些硬,说完还一脸莫名其妙地瞅着岑菲儿。

    岑菲儿顿时语塞,她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可目光掠过站在林立身后眼神难辨的邵则清,她终是忍了忍,嘴角扯出一个敷衍僵硬的笑,假装没听出林立话里的刺,干巴巴地说:“那没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话落,她朝林立和邵则清二人点点头,带着助理转身而去。

    一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林立才收回视线,脸色仍有些不好看。

    邵则清瞧着他,嗤笑一声,容颜邪魅了几分,打趣他:“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大了?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

    林立默默盯他一眼,没说话,不想搭理他。

    怜香惜玉?

    那也得看是什么香什么玉哇!

    休息室里。

    姜昆达在沙发上坐下,他原本对于先前误会乔乔的事有些别扭,垂眸沉默了会儿才想起来让乔乔入座,结果,他刚抬眼就看见乔乔已经老神在在地在对面坐了下来,还笑吟吟地看着他。

    姜昆达顿时:“……”

    这丫头,一点都不客气。

    不过,不得不说,这一场活动下来,乔乔的言行作为还有这性子还真的对他脾气。

    他这个人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怪脾气,早些年也因为这吃过亏,不过性格是骨子里的,一直没改过来,也就是这十年因为资历和名气,才颇受尊重。

    关键是,林立说的没错,这女娃子有天赋有潜力,那几场戏,他看得出来,这女娃子是用了真情实感的,真听真看真感受,也没有所谓的偶像包袱,敢演敢拼,就像她自己说的,演好了司徒汀这个角色。

    也是至此,姜昆达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除了脾气怪之外,还太过片面偏激了。

    网络、传言这些东西,虽然无风不起浪,但也有捕风捉影和抹黑造谣,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

    姜昆达说着,看向乔乔的眼神变了几变,他性子怪了一辈子,还没这样局促的时候,只觉得对面那个十八岁的女娃子看他的眼神怪异的很,明明笑吟吟的,偏偏让他感觉无地自容。

    他轻咳了几声,嘴角动了动,最后心一横牙一咬也就说出来了:“乔乔啊,先前是我态度不对,自以为是了,向你道歉。”

    他话音刚落,乔乔原本还笑意盎然的眼睛顿时愣了愣,随即很快回过神来,忙站起身朝姜昆达说道:“姜前辈这是做什么?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

    姜昆达却摆手让她坐下,严肃瘦削的脸上慢慢浮上一丝笑意,极细微,可能因为他平日里不常笑,还有些僵硬不自然:“错了就是错了,得承认,不能倚老卖老。”

    乔乔无法,只好坐下:“前辈您说的哪里话,我也有不对,轻狂了些。”

    闻言,姜昆达觑了她一眼,这女娃子嘴里说着自己有错,可面上神色却是坦然自在的很,眼神清亮,看着是真诚,但却不是真的认为自己有错。

    这女娃子……有意思!

    姜昆达这样想着,大手一挥打断她:“行了,别扯这些废话了,客套起来还没完没了了?”

    乔乔一顿,眨眨眼,笑看着姜昆达,薄唇一掀挑眉反问:“这不是您先开始的嘛?”

    姜昆达瞪瞪眼:“……哼!伶牙俐齿!”

    乔乔轻笑一声。

    姜昆达又瞪她一眼,也忍不住随着笑了起来。

    喟叹了一声,姜昆达说道:“你这孩子不错,有天赋有潜力,还看得明白。”

    他叹息着夸了两句,才想起什么似的话锋一转问乔乔:“城楼上那场戏,你看着战场时想的是什么?”

    “嗯?”

    乔乔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微微愣住,目光有一瞬的恍惚,很快收敛了眸色,淡笑着反问:“您,怎么想着问这个?”

    怎么会问这个?

    姜昆达抬眼盯着乔乔。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电影里这个镜头,乔乔眼底的颜色太过浓郁复杂,分明浓的像团晕染的陈墨,可某一刻又淡的如同浮风残云,连他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看透了浮沉纷杂的人都看不懂了。

    也是那个眼神,触动了他。

    所以,他才想问问,这也是他喊乔乔过来的原因。

    姜昆达也笑:“没事儿,就是你当时那个眼神我看不透,所以才想问问,总觉得你这女娃子小小年纪经历还不少。不方便说就算了。”

    “倒也没什么,”乔乔对姜昆达这位前辈还是比较敬重的,但有些事不好说的太深,她想了想,捡了能说的说了些,“就是想到之前的一些经历和看过的一些新闻,战争无不是血流成河白骨堆山,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却不知道这背后还有无家可归阴阳两隔。”

    乔乔轻描淡写地将自己当时的状态换个概念说了出来,可心底里却颤抖的厉害,不过也只是一瞬,时至今日,知晓了自己已经切切实实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十八年,前世果真渐渐如同前尘往事一般,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刻意去回想的时候心里才会有震颤的感觉。

    ------题外话------

    早上好,我!回!来!了!

    么么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