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我要睡这里!

    夏哓的注意力本来在他的左脸上,谁知他左脸的肌肉缓缓地动着,她低眸看向他的嘴唇,只见他裂开嘴笑着,“你在傻笑什么?”

    脸都肿成这样了,他还笑得那么开心,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她秀眉上扬,眼底闪过一抹恶作剧的眼神,拿着鸡蛋的小手稍稍使力,“你脸是不是不痛了?”

    “痛啊……”雷宇寒疼得惊呼出声,大掌抚上自己的左脸,在看到她带笑的眼眸后,他故作出一副很享受的模样,“有你帮我热敷,我就感觉不到痛了。”

    他说的,可是大实话啊!

    他现在只觉得心里甜滋滋的,痛什么的,都已经被他抛出在脑后了。

    夏哓无奈地瞥了他一眼,注意力又回到他的伤口处,翻转过鸡蛋,用另一边继续为他热敷着。

    瞧着她一脸认真的模样,雷宇寒高扬唇角,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哓儿,你是不是已经不生我的气了?”

    原本不知道,这一次夏哓会和他冷战多久,没想到啊没想到,秦佑的一拳,居然帮了他一个大忙。

    哓儿肯为他热敷,是不是就代表她已经原谅他,不生他的气了?

    然而,他不提还好,一提就把这温馨的情景给打碎了。

    夏哓经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自己还在生气中,怎么就在这里帮他处理肿伤了呢!

    也难怪他会笑得那么开心呢!

    她不能这么便宜他,她要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不信任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不然他以后还是这样,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抬起他的右手,把自己手中的鸡蛋,往他的大掌上一放,语气间有些赌气,“拿去,自己去热敷。”

    “不要,我要你帮我热敷。”雷宇寒如小孩子般撒娇道。

    自己敷?

    这怎么行啊!

    他刚刚还在心里感谢秦佑这一拳呢!好不容易引起她的注意,让她担心,更是细心地帮他热敷。

    正当他享受着她放下心中的怒气,温柔的对待他时,他怎么可能答应她自己敷?

    “你都不相信我,我凭什么要帮你热敷?”夏哓双手环胸地撇过头,对于他眼中的祈求故作看不见。

    哼!

    真是想得美呢!

    她刚刚就是一时太心软了,一看到他受伤就也别心急,理智也就不听使唤了,傻不隆冬的跑去百度查询,肿伤该怎么处理什么的。

    所以,现在在他的心中,她是不是就变得很没脾气了吗?

    “哓儿,我发誓我现在绝对绝对相信你,以后也是,若是你以后再发现我不相信你的话,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我绝不反抗!”雷宇寒温柔捧过她的脑袋,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夏哓对于他这样的话,心里现在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他这番话,她已经听过了,而她也傻傻地相信了。

    可是最后的结果呢!

    他信任她,这一点,他从来就没有做到过。

    她眼底的冷然,全部都落入了雷宇寒的眸里,他生怕她不相信,他的右手离开她的脸颊,忙不迭地指向埋头苦吃的炫儿,“哓儿,你若是不相信我,你问问炫儿,它是看得最透彻的,难道你还不相信它说的话吗?”

    雷宇寒此言一出,惊住了在场所有人,除了夏哓和炫儿。

    他们的雷少啊!

    这是怎么了呀!

    他还是那个不苟言笑,教人闻之色变的炎门雷少吗?

    不……

    这一个月以来,他们心知肚明,他们的雷少已经变了,变得他们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最可怕的是,还一天一天的在变。

    就像现在,他竟然怕夏小姐不相信他说的话,让夏小姐问一只狗?

    夏小姐怎么问?

    这只狗会说话吗?

    还有!

    它看得最透彻,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想说,这只狗能看懂人类的心思吧!

    不……不可能!

    这种可能性,简直就是微乎其微嘛!

    打死他们都不相信。

    他们的心思,都一一地落入炫儿的眼里,身为犬神的它在心里轻哼道:‘哼……无知的人类。’

    他们没见过的事,多着呢!它只是不想说出来,吓到他们而已,虽然它很想开口为自己证明下,可毕竟它是偷偷下凡的,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它的身份。

    雷宇寒这男人,也真是的。

    他自己知道就好了嘛!干嘛要弄得人尽皆知似的。

    夏哓随着他手指方向看去,看到炫儿一脚按着一个零食袋,一脚往外扒,嘴里还不停地嚼动着,茶几旁的地上,已经有了三个零食袋,可见它趁着他们聊天的时候,吃了多少。

    炫儿也感觉到夏哓他们的视线落在它身上,它抬起眸看向他们,“汪呜……”

    【炫儿,好炫儿,拜托拜托,你帮我向哓儿解释一下吧!你以后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回来。】雷宇寒的心理活动丰富,就差没有双手合十拜托炫儿了,拜托它的同时,他还使用美食诱惑。

    蓦地,炫儿直勾勾地看着雷宇寒,一双小眼神冒出亮光,显然是要被收买的节奏。

    夏哓是谁,她可是最了解炫儿的人,它这小眼神,她一看就秒懂了。

    他们一人一狗,居然光明正大的在她面前做着交易吗?

    只是具体怎么个交易法,她不是很清楚,但是据她猜想,八九不离十和吃的有关。

    她恼怒地从沙发上站起身,瞪了他们一眼,欲离开客厅上楼去。

    雷宇寒见状,连忙拉住她的手臂,“哓儿,你去哪儿?”

    “不要你管!”夏哓赌气地甩开他的大手,头也不回地踩着步伐往楼上走去。

    雷宇寒怕极了她往外走,在看到她往楼上走后,心中不免地松了一口气。

    他多怕她说不要他管后,往雷宅外走啊!

    还好不是,还好不是。

    不过,现在看起来,情况有些不妙啊!

    哓儿这是要冷战的意思吗?

    不……

    他不要冷战!

    一想到冷战,他也立刻站起身,箭步往楼上奔去。

    炫儿看到他们都走了,自己留在这里,好像挺孤单的,它张开嘴巴,含了两包零食,屁颠屁颠地跟着上了楼。

    两人一狗,就这样消失在客厅,李管家和保镖们,都目前都还感觉自己回不了神似的。

    他们忍不住想问,‘谈个恋爱,真的会改变一个人这么多吗?’

    这个问题,李管家可能自己能回答回答。

    他在遇到自己的妻子后,变得也挺多的,不管做什么都想让她开心,生怕看到她绷着一张脸,生气的模样。

    这些举动,是大多数男人在面对自己心爱女人时,都会有的表现。

    看来,他们家小少爷,是真的爱上夏小姐了,不然怎么会为她做出这么多的改变吗?

    雷宇寒在夏哓正准备关上房门前,他伸出袖长的手臂,探入门缝之间,吓得夏哓连忙收住动作。

    “你是在干什么?”夏哓气急败坏地低吼道。

    他不知道,他刚刚那样做,是很危险的吗?

    炫儿趁着他们站在门口的时候,自顾自地含着零食,走进夏哓的房间。

    “我要睡这里。”雷宇寒一脸委屈地说着。

    “回你的房间睡去!”夏哓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可能吗?

    不可能!

    想睡这里,是吧!

    等她生完气过后,再说!

    “不要,我要抱着你睡。”雷宇寒低沉的嗓音之中,还是不难听出一丝丝霸道。

    “雷霸少,你讲点理,好吗?我现在很生气,我要和你冷战,你听到了吗?”夏哓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这男人!

    一天不霸道,是不是就浑身不舒服,明知道她在生气中,说话还是不改他的霸道总裁风。

    他想抱着她睡,她就得让他抱吗?

    哼!

    这一次,她就不让了!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到。”雷宇寒故意装傻道。

    他自动忽略她说冷战两字,盯着这刚好可以挤进一个人的门缝,他跨出一步,欲寄挤进房间。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夏哓会突然伸出手,用力将他推出门口,然后再很用力地甩上房门。

    只见雷宇寒瞠大双眸,不敢置信地瞪着紧闭的房门,“哓儿,你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要冷战。”

    紧靠着房门站立的夏哓,听着他委屈地话语,不自觉地勾起嘴角,但还是故意绷着嗓音说道:“我不想和你说话,你走!”

    她就是想惩罚惩罚他,谁让他不信她的,哼!

    “哓儿啊……”雷宇寒深情地唤着她。

    “我不听我不听……”

    夏哓的声音自屋内传来,雷宇寒的黑眸骤然暗沉下来,他不喜欢冷战!

    冷战的话,他就不能和她说话。

    冷战的话,他就不能抱着她睡。

    冷战的话,他就不能……

    好多好多的不能,他不喜欢!

    他的黑眸直勾勾地瞪着房门,想要瞪穿似的,瞪着瞪着,他眼底闪过一抹光芒,他最近不是要忙那件事嘛!

    他这段时间,要专心去处理那件事,也没有时间陪她。

    如果他们两个人现在如胶似漆的,他还不好执行他们的计划,干脆就让她在这段时间冷静一下下吗?

    等这件事一处理完,那他再来哄她,也不迟嘛!

    在心中做了决定后,他便转身往隔壁房间走去。

    过了久久,紧靠着房门的夏哓,没有再听到雷宇寒的声音,也没听到屋外有什么动静,她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眸。

    他走了吗?

    她眸中泛起的疑惑,直到听到隔壁传来关门的声音,被解开,一抹怒意瞬间浮上她的眼底。

    就这样?

    他不哄哄她?不多说个几句话哄哄她?

    可恶!

    一点都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他只要再多说一两句,她说不定就会心软,打开门让他进来了呢!

    “哓儿,就说你口是心非吧!你还不信,人家要和你说话,你说你不听,人家不和你说话了,你又不高兴了,说人家不哄你,你的心真是矛盾啊!”不知道何为饱的炫儿,把自己含上来的零食又撕开了,它调侃着夏哓的同时,嘴里还不停地嚼着。

    “你不准说话!”夏哓气呼呼地娇嗔道。

    低眸瞪向炫儿,在看到地上琳琅满目的零食时,她诧异地低吼道:“炫儿,你还没吃够吗?你刚刚在楼下已经吃很多了,居然还含上楼来吃,有那么好吃吗?”

    炫儿真的是……

    没吃过凡间的食物的它,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瞧瞧它那颗被撑得圆圆的肚皮,它都不知道撑吗?

    “嗯,好吃!”炫儿心满意足地点着头。

    不得不说,雷宇寒买的这些零食,每一袋都很合它的口味,它发现自己也不是很挑嘴,什么味道的,它都很喜欢吃。

    它得坑雷宇寒多买一些回来。

    这么好吃的东西,它不趁现在在凡间的时候,多吃点,何时才能再吃到呢!

    夏哓盯着它的神情,不满地嘀咕道:“炫儿,我想若是敌人拿美食诱惑你,你绝对会叛变!”

    她会这样说,绝不是没有证据的。

    瞧它,雷宇寒给它买了吃的,它都在帮他雷宇寒说话了,也不站在她这边了。

    “敌人给我的东西,我闻都不会闻的。”炫儿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现在不是吃得挺开心的吗?”夏哓冷哼一声。

    “雷宇寒是你爱的男人,不是敌人。”炫儿大胆地说出真相。

    夏哓蓦地羞红脸,小嘴还是忍不住倔强道:“我现在和他冷战,他就是我的敌人。”

    “你自欺欺人!”炫儿的狗眼无奈地往上翻着。

    它以前怎么不知道,哓儿的嘴巴这么倔呢!

    她是把它当做普通狗狗了吗?

    她以为它看不到她的心思吗?

    那她就大错特错了,她的心理活动,都被它看得一清二楚。

    她要倔,是吧!

    那它就等她一个人在那里倔,它还是独自品尝美味算了。

    被说中心事的夏哓,满脸通红地瞪了它一眼,随即转身走进浴室。

    雷宇寒气她,也就算了,没想到炫儿也要气她。

    最可气的还是雷宇寒,居然这么快就放弃了,他是不是不在意她啊!

    她生气与否,都与他无关,是不是?

    她说不想听,他就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了,他就不能哄哄她?

    唔……

    不能想!

    真是越想越气!

    她决定了,只要他不主动和她说话,她就和他冷战到底,管那什么狗屁任务!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