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岩,你也太不会看场合了,我们喝茶吃东西,你怎么就把鞋子给脱了?臭。”展池家捡起一个开心果,砸在了他的额头上。

    “你要是看不惯你就出去,在外面一个月脾气还见长了是不是?霸哥都没说什么,有你说话的地方?”岩岩照旧毒舌,一步也不愿意让。

    “得,我说不过你,你这一天去哪了?怎么也不让人跟着?要是出事怎么办?”展池家皱眉,倒是认真了起来。

    庄岩看了一眼霸哥,两人眼神一对,就知道了该怎么说“放心吧,我现在一不买醉二不寻死,不会出什么意外。今天去看了周柱和方弦,这两人明天回J市,我给他们拜个早年,给他们带了一些熏肉和兄弟们寄回来的特产,不然等他们回来,都不好吃了。”

    展池家点点头,倒是没有怀疑。毕竟他住院的时候,方弦和庄岩不知道为什么,成为了好朋友。大概两人的形象都差不多,性格脾气也像(某些时候),比较容易聊到一起吧。

    “哎,展池家,我怎么听他们说你弯了?真的假的?”庄岩拿脚踢踢展池家的膝盖,倒是对这事很上心。

    “是,你家哥我弯了,对象还是我老板,怎么,不服?”展池家倒是也没打哑谜,说的很痛快,也没意识到自己有哪里说错了。

    霸哥不着急地戳了戳展池家的手,这话其实对庄岩来说,还是会有一定的打击。毕竟他之前和任以南也是这个关系,就算他有心遗忘,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庄岩脸上的笑果然收敛了不少,咽咽口水,将杯子端到面前,轻轻吹着,腾起一团白雾,朦胧了他这张精致的脸。

    喝了一口,庄岩又笑起来“挺好,那我祝福你啊。你的那位看着比任以南好的多了,应该不会那么不靠谱。”

    展池家嘿嘿一笑,手支着下巴,回忆起之前的种种,附和地点点头“对了,你们先别外传啊,我和我老板还没有公开。”

    “我和霸哥可没有你这么傻。哎呀行了行了,我都饿了,今天有烤全羊,我要吃到撑。”说着,放下手里杯子,套着鞋子往外走。

    霸哥笑笑,这小子,也就在他和展池家面前又这幅面孔,对着展池家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跟着走了出去。

    人多就是热闹,一群小子天南海北地胡诌着,倒是一下就给忘记了之前的所有不愉快。展池家坐在人群中间,很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和兄弟们划拳,吃串和羊肉,倒是很舒坦,也想不起远在他乡的乔律渊。

    一群人疯到了凌晨一两点才消停,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好在周围也没有多少居民,没人举报。

    Z国凌晨两点,F国才晚上七点,乔律渊才刚下飞机。

    高丽雅开着车到机场接人,一眼就看见了身材相貌都格外出众的乔律渊,还有身边的乔铭瀚等人。

    高丽雅迎着乔律渊走去,伸手想要抱他“渊,好久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