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小麦走到饭桌前,立住脚,看到眼满的熟食,摆满了桌子。

    仔细一瞧,全都是从鸡身上掉下来的零部件。

    “你喜欢吃五香的还是麻辣的?”女人兴致勃勃地问田小麦。

    田小麦轻咳了一声,回道:“辣的。”

    “那你先尝尝的五香的吧,吃完辣的,嘴巴里面的味道容易变。况且,万一吃饱了,不喜欢吃的就吃不下了。而喜欢吃的口味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吃下去,即使肚子已经饱饱的了。”女人往田小麦的手里塞了一双筷子,催促道:“赶紧尝尝。”

    田小麦捏了捏筷子,她很怀疑筷子上面的油并没有洗干净,因为有点粘手。

    她看了一圈,不知道从哪儿开始下手比较好。

    大概这些都要尝一遍,并且要分享吃完之后的感想吧。

    既然这样,那就挨个来吧。

    帮人帮到底,谁让她善心大发主动登门开了这个头呢。

    圣母可真不是那么好当的,田小麦一边品尝着一边细细地琢磨着,得想办法跟这个女人搞个合作,赚个分成什么的,力不能白出,心不能白操,这些鸡也不能白吃啊!

    “怎么样?还不错吧?我五岁就会做饭了,我娘给大户人家当过厨娘,我帮忙打下手的时候,没少跟着学。”

    田小麦吸吸鼻子,说:“给我倒杯温水过来。”

    “得嘞!你等着!”女人一溜烟跑出房间,过了不到五分钟,就蹬蹬蹬地跑了回来。

    一个装满水的杯子,放到了桌上。

    一个暖瓶,搁到了地上。

    女人说:“喝吧,不够我再灌一暖瓶去。”

    “够了够了。”田小麦摸了下杯子,里面的水特别烫。

    她吹了吹,才勉强喝了一口。

    太烫了,得凉一凉。

    趁这功夫先说说吧,田小麦开口道:“五香的,我全部尝过一遍了。总体来说,还不错。”

    女人高兴得嘴巴都要咧到后脑勺去了,“我就说吧,我这手艺没跑的!”

    “但是呢……”田小麦来了个急转弯。

    女人:“但是什么?”

    “但是也存在不少的问题,你想拿出去卖,还得进行改良。”田小麦眯了眯眼,看向女人。

    女人想了想,“哪里需要改良?我觉得挺好的啊,这些我闺女可喜欢吃的。我要是不拦着她,这些她一天就能吃完。”

    “你要拿出去卖,就得考虑大众的口味,就要了解市场的需要。”田小麦吹着杯口说。

    “大众喜欢什么口味?市场又需要什么?”女人觉得好复杂,“好吃不就得了嘛!什么这啊那啊的。”

    “如果不考虑这些,一天能赚五块钱。如果考虑了这些,改良了口味,一天能赚五十块钱。你考虑,还是不考虑?”田小麦把问题丢给女人自己想去。

    水温刚刚好,她抱着杯子专心地喝水。

    女人有点炸了,五十?一天能赚五十?

    莫不是开玩笑的吧,工厂的工人一个月最多也就赚个一百呢,她两天就能赚人家一个月的工资?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大妹子,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田小麦认真地说;“没有,看我的表情,我像跟你开玩笑的样子吗?我朋友,我男人都在隔壁吃饭呢,我专程跑过来给你试菜,哪有心思跟你开玩笑。赚钱,可是很正经的事情,开不得玩笑。”

    女人愣了愣,“你刚才是说,考虑你说的那些,我把味道改良改良,一天就能净赚五十块钱?就卖这些?”

    她怎么就没法相信呢。

    田小麦觉得自己应该把话说得尽量严谨一些,省得这个女人误会。

    “是这样的,不仅要改良味道,口感上也得追求极致。不能太面了,吃起来跟嚼面粉似的,肯定不行。也不能太硬了,尤其是烤鸡,吃完之后腮帮子疼,肯定就没有回头客了。”

    “嗯嗯嗯。”女人把头点得跟她养的鸡似的,叨叨叨,叨叨叨……

    她觉得田小麦说得真对呀。

    “一天赚五十呢,是我的预估,也就是我根据这附近的环境,做的一种合理的猜测。不是说一定会赚这些,有可能比五十低,也有可能比五十高。这得卖了之后才能知道。我不是算卦的,所以说不了那么准。做生意嘛,也有赔本的可能性。”

    女人的眉头皱了皱,原来也是可能会赔本的,这就要担风险了啊。

    出了力,又赔了本。

    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

    田小麦顿了顿,决定给女人打一剂强心剂,“不过你自己本身就养鸡,做出来的东西实在卖不出去,大概也亏不了太多。卖不出去的你给邻里分一分,他们怎么着也会礼尚往来还你点东西,这样也不会亏太多。所以呢,我觉得你可以试一试。

    “试一试?”女人有点犹豫。

    “不过首先,你得进行进一步的改良。”田小麦又把话头拐了回来。

    “怎么改?”女人问道。

    田小麦喝了口水,说:“我可以教你怎么改,但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我给你出了主意,后期你如果碰到难题,我也会给你提供解决的办法。我要做你的合伙人。”

    女人爽快地说:“合伙人,成啊!你啥都懂,我就需要你这样的合伙人。”

    “等等,听我把话说完。”田小麦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做你的合伙人,就得跟你分利润。”

    女人:“……”

    “我不多分,分你两成的利润就行。”毕竟出了一些简单的脑力,并没有出太多体力,也不好要太多,毕竟这个女人做的也是小生意,盘剥的太多了,她也于心不忍,钱也拿的不踏实。

    女人有点转不过来弯,两成是多少?她没有概念呀。

    田小麦解释道:“假比如,刨去成本,你净赚了五十。那我就要从里面拿走十块钱。”

    十块钱,好多的钱啊,十块钱能干好多事儿呢,女人有点心疼了,她舍不得给这个钱。

    女人想不通,“鸡是我养的,我杀的,我做的,也是我卖的,我为啥要给你那么多钱嘛!你是强盗呀?”

    田小麦:“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女人撇了撇嘴,这时候讲什么故事嘛,她对听故事一点兴趣都没有。

    田小麦没管她,顾自讲了起来。

    “很久很久以前,没有钱,也没有银子,那时候就以物易物。说白了,就是互相换东西用。甲会做斧头,他一下子做了两个。乙呢,擅长涉猎,他一箭射死了两只羊。甲砍树只需要一把斧头啊,多了一把也没有用。乙一口气也吃不下两头羊,死掉的羊放久了会坏掉会变质,就不能再吃了,很可惜。甲和乙就商量了一下,两个人交换了彼此多余的东西。这样,甲就有了一把斧头和一只羊,乙也有了一把斧头和一只羊。”

    女人竟然把这个故事听进去了,她琢磨了一下,说:“恩,把多余的东西换成有用的东西,很好啊,很聪明的做法。”

    田小麦漱了漱口,继续品尝麻辣味的“全鸡宴”去了。

    女人凑过来,问:“然后呢?”

    田小麦啃着鸡爪子,含糊地说:“自己想想。”

    “想什么?”女人有点找不着北。

    她浑身都是劲儿,但是让她动脑子,真有点难为人。

    一想事儿就脑仁儿疼。

    突然,灵光一闪。

    是啊,她没脑子,但是面前这个大妹子有脑子啊!

    以物易物,交换?

    对!交换!

    “我明白了!”

    田小麦:“说说。”

    看看是真明白了,还是装明白。

    女人一拍桌子,扯着嗓子喊道:“我用十块钱买你的脑子!”

    田小麦:“咳咳咳……”

    “不卖!”田小麦正咳嗽呢,夏明苏从外头走了进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