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竹子毕竟只是虚影,而且也不是真正的清净竹虚影,里面青辰杖的真意只有一丝,终究抵挡不住这股浓烈的银光,竹子虚影在打碎了这道银光之后,还是消散了。

    从金蝉子拿出先天灵宝开始,青韵和松云姐弟俩就进入了呆愣状态,他们完全没想到,金蝉子竟然会有灵宝。

    不仅如此,爆发之后的金蝉子居然这么猛,最后出现的竹子虚影,仅仅是一丝虚影就让他们心悸,他们不敢想象真正的竹子有多厉害。

    他们通过金蝉子,第一次看清了太初强者的冰山一角,这是需要他们仰望的存在,也是他们追赶的目标。

    银辉在竹子虚影下失了神,这股压力在他的心中留下了阴影,此刻救下银辉的存在也发现了这种情况。

    即使他们是凶兽,但是认真来说,他们这类有真正传承的凶兽,已经属于真正的种族了,他们是另类的修行者,只是因为这种传承,和天地魔神格格不入。

    而银辉的心境出现了问题,如果不解决,他的修为一样不能寸进,此刻只有灭杀金蝉子才能解决这种困境。

    金蝉子三人凝重地看着新出现的中年人,不错,就是一个人,而不是凶兽的本体,这是一只化形的凶兽!

    三人现在已经管不了为什么凶兽可以化形,因为这个中年人给了他们无穷的压力,这不是玄仙该有的威压,金蝉子心头冒出了一个境界,金仙。

    这是一位金仙大能!

    金蝉子想都没想,直接把银皮葫芦祭出,葫芦撒下一片灵光护住了三人,直到此刻,这股心悸感还没有消失。

    金蝉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开口道:“前辈作为金仙大能,此时突然挡住我们的去路,是否有点以大欺小。”

    “不不不,你拥有先天灵宝,我没有灵宝,拦住你们不算以大欺小,只能算切磋,再说你们以多欺少欺负我族天才,恐怕有点不道德。”中年人摇了摇头。

    三人闻言眉头一皱,金蝉子不知道此刻洪荒大能们是否知道凶兽族,是否和凶兽之间有什么协议。

    “前辈有点强词夺理了,我们天地魔神也不是没有强者,前辈这样破坏规矩,就不怕引火烧身?”金蝉子心里有点担心,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地试探道。

    “你们也不用试探,你们三打一,不管在哪里,我都站得住理,你们准备好了吗?灵宝虽然厉害,也要看用它的人。”中年人同样看中了这个灵宝。

    毕竟先天灵宝人人渴望,就算是已经达到金仙的中年人,也没有自己的灵宝。

    金蝉子深深地吸了口气,此战不可免,既然如此,那就战!

    青韵姐弟俩也做好了准备,即使他们的修为不强,但是他们也能战,两人直接联手,一道虚幻的剑气朝着中年人飞去。

    这一击有玄仙中期的实力,奈何他们的对手不是玄仙,而是初步接触到不朽的金仙。

    这道剑光还没有靠近中年人,就直接消散了,两人甚至完全看不清消散的轨迹,就像从没有出现一样。

    中年人不恼怒,他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等着金蝉子的招式,境界的差距让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底气。

    金蝉子心境平和,他开始在心田回忆那股熟悉的清净道韵,同时以自身岁月大道为基,凝聚出了一个全新的竹影。

    这个竹影一出现,就疯狂地吸收着空气中的灵气,慢慢地,竹影越来越凝实,同时,竹影上也弥漫着一层清晰的道韵。

    受这股清净道韵影响,即使是金仙大能,也有一瞬间的失神,中年人第一次正视起金蝉子来。

    “你是不是见过竹子的主人?”中年人问道。

    金蝉子没有回答,他此刻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中,明明在战斗,但是心神又像在另一个时空,体会着岁月静好。

    中年人也没有追问,本来以为这个竹影是金蝉子的神通,此刻他才发现这可能是一位大能的灵宝,而且这位大能比他强太多。

    不过就算见过大能又如何,大能也不会为了他而来,现在的他终究没有逃脱的可能,再说即使大能来了,也还有帝君。

    中年人没有犹豫,他随意地伸出了一只手,朝着虚空一抓,一团毁灭之力成型,直接向着金蝉子冲去。

    同时另一只手凝聚了一团银白色的光芒,光芒迅速追上了毁灭之力,两股力量飞速地融合,形成了一道灰色的能量。

    中年人一出手就是全力,青韵和松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越来越接近的灰色灵光,无能为力。

    金蝉子依然在那种特殊的境界中,他知道自己要突破了,但是此刻他没有时间,即使突破了,面对金仙大能也只能逃脱,那么青韵两人怎么办?

    这一路走来,三人早已有了深厚的交情,他们兴趣相投,求道之心同样坚定,缘分颇深。

    不过金蝉子却一点也不担心,既然对方打了小的来了老的,那么事情已经到了另一个层面,谁没有长辈呢?

    场中的两人一凶兽只看到金蝉子脸上显出了灿烂的笑容,还不等他们猜测是否还有绝招,就听到了一声中气十足的求救声。

    “爹爹,救命!”

    下一刻,虚空中直接传来了一声轻笑声,这个声音由远及近,大家听起来又像在眼前,又像在天边。

    轻笑声出现的瞬间,那道灰色的灵光直接静止在空中,就像原本就该如此一样。

    除此之外,大家的周围慢慢地涌现出了一股清净道韵,在道韵中,大家似乎闻到了一阵菩提香。

    金仙中年人瞳孔收缩,在金蝉子出声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妙,当听到了内容,他的心瞬间漏跳了一拍,眼前之人是先天魔神后裔!

    这件事他听帝君提起过,有后裔的先天魔神并不多,他们每一位都是洪荒真正的大能,是帝君都不愿面对的存在,但是此时他遭遇了一位!

    “小金蝉,你也有今天,走的时候是谁说要靠自己的,还趁着我闭关的时候离家出走,皮这一下很开心?”准提出现之后,确定金蝉子没有受伤,笑着开口。

    看着强装平静的金蝉子,准提也没有拆穿,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给自家孩子留点面子的。

    他转而抬头看着面前虚空,金蝉子偷偷看了准提一眼,也看了过去,本来空无一物的虚空突然现出了一个人影,这是一个满头银发的青年。

    “梼杌?这匹小狼以大欺小,我也欺他一招,你没意见吧?”准提笑着问道,语气却像陈述句。

    “西方之主请便,只希望能留一手,大家是邻居,日后好相见。”梼杌平静地说道。

    准提笑了笑,朝着这个金仙中年人弹过去一丝灵力,也不看结果,衣袍一卷,把金蝉子三人带着,直接踏步离开。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