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合时宜”,

    少正冶道:“诸位以为,现在的道主神通如何?”,

    “无可揣测”,

    “深不可测”,

    连吞剑老祖,栖霞老祖等人也摇头不语;仙人境与天人境虽则只差一个境界,实际上却是天差地别,他们虽然与道主分身交过手,但仍是看不透道主真身究竟能有多大神通。

    少正冶眼中的轻蔑之色一闪而过,道:“尸祸之后,财神阁与中州各世家撕破脸皮,明争暗斗,双方都有损失......”,

    一人打断他道:“少正冶,勿要顾左右而言他,只告知我等道主神通如何便够了”,

    少正冶目中泛起冷色,道:“晦朔可知春秋吗?”,

    “你......”,

    栖霞老祖道:“罢了,听他说下去”,

    少正冶道:“尸祸的源头乃是道主魔身,历代三尸炼化出肉身,融于一体,成就了以魔心为主导的无极道主;无极道主大成后收伏肢鬼,以大道宏音控制邪菩萨,道祖分身和尸魔许历,掀起滔滔魔祸;尸祸前夕,道主却突然斩去魔心并剥离出一具躯壳封印在伏魔之地,道主的力量也因此一分为二”,

    “一分为二......”,

    许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主正身只有一半的力量,分出的一具化身却接连击败了吞剑老祖,栖霞老祖,徐疆和莫琅琊......

    少正冶道:“尸祸后财神阁主,古圣燕凌霜和陆鸿声名大震,但神州却是一盘散沙;在诸人看来,神州群峰林立,诸雄并立,乃是大盛之世,但在道主看来,这只是一种内耗;紫薇大帝的命元已所剩无几,彼岸之门再开为时不远,道主从未将四大部洲的事放在眼中,他所担心的是早晚会穿越彼岸之门来到这个世界的强大古王;我等与彼岸古王必有一战,所以,道主想要的是一个没有内乱的神州,但财神阁与中州各世家战火四起,罪恶坑蠢蠢欲动,各地内耗纷纷的时候他却只有震慑之威,而不能一举夷平动荡,于各位也是如此,这便是他的修为上限”,

    “你是说......”,

    “他剩下的修为,已不足以支撑他扫清神州动荡,只能勉力维持平衡,而百宗联盟已拥有东进神州的实力;道主明知如此,所以才不得不化出分身,前来震慑”,

    “你是说前日连绵的战事中,道主只是在虚张声势?”,

    少正冶道:“否则,他为何不一举瓦解百宗联盟,彻底粉碎诸位的野心?维持那具分身那样的力量,对道主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能耐,限制极大;摧毁百宗联盟,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有人轻轻颔首,也有人目中仍有犹豫之色。

    “即便如此,若是我等此时进攻封魔台也难直面道主锋芒”,

    少正冶道:“我等去往封魔台,不为与道主正面交手,而是直扑伏魔之地,打破封印,唤醒魔心魔身,届时便是道主正心魔心之争,与我等无关”,

    吞剑老祖凝眉道:“道主一体两面针锋相对,会发生什么?”,

    少正冶道:“光影正邪,可并存,不可两立,斩去魔身,封印在伏魔之地,便有了正邪之分,力量也一分为二;但若想并存于一体,便只能有一个主导,不是光驱散影,就是影吞噬光,而你们也将见识到道主真正的力量,一个崭新的境界”,

    吞剑老祖哈哈大笑道:“少正冶,一个残缺的道主便是我等的心头大患了,你还要我等随你去放出道主魔身,助他成为完整之身?你不觉得此事可笑吗?”,

    少正冶道:“光影之争,正邪之斗,无论谁胜谁负,损耗都必巨大;想要恢复修为便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而这漫长的恢复期便是诸位东进的大好时机,待你们攻进神州,在神州站稳脚跟,东胜神州与西牛贺州的力量得到整合,再徐图北俱芦洲与南瞻部洲,统合四大部洲,成为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届时,即便道主力量炽于鼎盛,也不会把这整合的力量再分散开来吧”,

    众人思衬有倾,有人点头道:“我看此计可行,值得一试”,

    “终究是狼群虎穴之行”,

    也有人仍旧心存疑虑。

    “这等大事,自须冒着危,犯着险,岂可婆婆妈妈?”,

    ......

    吞剑老祖略作思衬,微微颔首道:“虽然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大计可定,栖霞,徐门主,莫山主,你们以为如何?”,

    栖霞老祖抚须点头道:“戏城主人思虑周全,我看此事可行”,

    徐疆道:“我无异议”,

    莫琅琊道:“本尊决议去封魔台一探究竟”,

    他们四人俱都在百宗联盟一言九鼎,若是彼此有所异议事情没准便搁置了下来,但既然四人都同意去往封魔台一趟,那便是说整个百宗联盟的力量都可调往封魔台。

    少正冶笑道:“如此正好”,

    吞剑老祖道:“此事重大,关乎几十名大宗师,百余宗派,数十万修士,甚至两州气运也在此一战,请戏城主人多加筹谋,确保做到万无一失”,

    少正冶点头道:“本座与衍师自当筹备完全,完备之后也将告知诸位;此一战非同寻常,请诸位带上镇派之宝,全力而出,勿要藏私”,

    “自当如此”,

    “面对道主这等人物,还有人敢藏私吗?”,

    “既然如此,且待本座与衍师打通两地,设好界门,以全其功,告辞”,

    ......

    封魔台下,无极道宫。

    魔气自地下喷涌而出,伏魔之地魔啸之声又起,上空一片晦暗,如乌云盖顶,向来肃穆的无极道宫没来由的蒙上一重诡氛。

    道主掐算数次,次次都是大凶,竟是没有分毫的吉兆,他面上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有婴儿的哭声传来,是无极道宫刚诞下的那名婴儿的哭声,陆鸿与轩辕素的孩子,名为陆承恩,此地喷薄的魔气已经影响到这个孩子了,魔气压过了无极道宫的道威,果真是道消魔长,命不可违了吗?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