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炎修所言,沅水城实力不强,联军轻而易举便将其拿下了。联军脚步不停,继续南下,与阮连连带着的起义军汇合。

    此时,他们的手中,已握着南洲近三分之一的势力。在联军的支持下,阮连连自立为君,暂定容城为王城,联合联军,声讨阮菁。

    容城中。

    “二公主,不,应该称呼为南君了。恭喜!”欧杨举起酒杯道贺。

    阮连连笑道:“北君客气,此番,还要多谢诸位的帮助!”

    “如今局势大好,兴许过不了多久,这场战争就该落下帷幕了!”欧杨道。

    炎修不客气地泼着冷水,“不死人还没有毁掉!”

    欧杨:“……”

    算了,最近炎修火气大,逮谁怼谁,他还是不要招惹得好。

    “不死人的确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难题!”阮连连神色有些凝重,“本君与不死人的制造者有过一些交情,他曾说过,毁掉不死人要比制造不死人要难上数倍!”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传闻不死人是南洲花费几代人的心血才炼制而成,若是毁掉不死人更要难上一些的话,那……

    “既然造得出,那便毁得掉!”莫萧道:“我相信药堂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药堂是联军为了毁灭不死人而成立的,其中汇集着各洲最优秀的药师与毒师。中洲的凌浩,西洲的蓝凛,北洲的大国手,哪一个放出去不是赫赫有名的存在。至于东洲,蓝衣昨日已经顺利抵达容城。

    “统领,前面就是药堂了”蓝衣骑副统领蓝梦指着前方的一处地方道。

    蓝衣点头,迈步上前。

    刚走到门口,便与一人撞了个满怀。蓝衣抬起头,彻底僵在了原地。

    “抱歉……”凌浩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瞪大了眼睛,向来无悲无喜的眸中写满了不可置信。怎么会?

    寻了多年,他自己都快要放弃了,对方竟然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两人站在门口,久久没有言语。

    蓝梦看着自家统领和眼前这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忍不住出声,“想必阁下就是鬼医大人了吧!”

    她比蓝衣早到了几天,虽然没有见过凌浩,但是那标志性的白发,除了中洲鬼医,怕是不会再有第二人。

    凌浩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蓝衣的脸色有些复杂。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再次见到凌浩的准备。可是不想,他们的再次见面会是那么的突然,这让她不知所措。

    见着蓝衣还是没有说话的打算,蓝梦认命地开口,“我们是东洲蓝衣骑的人,这是我们统领,蓝衣!”说罢,她不着痕迹地扯了扯蓝衣的袖子。

    统领,您倒是给点反应啊!

    “中洲,凌浩!”凌浩死死盯着蓝衣的脸,一字一字,他咬得极为清晰。

    那热切的目光让蓝衣有些慌乱。

    “姐姐!”

    蓝衣松了一口气,看都没敢看凌浩一眼,匆匆走向不远处的蓝凛。

    “哎!”蓝梦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统领华丽丽地将中洲鬼医无视了个彻底。她朝着凌浩抱歉地笑笑,忙跟上蓝衣的脚步。

    夭寿了!统领今天不对啊!

    凌浩眼底的光芒渐渐暗了下去,真的那么讨厌吗?

    讨厌到,过去这么多年,依旧不肯露面。

    讨厌到,明明知道他在东洲王城,还是避而不见。

    讨厌到,明明已经见面,却是不肯跟他说一句话,甚至连个眼神都吝惜于给他了吗?

    凌浩看着那蓝色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胸口一阵钝痛。他眼前有些发黑,晃了几步才稳住身形,扶着门框的手因为过于用力,关节微微泛白……

    南洲王城。

    阮菁阴沉着脸坐在书房中,接二连三的失利让她尤为恼火,阮连连自立为王的消息传开,她险些气得吐血!

    一直以为,阮连连是她众多棋子中最好控制的一个,却不想这温驯的棋子反扑起来,给她造成的麻烦完全不比联军的少!阮菁现在连肝都是疼的。

    “哗啦啦!”阮菁一把扫落桌案上的物品,文房四宝,茶杯茶盏尽数摔在地上。她还觉得不解气似的,起身将书房中的花瓶古董砸了个干净!

    “没有人可以阻止本君!都给本君去死!去死!”阮菁不停地咒骂着。她双眸通红,活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狰狞可怖。

    慕风躲在远处,不敢出现在阮菁的视线中。他深知,这个时候的阮菁是最危险的,靠近她纯属找死!

    直到书房中再没有东西可砸,阮菁的怒火才慢慢平息。

    慕风走上前,将一直端着的茶水送到阮菁面前,“君上,消消气!”

    阮菁端过茶杯,突然眼神一凝,将其狠狠砸向柱子旁那人。

    慕风吓了一跳,忙退到一边。

    与慕风相比,那人倒是淡定得多。她甚至连躲闪都不曾,就这么站在原处,由着那茶杯擦着她的脑袋飞过去。温热的茶水洒在她脸上,她亦是没有半点反应。

    她披着一身宽大的黑色斗篷,不说话,也不走动,连气息都是极轻的,处处透露着诡异。

    阮菁坐回位子上,朝那人招了招手,“过来!”

    那人慢慢转过身子,缓缓走向阮菁,乖巧地蹲在她身侧。

    阮菁满意地点点头,摘下那顶宽大的帷帽,长长的指甲划过那张绝美的小脸,不由叹了几声:“即使变成这个样子,还是一样的迷人啊!”

    没有帷帽的遮掩,那人的脸暴露在空气中。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连嘴唇都是死人一般的苍白。她僵着脸,目光空洞无神。

    阮菁突然揪住那人的头发,将她的脸狠狠压在桌子上,“你男人可真是威风啊,一再地夺取本君的城池,速度这么快,是为了你吧!真是祸水!”

    那人死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管阮菁手上的动作有多狠,她都好像感觉不到似的,不喊也不叫。

    阮菁的气撒得差不多了,她揪着那人的头发,让那人抬起头,空着的右手抚上那张脸,自言自语道:“这么漂亮的脸蛋,真是可惜了!”

    慕风缩在远处,不敢上前。

    阮菁,她就是一个疯子!

    “本君要御驾亲征,送炎修一份大礼!哈哈哈!”尖锐的笑声久久回荡着……

    ------题外话------

    在看小说和写小说之间,艰难地选择了后者。含泪码字,嘤嘤嘤~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