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老夫人亲自选中的,自然不会让旁人挑出错来。”秦蓁勾唇一笑,接着道,“明儿个我出府去。”

    “大小姐是想躲着她们?”知茉看着她说道。

    “你真当她们过来是请安的?”秦蓁冷笑了一声,“也不知存着什么心思。”

    “那您要去哪?”知茉轻声问道。

    “师父刚送来的。”秦蓁无奈道。

    “这是?”知茉双手接过,待看过之后,“大小姐,为何要去南城?”

    “我也不知啊。”秦蓁挑眉,而后道,“不过,禹王现在在何处?”

    “九王府。”知茉如实道。

    秦蓁暗自摇头,似是想到了什么,接着道,“明儿个你与知棋跟着我去就是了。”

    “那奴婢呢?”寄香看着她道。

    “你跟茗香也出府,去医馆待着。”秦蓁继续道,“这院子里头,让荔香跟沉香守着就是了。”

    “是。”茗香与寄香垂眸应道。

    “府上,也不会太安稳。”秦蓁叹气道。

    那两位姨娘巴不得她离开,以此好有借口进来。

    秦蓁便给她们这个机会。

    次日,秦蓁便说要去医馆闭关几日,故而大张旗鼓地带着人离开了。

    季氏这些时日一直在调养身子,得知秦蓁离去,她暗暗地松了口气。

    “夫人,既然郡主不在,咱们也该有所动作了。”连妈妈说道。

    不过,季氏想起了那两个姨娘来,“这其中一位连姨娘与你有何干系?”

    “与老奴并无干系。”连妈妈垂眸道。

    季氏勾唇冷笑,如今的她,对连妈妈也冷了心。

    不过,表面上,却还是言听计从的。

    秦蓁去了医馆,便直接将自己关进了屋子里头。

    这厢,寄香与茗香照常伺候着。

    而秦蓁早已换了衣裳,带着知茉与知棋从后院离开了。

    “大小姐,前去南城最快也需要两日。”知茉想了想道,“会不会耽搁了进宫的日子?”

    “昨儿个我便传信给太后了。”秦蓁坐在马车内,到底没有着急着赶过去。

    知茉吩咐车夫加快。

    知棋反倒说道,“大小姐,奴婢打听过了,南城那处最近怪事连连。”

    “有何怪事?”秦蓁接着问道。

    “南城的陈家,与三夫人的陈家乃是远亲,不过这陈家近年来却突然崛起,成了整座南城的名门望族。”知棋道,“原本,陈家在京城也是有一席之地的,却在当年皇上登基之后,便举家南迁,到了南城扎根,经过这数十年,在南城算是站稳了脚跟,俨然一霸。”

    秦蓁笑了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大小姐,这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啊。”知棋感慨道。

    “师父让我前去南城,又是何意?”秦蓁觉得,她也不过是个区区郡主罢了,虽然三婶出自陈家,与南城的陈家也不过是远亲,无非有些沾亲带故,却也并无往来啊。

    “大小姐,奴婢也不知。”知棋接着道,“不过……听闻陈家当年离开京城,乃是因皇上登基。”

    “这又与我何干呢?”秦蓁觉得,朝堂纷争,她能尽量避免的便莫要掺和。

    可是眼下,师父特意让她前去南城,莫非,这陈家背后隐藏着什么?

    她不由得想起了上次宫中遇到的那个宫婢来,不知为何,这心里头越发地惴惴不安起来。

    “大小姐,您若是知晓陈家的大小姐嫁给了谁,您这心里头便有数了。”知棋接着道。

    秦蓁抬眸看去,“嫁给谁了?”

    “她如今乃是黎家的二夫人。”知棋继续道,“那黎千落便是她的女儿。”

    “哦。”秦蓁挑眉,倒是没有想到。

    不多,黎家依靠着江家,江家又顺着林家,那么,陈家呢?难道也是仗着林家的势?

    若是如此的话,当年皇上登基,陈家举家南迁,又是为了什么?

    躲避祸乱?

    还是为了积蓄势力?

    秦蓁隐约觉得,师父看似不过是个走方郎中,可是自从她成了他的徒弟之后,所掺和的可都是皇宫中的事儿啊。

    如今她又成了郡主,到底是自个所为?还是被一步步地推上去的呢?

    她揉着眉心,合起双眸,仔细地想着种种,前世的自己,一直被锁在后宅中,了解的也不过是妇人之事,可是这一世,她想要的又是什么呢?

    原先,觉得自己前世过得傻,如今呢?

    她缓缓地睁开双眸,看向知茉道,“南城那处,最近可还有什么奇闻?”

    “奴婢这处听说的,便是陈家近来家宅不宁,接二连三的发生怪事,却也查不出个缘由来,不过,陈家与徐大夫颇有渊源,也不知是如何告知徐大夫的,这才……”

    知茉看着她道,“大小姐,这也是您昨儿个给奴婢瞧的,徐大夫送来书信中所言。”

    “哎。”秦蓁头疼,“接连发生怪事?闹鬼不成?”

    “这……”知棋接着道,“前几日,黎小姐去陈家了。”

    “哦。”秦蓁挑眉,“我不过是个医术浅薄的郡主,又不是朝堂中人,更不是捉鬼的,为何让我去?”

    她也不过是随口嘟囔。

    知棋抽搐着嘴角,“大小姐,那咱们到了南城,可是直接去陈家?”

    “陈家让师父过去,师父又让我前去,想来陈家那处也得了消息,我自然是要去陈家的。”秦蓁唉声叹气,“师父何时改行做道士了?可我也没有得他道士的真传啊。”

    “大小姐,许是陈家那处的怪事,与病或者是毒有关呢?”知茉无奈道。

    “知棋,你可查出什么?”秦蓁看向知棋问道。

    知棋接着道,“陈老夫人病了,整夜噩梦连连的,高烧不退,请了大夫也是于事无补,陈家两位夫人也是如此,还有便是,陈家的两位公子半夜总是发狂,与林家大夫人倒是有几分相似。”

    “那不是失心疯了?”秦蓁挑眉道。

    “不过,前些时日,林家来人了,林大夫人瞧着到没有异常啊。”知茉道。

    秦蓁冷笑一声,“我之前见过的林大夫人,与上次所见,并非一人。”

    “难道如今的林大夫人并非当初的林大夫人?”知棋不解道,“可是这模样与言行举止是一样的。”

    “罢了,先去南城再说吧。”秦蓁摆手道,“我如今医术尚浅,这等怪事,我万一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呢?”

    “大小姐,您可是不愿意前去?”知茉笑着问道。

    秦蓁冷哼了一声,“自然不愿意,我只想过几天清净日子。”

    “可是,府上也不清净啊。”知茉小声道。

    “我这才不过离开半日,难不成便闹腾起来了?”秦蓁半眯着眸子说道。

    “新夫人能起身了。”知茉说道,“一早便老夫人那处请安去了。”

    “那两位姨娘眼巴巴地赶过去了。”知棋附和道。

    “哦。”秦蓁挑眉,“由着她们闹腾吧。”

    “大小姐,大公子也去了。”知茉看着她道,“不过,还带去了个女子。”

    “嗯?”秦蓁睁大双眸,“谁?”

    “听说乃是太傅之女。”知茉接着道,“在麓山书院相识的。”

    “太傅之女?”秦蓁沉吟了片刻,“占家的?”

    “是。”知茉道,“那占小姐当即便得了老夫人的喜爱。”

    “哦。”秦蓁想了想,“太傅之女,何故会来秦家呢?”

    “想来是大公子与她投缘吧。”知茉冷声道。

    秦蓁挑眉,继续道,“既然是太傅之女,想必也是眼高于顶的,怎么可能看上秦術呢?”

    “大小姐,难道是大公子用了什么法子?”知茉摇头,“毕竟,占小姐身为太傅之女,也不可能贸然登门,更何况,还是跟着大公子前去的,毕竟男女有别。”

    秦蓁轻轻点头,“你说的也并无道理,不过事已至此了,那便等着那处的消息吧。”

    “是。”知茉点头应道,已派人盯着了。

    两日后,秦蓁到了南城。

    这大白天的,街上竟然没有多少人。

    她的马车驶入,守卫的士兵恭敬地立在两旁。

    “大小姐,这南城瞧着有些古怪啊。”知茉瞧着在路上行走的百姓瞧见这马车时,露出惊恐的表情,更是纷纷躲避。

    秦蓁也看到了,看向知棋道,“让咱们的人过来。”

    “是。”知棋垂眸应道。

    秦蓁的马车刚进来,便瞧见有人匆忙赶了过来。

    马车停下,外头已有人开口,“微臣南城府尹恭迎和安郡主。”

    车帘缓缓地掀起,秦蓁端坐与马车内,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接着道,“府尹起身吧。”

    “谢郡主。”南城府尹恭敬道。

    秦蓁慢悠悠道,“本宫前来南城,也不过是走亲罢了。”

    “郡主可是要去陈家?”府尹轻声问道。

    “嗯。”秦蓁淡淡道。

    知茉放下车帘,扬声道,“府尹可是要亲自带路?”

    “是。”府尹连忙应道,便在前头引路了。

    没一会,秦蓁便到了陈家。

    陈老爷带着众人亲自在外头迎接。

    正门大开,秦蓁缓缓地下了马车,入了陈家。

    陈老爷小心地跟在一侧道,“郡主请。”

    秦蓁抬眸看向陈家,这府上比起京中林家的府邸还要气派几分,可知陈家这些年在南城的建树。

    秦蓁一步步地往前,等入了正堂落座。

    陈老爷立在外头,等着召见。

    知茉却觉得这陈家府上的规格快赶上王府了。

    似是知晓她要前来,特意隐藏了。

    “陈老爷,本宫乃是奉家师之命前来。”秦蓁也不拐弯抹角。

    “是。”陈老爷连忙应道。

    秦蓁继续道,“本宫前来时,也听说了府上的情形,如今便去瞧瞧。”

    “郡主大驾光临,乃是陈家的福气,郡主请。”陈老爷连忙道。

    秦蓁被知茉搀扶着起身,便随着陈老爷先去了陈老夫人那处。

    陈老夫人躺在床榻上无法起身。

    外头,已有陈夫人等人候着了。

    “臣妇参见郡主。”陈夫人恭敬行礼道。

    “老夫人可在里头?”秦蓁淡淡地问道。

    “是。”陈夫人应道。

    秦蓁微微点头,便进了里间。

    知茉上前,率先去瞧了。

    没一会,看向秦蓁道,“郡主,奴婢倒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秦蓁沉吟片刻,便亲自上前把脉。

    “郡主?”一旁的陈夫人轻声唤道。

    “嗯?”秦蓁仔细地瞧着陈老夫人的神色,转眸看向陈夫人道,“脉象平稳,虽有气血不足之状,倒也不严重。”

    “大夫所言亦是如此。”陈夫人道。

    秦蓁轻轻点头,而后起身道,“待本宫仔细斟酌之后再做定夺。”

    “是。”陈夫人并不敢多言。

    秦蓁而后道,“听说府上几位公子、夫人亦是如此?”

    “臣妇也是强撑着前来。”陈夫人脸色泛白,额头还冒着冷汗。

    秦蓁走上前去,扶着陈夫人,她脉象虚浮,浑身无力,乃是气血两亏。

    她敛眸,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大舅母与吕夫人,为何,这几个府上的夫人都会有如此症状呢?

    秦蓁沉默了良久,而后道,“陈夫人还是先去歇息吧。”

    “是。”陈夫人的确难以支撑,恭敬地应道,便退了下去。

    秦蓁转眸看向知茉道,“先出去吧。”

    “是。”知茉恭敬地应道。

    待出去之后,陈老爷上前道,“郡主的下榻之处,微臣已备好。”

    “嗯。”秦蓁淡淡道,“日后,陈老爷便当我是远方表亲就是了,不必如此。”

    “这……”陈老爷犹疑道。

    秦蓁接着道,“这般兴师动众的,若是惹了城中百姓不安,岂不是本宫的错。”

    “是。”陈老爷垂眸道。

    随即,她便去了西苑。

    秦蓁入了屋子,这处亭台楼阁错落有致,远处重峦叠嶂,甚是清净雅致。

    她看向知茉道,“适才,你可看出什么?”

    “陈老夫人乃是中毒了。”

    “嗯。”秦蓁点头,而后道,“陈夫人的症状由来已久。”

    “奴婢瞧着,反倒与舅夫人、吕夫人相似。”知茉也觉得奇怪,“这各府上的夫人,都有这等症状。”

    “看来师父让我前来,想必是发现了什么。”秦蓁慢悠悠道。

    “大小姐,咱们在陈家要待多久?”知茉小心地问道。

    秦蓁敛眸道,“这处,必定隐藏着什么,既然如今发生了事儿,想必,陈老爷也知晓,乃是有人背后所为,故而,才会给师父去了书信。”

    “可是,这陈家与黎家往来,便是林家的人,为何与徐大夫这般?”知茉不解。

    秦蓁看向她道,“若是都知道了,还让我来这做什么?”

    知茉敛眸道,“大小姐,奴婢不知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知道你憋了许久,说吧。”秦蓁慢悠悠道。

    “夫人故去之前,给您留了不少东西,却也担心有心之人利用您,故而才给了您两条退路,可是您偏偏走了最难走的这一条。”知茉看着她道,“大小姐,那钟妈妈,奴婢不知为何,总觉得她像是知道什么,亦或者是,如今的钟妈妈,想来是在有意隐藏什么?”

    秦蓁点头道,“此事儿,我也觉得奇怪。”

    “大小姐,姑奶奶待李妈妈甚是信任,也因钟妈妈与您生了嫌隙。”知茉继续道,“想来,钟妈妈是极有手段的。”

    “沈妈妈呢?”秦蓁继续问道。

    “奴婢再去程家打听的时候,沈妈妈已不知所踪了。”知茉看着她道,“故而,奴婢便担心,这其中,当真是夫人留下的?”

    秦蓁盯着知茉看了半晌,“墨阁那处,教会你的,你如今反倒都用在了我身上?”

    “奴婢不敢。”知茉连忙垂眸。

    秦蓁笑了笑,“你是老阁主专门留给我的?”

    “奴婢之前一直跟着少阁主,可是,老阁主却一直教导奴婢,日后跟着的主子是您。”知茉如实道,“奴婢在墨阁,而墨阁,日后也是您与少阁主的。”

    “我?”秦蓁挑眉,“这便是奇怪之处了。”

    “是。”知茉看着她道,“老阁主的心思,奴婢从来不敢肆意猜测,而奴婢自从入了墨阁那一日,便是大小姐的人。”

    秦蓁看向知棋,而她也是低头应道。

    “若是我不去墨阁呢?”秦蓁想起前世,自己一步步地走到最后,也不过是按照母亲留给的另一条安逸的路走罢了。

    可是那条路,又能安逸多少呢?

    她也不过是被人玩弄于鼓掌中,到最后,成了一个彻底无用的棋子,无情抛弃罢了。

    “那奴婢便无用了。”知茉如实道。

    秦蓁了然道,看来,前世她并未有这一世的路,而与第一条路有关的,也都会全部被淹没,亦或者是消失,比如知茉、知棋、寄香、茗香,还有师父。

    至于袁锦年所言,她与程嫊的不同便是,她没有走前世的老路,可是,这也是她用一生的愚蠢换来的不是吗?

    秦蓁自嘲地一笑,看向知茉道,“看来,我的路才刚开始。”

    “大小姐,您可是想明白了?”知茉小心地说道。

    秦蓁点头,“不明白,也要明白不是?”

    知茉傻呵呵地笑着,随即跪下,“奴婢誓死追随。”

    “奴婢亦是。”知棋附和道。

    秦蓁摆手,“都起来吧。”

    “是。”二人连忙应道。

    ------题外话------

    亲耐哒们,今天三更来了,吼吼……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