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田小花,非常的焦急。

    那种焦急,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竞标的,这也是对于华夏来说都非常重要的生意。

    本来在田小花想象中,这个任务应该是挺简单的,毕竟之前华夏已经做好了安排。

    可是从降落到了机场遇到杀手开始,再到之后长岛先生这边失去了联系。

    所有的一切,田小花好像是掉进了一个漩涡里面,怎么样挣扎都没办法爬起来。

    尤其是刚刚,在接到这条突然之间发布的消息,她可是真的完全没了主意。

    于是,也就马上拨通了李高楼的电话。

    而同时,听到了这句话的李高楼,也是眉头一皱。

    突然之间发布消息,来了这么一下,的确是太突然了。

    “怎么会这样?之前竞标不是面向很多大公司的吗?我们现在都来了,他们宣布这样结果?”

    认真的看着田小花交给自己的这份资料,李高楼口中自言自语。

    “好像是跟长岛有关系,我们举报了他之后,他将自己收钱的事情讲了出来。”

    田小花明显是已经有了点消息,所以出声说道。

    听到这话,李高楼一愣,跟着摇头显得有点无奈,要是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完全可以晚一点再举报长岛吗,结果搞出来这样的麻烦。

    “现在怎么办?”

    瞪大了眼睛,田小花看着李高楼问道。

    不得不说,连她自己都感觉好像跟李高楼在一起,智商会完全变得非常低。

    以前的时候,她喜欢什么事情自己去考虑,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与其自己半天想不出来一个合适的办法,不如直接找李高楼。

    他不单单可以很短的时间里面找到最好的办法,而且一定可以做到。

    所以,这么短的时间,已经是习惯了。

    “这次的竞标,是为了岛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水电站,现在他们已经宣布了会从美洲跟北欧之间选择,那么毫无疑问这两家公司应该都是动用了特殊的手段……”

    口中继续自言自语,同时李高楼琢磨着。

    的确,竞标的事情非常重要,按道理来说,这座水电站应该是华夏成功的可能性最大。

    毕竟,这种事情华夏有着自己的经验,而且岛国这边的条件很多都是跟华夏这边类似的。

    也正是如此,所以田小花他们刚刚落地,就有那么多的人在针对他们。

    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倒是工程部这边发出这样的声明,那就必须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办法可行。

    所以,究竟什么样的办法最好?

    田小花看着李高楼在思考这件事情,于是非常安静的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坐在旁边,甚至于担心外面有人打扰,都是特意安排了一下。

    就这样,她坐在这头,李高楼坐在那头。

    小李同学从来都是一个喜欢虚心请求的人,因此自己有点想明白之后,他直接翻开了生死簿。

    毕竟,生死簿从来都是他最好的老师,没有改变过。

    就跟从前很多次一样,李高楼认认真真写下了自己的问题,想要找到一个解决办法。

    很快,生死簿上出现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叫做松野谷里,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孩。

    在看到这个女孩的名字之后,李高楼是非常奇怪的,他过去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女孩的名字。

    可是,随着他想要从生死簿上看到关于这个女孩更加详细的介绍,整个人的脸色都是变了。

    松野谷里,还有七个小时的寿命,七个小时以后,将会死于一场意外。

    因为跟生死簿之间的联系,所以李高楼马上明白了生死簿的意思。

    拯救这个女孩,将是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七个小时之后,只要可以让这个女孩摆脱本来命中注定的死劫,那么竞标的事情就可以解决。

    为什么会这样?

    李高楼也不知道,但是……他确定自己一定要这么去做。

    算算时间,七个小时以后,差不多正好天亮。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他肯定是没办法休息了,一定要找到这个女孩。

    但是偏偏,难度就这样摆在了面前。

    哪怕是盯着生死簿,李高楼也不知道这个女孩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家庭背景。

    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有她的死亡方式。

    脱轨,死于樱岛市!

    没错,就是因为脱轨,导致她没了性命。

    可是,这算什么?

    脱轨?为什么脱轨?又怎么可能会死?

    所有的这些,李高楼都是不知道,却是又必须去克服的困难。“马上安排我们的人,调查樱岛市所有的城市轨道资料,同时联系岛国方面,确定是不是有一名叫做松野谷里的女孩?”

    合上了生死簿,看了看时间之后,李高楼站了起来。

    他整个人,都是在这一刻变得紧迫起来。

    没错,时间就是生命,不单单只是为了自己和任务,更多的也是为了这个女孩。

    既然生死簿会选择让自己去营救这个女孩,那就代表自己是她命中的一线希望。

    那么,李高楼是绝对不愿意让她失望的。

    虽然说到现在,他也没明白究竟所谓的脱轨,是怎么个意思?

    田小花并不知道李高楼知道了什么,或者说接下来打算干嘛,但是却又对李高楼有着绝对的信任。

    所以,他们这边马上行动了起来。

    同时,李高楼一个电话到了二毒那边,自己让二毒从京市带过来的兄弟们,也是同样开始寻找这个女孩。

    尤其是在火车站,以及轻轨交通之类的地方,去了大量的人,都是在调查着。

    李高楼自己,也是开始在樱岛市深夜的街头奔跑。

    他的心里面,在不断的催促着自己,也是在激发着所有的力量和可能性。

    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正是最美丽的年龄,如果就这样死于意外,实在是会让人心痛。

    因此,七个小时之内,一定要找到她啊!

    ……

    “部长先生,我们的公告已经发出去了,没问题了。”

    办公室的门推开,外面的秘书走了进来说道。

    点了点头,坐在桌边的松野先生,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

    这位松野先生,看上去非常的普通,然而事实却是……他的身份是整个岛国工程部的负责人。

    这样的身份,那可是非常重要的。

    尤其是吸引了很多大公司目光的水电站工程,就是他来负责的。

    同样,确定其他的公司出局的决定,也是他做出来的。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长岛先生挪用公款之后说出的实情。

    那些人,都是被华夏的人拿走了。

    松野先生,当然是非常的生气,毕竟那是公款啊,可不是属于他长岛一个人的财产,就这么被人家拿走,实在是郁闷的要死。

    可是,却又没办法追回来,毕竟资金直接到了海外账户,他们也没有办法。

    长岛先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这番话说出来,松野先生也就拿定了主意。

    后面的竞标,他不想要让华夏继续参与进来,然后才有这个通知。

    “松野先生,您打算回家吗?”

    旁边的秘书,看到松野先生似乎是有点累,所以出声问道。

    听到这话,松野先生愣了一下,然后摇头。

    他打算再多待一会儿,毕竟时间还早,加上最近的确是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结果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看到是妻子打过来的电话,松野先生是有点奇怪的,不过跟着就接通了。

    然后,那头马上响起了自己妻子焦急的声音。

    “谷里一直没有回家,好像是……失踪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