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被数十个彪悍的汉子盯着,可是田伯光非常的从容。

    开玩笑,他身负绝世武功,岂会将这些平凡的家伙看在眼中。

    这些人里,有谁会是他的一合之敌吗?

    没有,根本没有。

    即使被他们奉若神明的木高峰,在自己的面前,也只有匍匐的份。

    就是因为这种强大的自信,让田伯光无所畏惧。

    他信马由缰,直到距离达沃里部落不足五十米的地方才缓缓站定。

    接下来,他也没有耽搁,就在那些汉子们犹疑的目光中,突然爆喝道:“木高峰,你给我滚出来受死!”

    这吼声中他特意加了内功,效果直如惊雷,声震数里而不绝。

    达沃里部落虽然很大,但他相信,就没有人会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木高峰在这里作威作福,自然不会允许自己的威信被人挑战,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出来的。

    因此喊完之后,田伯光就面带微笑,静等着木高峰气急败坏的身影出现。

    果然,就在他的话音余波还没有消失的时候,达沃里部落内部就纷乱了起来。一片乱糟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只听得人声鼎沸、马嘶如潮。

    田伯光对于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果然吓住了这些没有什么见识的草原原始人。

    随后,他就看到,本来在他眼前的那几十个汉子全都默默地驱赶着坐骑,分向两边躲开。

    呵,木高峰这个家伙,居然好大的排场。

    没容田伯光在心里讥讽完呢,就听的得达沃里部落内部突然响起惊天动地的马蹄声。

    随后,他的眼前一片烟尘滚滚,无数的草原壮汉挥舞着弯刀、驱赶着坐骑朝他蜂拥而来。

    那铺天盖地的架势,好像能够毁灭一切。

    看到木高峰没有现身,而是无数的骑兵朝自己冲来,田伯光感慨不已。

    前辈萧峰就曾经豪言过:凭萧某的功夫,就算是千军万马,我也来去自如。

    自己继承了萧峰的衣钵,算是他的传人,自然不能给他丢人。

    眼前这数之不尽的骑兵又能如何?

    想想萧峰那气概云天的丰姿,田伯光就热血上涌。一抖马缰,掉头就跑。

    开玩笑,萧峰只说来去自如,可也没说打得过啊。

    数千的骑兵面前,一个人的功夫再高也不顶用啊。就算是累,也能把你累死。

    来去自如的正确理解,那就是可以跑掉。

    天地作证,萧峰萧大侠可从来没有说过,消灭几千名骑兵就跟碾死蚂蚁一样。

    从中不难发现,如果吹牛吹的有b格,还不会被打脸,也是一门学问。

    田伯光一边跑一边破口大骂。

    “该死的木高峰,你给老子等着。今天你落老子面子,老子一定将你剥皮抽筋,用生死符好好折磨你。”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草原上一片黑寂,白日里的喧闹也早已经过去。

    冷风嗖嗖中,喀丝丽抱着柔嫩的肩膀,疑惑地看着田伯光。

    “尊敬的勇士大人,实在不行的话,我们还是回达达木部落,和我的父兄汇合吧。草原上不满达沃里部落残暴的人很多,只要我们联合起来,还是有获胜的希望的。”

    “不行?”

    田伯光脸红脖子粗,神情讪讪的。

    男人就不能说不行,尤其是被一个绝世美少女说不行。

    可是一想到白天自己吹的牛,他就羞臊的恨不得脑袋插到泥土里去。

    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田伯光一定要在喀丝丽的面前挣回面子。

    “哼哼,白日只是我的疏忽大意,没想到他们会出动骑兵。不过你别担心,现在夜幕降临,伸手不见五指,他们的骑兵就没有了用武之地。今夜我再去计较一番,看他们谁能挡住我?”

    白日和大群的骑兵作战,田伯光自信没有那个能耐。

    别说是他了,换成任何的顶级高手也只有跑路的份。

    可到了夜晚,骑兵无法集合作战,发挥不出威力,他就不信达沃里部落里谁还能挡住自己。

    “真的能行吗?”

    看样子白天田伯光逃之夭夭的风采,给喀丝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小姑娘的眼中满是怀疑。

    田伯光再也忍不住了,低吼道:“哼,行不行,等以后就让你好好见识下。”

    说完,他拍拍屁股,独留下喀丝丽一个人躲在安全的地方,一个人没入了夜色中。

    白天因为他的捣乱,所以达沃里部落加强了戒备。

    可是没用的,他这样的高手,那真都是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想不被人发现就很难发现。

    田伯光踏月而来,犹如鬼魅一样钻入了达沃里部落的内部。

    他也不用苦心寻找,直奔最中央、最大、最华丽的帐篷摸去就是了。

    一路来到这里,才发现里面灯火通明,好几个人在聊些什么。

    “你们说,白天的那个家伙到底是谁?”

    “不知道,也许是来捣乱的。要不是他跑得快,肯定会被我们的勇士乱刀分尸。”

    “齐尔汉,你们要小心一些。神使大人如今不在,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那些部落说不定会蠢蠢欲动,干出逆天的事情来。”

    一个粗豪的嗓子哈哈大笑起来。

    “青使大人,就算神使大人不在,有您和白使大人在这里坐镇,那些愚蠢的部落又能翻出什么花来?别以为我不知道,您二位可是得到了神使大人的真传的。”

    他恭维的话,让帐篷里的另外两个人都矜持地笑了起来,显得十分自得。

    田伯光略微听了一下,算是有了一个思路。

    怪不得白天他那么挑衅,木高峰都没有出来,原来是不在。

    从喀丝丽那里他了解过,这个齐尔汉就是达沃里部落的族长。而那两个什么青使、白使的,估计是木高峰的手下。在木高峰不在的时候,帮着镇压草原的。

    没有抓到木高峰,这让田伯光十分的郁闷。不过他也不想等下去了,必须要让喀丝丽见识一下他的神威才行。

    想到这里,他也不在耽搁,哈哈大笑声中,直接破帐而入。

    “哼哼,你们这些垃圾。白天小爷是逗你们玩呢,还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在他发出声音的时候,帐篷里人的就惊呼而起。

    待看到是他,那个齐尔汉惊怒不已,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摸到这里来。

    恐慌之下,他立刻对身边拱卫的武士喊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砍死他。”

    十多个持刀的武士领命扑来,刀光如雪。

    田伯光却根本不在意,右手五指紧扣在一起,然后如同弹琵琶一样地挥出。缕缕劲风之中,那十多个侍卫连他身前五步都没有走到,就全都惨呼着倒地,一命呜呼。

    眼见了他的神功,那两个青、白使者大惊失色。

    高瘦的家伙抽出一柄诡异的弯刀,大喊道:“点子扎手,并肩子上。”

    身形已经跃到了半空,挥舞着弯刀,往田伯光的脑袋上砍来。

    田伯光眉头紧皱,十分的郁闷。

    这都什么玩意儿?

    怎么江湖黑话都出来了?

    他也没有耽搁,袍袖一挥,那高瘦的家伙来的有多快,倒飞回去的就有多快。

    接连撞翻了好几张桌椅,又在地上滚了三圈,喷出了一口鲜血,就失去了气息。

    田伯光从入帐开始,几个呼吸之间就杀了如许多人,立刻镇住了剩下的那个齐尔汉和矮胖的白衣男子。

    因为高瘦的家伙穿着青袍,估计这个矮胖的家伙就是所谓的白使了。

    见他原地不动,凌空就打死了武功更高的青使,白使脸色灰败,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他算是看出来了,来人的武功比他们的师父木高峰还要厉害许多。

    就算是硬上,也只有惨死一条路。

    白使如此,那个齐尔汉就更加不要说了。

    他的侍卫们,可都是部落里最骁勇的汉子。以往和别的部落纷争的时候,这些人哪个不是勇往无前,带领部落取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可如今呢?

    这些人眨眼之间就命丧黄泉,死的不能在死了。

    这足以说明,来人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一时间,齐尔汉竟然吓的小便失禁,两腿之间湿淋淋的一片。

    田伯光甫一现身,就用霹雳手段震慑住了还活着的两个人,让他们噤若寒蝉,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见自己的作为达到了效果,田伯光终于有了笑脸。

    他信步走进来,径自在最中间的尊位上坐了下来,看着那脸如筛糠的白使,冷冰冰地道:“我问什么,你说什么。有一句不实,就把你废了武功扔到荒原上去。”

    大草原上不光风景秀丽,平坦如织,同样还有让人闻之色变的狼群。

    这要是被废了武功扔在草原上,大批的野狼闻着腥味赶来

    白使想着自己被万狼包围啃噬的画面,立刻什么胆气都没了,哆嗦着唇齿赶紧保证道:“大侠您问,小的小的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大侠看在小小的上又八十老母、下有”

    “闭嘴!”

    田伯光满头黑线,心说这些家伙们做反派都没有诚意。几千年了,连台词都不变的。

    他的话可比什么都管用,那白使立刻就把剩下的话吞到了肚子里,即使因此而呛到了自己,也不敢多露一个字。

    田伯光懒得跟他废话,直接问道:“你师父木高峰去哪儿了?”

    一听田伯光直呼木高峰名讳,白使就知道,一切都完了,再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