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百二十一章

作者:晨一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司马夫人见几个儿媳都来了,佯装着打起精神和她们说了一会话,便让她们都告辞了,理由是她们都有小孩要照顾,只留下柳霏霏一人侍疾便可。

    柳霏霏自此过起了苦不堪言的侍疾日子。

    司马夫人存了心思要刁难她,又岂会让她如此好过。

    喂水喝不是嫌冷了就是嫌热了,经常要折腾个三五次,喂药又嫌苦,吃饭不是嫌咸就是嫌淡了,晚上还要柳霏霏在她屋里打地铺,时时刻刻的陪着。

    这会众人还看不出司马夫人是有心刁难的才怪,但是那又如何。

    柳霏霏自个也知道司马夫人是故意的,偏生她还还不能发脾气,谁让司马夫人是她婆婆呢!自古儿媳侍奉婆婆那是天经地义之事。

    而出了司马府的琉萱日子别提过得多潇洒了,眼前没有了碍眼的人,又能日日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

    “诶!就是不能出去!”琉萱感叹了一句。

    “你呀!就知足吧!还想出去。”慕晚点了点琉萱的额头。

    “怎么能不想,我这都待了好几天没出门了。”琉萱反驳道。

    好在还有两位姐姐陪着她,不然得更加无聊了。

    猫冬的日子却却是难熬,慕晚将扑克带了来,琉萱整个人都要兴奋得跳起来了,和几个丫鬟津津有味的打着牌。

    而慕晚则和容颜郡主下着棋,不要以为是多么高雅的围棋,慕晚根本就不会,不过是前世的五子棋罢了。

    没想到的是就算她多活了一世,五子棋也是她教会容颜郡主的,可是除了刚开头两铺容颜郡主不懂规则输过两次之后,就一直都是慕晚在输了。

    “诶!看来我再想赢郡主是不可能了。”

    慕晚将手中的黑棋放下之后,容颜郡主立马找到破绽将五子连成了线。

    “姐姐不要灰心嘛!我听说瑾轩哥哥下棋最是厉害了,你跟他好好讨教讨教一定能赢回去的。”容颜郡主将棋盘上的棋子分类装好。

    “好哇!你这丫头跟着琉萱学坏了,也知道来打趣我了。”慕晚作势就要上去挠容颜郡主的痒痒,容颜郡主躲不过,不过也反攻回去了。

    这边琉萱也是被秋霜秋月和红玉三个打得落花流水,一直给红玉使眼色让红玉给她放水,奈何红玉这丫头又一根筋,根本就不给琉萱半点机会。

    终于琉萱将荷包里仅剩的两个铜板都输光了,也没人愿意再借她铜板玩了。

    薰儿端了瓜子和点心上来,又为几位小主子续上了花茶,众人终是停下来坐着好好聊聊天了。

    “枝儿姐姐来了。”薰儿撩起厚重布帘。

    “长公主殿下听说世子妃过来了,要请过去说说话呢!”枝儿兀自走了进屋。

    一一个众人行礼之后说明了来意。

    “母亲已经从宫里回来了么?”容颜郡主问道。

    “是的,知道世子妃和琉萱小姐都在,正要请过去说说话呢!”枝儿恭敬的回答道。

    “知道了,你稍等一会吧!”

    在几个丫鬟的服侍下三人这才穿戴好斗篷,拿上暖手炉随着枝儿一同去了挽月阁。

    到了长公主屋里,立马就有丫鬟奉上还热茶。

    “这天那么冷,也真是为难你们了,还来陪着容颜。”长公主殿下客套了一番,让他们赶紧入座,又吩咐丫鬟重新拿上暖手炉,这一路走过来怕原先的早已经冷掉了。

    “长公主殿下,我这是被赶出家门了,来投靠您的呢!”琉萱哭唧唧的说道。

    长公主殿下这几天都在宫里没回府,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会听琉萱一说还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呢!

    容颜郡主简单的解释了一番。

    长公主叹了口气,“你五哥这媳妇,诶……”

    长公主没说的事,这司马琉煜当初他也是极为看好的,有名又有才,甚至还动过将容颜嫁与他的想法,哪知道一转身他竟然去娶了个商女,还将家里搞得乌烟瘴气的。

    这柳霏霏可想而知也是个厉害的了。

    “如此便罢!你在这里好好住下陪陪容颜也好,她向来安静,又不愿出门,有你们多和她说说话也是好的!”长公主安抚道。

    “是!长公主殿下。”琉萱恭敬的起身福了一礼。

    原本该在一来的时候便给长公主殿下说明的,奈何当时长公主殿下在宫里,传消息也多有不便。

    “听说轩儿出远门了?”长公主殿下又转向慕晚问道。

    “是的!”慕晚答道。

    莫瑾轩出门虽未告知众人,但是他身份敏感,不仅仅是镇北王府的世子,还是领兵的大将军,他的一举一动不知道多少人注意着呢!对于长公主殿下知道这个消息她并未觉得有什么。

    然而慕晚想不到的是,这个消息还真不是长公主殿下特意都打听的。

    而是从陛下口中传出的。

    却说镇北王爷莫渊宁自打知道莫瑾轩接了信物没法违背祖宗命令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也有时间往宫里请安了。

    皇上见状好奇问起,要知道往常这个时候镇北王可都是在外奔波劳累的,今年的冬季却如此清闲,这叫天天被政务压身的皇上怎能不嫉妒呢!

    询问之下才知道他已经将担子撂下给儿子了。

    看到镇北王并未因为映雪的关系便疏远莫瑾轩,皇上的心里是十分开心的,而瑾轩也愿意接下了镇北王府这个重担,更是让他兴奋不已。

    若是镇北王真要将王府传给庶长子的话,皇上说什么也是不会同意的,虽说这是镇北王府的家事,可是镇北王府却关乎到整个国家的国库,这又岂是莫瑾瑜能称得起来的。

    皇上将这话说与太后听时并非避着她,所以她也听得一清二楚。

    镇北王府能有今天的地位,除了祖上的赫赫战功之外,更是因为这镇北王府的信物。

    若非这样,当初追随太祖打天下的功臣如此之多,又为何只有镇北王府和静王府两家世代传承,永不削爵。

    除了拳头硬之外,还因为这两家掌管着大量的钱财。

    镇北王府底下有一批能人,寻金矿银矿铁矿都是极为厉害的,又是世世代代都效忠镇北王府。

    而静王府则掌管这南边的海上贸易,一年一批东西拉出去,回来的就是一箱一箱的白银。

    这也是皇上纠结所在,一方面他是真的畏惧镇北王府,所以才会在二皇子的挑拨之下给莫瑾轩赐婚了一个庶女,就是不想他再有壮大的机会。

    一方面因为贺映雪的原因,他也是真心的疼爱着莫瑾轩,只不过这些疼爱都是在不危害江山社稷的情况之下。

    “轩儿出门也要在年前才能回来,你们几个小姐妹有时间可以多聚聚,上回你给太后写的药膳方子太后尝过之后觉得十分不错!”长公主殿下又说了“还真是多亏了你,太后现在胃口好了许多了,精神看起来也十分不错。”

    “这些都是臣妇应该做的。”慕晚自始至终都是恭恭敬敬的。

    就冲着她这份宠辱不惊,长公主殿下对慕晚也多了两分另眼相待。

    若是其他人能讨得太后欢心不知道多兴奋了。

    而另一边莫瑾轩带着冷修和一行暗卫十人出发之后便日夜兼程的赶到了鲁地,这里是他们已经开采了两年的大型银矿上,前线的军饷大多都是出自这个矿上,是以这里的守卫十分的森严。

    而以往又都是王爷前来查账的,这回换了自己来,莫瑾轩担心有人使些什么幺蛾子,耽误了回去的行程。

    冷修将镇北王府的令牌亮出来之后,两人被放行,但是进去之后主管人根本就不搭理他们,无视他们两个的存在。

    “爷,您瞧瞧这些人,我得给他们些颜色好好瞧瞧才行。”这大冬天的,爷风雪无阻的赶过来,竟然连杯热茶也没人奉上。

    “先不要急,摸清楚情况再说。”出发之前王爷便说了这座矿上有些问题,按理来说,这矿很大,开采十年都没有问题,但是近来出产却越来越少了,让人不得不怀疑,所以莫瑾轩的第一站选择了这里。

    等了许久,矿上的负责人周山总算是到了。

    “见过世子爷,采矿事项繁多,未能好好招待世子爷还望世子爷见谅。”周山话虽说得漂亮,但面上却一分尊重之色都没有。

    这两年矿上的出产越来越好了,暗中他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况且在他看来莫瑾轩不过是个毛头小子罢了,又何须对他多礼,若是镇北王亲来他可能还会多谢礼数。

    冷修看着他嚣张的态度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能立马上去给他点颜色瞧瞧,这方言整个京城有谁敢对他的主子不客气过。

    还真以为山高皇帝远了,没人能管得着他们了。

    但莫瑾轩却并未显露出生气的神色,他是那种内心越火气,脸上却越平静之人。

    “无碍!倒是辛苦周管事了,这天气如此寒冷,您还要事事亲为。”莫瑾轩淡淡的说道。

    “辛苦倒说不上,不过是替王爷分忧罢了。”

    哟!这周山说他胖他还就真的喘上了,任谁都听出来世子爷那句话是讽刺他的了,他竟然还好意思去接。

    冷修暗暗了瞥了周山一眼,恨不得就上去揍他一顿,要知道就算是在京城,有谁敢不给他家爷面子,还真以为山高皇帝远没人能治得了他了啊!

    “将账本拿出来,我要查看!”莫瑾轩也不想与他多费口舌,直接说道。

    “这账本以往可都是王爷才又资格查探的。”言下之意你够资格看么!

    莫瑾轩将镇北王府的信物拿出之后,周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稍等!”憋着一口气重重的说了一句之后便下去了。

    片刻,之间他捧着一沓厚厚的账本进来了:“世子爷您慢慢看,前方还需要我看着,我就选过去了。”

    对于莫瑾轩说的看账本周山根本就不怕,这账面上的账目可都是真真实实的,缺了的那些根本没有记上来。

    不过为咯预防万一,他还是到了前方将一切都掩盖了起来。

    莫瑾轩随手翻开了账本,细细的看了起来,找着账目一看,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难不成是易先生估算错误了,这座矿山根本就不可能采十年!

    不,不可能,一定有些什么是他忽略了的,易先生以往估算虽然也有些差距,但是从未有过如此大的差距。

    “冷修找个人带着,我要到前面去看看!”莫瑾轩吩咐道。

    “爷,这前面都是土,矿洞底下又是乌漆嘛黑的,听说还有坍塌的危险……”冷修知道爷不素里最爱干净了,这会是在矿洞底下,又有未知的危险,劝阻道。

    “去!”莫瑾轩淡淡的说道,但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冷修知道爷一旦做了决定就很难梗概,但是还是想要劝说一番,这矿洞里他虽没有下去过,但是镇北王府是做这一行的,每年不知道听说了多少矿洞坍塌之事,若是世子爷真的有个什么,他万死难逃其咎。

    一想到这些冷修又呸呸呸了几声,爷武功高强,怎么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呢!

    冷修无奈,只能去找了这里负责守卫的关将领,关将领是听说过莫瑾轩的大名的,根本不敢又丝毫的懈怠,立马就前来了。

    莫瑾轩和冷修跟随着关将领的步伐往里走,越往里越能看将一些囚犯带着厚重的枷锁搬运着矿石。

    因为这挖矿工作十分辛苦,又有生命危险,是以都是让一些犯人前来挖矿和搬运,当然,这里也是有官兵在守卫着的,并不怕他们会逃掉,只不过官兵只是负责看管犯人,而提炼矿石以及护送都是镇北王府的人来做罢了。

    一路走到矿洞前,时不时有矿石从地下拉上来,而且看得出来都是些品相不错的矿石,含银量应该很高!

    “将框拿过来,下去瞧瞧!”莫瑾轩看了看下去的工具,寻常人没有功夫,还要依靠这个简易的滑轮上升下降才能下去呢!

    当然,他和冷修是不需要的,现在不过是为关将领寻的箩筐罢了。

    ------题外话------

    出行中,存稿君发挥的作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