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徐宏革和杨莉两个人到了家后,杨莉就没法淡定了。

    “老公,雨琦她怎么就不答应来我们家坐坐呢?我说不出有多失望呢。我真想她来家里坐坐,这才是她的家啊。”杨莉道。

    “你呀,还是那句话,心急了。”徐宏革宽慰道,“你之前不是嚷嚷着一定要见女儿一面吗?每个晚上捧着相片看了又看,现在女儿到了身边,你都看了一天了,又想把女儿请回家来坐。不能这么急的,杨莉。”

    “话是这么说,”听徐宏革这么一说杨莉心情好了很多,“人总是这么贪心的。你说的也对,不急。我们不急。”

    “对啊,要等时机。这个时候大家都担心垂范的病情,雨琦肯定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担心,你邀请她来家里坐,她哪有心情呢?待垂范病情稳定了,或者待垂范出院之时我们再邀请,那个时候雨琦没有了心理负担,兴许就会答应了。现在关键是垂范的治疗。杨莉,依你的外科经验,垂范应该会好过来吧?”

    “很不好说。”杨莉的表情霎时变得凝重了,“从今天的发展状况来讲,还是比较乐观的。但医学的东西,总是有很大的变数。一个不经意的变化很可能就是一个大的转折点,所以很不好说。关键看明天。按我们的治疗方案,明天再换几个人与垂范谈话,进一步刺激垂范的各种意识,如果还是往好的方面发展,那就非常乐观了。宏革啊,我们运用这种谈话治疗还是很有效果的。”

    “嗯,也可以说是你们科室的一个奇迹了。那就等明天吧。你今天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

    第二天早上六点。蒋村车站。

    最先到的是蒋灿。她父亲蒋孝发送她过来。接着是卢胜利从学校跑来。紧跟着胡志豹,武良和孙美凤,许义和林燕都到了。随之,王金根也到了。

    卢佳骆 当然在舒家马路边候车。

    蒋灿担心童昱失约,但在车子发动前五分钟,杨爱秀陪童昱赶来了。

    这下蒋孝发和杨爱秀就非常放心了。有这么多大人陪同,他们哪还有什么担心的?若只是三个学生去省城,做父母的自然放心不下。

    就在车子发动正要开出车站时,黄玉兰,邓飞,政治老师王伟杰,历史老师蒋丽清以及德育主任蒋廉发,副校长王曦根都跑过来了。后面还跟了王宝强,郑佳亮等十几个学生,这架势把老司机都吓坏了。

    如果这么多人都挤上车,车子还不挤爆了?

    好在这些人都是来送行,让前去看望程垂范的许义,武良等一些人带话的。王宝强等人再三嘱咐卢胜利,让卢胜利一定要转达全班学生的祝福。

    整车的人都被这场景感染了。

    车子在这么多人的目送中缓缓启动。

    于是从蒋村到阳江,车上的人,熟悉程垂范的,不熟悉程垂范的,全都在议论相关的事情。

    围绕着程垂范,发生的事情着实太多了。难免又转到对罗佳华的憎恨上去。于是进一步生发对程垂范的崇敬。

    ……

    上午九点半,蒋村中学新校区建筑工棚里,蒋顺义,蒋孝才和赵辉煌坐在一张较为低矮的四方桌子旁边吞云吐雾。

    工棚外面,一栋二层楼的教学楼已经完工了。教学楼过去是一个操场,操场也成形了。工人们都集中在操场西面,正在做学生宿舍楼。徐广盛在指挥人搬运材料。

    工程建设的材料供给目前是徐广盛在负责,这也是他没有一起去省府医院看望程垂范的原因。工地离不开他。

    “蒋老爷子,”赵辉煌道,“您能这么关心学校建设的进程,辉煌我真的很感动啊。”

    “校长是我孙子,我孙女又在学校读书,我不关心建设的进度还关心什么?”蒋顺义道,“老实说,前一段时间被程垂范整的停工了,我是比你们的老总董忠民还急啊。”

    “这个我知道。您带了人去乡政府还去了教育局,以期给程垂范施压。”

    “哪里料到这小子一根筋,尽是在搅浑水。”

    “他妈的这个死卵,”赵辉煌骂道,“不是他搅和,宿舍楼还会是在建第一层?应该差不多都完工了。”

    “有施工图无施工图你们还不是一样做?”蒋孝才道。

    “对啊。他一根筋非要我们拿出施工图来。搞得我们还都对他没辙。”赵辉煌的愤怒写在脸上。

    程垂范让他这么丢脸,他哪能不记在心上?

    “他至始至终没有想过,那么多学生还在危房里上课。”蒋顺义“义正言辞”地道,“新校区建设滞后,学校搬迁跟着滞后,万一在搬迁之前教学房像学生寝室一样倒塌,他就成了罪人 。”

    “对啊对啊。”赵辉煌又一次掏出烟来发。

    “爹,这些都既成事实还是不说了吧,把我们今天来的目的跟赵总说下,我大队部还有事。”蒋孝才道。

    “二位有什么事要跟辉煌说吗?”赵辉煌方才明白这父子俩是有事而来。

    “不是别的事,还是学校建设的事。我们还是基于安全的缘故,希望学校明年开学初就能搬进来。你是知道的,上半年雨水多,老校区的教学房很有可能会倒塌。”蒋顺义看着赵辉煌。

    “那真没有可能,蒋老爷子,”赵辉煌不假思索地道,“现在离过年满打满算两个月。年后也就半个月就开学了。我这里宿舍楼才刚打好地脚梁。还有食堂没有建,还有教师家属房。死都死不起来。”

    “赵总话也说的太满了。哪有那么绝对的事情?”蒋孝才语气不好地道。

    “蒋大队长,不是我说话绝对,这是摆在面前的事实啊。有这么多事要做。再说了,房子不是做好了就可以用的,还要粉刷,还有水电。”

    蒋孝才把手一摆,“这些我还会不知道吗?时间当然很紧,所以我才要你们想办法。多找一些人来加班加点,哪还会死不出来?食堂和教师家属房都是平房你们完全可以另请一只建筑队来,同时施工。实在不行,晚上该加班的时候加班。不就成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