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们的招式,据我判断,最先出现在餐馆里面的一伙人是街头上一般的小混混,而在餐馆外出现的是倭国公会的专业杀手。”秦泽神色凝重的说。

    “倭国公会?”

    “对。”秦泽点点头。

    “要是倭国公会杀手的话,那幕后指使肯定是你的仇家,你最近有和仇家的人正面起冲突吗?”秃鹰问。

    “有……”秦泽将前几天和顾晓枫之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秃鹰说了一遍。

    听后秃鹰也是哭笑不得,叹了一口气,苦笑道:“老板,我发现你只要和漂亮的女人在一起,就会遇到暗杀或者仇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只能说明我长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他们羡慕嫉妒恨呗!”秦泽也满脸苦笑。

    “应该说你天生长了一张惹事的脸!”

    “哎,长相是父母给的,这也不能怪我啊!”

    “老板,刚才穆院长看着你的眼神中满是崇拜,不难看出她已经被你深深的吸引了,你们两个之间该不会有什么事吧!”秃鹰笑笑调侃。

    “你这货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是正经人!”秦泽说。

    “得了吧,我好歹也跟了你几年,你什么德行我心知肚明!”

    秃鹰呵呵一笑,说:“咱虽然是神医,但以后也得悠着点,身体重要!”

    “狗嘴里吐不出来象牙,走吧!”两人的关系现在可以说和亲兄弟没什么区别,几乎无话不谈,所以秦泽也不和秃鹰客气。

    两人又说了几句,便一同离开。

    顾家别墅,顾晓枫坐在阳台上,手里端着一杯红茶慢慢品味着。

    正在他喝的津津有味之时,一个年轻男子匆匆走了进来。

    “顾少,事情又失败了!”

    “什么?”

    闻言男子的话,顾晓枫大怒放下手中的红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怒声喝道:

    “蠢货,一群蠢货,一个毛头小子你们几十个人都应付不了,真是蠢到家了!”

    “顾少,不是我们愚蠢,是哪小子太狡猾了……”男子满脸的委屈。

    不等男子将话说完,顾晓枫的脸色便阴沉入墨,狠狠朝男子踹了一脚。

    “怂货,真不知道老子养你们干什么吃的,住嘴!”

    “顾少,我说错话了,错了,请你不要生气。”看顾晓枫眉头紧皱,满脸怒火,男子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对了,公会那边的杀手去了吗?”

    “去了,但也失手了。”

    听到杀手也刺杀失败,顾晓枫气的面色铁青,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看顾晓枫怒气冲天,男子也不敢多留,小心翼翼的说:“顾少,那我先退下了!”

    “滚!”顾晓枫怒喝。

    虽然父亲一而再再而三的给自己交代,没有十全的把握,不要轻易去招惹姓秦的小子,但他心中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他知道秦泽功夫了得,但没有想到竟然连倭国公会的职业杀手也拿他没有办法,心中怒火三丈,感觉整个人都要炸了。

    “姓秦的,你他娘的别高兴的太早,老子总有一天会弄死你的,你给我等着瞧!”

    ……

    翌日清晨,刚到医院,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了。

    下一刻,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装的男子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还没到上班时间,请您到外边等一下。”

    听到脚步声,秦泽并没有抬头,低着头一边擦桌子,一边淡淡的说。

    “秦大院长,秦少,我不是来找你看病的!”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秦泽的仇人兼死对头肖天羽。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秦泽放下手中的抹布,缓缓抬起头。

    只见肖天羽已经坐在了诊断桌前,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秦泽眉头一皱,冷冷的说:“肖天羽你这个畜生,我不找你,你还敢自己找上门,急着送死啊?”

    看到肖天羽,秦泽怒火丛生,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秦院长,秦神医,秦少,伸手不打笑脸人,来者便是客,我一没说什么,二没招惹你,大清早的,你至于这么大火气吗?”看秦泽发火,肖天羽面色如常,扯了扯嘴角,

    微微一笑说。

    “肖天羽,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这里不欢迎,识趣的话赶快离开!”秦泽毫不客气,冷冷的说。

    “秦少,过去的事情我确实有错在先,千不该万不该,最不应该睡了你心爱的女人……”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毕竟曾经年轻吗,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就不要小心眼,总是揪着以前的事情不放,这样太没风度了 !”肖天羽笑道。狗改不了吃屎,这种人是什么德行,秦泽心如明镜,并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纠缠,冷冷的说:“肖天羽,我忙的很,没有时间和你闲聊,对于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请你

    现在赶快离开,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秦少,我知道你看到我心情很不爽,但不管怎么说,曾经我们都是好朋友,我就直说吧,今天来到你医院,其实并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是有一件好事要和你商量,真诚

    想和你合作。”肖天羽心平气和的说。

    “合作?”

    秦泽扫了肖天羽一眼,冷笑:“还是算了吧,道不同不相为谋!”

    “秦少,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我这么有诚意,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肖天羽叹了一口气,一本正经的说:“我知道你开这家医院投资了不少,开业不久,你手头资金一定紧张,眼下正是旺季,药品销量一定不错,我想给你投资一点资金,你

    看怎么样?”

    “肖天羽,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的好心,我真是看错你了!”

    秦泽冷冷一笑,说道:“谢谢你的一片好意,但不好意思,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的合作,现在不想,以后更没有可能!”“秦少,秦院长,话不要说的这么满,我肖天羽这么要面子的人,可以低三下四的来给你道歉,也希望你可以放下以往对我的成见,毕竟都是男人吗,心胸自然要宽广一些

    !”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可没有你肖天羽这么大度量!”

    看秦泽油盐不进,这么不识好歹,肖天羽面色一冷,不悦的说道:“秦少,没想到你的心胸竟然这些狭窄,不和我肖家合作,我想你会后悔的!”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的事情与你无关,趁我还有点耐心,赶快滚蛋!”肖天羽说话这么嚣张,秦泽也没有给他好脸色。

    肖天羽满脸的不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瞪着秦泽说道:“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秦泽,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给我道歉!”

    “做梦!你等着下辈子吧!”秦泽一双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瞪着肖天羽,目光中满是冷厉。

    “秦泽,你别嚣张的太早,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我等着!想玩的话,老子一定奉陪到底,尽管放马过来!”秦泽毫不畏惧,面色阴冷的说。

    “姓秦的,别他娘的再我面前说大话,吹牛逼了,看你还能得瑟到什么时候!”

    “应该说这句话的是我,你就拭目以待吧!”

    秦泽浑身不由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肖天羽身体不由得一怔,似乎有些害怕。

    两人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肖天羽也不想再自找没趣,狠狠剜了秦泽一眼,气愤的转身离开。

    看着肖天羽离去,秦泽心中的怒火这才消减了不少,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与此同时,夏家别墅。

    夏梦瑶得到消息,夏氏集团苏县分公司因为高层领导管理不当,员工纷纷罢工。

    她心急如焚,简单的整理一番,第一时间,便和司机开着车前往苏县分公司。

    然而,刚出市区没多久,车子突然间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司机陈星脸色一变,脑子一转,连忙踩刹车。

    几秒钟之后,车子安全的停到了路边。

    打开驾驶室的门,陈星下车一看,车胎竟然爆了,轮胎上还扎着两个很大的铁钉。

    “妈的,谁他娘的这么缺德,竟然在大马路上放钉子,真是的!”陈星眉头一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

    夏梦瑶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慌忙推开车门下车。

    看了看四周,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家修车店。

    “陈星,前面有家修车的,咱们过去看看吧!”

    “夏总,车胎扎了钉子,刚好前面就有修车的,这会不会太巧了?”陈星诧异的问。

    夏梦瑶满心心事,想都没想直接说道:“那有那么多的巧合啊?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中午之前一定要到达苏县分公司,走,过去看看!”

    “行!”

    老总都这么说了,陈星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点头。

    两人朝着前面的修车店走去。

    来到修车店,沙发上坐着一个纹着纹身的男人,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那笑容看上去极其不自然。

    在他的左右两边,还站着十几个染着黄毛,打扮的花里胡哨的男子,一看都不像什么好人。

    “帅哥,美女,修车吗?”纹身男打量了陈星和夏梦瑶一番,笑呵呵的问。

    陈星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对,我们的车胎爆了,就在那边,你们这里能修吗?”

    说着,陈星指了指车子的方向。“我们开的就是修车店,做的就是这个生意,爆胎当然能修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