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锦雯按着太阳穴,缓了一会儿才述说起来。

    原来那日他们两支队伍分开行动后,最后又在路上遇上了,当时大伙又累又饿,便停下来休息,打算生火弄东西吃,结果无意中发现了第三条路。

    不同于音盏他们有所准备,言锦雯一行人是在很突然的情况下被吸血地龙攻击,当场就损失了好几个人,好不容易逃出那条路又遇到伏击。

    言锦雯仇恨地盯着李修,咬牙道:“那些人像是知道我们要来,早早在那儿等着,还卑鄙无耻地用了毒烟,等醒来我们就已经在这个地方了。”

    李修嘴唇动了动,苦涩道:“真不是我!”

    音盏见言锦雯又要动怒,忙道:“言姐姐,这么说你们已经在这里好几天了,怎么没有离开呢?”

    “离开?”言锦雯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做梦都想离开,可这里……唉,一时三刻也说不清楚,你说雪衣也来了,他人呢?”

    音盏道:“我们分开去探路了,但说好了汇合的地方。”

    言锦雯已经来了好几天,对这里的情况更加了解,有什么问她就行没必要再探查下去,所以音盏带着两人来到刚才出发的地方,见花燮和言雪衣都还没回来,当即从空间中取出一枚引雷符藏在手心,注入灵元抬手一挥,一道幽光直冲天际。

    晴空万里的天空迅速聚拢过来片片黑云,翻腾着开始发出轰轰雷鸣,接着一道亮光闪现,猛地劈中附近最高的房屋。

    本来就脆弱的屋子轰然倒塌。

    黑云却嫌不过瘾似的,噼里啪啦又降下几道闪电,生生将那片地方夷为平地,才心满意足地渐渐消散。

    言锦雯和李修完全看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怔怔问这是在做什么。

    音盏:“哦,因为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想着发个信号比较快。”

    言锦雯:“……”

    李修:“……”

    这么大阵仗就是为了发、发个信号?!

    但不得不说,这效果挺好的,黑云还没完全消散,远处就出现了一道身影,白衣飘飘,出尘不染,正是言雪衣。

    看到黑云聚拢的第一时间他就认出那不是普通的引雷,应该是音盏又用了成符。

    这里看似没有人,却处处透着古怪,又是李修那个叛徒将他们特意引来,难保暗中不会埋伏着神殿的人。

    莫非她遇到了危险?

    言雪衣迅速朝事发地赶去,远远看见音盏好生生地站在那里,当即心下一松,再一看多了个人——

    言锦雯的出现显然超出了他的意料,落地后下意识站在音盏面前,将两人隔开,神情平静,但深海似的眸子却紧紧盯着她,似乎想看清楚是不是真人。

    “锦雯?”

    言锦雯看看他,又看看音盏,心道你还怀疑我,我才怀疑你是不是被掉包了,继上次的早点事件之后,居然还会对姑娘上心,不可思议啊!

    她叹了口气,道:“我就想着你会来,但现在……唉,也不知道是对是错,走吧,先离开这里再说。”

    “等等。”音盏道:“还有一个人。”

    言锦雯一怔,“还有人?”

    音盏刚才说过程的时候没有提花燮,所以这会儿也不好解释,只得含糊道:“还有……师兄的朋友。”

    言雪衣:“……”

    言锦雯惊讶道:“你还有朋友?”

    话音刚落,就见道影子由远及近,接着一个人被丢到地上。

    花燮拍着手道:“没想到这鬼地方居然还有人,我刚逮住就瞧见了信号,也没来得及审……呦!怎么还有一个!”

    言锦雯看见他更惊讶了,“你……就是——”

    她一脸惊奇地看向言雪衣:这就是你朋友?你们不是一直水火不容互相看不顺眼!什么时候变成朋友了!

    言雪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装没看见。

    花燮则看着言锦雯挑了挑眉,“就是什么?你到底认不认得我!”

    当然认得!

    言锦雯虽然没有和花燮打过交道,但也知道有这么个人,以前也曾看过画像,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花小王爷,你怎么这身打扮?”

    花燮笑了起来,“你换个称呼我就告诉你。”

    言锦雯:“花公子?”

    “嗯。”花燮抱起手,慵懒笑道:“这是我新造型,怎样,帅吧?”

    言锦雯由衷道:“挺帅的。”

    花燮:“帅就行,人生苦短重在尝试,我可不像某人十年如一日从来不换衣服,保持新鲜感很重要。”

    从不换衣服的某人冷冷丢过去一记眼刀,后者回了个“说的就是你”的微笑。

    言锦雯嘴角一抽,心道这他娘的哪门子朋友,这辈子都不可能做朋友的。

    音盏叹了口气,强行插话道:“那个……这谁啊?”

    言锦雯这才往地上看去,“咦”了一声,道:“你还没死啊。”

    那人蓬头垢面,形销骨立,身上散发着股难闻的恶臭,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声音,脑袋埋在胳膊圈里一动不动。

    言雪衣看向言锦雯,“你认识?”

    言锦雯叹了口气,“不认识,这人在我们前面来的,有天跑出去后就再没回来,我还以为他死了……不过看着也快了。”

    言雪衣还想问什么,言锦雯虚弱地抬了下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先回去——人都来齐了吧?”

    音盏:“齐了,哦对了,还有小影小梦!”

    言雪衣:“没事,不用管它们。”

    言锦雯:“那走吧,把这人也带上。”

    说完抬头看了眼天,神情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快点,天快黑了!”

    音盏抬头看了一眼。

    日悬中天。

    这不才正午,离天黑还早吧!

    但言锦雯不像是开玩笑,不停抬头看天,命令叛徒李修将那人带上,急急忙忙领着他们朝城中心赶去。

    路上他们没有再遇到人,穿过大半个空城后,进到一座看起来最豪华的宅院,只是经历了长久的闲置,豪华得有些凄凉,到处都是蜘蛛网和厚灰,盆里的花草尽数枯死,院子杂草丛生,生命力顽强的藤蔓绕得走廊天昏地暗,走在里面阴森昏暗,还真有种天黑了的错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