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利爪虽然被阻挡了大半攻击威能,终究搭在了护体灵光之上,锋利的爪芒狠狠划动,护体灵光一阵绚烂,上面几道白痕越来越浓。在爪尖透过寸许之后,将左后背上留下拜访过的痕迹,血水顿时涌出,终于将威能尽数耗尽。

    闵然挥汗如雨,接连踉跄出十几丈才刹住身形,不顾剧痛再次强行汇聚三彩屏障,将自己包裹在内,满脸惊惧盯着破灭妖狞。却见一声咆哮后,那凶兽向着来时方向狂奔而去,都未再看他一眼,速度同样不可思议。

    在其彻底消失后,闵然顿时感觉浑身无力,几个摇晃就向地面坠落而下,连番踉跄着坐了下去,颇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左臂惨烈不忍直视,仅剩下接近肩膀不足两寸长还算完好,右臂从关节处扭曲成九十度死角,断的只剩下皮肉连接。

    左后背的几道口子不算什么,此刻已经逐渐止住外流的血液,这一战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在简单吞服丹药清理创伤后,闵然继续驾驭遁光离开,生怕破灭妖狞半路返回,或者出现其他闻到血腥靠近的凶兽恶禽。

    洞穴外,陆寒微微思索片刻,向闵然逃亡的方向看了一眼,迅速驾驭遁光离开,虽然不知这个坑害同门的计划下场如何,但如此长时间过去,多半凶多吉少。他还有十几只金戈铁鸟的尸体等待清理,此行已经收获颇丰,对毫无意义的纠葛能避则避,不知破灭妖狞会如何暴跳如雷。

    果然,在半个时辰后,已经到达雪域边缘的陆寒,似乎都听到几百里后的远方有狂吼声声。大型洞穴前的虚空,破灭妖狞几欲发狂,不断挥舞四爪怒叫连连,地面已经多了七八个大坑,周围狼藉一片,本就凶悍的狰狞神情将近扭曲。

    陆寒故意向北飞遁出五六百里,才转向奔着东北方疾驰而去,识海中的仙镜徐徐转动,那颗四世妙蒂的庞大根须又神展开来,贪婪汲取着光霞精华,和无根之花并排凌厉空中。

    一只丑面鱼来回游动,似乎对新来之物颇为好奇,而那只血蟒气息沉沉,只是看了几眼就陷入沉睡,如此就过去,它的身躯变大不少,麟甲已经覆盖脊背,依照气息判断,将近五级妖兽的级别,生长速度着实不慢。

    在一处沟壑纵横得地方,有两条裂缝蔓延在大地上,不知从何处爬出的七八只双头蜥蜴,正纷纷摆动巨大长尾,对准中间处的身影接连猛抽。

    那是个面容清瘦络腮胡须的身影,两件下品法器如陀螺般旋转,将自己防护的风雨不透,却也没有空隙进行反击,只能焦急的四处观望,不知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居此地将近万里,一个青色长衫女修花容大变的全力飞遁,他后方几里外,几乎铺天盖地的青绿云团紧追不舍。拉近一看让人毛骨悚然,竟然是数量不下上万的怪异物种,形体近似马蜂,却个个足有拳头大小,长着骷髅般的头部,八条粗腿如锋利锯齿。

    翅膀伸开大约尺长,高频率的闪动着,身躯一纵一纵向前窜,飞驰速度着实惊人,尾部露出的黑紫色针尖,浸泡在毒液之间。

    “姑奶奶真倒霉,简直怕啥来啥,区区几颗‘问星草’而已,至于这么大群该死的‘骷髅蜂’守护吗,那些家伙到底落在什么地方了?”

    青衫女修咒骂着,向口中扔了颗灵丹,神色惶惶不减遁速,她已经飞逃近千里了,这些被称为骷髅蜂的东西并不打算轻易放过可口美味。转眼间又是几百里甩在身后,面前开始出现山脉,地势越来越高,各种古怪的树木逐渐密集高耸,女修迟疑片刻,飞出几十里后一头扎进密林之中。

    紧追的云团嗡嗡叫嚣着,很快也到了近前,速度终于逐渐减缓,从中间向外一翻,露出核心部位,一只足有脸盘大小的蜂王,没有闪动翅膀,就凌厉在空中一动不动。

    片刻后,最上面的那对触角忽然轻轻颤抖起来,只见周围所有的骷髅蜂都附身向前,似乎在聆听什么训斥。果然如此,随后偌大的云团分为三波,小心翼翼向着森林靠去,似乎在忌惮什么潜在危险。

    就在它们也消失在天际后,原本停留处下方的地表,荒草中的树叶哗啦啦翻动,露出个护体灵光保护的小脑袋。

    “哇——!真是好险啊,还有此等恐怖的异类,这禁地是越来越难混了,本姑娘进来后还一无所获呢,但愿宗族的那位小姐姐能平安。”

    声音柔柔带着惊叹,紧接着整个身躯慢慢钻出,露出婀娜的完美身段,一身鹅黄色长裙迎风无风自摆,比瓜子脸略宽的面庞红润白皙。美女谨慎的扫了周围一圈,理了理额头上的乱发,就祭出一件精巧的印玺,通体金灰色交相呼应,向东北方缓缓飞去。

    ‘姓陆的,你小子别掉进蚂蚁窝被啃了,本姑娘还不打算孤身苦修,快快出现呐,我好怕怕!’

    虚空里留下她抱怨的嘟囔声,所去的方向是宽大的山川,而山川的天际,隐隐有个巨型黑影屹立在大地上。代月离不知道的是,在他后方万里外,也有个身影飞速疾驰,比她的速度快了三成。

    时光过得很快,转眼就是两天时间,陆寒早已远离那块是非之地,他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比起进来前重了十几斤,全部来自左右两只手。自然是储物镯和储物戒里,那几万斤玄精铁造成的,但对于他并无什么影响,只是还不习惯,感觉两只手被人故意向下拽着那般。

    一边低空飞遁,一面整理得到的储物镯,进来后已经收获了三个,因为给玄精铁清理空间,将三个倒霉鬼的东西都临时放在一起。此刻要将无用之物尽数扔掉,材料灵石和丹药都归类安置,法器和符篆也堆在角落,仅有这一个储物镯可用,若在无玄精铁这般变态的收获,禁地之旅基本够用。

    此刻在他左侧,是一片黑漆漆的无边沼泽,上方几十丈高处被黑灰色浓雾覆盖,令人作呕的怪味飘散到更远的地方。为了谨慎起见,陆寒故意绕了些原路,打算沿着边缘快速掠过,因为右方属于荒原,绿草萋萋不算茂盛,在感觉上还算安全。

    ‘咕嘟——!咕嘟咕嘟……!’

    忽然间,一个黑色气泡快速鼓出,声音虽然沉闷却很响亮,将陆寒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但并未对其放在心上。气泡只是大了些,足有三尺左右的椭圆形,紧接着其他地方也逐渐汩汩出声,一个个接连不断涌出。

    ‘咦——?’

    陆寒的遁光裂开停住,双眸寒光流动,转身盯着这些气泡面带沉吟,让他诧异的是,所有气泡都奔着自己快速飘来,这就有些异样了。只见气泡外表,原本黑漆漆如泥垢的东西,在缓缓化为黑雾,围绕着气泡翻涌,而里面似乎有东西在蠕动。

    这明显是某种东西驱使了,想要袭击自己,表面看似人畜无害的样子,手段也算不错。

    砰——!

    硕大的拳影闪电般砸出,同时身躯向后激射出十几丈,拳风凛冽刚猛赫赫,只有五成力道的一击。陆寒本以为最大的气泡会闪避,这就更加应验他的猜测,结果让人意外又惊讶,本以为请轻易打破的东西,竟然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重拳轰击在上面,造成巨大的弹性,气泡表面立刻塌陷,顺势飞出去十几丈,没有丝毫破裂的迹象,给陆寒的感觉很重。似乎彼此间都有感应,其余多达数十个小型起泡,也跟着微微向后荡漾出一段距离,随后再次人畜无害的向他靠来。

    陆寒有些无语,这一拳下去没有搜获,却激起了大片反应,他前方的整个沼泽边缘,三里内气泡冒出的咕咕声不绝于耳,至少也要上千个。

    “哼!”

    只见他手掌一翻,一张泛红的符篆出现,还有件很锋利的飞梭,这件属于下品法器,是死在他手里的太极真境黄脸所有,此刻竟被当暗器使用。

    转手就向最大的气泡扔去,而那道符篆被丢向气泡最密集的地方,飞梭带着法器的部分威能,径直将气泡洞穿。而那张符篆似乎更厉害些,在途中腾的剧烈燃烧起来,到达目标上空时猛然爆炸,化为足有十丈左右的火海,狠狠向下一落。

    以飞梭的威能,在陆寒看来,足以洞穿几个气泡,将它们扎破就会爆裂,露出里面蹊跷之物,结果一去无声再无动静。破开的拳头大小裂口,几个呼吸就自然融合,倒是大片火焰起了效果,只要被火焰触及的,全都滋滋啦啦灼烧起来。

    气泡立刻不断收缩,黑色雾气剧烈翻腾,但依然没有一个破开,当火焰的威能全部燃尽,那些被焚烧的气泡面积,也只是被减小到三分之一,此刻又在慢慢恢复。

    嗖——!

    陆寒满脸黑线,立刻一个瞬移,在上百丈外现身,然后马不停蹄的直奔荒原而去,将整个沼泽都远远避开。

    就在他飞离出二三十里后,神念依然紧紧锁定的沼泽,终究发生巨大变化,接下来的情景让他脊背发寒。

    密集的爆裂声,几乎连成波澜壮阔的画面,里面嗡嗡飞出数以亿万的小黑虫,还各有一道身影坠落到地面上。

    黑虫的身躯逐渐伸展,即便如此也不足寸长,左右两侧各有一对翅膀,如蚂蚁般的头颅上,露出六颗利齿,彼此摩擦着令人脊背发麻。

    相对于这般情景,地面上的东西更加恶心,最大的气泡下方,是一只足有脸盆大小的变异蟾蜍。周身全是鼓起的肉瘤,就像一个个脓包,六只蒲扇般的脚蹼前端,但有无数细小弯钩。

    大嘴占了整体四分之一的宽度,那件飞梭法器正被它咬在口中,周围落下的是无数小虫尸体,只见它向外一吐,飞梭掉在地面就沉入沼泽里。

    随后扭动头颅,看向陆寒远离的地方,两只鸡蛋大骨溜溜的眼睛,闪烁着不可琢磨的阴狠。接着身躯开始鼓动,发出一阵咕呱怪叫,就连上面的虫云也骤然安静了,然后接连落在这些怪物身上,使它们的身形骤然变大两圈,一个个尽数沉入沼泽之中。

    “嘿嘿!就知道尔等不按常理出牌,本是相克敌对的两种东西,竟然彼此紧密联系合作,多亏老子料事如神,一旦被纠缠上再脱身就难喽!”

    千里之外沼泽的彼端边缘,却有具已经分散开的修士骸骨,表面已经完全黑化,分不清是哪个倒霉鬼,中了圈套遭此下场。

    但是在距离他三里处的沼泽里,有个五丈高的土丘,那上面四五株紫色异草散落着,似乎在告诉路过的,这里可是有灵草嗷,或许就是此人贸然前往而倒霉的原因。

    在所有修士逐渐适应周围环境后,小心翼翼的开始四处寻觅任何入眼之物,经过天地变动,新的禁制机关形成,的确不少好东西在里面。

    高约百丈的参天古树下,情不自禁的笑声嘻嘻作响,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正手捧着牛粪大小的蓝色苔藓,双眼放光啧啧称奇。

    ‘上千年的好东西,只在宗族里见过一次,还是人工栽培的,这块‘蓝阳茗苔’上交的话,至少能得到近百块灵石的重赏,哈哈!’

    就在半个时辰前,他在一处池塘旁边,和两条玄蛇大战了许久,将一条打伤逃遁,另一条被法器抵抗住,趁机将苔藓采摘下来,然后快速撤退至此。途中还遭到不知名无物之血玉蜘蛛的追击,甩出三张符篆才将它们的贪婪打醒,虽然有些凶险,但还在承受范围内。

    与此人独自收获不同,在他西南四千里外,一个巨大深坑之内,有个头戴黑色金丝冠的家伙,背靠着不足五尺高的小树,上面硕大紫叶中,挂着两颗黑灰色果实,足有乒乓球大小。

    但是他的两侧,一大一小近似恐龙的凶兽,正忽闪着翅膀射出凶光,随时都会发起攻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