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两人都没有多说话了,因为他们都不想慢于对方一步。

    紧接着俞澜在嘴中念着:“月光之神,我月女族俞澜祈求你福泽大地,滋润万物,填平世界的痛苦,抹掉子民的悲伤。我月女族俞澜在此起誓:生生世世守护你月光之力,日日夜夜祈祷你月光之灵。”

    当她说完这个的时候,外面的天便黑了,只有一轮明月当空,紧接着她又说道:“月光之神,吾辈诚心,以你灵力,抚我创伤,大地万物,必不感伤。月神之杖,收!”

    在她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月神之杖便在月子炎的手中躁动了,只见它发出阵阵微光,不停地向前冲去。

    不过,月子炎将它死死抓住,然后再向星空图射出一股灵力,借用星空图上的力量来控制住月神之杖。

    可惜,月神之杖的力量过于强大,他抓着月神之杖的那只手被极低的温度侵蚀,渐渐地,那只手臂都感受到了寒气的压迫,无奈之下他只好松开了那只手。

    “月子炎,你背弃了对月神的誓言,今日我就要替她收拾你!”俞澜收回月神之杖后,便从月神之杖不断抽取灵力。

    接着,月子炎十分不屑地叫道:“你这老弱病残之体还想跟我斗?今日我就让你徒弟给你送终!”

    他将浅玉折扇抛向空中,从他头顶上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灵力,然后手持苍云剑刺向俞澜。

    见他苍云剑刺来,俞澜横着月神之杖便将它挡住了,再翻转月神之杖,她便将月子炎整个人翻转过来了。

    意识到情况不妙,月子炎抽出苍云剑,反手给了俞澜一掌。

    此掌力量霸道,又离俞澜十分近,所以她便向后退了几步,随之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本来她是不至于如此,可是她的伤并没有好,所以她只能又添新伤。

    剩下的人见她敌不过,都纷纷上去帮忙,可是还未接近月子炎,就被他的剑气重伤。

    月临山更是站不住倒了下来,幸亏衡山反应快,才将他扶住。

    “公子。”衡山轻声道。

    “我没事,不用管我,”月临山捂着自己胸口,也只是在强撑着罢了。

    “哈哈哈……一群没用的废物,我月族怎么会养出你们这等人?看来今天我要好好清一清我月族了。俞澜啊,你果真是老了,不中用了,我还是给你个机会让你下山养老去吧!”月子炎看着自己的敌人一个接一个地支撑不住,他心中的喜悦更是藏不住了。

    而莫怀凄则是紧紧抱住予殇泪,仿佛他下一刻就会消失似的。

    反倒是予殇泪并不怎么担心自己,他微笑着说:“小七,我不会有事的,你看,我现在很强壮呢!不过,你把我抱得这么紧,我都快喘不过气儿来了。咳咳……”

    他咳出来的血都洒到莫怀凄的脸上了,于是,莫怀凄松开了他,说道:“都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吗?你别说话了,好好保存体力。”

    其实,予殇泪不知道自己对莫怀凄是何种感情,但是当她看见莫怀凄眼中闪烁着那种真情时,他忍不住想入非非,所以,他说道:“我怕我再不说话我就没有机会跟你说话了。”

    这句话一到莫怀凄的耳中时,那就如千万把利剑插入她的心头。

    那种抑制不住的情感全都爆发出了,她无奈地叫道:“你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

    莫怀凄知道她自己是个不轻易流泪的人,但是他现在一看到予殇泪就会感觉整个人没有任何抵抗了,泪水涌出就像是正常的一般,那种感情的宣泄好像一点也不突兀。

    在这种濒临死亡的时刻,予殇泪完完全全能够感受到莫怀凄心中的悲痛,可是他却觉得十分幸福,或许他从未感受到这种能让他欢愉的爱意将他紧紧包围是什么样的。

    他那发自肺腑的笑容却很灿烂,又听见他说:“小七,我不想看见你流泪,在我心中,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是你给了我勇气,让我一步一步走下去,让我在这个人心险恶的环境中生存下去。是你教会了我该如何面对困境,而不是一味的选择逃避,因为有你的存在,我才有了最坚实的后盾。小七,你记住,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那个不肯低头的莫怀凄……”到了最后,予殇泪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了,甚至他的喘息声将他说的的一切都压下去了。

    此刻,莫怀凄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因为她只想多听一听予殇泪的声音。予殇泪是那个陪她经历一切痛苦的人,不论她面对的是什么,予殇泪都对她不离不弃,所以予殇泪才是她真正的依靠,若是没有他的存在,她不敢相信自己能不能走到现在,能不能肩负起月女族族长的重任。

    然而这个人在她身边没有任何奢求,只是在她绝望无助的时候陪她说话,为她开导,一同寻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不知为何,莫怀凄在予殇泪身上发现了三道伤口,有一道伤口又重新裂开了。

    顿时,一阵绝望占据了莫怀凄,她如今又要眼睁睁地看着身边亲近之人死去。这种接二连三的惨痛教训,她没有办法接受。

    “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予殇泪,你要坚持住,你不能离开我,否则我会生气的,你知道吗?你答应我,你不能死……”她撕心裂肺的叫声让人听了肝胆俱裂,纵使悲痛难已,她也救不活予殇泪了。

    不过,予殇泪并没有害怕,他又看见莫怀凄脸上晶莹的泪花,可他却觉得十分地亲切,心想:“小七的这些眼泪是为我而流,为我而流……”

    “小七,你还记得吗?当初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是那般清冷高贵,而我则认错了你。而后,你还是那般清冷,而我却一直缠着你。我还记得你曾经在祭月之典上救我性命,当时你迎着月光而舞,真的好美啊!我一想到那个时候我就很开心,我就会笑,你也笑出来吧,看着你笑我就放心了……”予殇泪的声音小得不能再小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