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米乐,你什么意思?”祝小萌指了指墙角的水泥和碎砖问道。

    看米乐出尔反尔,祝小萌心里很不痛快,说好了搬,一起对付老太太,现在又来了个反戈一击,这不是玩人吗?

    其实米二哈更无辜,我特么知道你问的是什么意思?和你很熟吗?

    “没什么意思,盘炕。”

    “盘你妹啊,你打算在这住下来了?”

    二哈也是懵的,不住这我住哪?

    祝小萌这个气啊,咱都是体制内的,这点道理你不懂?不搬迁,你不是和我过不去吗?我工作还干不干了?这点事大家不是心照不宣吗?无非是帮着你多要点钱的事,就非得和我对着干?

    二哈哪会想那么多?他的世界很简单,妈说不搬咱就不搬。

    两人鸡同鸭讲,几句话就说崩了,祝小萌也是有点急,指着米二哈的鼻子道:“米乐,你这可就不够朋友了?”

    米乐来了一句绝的:“我认识你吗?”

    天地良心,二哈是真不认识这位仁兄,不过在祝小萌的耳朵里,这句话就等于断交加上挑衅了。二哈还在懵逼的状态,那边祝小萌已经准备拔刀了。

    “行!米乐!行!咱走着瞧!我不信我治不了你!”

    这句话二哈听明白了,这是要叫板啊!

    之前当狗的时候,为了混口吃的,少不得要跟人摇尾巴,现在不同了,现在哥们儿是人!两条腿站着尿尿,谁怕谁?

    跟我来劲我和你离婚啊!

    告诉你,之前我已经离一个了!

    ………………

    在动迁办的名单之中,未签约用户里,有三户是重点,叫做“问题户”。说的比较好听,说白了就是钉子户,而且这三户被评估级别都是噩梦级别的难度,让动迁办的工作人员一提就头疼。

    最关键的是,这三户特殊,所有人都知道!其余的住户也都在观望,想看看他们是怎么解决的,走在他们后面,价格也会水涨船高!换言之就是这三户不走,其余人是铁了心不会动!

    现在摆在动迁办面前的题目很明确了,这三个钉子,至少要起走一个!否则工作没办法进行下去!

    先是谭家,谭啸林是盲人,说是家里住习惯了,给多少钱都不干。用他自己的话说,有钱也不会花!

    顾及到他身有残疾,动迁办也没有把事情做绝,对其他住户的那些手段,对谭家一样没用,不过现在看来,也得试试了!

    再有就是这个童老太太,也是属于油盐不进的。原先老太太不理人,好在儿子米乐愿意搬。工作虽然比较难做,可是好歹有个盼头。

    现在可好,米乐跟她妈是一个风格的,而且犹有过之,现在水泥拉回来要盘炕,显然这是要长住了。这种明目张胆和动迁办唱对台戏的行为一定要及时遏制!你能把电接上,我还能断!

    至于说蔡勇家……

    一个跑货车的中年人,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不用多,随便找几个小伙子轻轻松松把人按住,可是整个动迁办,没一个敢提的!

    就是不敢!

    蔡师傅成天走南闯北,那也是人精,原来想搬,是不敢惹麻烦,可自从那天老白在他家露了一面之后,蔡师傅现在也是水涨船高,和动迁办这一套套小太极打的,是极有章法。

    其实用钱能解决也行,可是还有三十来户,要是先用大价钱给蔡家砸走,后面跟着就得坐地起价!工作就不好干了,所以动迁办研究,一致决定,把蔡家放在最后。

    三户之中,排出了蔡家,那就必须在童老太太和谭瞎子俩人之中选一个,杀鸡儆猴!这个选择题比较好做,谭啸林的儿子谭天是在健身房当教练,在省里的健美比赛中拿过两届冠军,那胳膊赶上正常人大腿了,所以动迁办把第一个下手的目标放在了童老太太身上。

    他们还不知道,现在米乐比谭啸林的儿子还不好惹,那位之前可是连鬣狗都日过的主。

    ………………

    晚上九点,童老太太脱衣服都准备躺下了,突然就听门外狗叫,紧接着就是咣咣咣的砸门声,就跟电视剧里鬼子进村似的。

    “谁啊?”

    “开门!动迁办的!”

    老太太披上衣服下地,一边叫儿子,“乐乐,去开门,看看是什么事?”

    不用老太太说,二哈已经到门口,打开门一看,外面气势汹汹站着四个人,为首的叫刘俊,另外三人也就十六七岁,看着面生。

    这几个小孩都是雇来的临时工,都不学好,以网吧为家,给个五块钱的盒饭他们就敢跟着队伍上街砸日本车的那种没脑子的玩意,这次跟着刘俊过来,也就是壮壮声势。

    “干啥?”

    米二哈挑着一条眉毛,摆出一张懵逼脸,其实心里已经有点不高兴了。

    “旁边那屋,墙角堆的那几袋水泥,还有方坯都是你的吧?”

    二哈一愣,“是啊。”

    “搬走!”刘俊也不废话,“是你家地方吗你就占?”

    这是祝小萌给出的主意。原来那户签约拿了钱,现在房屋的产权相当于在动迁办手里,也就是说现在房子是人家的,让你把东西搬走还真没毛病。

    之所以半夜九点多来,也是为了给住户添恶心,要是白天的话,那些建材倒腾一下也就倒腾了,他们偏偏选晚上,为的就是让你不能好好休息。回手借机会再把电给你断了,你干活都得摸黑。

    二哈现在还搞不清楚房子的产权问题,不过他知道对方的态度很不好,二哈很生气。

    “我们不搬!”

    米二哈没说话,身后老太太先不乐意了,只是老太太没搞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她以为让她搬家呢,所以不搬两个字,说得斩钉截铁。

    大晚上跑过来砸门让人搬家,有这么办事的吗?

    现在老太太明白一阵儿,糊涂一阵儿,但不管明白还是糊涂,不愿意搬家这态度是一致的。

    “你说不搬就不搬?是你的房子吗?”

    刘俊说的是邻居王大伯家,可是老太太又误会了,这个房子是老伴儿的名,一直没办遗产继承,她还以为大半夜这些人敲门是来逼宫的。

    老太太气得面色铁青,道:“甭管是谁的房子,我说不搬就不搬!”

    刘俊没想到老太太脾气这么硬,也不由得发怒,“老太太,现在让你搬可是给你机会!否则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老太太这时候可能是想起什么来了,人气得直哆嗦:“不客气?你们之前也没客气过!又是断水,又是断电,有什么手段你们就使吧!有本事就把老太太我给埋在这!”

    “呜呜……”米二哈看到母亲生气了,嗓子里本能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嘴唇外翻,牙齿也露了出来。

    老白说过,不能随便攻击人……

    可是……好气啊!

    二哈气得抓耳挠腮,回头问老太太,“妈,我可以咬他们——不,打他们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