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横与墨小宝,在李令娘从吉祥坊出来坐上轿子,一同赶往涌金楼的时候,就立刻把消息散步了出去。

    而随着皇家前往灵隐寺后,耐不住寂寞的翁葆光,终于是从前往吉祥坊的路上,转道前往涌金楼。

    皇城司的职责很简单,便是与殿前司、侍卫司保护皇家的安全,所以皇室在前往灵隐寺的时候,叶青这个皇城司的统领,自然而然的也需要跟着过去。

    只是,皇城司显然不会像殿前司、侍卫司那般风光的出现在人前,他们大部分的时间,就像是影子一样,隐匿在暗中,帮着殿前司跟侍卫司清除着暗中的威胁。

    但叶青显然是铁了心,非要在今天在众人面前都露上一面,特别是太上皇赵构,已经看见叶青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了不下十次了。

    而即便是连当今圣上,也都看见过好几次叶青的影子,身旁的皇后谢苏芳,甚至都还跟当今圣上赵昚悄悄指点着,叶青过两日要进宫,送上一种更适宜沐浴的香皂。

    叶青也从远处第一次见到了当今太子赵惇,以及太子的皇兄庆王赵恺。

    两人乃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当初在赵昚长子于乾道三年暴毙后,本该立次子赵恺为太子,然而赵昚对于三子赵惇青睐有加,认为其的英武才能更像他,于是便越过了此子赵恺,立赵惇为太子。

    而本应该继承太子之位的赵恺,对于此事儿竟然是毫不在意,向来宽宏大度的他,被赐封为庆王,兼判宁国府后,在任上竟也是做的有声有色,丝毫不在乎自己东宫旁落给自己皇弟一事儿。

    甚至如今,跟太子赵惇的关系,依然还是相处和谐,一点儿怨隙都不曾发生过。

    李凤娘身为准太子妃,自然也会跟着皇家一同前来,跟在太子赵惇的旁边,一身隆重的打扮使其娇媚如花,又不失皇家该有的高贵气质。

    王伦无奈的站在赵构身旁,向一直在人前晃悠的叶青招了招手,看着叶青快步从左相王淮、右相汤思退等人跟前跑过来后,低着头急声道“疯了你,瞎晃悠什么呢?太上皇都生气了,跟咱家过来。”

    叶青来不及回王伦的说话,就听见头顶响起赵构那不怒自威的声音“混账,你一个皇城司统领,在百官面前转来转去,成何体统!”

    “回太上皇,臣职责所在,怕有人惊扰了……。”

    “整个灵隐寺今日都被你皇城司封锁的水泄不通,哪里还有外人会进来?朕问你,你可曾对慧远禅师道过歉?”赵构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叶青问道。

    “道过歉了,王中贵人应该知道的。慧远禅师并未怪罪臣,只是认为臣不该把东瀛国事跟佛事混为一谈,臣也是谨记在心,时常在心里提醒自己。”叶青先是向旁边的皇太后吴氏行礼,而后才回答道。

    赵构起身不耐烦的向叶青挥挥手,而后便在王伦的陪同下,向前往赵昚以及群臣的方向走去。

    灵隐寺里慧远禅师与一众僧人,陪伴着赵昚跟赵构,缓缓进入被赵昚由法堂更名为直指堂的殿宇内。

    也是在这一日,灵隐寺被赵构更名为灵隐寺崇恩显亲禅寺,大雄宝殿被改名为觉皇殿,而后赵构又挥毫泼墨,赐书妙庄严域。

    当今圣上则与慧远禅师凑对,并赐慧远“瞎堂禅师”之号。

    皇后谢苏芳与皇太后并没有跟进,在一众侍卫司的护卫下,开始往灵隐寺的后方行去。

    叶青还在琢磨着瞎堂二字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一名叫关礼的太监便出现在了叶青的跟前。

    “叶大人,皇太后招您过去问话。”关礼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看得出来未入宫时,应该是个美男子,如今却成了一个俊秀的太监。

    “啊?”叶青一愣,顺着关礼的视线望过去,恰巧看见皇后谢苏芳,以及另外一名年轻貌美的妇人陪同下,站在皇太后吴氏的身旁,正对着他指点。

    叶青跟随着关礼快步走到跟前,先行向眼前的三人行礼。

    虽然叶青已经见过了皇后谢苏芳以及皇太后吴氏,但对于另外一名同样身着隆重宫装的美少妇并不认识。

    不过随着旁边的关礼,及时的告知叶青之后,叶青便又再次立刻行礼道“臣叶青见过信王妃。”

    不敢过于明目张胆的打量信王妃,但叶青即便是匆匆一瞥,也能够看的出来,这信王妃绝对是一个十足的美人儿。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美人儿,却是无法留住信王赵璩的心,依然是让赵璩大肆的在民间收集着各色美人儿。

    不得不说,这个美人儿王妃太不称职了。

    叶青跟在皇太后、皇后以及那信王妃的身后,连同关礼等宫女,缓缓走在大雄宝殿,如今名为觉皇殿旁边的伽蓝殿后院处。

    “听皇后说,你正在做一种香味更浓的香皂团?”皇太后吴氏在关礼搬来的椅子上坐下,对着叶青问道。

    皇太后吴氏,历史上被称之为带刀皇后,当初跟着赵构流亡在海上时,对赵构可谓是保护有加,也正是因为她的陪伴跟保护,也才让赵构好几次是绝境逢生,终于在江南站稳了脚跟。

    “回皇太后,臣确实正在试着做香皂团。”叶青回答道。

    “做的如何了?听燕家说若是做出来,比现在的香皂团要好上许多,是真是假?”皇后谢苏芳显然比皇太后还要感兴趣,而旁边另外一位信王妃,则只是静静的听着,就连脸上那甜甜的微笑,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化过。

    “臣……臣还在努力……。”叶青低着头转着眼珠子,只是刚一开口就被皇后打断。

    “是你在努力,还是说偷懒?燕家催促你也有两个月了吧?还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做出来?”皇后谢苏芳本不是焦急的性子,但奈何事情赶在了太子大婚之际。

    而且太上皇跟圣上都知道了此事儿,虽不是自己亲口告诉他们,但太上皇跟圣上,可都是亲自问过自己是否有此事儿,而且也希望能够在元日之前得到这更上乘的香皂团,给元日后的太子大婚一事儿,添上一些彩头。

    叶青嘴角有些抽抽,不是说这皇后性子与皇太后有些相像,都是属于那种和颜悦色、面善心慈之人吗?怎么感觉皇后此刻有些咄咄逼人呢?

    “这个……回皇后,臣其实做香皂团也是偶得残方,所以则是进展缓慢一些,而且复原元祐浑天仪象也是臣之职责,所以就耽搁了几日,不过臣像您保证,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香皂团呈给您。”叶青低着头说道。

    而皇太后则一直是笑呵呵的看着谢苏芳,也不言语,也不阻止。她心里自然是知道,如今贵为皇后的谢苏芳,为何如此焦急的逼迫一个臣子了。

    谢苏芳看了一眼含笑望着她的皇太后,难得小女儿状的做了个鬼脸,而后继续淡淡对叶青说道“本宫知道你跟燕家的丫头之间情投意合,你府上如今也没有个长辈,只是你与家嫂二人。所以……十日之内,若是你能够把那香皂团呈给本宫,本宫就替你做了跟燕家这个媒,但若是你十日之内没做成,那就别怪本宫把燕家的那貌若天仙的丫头,许配给他人。”

    “您放心,十日之内,臣必定会把完美的香皂团,进宫呈给皇后先行试用,保证不会误事儿。”叶青嘴上回答道,但心里却在嘀咕着,皇后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皇太后在叶青抬起头的时候,威严之下带着一丝慈祥问道“欲速不达,凡事儿还是要戒骄戒躁,但若是十日之内能够做到,自然是再好不过,若是做不到,不妨缓你三天。但可得切记不得偷懒,不然皇后所言的那燕家丫头,许配给了别人,你就只有徒伤悲的份儿了。”

    “是,臣多多谢皇太后体谅,必定在十日之内进宫呈给您与皇后。”叶青扫了一眼一直都不曾说话的信王妃,对于皇太后吴氏,心里还是颇有好感。

    与赵构相比,两人在形象上倒也算是颇有夫妻相,不过相比于赵构那平日里故作威严加阴沉的样子,皇太后绝对称得上是慈眉善目。

    而且皇太后吴氏也算是跟着赵构一路“打怪升级”到皇后的位置,所以平日里在宫中,不论是对待皇后还是旁边的信王妃,或者是宫女、太监,都是同样的慈眉善目、颇为和蔼。

    而当今圣上的二皇子庆王赵恺,显然是继承了皇太后的性格,为人宽宏厚道、性不骄矜,不论是对待王公贵族、还是普通百姓,抑或是宫女太监,庆王赵恺都更像皇太后这个皇奶奶多一些。

    至于被当今圣上一直看好,而立为太子的赵惇,则完全是让当今圣上看走了眼,以至于在他还没有禅位之时,就已经开始催促着赵昚禅位于他。

    甚至后来加上李凤娘的挑拨,使得当今圣上赵昚、以及皇后与太子赵惇、太子妃李凤娘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甚至在专横跋扈的李凤娘终于成为皇后后,一度与皇后谢苏芳是针尖儿对麦芒,讥讽谢苏芳宫女出身等言辞,也是被李凤娘信口拈来。

    (ps求角色名字,墨小宝一伙的十三个名字,还有草原上那些人里头需要七个名字,在后面的故事中,应该都会分担着份量,有想法儿的麻烦在书评区留言注明。)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