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怒而起兵八万,意图强攻洛阳。只是他也清楚洛阳八关易守难攻,特别是虎牢关,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而洛阳之中的守军,必然是大秦最善守的军队,而八万大军一旦开拔,声势浩大,根本瞒不了秦军斥候与游骑。

    唯一的机会就是秦军主力全部抽调至颍川郡,而洛阳空虚。如此一来,才能趁机攻破洛阳,挫敌锐气。

    “只不过,虚实结合,才是最上呈的用兵之道,王贲,有孤亲自攻打洛阳,你会回师么?”

    对于王贲,项羽一直以来都有一种想要一战的心思。这不光是想要报仇雪恨,一雪前耻,更是因为放眼天下,能够引得他热血沸腾的将领不多。

    而通武候王贲,无疑是所有人中最有能力的一个。

    与王贲一战,不仅是证明他天下无双,更因为王贲是大秦第一大将,只要击溃通武候王贲,秦军将会士气大折。

    楚军浩浩荡荡而出,虽然尽量小心了,但是依旧是惊动了无孔不入的黑冰台的人,黑冰台知晓了,自然而然胡亥等人知道了。

    “什么?”胡亥大吃一惊:“你是说,楚军向西北方向开拔,还是项羽亲自率领?”

    目光如炬,落在诺大的地图上。胡亥清楚项羽每走一步都有一定的目的,他绝对不会是撤退。

    因为目下楚军依旧占据着优势,对于秦军呈现出碾压态势,这个时候想要撤退的也该是秦军才是。

    没道理占据优势,而又有一个好战君王的西楚先撤退了。

    “洛阳!”

    沉思片刻之后,胡亥与王贲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项羽意图围魏救赵,想要逼迫我军回师与其荒野对决!”

    “八万大军撤出,颍阳就相当于一个空壳!”通武候王贲目光闪烁了一下,杀气冲天,道:“除了襄城的七万楚军精锐,整个颍川郡将会空无一人。”

    “如此天赐良机,大不了以郡易郡,我军能够迅速攻占颍川郡,而西楚却不能在第一时间攻克三川郡。”

    “这便是我军的机会,围魏救赵,那也要绝对的实力在,如果不然,就只能落入别人的算计。”

    项羽的算计,根本不难发现,毕竟两者之间太近了。八万大军从西北而出,只有一个可能——奔袭洛阳。

    “啪!”

    丈杆的一端落在了襄城,王贲冷声,道:“洛阳就让项羽进攻好了,我军一路南下,林峰,蒙白两路二一,取颍阳而虎视襄城。”

    “与此同时,主力大军强攻襄城,只要击溃钟离昧的七万大军,只要项羽不完全占据三川郡,将会落入绝对的下风。”

    “前后夹击下,纵然是骁勇善战的西楚霸王,也只有折戟沉沙一条路!”

    “只要我军占的先机,大秦帝国将会取得巨大的优势,从此天空海阔,不惧任何人。”

    ……

    “好!”

    胡亥拍手叫好,只是因为王贲的谋划与他心中所想一致:“上将军立即传令大军,强攻襄城。”

    “是!”

    ……

    望着通武候王贲离开,胡亥忍不住摇了摇头,战机的出现往往就是这样,在不经意之间就出现了。

    以至于刚刚才准备进攻颍阳,以拖住西楚霸王项羽的打算,尚未实行就已经胎死腹中。

    战机的出现,往往就在一瞬间!

    ……

    就在秦帝胡亥与西楚霸王项羽互相算计的时候,在中原大地的北方,一场阴谋正在上演。

    辽东王刘季秘密发布文书,与齐王田安,赵王歇,代王陈余,正在秘密结社,意图参与这一场对天下重新划分的大战之中。

    毕竟在这个寸土必争,风云激荡的岁月里,别人的强大,在另外一面就代表着你的衰落。

    如今的辽东虽然由于吞下燕国,太过于艰难,而不得不停下脚步,努力消化。但是他们依旧不愿意看到西楚与大秦壮大。

    此消彼长之下,大秦与西楚的壮大,就意味着辽东的落后。在这个时候,辽东虽然不能直接出兵,但是政治手段以及合纵连横还是可以用的。

    况且如今大秦帝国与西楚正在颍川郡对峙,机会已经摆在了他的眼前。

    有道是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辽东王刘季野心勃勃,时刻都想着如何统一天下,成就始皇帝一般的霸业。一如嬴政一般,威加海内。

    一时间,中原大地之上,风起云涌。秦楚争霸于颍川郡,彼此之间杀气腾腾,意图进行一场举国大决。

    而南方各国,野心勃勃,心头念头暗生,对于西楚的命令,阴奉阳违,意图坐山观虎斗,从其中谋求各自的利益。

    对于出兵一事,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只气的范增花白胡子乱颤,恨不得立即出兵,平了诸国。

    而与此同时,在付出了足够大的代价之后,西魏,殷两国怦然心动,组成了一支五万人的大军进入了颍川郡。

    这支五万人的大军,归项羽节制,对于大秦帝国而言,这根本就是一场灾难。

    ……

    风起云涌,这意味着中原大地之上,一场不下于划分中原之战的浩劫,将会逐一上演。

    这一场空前浩劫,是秦帝胡亥与西楚霸王项羽都没有想过的。秦楚大决,居然会在中原腹地,直接是影响到了辽东。

    ……

    “陛下,北方诸国蠢蠢欲动,赵国,代国与辽东来往密切……”

    听到黑冰台统领传来的消息,秦帝胡亥眼底掠过一抹凝重。他心里清楚,如今的大秦帝国外强中干。

    最大的缺口就在与赵国接壤的所在!

    就算是有李信大军在,胡亥也不会放心。毕竟只要有一支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威胁到咸阳。

    默然良久,胡亥在心头思考了片刻,自然是想不通,忍不住,道:“可有清楚,赵辽东诸国图谋所在?”

    “禀陛下,由于来往极度保密,对于其目的黑冰台并没有确切的消息。”王长江目光一顿,道:“陛下,黑冰台发现西魏与殷国大军有调动的迹象……”

    “由于黑冰台的主力全部在彭城与辽东,对于西魏与殷只有察觉,没有详细的追查……”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