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有关时馨儿在香格里拉四季大酒店出手打人的事情被人爆出,纷纷抢占了各大榜单头条,其中,照片视频转发量近千万,一时在娱乐圈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生在娱乐圈中,作为一代的公众形象,自身的实力与演技必不可少,然而,个人的良好品德更是代表着一切,在演艺事业甚至于人生路上占据着主导地位。

    所谓做人先立德,就是这样来的。

    本来之前就因为剧本门事件导致拍摄一直停滞不前,又加上这次时馨儿的人设黑化,她更是将自己的演艺事业走到了死胡同,可以说是彻底地凉凉了。

    这次,不用剧组去赶,就是时馨儿自己也丢不起这个人,没有颜面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

    医院。

    手术室门外,小希望的父母坐在走廊中的长椅上,纷纷紧提着一颗心,双手合十,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女儿这次的心脏手术能成功。

    安暖换上一身手术服,穿戴好一切的消毒装备,在听完陆淮为她加完油打完最后的一口气之后,也捏着一把汗进入了手术室。

    相比较其他的孩子来说,小希望的病情十分复杂,手术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五十。可倘若继续留在医疗设施都不大健全的七医院里,恐怕连百分之五十都不到。

    手术室内,无影灯打下白色的光亮,消毒液的味道于空气中蔓延,剧烈充斥在这个与外面暂时隔绝的空间里。

    安暖带着蓝色的消毒口罩,遮去了她大半部分的白净面容,只露出一双璀璨如星河的亮眸,额头上已经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护士米青走到她近前,抬手用消毒纸巾擦掉安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静谧空间里,医护人员都在有条不紊地互相配合,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拯救这个美好的生命,让她更长久地享受这个温润斑斓的世界。

    纵然手术室外突然传来的一道尖叫声,也没有让医护人员手忙脚乱,大家各司其职,争分夺秒,秉承心中最大的信念与力量去进行这场紧张的手术。

    时馨儿一双圆润的眼眸里浸透着嗜血的味道,用力挣脱将她肩头桎梏住的铁臂。抬头看着手术室门前亮起的灯,心下一片抓狂。

    她没想到,时安暖竟然会给她来这么一个一招致命的手段。

    昨晚她就有些纳闷儿,为什么她都动手了而安暖也不动手。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装出来的苦肉计,为的就是让人偷拍下这一幕,好将自己的人设给抹黑弄崩。

    不然,为什么那所有的照片和视频上安暖的脸都被打上了马赛克,而只有她的身份被暴露出来?

    她当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能耐。

    男人浓眉染厉,逆光站在手术室门外的走廊上。

    他的身形颀长挺拔,阳光在他身上镀了一层光圈,即使看不到他冷峻的外表,但是自那性感喉结间吐出的沉重字眼,就足以让人感受到他散发出的冰冷气焰。

    “你们快放开她。”傅西琀的到来又让女人打了一支强心剂。

    女人似发了疯般,依然在手术室外不停地叫嚣着,一旁安静等待着小希望手术的父母时不时向这里投来愤怒的目光。

    “带她离开这里,”傅西珩眉心聚拢,神情冷漠地越过傅西琀,对压制时馨儿的两位保镖说道。

    嗓音冷冽充满寒意,像一把凛着寒芒的锋利钢刀。

    今天若不是来医院看望奶奶,又加上今天给小希望做手术,安暖是这次的主刀医生,不知道医院会出什么大乱子。

    男人面色阴郁,黑沉的面容犹如一池化不开的墨水,傅西琀知道他是真的动怒了,急忙来到时馨儿的面前,“馨儿,先跟我出去,有什么事等以后再解决。”

    不管怎样,病人正在做手术。就算是有天大的事也得要留到日后解决才行。

    见傅西珩生气了,傅西琀心中也有些闷闷不乐。

    自己的这个好朋友怎么就这么心浮气躁呢,要想做什么也得要注意一下场合吧,这次,要不是看在时琛的面子上,傅西琀还真不知道怎样埋怨她一番。

    时馨儿被傅西琀拖了出去,走廊上瞬间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安静。

    斜靠在洁白墙壁上单手插兜的男人薄唇紧抿,抬眸看了眼手术室仍旧亮着的灯,轻吐了一口气。

    下一秒,骨节分明的手指就取出了手机,迈步朝走廊拐角处走去,修长指节轻轻滑动屏幕,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

    红色保时捷上,傅西琀侧身看着近前胸口剧烈起伏的女人,有些气结,“我说馨儿,你就是心里再有怨气再想发泄你也不能跑到医院来闹事啊,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

    本来这次的打人事件就足够给时馨儿招黑了,剧组里也是断然不会留下这么一个人的。

    知道时馨儿是被别人摆了一道,傅西琀也替她叫委屈,还想着在傅西珩那里说说好话能让她继续当女二号,可经她这样一闹……

    “我知道,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时馨儿怒睁着双眼,双手紧攥成拳用力捶打在自己的膝盖上,愤愤咬牙,“我真是防不胜防,没想到那个小贱人多留了这么一个心眼儿,”

    以往的时候,自己何时败过下风了,偏偏这次受到了时安暖剧烈致命的一击。

    傅西琀抿了抿红艳的唇瓣,轻叹一声。

    其实这件事她也感到挺意外的,她没想到安暖有这么个后手。

    算是绝地反击么?

    不过,这件事一定有那个糖糖的参与,要不然的话,单凭她时安暖一己之力……

    她不信安暖一个人能够完成。

    “好了,先不要生气了,”傅西琀拍了拍时馨儿的肩头,怎么说也是自己喜欢的人的亲生妹妹,她出了事,她也不可能坐视不理的。“本来还想着替你在我哥面前解释一下的,这下倒好了……”

    傅西珩亲眼所见的事,她又要怎么解释?

    时馨儿闻言,双瞳剧闪了一下,止住了澎湃愤怒,一把抓住傅西琀的手腕,“琀儿,你一定要帮我,我不能丢掉这个角色的。”

    虽然只是一个女二号,但是时馨儿在里面的戏份颇多。又加上《翡翠恋人》这部剧有票房女王黎梦芙的参与,所以怎么可能不火?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别说是在剧中一个打酱油的小小配角,那将来都有大火的可能。

    时馨儿连怀孕了都没有拒绝接戏,所以说,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这次的机会?

    “琀儿,真的,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不能失去这次机会的。”

    傅西琀面露为难之色,“馨儿,其实我——”对于傅西珩的脾气,她再了解不过了。就算她有力挽狂澜之术,可是在傅西珩这里,基本上没戏。

    “琀儿,连你也不能帮我了吗?”时馨儿陡然间睁大了眼睛,空洞无神,像是刚明白过来她所做的一切。

    时馨儿垂下手去,目视前方的不息车流,神情黯淡,“要知道,这部戏大哥他也帮我找了不少的关系,我更不想让大哥白为我费心。”

    时馨儿惯会见机行事,知道时琛对傅西琀意味着什么,所以她才会这样说,就算是为了时琛,傅西琀也会拼尽全力,去向傅西珩求情的。

    闻言,傅西琀一下子拉住了时馨儿的手,“馨儿,我……我没有别的意思。”

    傅西琀认真地注视着她,见状,时馨儿扭过脸来,红肿着眼眶,里面泪水涟涟,“真的,琀儿你应该是最懂我的。方旭尧……他对我根本就没有真挚的感情,”

    泪水一滴滴打湿了洁白的裙边,时馨儿低声抽噎着,“就连大哥,他都有心偏袒着那个时安暖,不然的话……我昨天为什么会白白挨那个疯女人的一巴掌?”

    时馨儿提到这些,傅西琀不由得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一来,为沈牧白以及另外两个男人的无动于衷而愤懑,二来,她也为自己没能站出来维护时馨儿而感到丝丝的内疚。

    “你以为大哥他只是想让我长个教训那么简单吗?”

    时馨儿眼睛里划过一抹暗沉的精光,哂笑了一声,“其实,他所做的这一切,全都是为了那个女人!”

    她发狠地咬着下唇,摇了摇傅西琀的手,“琀儿,不用我说,你也能看出来大哥他对那个时安暖的心思吧?只是碍于这个身份,所以大哥才会尽力克制,”

    时馨儿提醒道:“可以后的事情谁又能预料的到?万一……万一哪天……”

    “馨儿,你不要说了,”傅西琀打断时馨儿到嘴边的话,她不傻,又怎么可能听不懂她的意思,“你放心,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时琛哥身上的。”

    只要是她傅西琀认定的男人,就没有一个女人能把他抢走!

    ………………

    手术室门前的灯熄灭,在众医护人员的齐心协力下,这场历时四个小时之久的手术做的很成功。

    手术室的门打开,安暖步履从容地从里面走出来,一只手摘下了消毒口罩,神态略显疲惫。

    但总归,心里终究是极其喜悦的。

    尽管在医院里见证了这么多的生生死死,但是每每再次经历的时候,还是会被震撼到。

    小希望的父母得知女儿的手术很成功,激动地拉住了安暖的手,声音有些哽咽,“时……时医生,真的是太感谢您了,”

    如果一开始会诊的时候不是安暖提议,小希望也不会接受到这么好的治疗,更不会在这里接受免费的全程手术。

    安暖平静地点了点头,微笑道:“应该的,小希望她现在需要休息,你们晚上再去看她吧。”

    简单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安暖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安暖刚走过楼梯转角,迎面就碰上了上来寻她的男人。

    傅西珩颀长的身躯就站在离她不远的位置,单手搭在楼梯扶手上,漆黑深邃的眼眸里蓄着温和的笑,“暖暖……”

    安暖哽咽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再次亲身见证了这场生与死的较量,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突然地窒息了一下。

    她扬起了因为干涩而略有些苍白的唇瓣,冲男人温婉地笑了笑,“手术很成功,傅西珩,谢谢你。”

    她想,如果说小希望的父母最应该感谢的人,那一定就是傅西珩。

    如果不是他的帮助,那么便不会有这场手术顺利地进行。

    傅西珩面色平静地点了点头,伸出修长有力的手臂,“暖暖,下来。”

    安暖看着向她伸出来的那只手,表情怔了怔。

    “啊,傅西珩——”就在安暖准备下台阶向男人走近时,眼前蓦地一团黑影,脚下忽然一软,她整个人都向下倾去。

    安暖稳稳地落入一个结实有力的怀抱。

    男人修长有力的手臂将她稳稳抱在怀里,脸色立刻凝重了起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一边焦急地开口问着她,一边向急诊室走去。

    “傅西珩,我没事,”安暖紧紧地抓住他精壮的手臂,声音弱弱地开口,“就是昨晚没有休息好,早上起晚了没有来得及吃早饭,”

    之后来医院又完成了一场极其消耗体力的手术,所以她的身体才有些吃不消。

    “真的没事,我在办公室里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怕他不放心,安暖又解释道:“傅西珩,你不要大惊小怪的,我是医生,我自己的身体我比谁都清楚。”

    听到安暖这样说,傅西珩才逐渐放慢了脚步,“嗯,”他嗓音清淡地吭了一声,“今天医院放你半天假,回家好好休息,哪里都不要去了。”

    安暖即刻就在他怀里僵住,“那个……傅西珩,先放我下来吧,你这样抱着我要是被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傅西珩怔住脚步,垂眸看着怀里的女人,他冷冷地哼哼了一声,湛黑的眸子里海浪哗动,“我抱着自己的女朋友有何不妥?”

    更何况,她是因为身体不适才导致这样的,于公于私,都说得过去。

    安暖一时语塞。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