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淡淡的檀木香烟幽幽上升,宁静致远。让凝神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的时候,全身浑然畅通之感。闻着窗外夹杂着花香的泥土味道,格外清新。

    “果然舒适多了。”夏可君舒了一口气,看了看身旁一侧素手执簪搅拌透明状膏体的侍女,微微疑惑。“你们家小姐呢?”

    侍女充耳不应,有条不紊的继续搅拌,随后又值了她的手,细长白嫩的手指在她手的虎口处揉捏,夏可君舒坦的松了一口,便又凝神闭眼了去。

    眼前浮现了之前的一幕幕。

    被白九驰纠缠,她虽然求席云深让他阻止了她父亲两家联姻的念头,但白九驰又岂是吃素的,在她听了玲也的话去淮北的时候,她便日日收到她的信,言辞奔放,不忍卒读。后来在她回来之后,更是派人围追堵截,更甚者……

    夏可君握住拳头,深吸一口气,猛人睁开的眼睛让侍女手指微微一颤,顺而又恢复了力度。

    今日,她劝她大度,却不知她曾差点遭致怎样的祸端。

    “舒坦了些吗?”扇门被拉开,覆着面纱的女子轻步走了进来,坐在她的对面,接过她手中的活细,又执过来她的手。“可君,你这胸闷是情绪激动才会导致,今日是有人惹你生气了吗?”

    说着夏可君拉下脸来,“我没去找慕晴好却被她找上门了。”

    “哦?”鹤田玲也挑了挑眉,手上力度轻柔了些。“领教过这位席少奶奶口才极好,不知说出了怎么样的妙语?”

    “不知。”夏可君抿唇摇了摇头,“许是想让我放手,但我恨她将我变成这个样子,怎么会放过。”

    鹤田玲也一顿,疑惑道:“她将你变成这个样子?”

    “若不是她,我早便与云深修成正果,怎会被白九驰暗算下了药,成这病弱身躯呢。所以玲也,你说过支持我与云深,一定要帮帮我。”

    鹤田玲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柔柔一笑。“当然。”

    夏可君这才松口气笑了起来,注意到她脸上的面纱,想伸手去碰却又忍住。“玲也,你这脸颊是?”

    “家乡风俗。”鹤田玲也手指轻触了触面巾处,又随意放下道:“既然你想让我帮你,那么我说的什么你都会去做吗?你知道的可君,我既然在那个登徒子手下救了你,便不会放任不管。”

    夏可君眼睛里闪过一丝迟疑,垂眸间看到玲也握着她的手,还有手上的药膏。“自然,玲也你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了。”

    ……

    “哥,你终于醒了。”还未进病房,便听到了这声啜泣,晴好眉间总算有一股真正的喜悦,刚要踏入,便瞧见笑着走出来的阿栀。

    “来的凑巧,快进去看看,顾长官醒了。”

    晴好止住了步伐,笑着望了一眼里面,“算了,昨日瞧见阿泠急成这样,便让她们兄妹自己呆一会吧。”然后牵起阿栀的手,“罗医师有没有空?我们走走?”

    “走走?”

    ……

    医院的天台,还下着小雨,从最高一层看过去,别有一番新意朦胧。阿栀瞧着晴好,突然手伸到了她肚子上,笑说,“都这么大了啊?才两个月。”

    晴好弯起眼睛来,手也放在了肚子上。“若是你喜欢,等到他出来了,认你做干娘可好?”

    “做干娘?”阿栀瞪大眼睛,“这未来的督军,任我?做干娘?算了算了,这福分我可受不起,再说你家督军大抵也不会同意的。”

    晴好耸了耸肩,看着阿栀玩笑模样,突然伸手将她揽过,看着前方道:“这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世事多变,云波诡谲,他父亲是督军,到时候他这个年纪可不一定了,他平安,是个好人就好。”

    “晴好,你怎么了,突然地?”阿栀扭头看向她。

    晴好摇了摇头,看着她严肃的表情笑了起来,“孕中多思?”

    “吓坏我了你。”阿栀轻拍她看她神色如常也笑了起来。两人正谈笑间,却突然跑上来一个神色匆忙的小护士,左右张望才瞧到她们:“罗医师,送来一个加急病号,现下宋先生在到处找你。”

    “是宋之衡吗?”阿栀立即站直腰背,向前拉住那个小护士。

    “不是的。来不及了罗医师,你先随我下去。”

    “晴好……”

    “快去吧。”晴好招了招手,看着几乎要冲出去的阿栀连忙道。这句话说完,阿栀便一路跑了下去晴好随即跟上。

    回廊处,尚能看到皆向一处疾步的医生,皆面色焦急,大厅内还不知因何涌起了一阵人流小圈。晴好看了葱茏拥挤的围观人群,还是打消了即刻去看看的念头,折身回了顾随的病房。

    二人刚叙完旧,顾泠红着眼颇是撒娇的拉着顾随的手枕着脑袋半趴在床沿,顾随无奈笑,“瞧瞧,这丫头没出息的样子。”

    虽是脸色苍白,但精神不济,但语调还是那个语调。

    九白淡淡一笑,随即看向门口,顾随也随着看了过来,晴好才走进去,边笑边走至床边。“还笑阿泠没出息,你昏迷的时候,可是这两人轮流守护的。”

    “少奶奶,让你们担心了。”顾随伸手拍了拍顾泠的脑袋,然后又看向九白挣扎了两下,“我不是说不要张扬吗,又不是什么大事?”

    九白温和笑了起来,走上前将床慢慢摇了起来。

    “不仅嫂子知道,督军昨日也来看过你,半夜才走,气的不行,让你小子休养好了,一点伤没了在滚回去。”

    顾随苦起脸来,要挣扎着起来,“我是真没……哎呦!”顾随捂着突然被顾泠碰到的伤口,正吃痛间抬头就瞧见自家妹妹怒气腾腾的脸。

    “在逞强!若是奶奶知道了,你可把她担心坏了吧。”

    顾随神色一松,笑道:“好阿泠,你这个意思就是奶奶还不知道,做的很棒。”

    顾泠冷哼一声。“待你好了,我再告诉奶奶,让她好生教训你,竟然敢昏迷那么久。”然后语调一转,嚯的一声站了起来。“不过哥,究竟是谁做的?我一定要给你报仇。”

    顾随抿了抿唇,眸子瞧了瞧一脸关切的晴好又收回顾泠身上,“我若说是不小心自己受伤的,你会信吗?”

    “哥,你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只是不记得了。什么人在我身后捅了一刀我都不记得了,只是很痛便晕了过去。”

    房间内传来一丝凝滞,片刻顾泠咬牙切齿道:“甭管那个凶手藏得多么干净,我也要把他找出来!”

    顾随垂了垂眼睛,伸手将床板调的更高了些。“好啦,不要追究了,女孩子不要戾气那么重。”“我就是太生气了……”

    “小泠子。”九白突然唤到,顾泠眨了眨眼睛,整个身子不动声色的一僵,连着刚涌起来的怒火也散了去。“你去准备些食物吧,你哥昏迷那么久,想必饿了。”

    阿喜刚要上前,被晴好拦住。“那我与阿泠一起去。”随即拿过阿喜手中的食盒,放到桌子上,和狂点头的顾泠一并出了病房门。

    待到一行女子都走了后,九白才坐到床边上,手握住了双膝。

    “凶手是谁?”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