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漫笑着谢过,又让丫头给了婆子一个荷包。

    心道,那韩氏的面子活从来都做得好。花的是府里的钱,不仅陆漫要记她的情,长公主也会夸她会办事。

    陆漫便把何氏和正在书房里抄书的何承叫上,一起去看新房子。老驸马和姜玖、姜展雁听到了,也闹着要去。

    于是众人就浩浩向后院走去。

    从东辉院的侧门出去,便是一条青石板铺就的路。另一面,是平国公府长长的院墙。

    这条路很僻静,少有人走。

    陆漫一行人走的是东辉院的后侧门,再往北走了半里多路,到了长公主府的后院墙,也就到榆青院了,两个院子的确离得不算远。

    榆青院是长公主府东北边的一个角。北边一条宽阔的道路,再过去就是下人住的一大片院子,这里就是人们所说的后街。

    这条街的南北泾渭分明,南边干干净净,高墙大院,寂静无声。而南边,远远望去,就是一些普通的民房,还有一些下人的孩子在笑闹着。

    榆青院的小门开在东墙,进去就是东厢房的侧边。院子不大,地下铺着青石坂,院中央有颗光秃秃的老榆树,上房四间,东、西厢房各三间。被重新粉刷过的房屋看着很新,只是没有井。..

    何氏和何承非常满意榆青院,笑得满脸灿烂。

    听到陆漫说没有井,不方便,何氏笑道,“你是富贵日子过惯了,怎么知道穷人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在乡下,你吴叔和吴婶每天都要走一里多路,去村头的井里挑水。”又道,“这里离东辉院近,让他们去那里挑水便是。”

    几人参观了屋里,商量了一番买木头请木匠做家具的事宜,这些事就交给王伯和吴叔去做。

    陆漫已经跟何承说好,屋里的一切家当由她出银子置办,以后他们过日子,就用自己的钱好了。另外,她已经让人去把同仁堂那个院子的地契换成了何承的名字,还给了他三百两银子的租金。

    同仁堂赚的钱暂时没分。因为先期陆漫个人投了很多钱进去,除去院子租金和大夫月钱等成本,赚的钱不多,主要还是靠同仁蛤蜊油和同仁益母膏赚的,而且以后还有大投入。

    只有老驸马嫌弃地看了看房子,说道,“这里不好,又小又简陋。亲家母和何小郎还是住去我们府吧,我们还有好些空院子”

    陆漫截住他的话笑道,“我娘和我弟弟又不是姜家人,怎么好住去长公主府。”

    几人把榆青院前前后后看了一圈,才满意地往回走。

    刚出了榆青院的小门,就看一个货郎挑着担在后街沿街叫卖。或许怕吵着府里的贵人,他的声音不算很大。

    这时,突然看见对面那堵长长的院墙上的一扇小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一下闪出来,向他们这边跑过来。

    那个丫头急急跑到这群人跟前,环视了他们一番,过来给陆漫福了福,说道,“您就是姜三奶奶吧?我是平国公府的丫头,我们姑娘想见见你。”

    陆漫有些愣神。现任平国公刘大人是御林军副统领,从二品大员,又是皇上的近臣。他家姑娘的丫头怎么会从这么偏僻的后院偷偷跑出来见她,还说她的姑娘要见她。她们如此,不应该是端架子,而应该是她的姑娘不敢或是不能出来,应该是有什么病。而且,这个丫头不敢报自己的名字,也不敢报她主子的名字,不知她主子是刘府姑娘还是亲戚。

    丫头见陆漫有些犹豫,眼泪都急出来了。小声说道,“我们姑娘和奴婢听说这个小院会给姜三奶奶的娘家母亲住,都高兴疯了,一直盼着能有机会见见姜三奶奶。”

    陆漫觉得丫头这样偷偷摸摸,刘府肯定不愿意正大光明给那位姑娘看病。那么,那位姑娘不是得了什么隐疾,就是刘府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她不愿意参与到别人府里的争斗中去,何况自己现在正在怀孕,若是传染的隐疾,对自己更不好。

    她便问道,“那位姑娘是有什么隐疾?”

    丫头没有否认,说道,“求姜三奶奶帮着看看。”

    陆漫还没说话,柳芽拦在陆漫前面,严肃地说道,“我们奶奶有身孕,现在长公主不许她给任何人看病,何况你们姑娘得的或许是隐疾。若过了病气,那就罪过了,我们这些服侍的人也得遭殃。”

    说着,就扶着陆漫向前走去。

    陆漫也不想多事端,就顺势走了。走了两步,还是回头对呆站在那里的丫头说,“若你们姑娘能出府,就去同仁堂看病吧。”

    她也只能这样了。

    走在最后面的何承见那个丫头哭了起来,于心不忍,走过去说道,“让你们姑娘去同仁堂看病吧,若那里的大夫看不好,是会来找我姐姐讨论的。”

    一行人还没走到东辉院,就看见杏儿急急朝他们跑来。

    陆漫皱眉道,“什么事如此慌慌张张的?”

    杏儿急道,“三奶奶,不好了,陆老太太和陆大太太来了。奴婢们不好让她们在外面等着,还是把她们请进了屋。”

    那两个人一定是听到何氏母子回来的风声,所以找来了这里。

    何氏忙道,“漫漫,娘不想看见她们,娘和承儿回榆青院躲躲。”

    陆漫道,“娘,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她们想见你们,总找得到机会。不如见见,当面锣对面鼓地把话说清楚,断了他们的念相。”

    何承也道,“娘,姐姐说得对,回到京城,咱们就躲不过这家人,是得把话说清楚。”

    几人回了东辉院,陆漫让姜玖把老驸马和姜展雁领去西跨院玩。

    她则同何氏、何承一起去了上房,看见陆老太太和陆大太太正坐在上房厅屋右侧的椅子上。老太太觉得自己是长辈,来的时候还想坐去正位的罗汉床上,被杏儿拦了,直接让她坐在这里。

    原来,陆大太太今天上午去一个邻居家串门,那个邻居说她前几天去同仁堂看病,正好看见了陆家的原二太太何氏,她正同陆漫,还有一个非常俊俏的小哥儿在参观同仁堂。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