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薄延几乎是本能的将这个字脱口而出,然而,挤出一个字的时候都坚持不下去了,急促的呼吸将自己压抑的愤怒推到了顶峰,那感觉就像是心脏上扎了一刀,然后任由着刽子手在她的心脏上一刀又一刀生剐着,凌迟也不过如此……

    然而,女人就像是知道他内心的煎熬一般,痴痴的笑了,只是笑声透着浓浓的自嘲,对,不是嘲讽,而是自嘲,“怎么,你自己都不相信这孩子是你的,还要逞能吗?”

    那天晚上,这家伙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还敢说孩子是他的“看来,你是想当一个伟大的绿帽子王了!”

    陆芷嫣承认,她就是故意的,故意把话说得这么难听的,然后刺激他,至于为什么么,陆芷嫣自己也不知道,大概是心里依旧抱有那么点的幻想罢了!

    空气瞬间凝固了下来,男人粗重的呼吸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明显,就在陆芷嫣以为男人的拳头会挨着她的脑袋揍在墙壁上的时候,男人忽然低低的笑了……

    “我还真就逞能了,你说怎么着?”

    男人的五官黑压压的压了下来,就着窗外的月色,在她的瞳孔中无限放大,透着阴寒的笑意,有种视死如归的霸气,“老子这辈子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就是没经历过戴绿帽子是什么感觉,尝一尝,也不错!”

    陆芷嫣:“……”

    “尝一尝,也不错?”

    陆芷嫣大概是被这话惊到了,又大概是不敢相信这话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呵,他还有什么意思,他的那么点意思不都摆在明面上了么,“就是想尝尝戴绿帽子的味道!”

    “疯子!”

    陆芷嫣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直接脱口而出了,“放开我!”

    “不放!”

    男人果断的赏给了她两个字之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弯腰打横将她抱起来,下一刻,人就已经被他倾身压在了床上,低沉的气息在她唇瓣蔓延了开来,透着淡淡的酒精味,漫漫的情入骨髓,“嫣儿,你太天真了,疯子怎么会听话呢!”

    “我……我警告你,你别乱来啊!”

    这一次,陆芷嫣被吓到了,男人不但把她压到了床上,大手已经探入了她的衣服,该死的,这家伙竟然喝过酒,虽说,从这酒气的判断来说,应该喝得不多,又或者喝过酒距离现在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她只有这样不断的提醒自己,才能让她自己心头突如其来的恐惧减退几分,“你要敢乱来,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

    陆芷嫣好半天都我就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被男人懒散的打断了,“宝贝儿,我可记得,你这嘴巴虽然厉害,但是这动手能力可不行啊,别说我了,就连你弟弟那个女朋友唐宋你都打不过吧?”

    伶牙俐齿,巧舌如簧,这是薄延对她的评价,但是到底是千金小姐,根本就不会动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