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作者:阑珊留醉

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详细介绍

X

“叮咚——恭喜宿主绑定红包系统!”

梵芊菡被白眼狼爹,狠毒后妈,伪善姐姐一家三口迫害,在末世苦苦挣扎存活十年之久,一朝报仇,得以浴火重生,手握红包系统。

这一世,她必定不会错过时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该她的,全都给她吐出来。不该她的,呵呵——还是得给她进贡上来。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张悲情女主小白花的脸却偏偏有御姐女王的风骨。在这个末世,打打丧尸,收收小弟。带着一只狗腿女王喵,一个机灵小表弟,丧尸亲哥哥一枚,纵横末世,恣意潇洒。背后还有红包群撑腰,谁能奈她何!

【初见篇】

“喵喵喵——”这位帅哥哥,你长的真好看!

一只肥硕的大黄猫围着男人的腿就是一阵大转,猫眼眯眯,脑袋蹭蹭,像极了求偶的动作。

男人冷漠的脸上一阵抽,嫌厌恶的直接一脚踹飞。

“喵呜——”一道惨烈的猫叫声响起。

却被一只素白的手从半空中捞了回来,女子柔柔的却意味深沉的声音响起。

“你个狗腿喵,枉我把你的名字取做女王,你得配得上这个名字,得矜持高傲。不是什么好看的却嚣张霸道、自以为是的人都要讨好对待的。自恋晚期的人没得治了!”

【情定篇】

男主人双眼一眯,深邃翻滚:“你这是在勾引我。”

女子白眼一翻,“……我特么的哪儿勾引你了,我不就是递给你一瓶玫瑰酱吗,你是不是傻!这么自恋你妈知道吗!不吃,还回来。”

说着就要把东西往怀里收。

却被一只大手凭空截住。

“唔——”一个踉跄就跌入了那个温暖的怀里,磁性低哑的声音从胸膛处传来,“我说你勾引了,就是勾引了——”

【老夫老妻篇】

男人走进门,看到沙发上那一大一小,温情脉脉。

狭长的双眼一眯,眼中厉色闪过,“小子,从你妈身上下来,去玩丧尸去。”

小屁孩撅撅小屁股,直往怀里钻,“我不,别人家都有女孩子一起玩,我们家就妈妈一个女孩子,我要跟妈妈一起玩。”

男人霸道俊美的脸上也忍不住嘴角抽抽,该死的,又是谁把这小子教坏了。

“你先自己去玩,我和你妈再给你造一个女孩子出来。”

“真的?”小屁孩眨眨眼,很是怀疑,这个无良老爸已经骗他好多次了,就是为了跟他抢家里的女孩子,哼。

“真的。”男人义正严肃。

凤眸中看向沙发上的那张漂亮脸蛋,眸中暖意丛生。

注:本文一对一,如有任何不实之处,纯属作者虚构~~~~( ̄▽ ̄)~

若是喜欢记得加收藏啊!!!

“叮咚——恭喜宿主绑定红包系统!”

梵芊菡被白眼狼爹,狠毒后妈,伪善姐姐一家三口迫害,在末世苦苦挣扎存活十年之久,一朝报仇,得以浴火重生,手握红包系统。

这一世,她必定不会错过时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该她的,全都给她吐出来。不该她的,呵呵——还是得给她进贡上来。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张悲情女主小白花的脸却偏偏有御姐女王的风骨。在这个末世,打打丧尸,收收小弟。带着一只狗腿女王喵,一个机灵小表弟,丧尸亲哥哥一枚,纵横末世,恣意潇洒。背后还有红包群撑腰,谁能奈她何!

【初见篇】

“喵喵喵——”这位帅哥哥,你长的真好看!

一只肥硕的大黄猫围着男人的腿就是一阵大转,猫眼眯眯,脑袋蹭蹭,像极了求偶的动作。

男人冷漠的脸上一阵抽,嫌厌恶的直接一脚踹飞。

“喵呜——”一道惨烈的猫叫声响起。

却被一只素白的手从半空中捞了回来,女子柔柔的却意味深沉的声音响起。

“你个狗腿喵,枉我把你的名字取做女王,你得配得上这个名字,得矜持高傲。不是什么好看的却嚣张霸道、自以为是的人都要讨好对待的。自恋晚期的人没得治了!”

【情定篇】

男主人双眼一眯,深邃翻滚:“你这是在勾引我。”

女子白眼一翻,“……我特么的哪儿勾引你了,我不就是递给你一瓶玫瑰酱吗,你是不是傻!这么自恋你妈知道吗!不吃,还回来。”

说着就要把东西往怀里收。

却被一只大手凭空截住。

“唔——”一个踉跄就跌入了那个温暖的怀里,磁性低哑的声音从胸膛处传来,“我说你勾引了,就是勾引了——”

【老夫老妻篇】

男人走进门,看到沙发上那一大一小,温情脉脉。

狭长的双眼一眯,眼中厉色闪过,“小子,从你妈身上下来,去玩丧尸去。”

小屁孩撅撅小屁股,直往怀里钻,“我不,别人家都有女孩子一起玩,我们家就妈妈一个女孩子,我要跟妈妈一起玩。”

男人霸道俊美的脸上也忍不住嘴角抽抽,该死的,又是谁把这小子教坏了。

“你先自己去玩,我和你妈再给你造一个女孩子出来。”

“真的?”小屁孩眨眨眼,很是怀疑,这个无良老爸已经骗他好多次了,就是为了跟他抢家里的女孩子,哼。

“真的。”男人义正严肃。

凤眸中看向沙发上的那张漂亮脸蛋,眸中暖意丛生。

注:本文一对一,如有任何不实之处,纯属作者虚构~~~~( ̄▽ ̄)~

若是喜欢记得加收藏啊!!!

推荐阅读:

久爱成疾 花颜策 首长夫人这职业 学霸养成小甜妻 清穿皇妃要娇养 慕川向晚 重生90甜军嫂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一遇总统定终身 韩先生,情谋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