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罗村祠堂,终日有特定的守祠人轮流看护,可以说这里昼夜香火不断,一个祭拜祖先之地。

    所以这里的温度比外边低很多,让人感觉阴嗖嗖的。

    四点多,罗小河从村子疾步走回来了,另外还有四个青年跟来,都是二十六七岁的年纪,常年田间干活,他们的皮肤都显得比较深色黝黑,这四个就是“掘空坟”的参与者了。

    我问道,“昨天前往空坟的,就四个人?”

    罗小河看了看,道,“因为不是大事,加上最近村子不太平,就我们五个扛锄头、铲子去而已。”

    罗小河的爷爷,年过古稀的罗爷子沙哑开口,“林大师,我们村子里,今晚真会发生野鬼索命的怪事?”一时间,其他村民齐刷刷望过来,每一张脸几乎都透着站立不安的表情,这也正常吧,越偏僻地域,当地风俗的迷信越重,我道,“一定会发生,好比一个活人的宅子,被别人夜里强拆了,等到天亮,你说那个活人能不去拼命吗?”

    人有怒,鬼有戾。

    人怒血溅五步,鬼戾命丧百丈,这些民间流传的老话不是耸人听闻,自古以来,也出现过不少类似的惨烈案例。

    今天晚上,首当其冲死亡的,绝对是罗小河他们五个掘坟的人,此刻站在冷飕飕的祠堂里,昏黄烛火照耀下,能清楚看到,罗小河五个人脸上正中央的印堂,也就是命宫穴位,始终流离一股无法散去的黑痕,属灾难临头的征兆。

    罗小河道,“林大师,现在怎么办?”

    我道,“去看一看那座坟。”

    罗小河瞪大瞳孔,道,“可是坟都被推平了?棺材和衣服也都被烧毁了!这时候去还有有意义吗?”

    我道,“夷为平地,但底下依旧是一个阴坑,不信就过去看看。”其实我总觉得疑惑,夜里掘坟,按理说那个野鬼应该出来吓人的?

    紧接着,我们一行人赶了过去,到达葬空坟的地点,景象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阳光照射下,那里透着一种阴森怪异的光景。

    “啊会这样?”

    “这些松软的泥土,是黄泥,怎么变成暗红色了?好像有血在上边洒过?”

    “你们看这四周,还长了好些带刺的野草。”

    “不对啊?昨晚我们过来,这里的泥翻了两遍,怎么一夜的时间,就长出新草了?”

    “这是荆棘草,传说中,好像是在黄泉路上的一种鬼草?”

    “难不成,里边真睡着孤魂野鬼?”

    议论声此起彼伏,交头接耳谈论着,站在原本空坟的前边,我和老鬼的表情都不容乐观,因为黄泥变红、荆棘鬼草预示着大祸的征兆,好一会,村民的喧嚣声才安静一些,我说道,“罗小河,你们昨晚过来时,难道没有觉察到什么变故?”

    罗小河摇头,道,“一切都很顺利。”

    这时,他身后一个黑衫青年,十指发颤,露出一种心有余悸的表情道,“在离开的时候,大约走了二十米,好像身后,有人呼喊我们的名字?”

    我连忙道,“你听清楚了?”

    黑衫青年努力在回忆,然后道,“昨天晚上,刮着风,周围风吹草动,声音很嘈杂,听得不是很清楚。”

    另外一个青年也道,“确实有人叫我们,而且喊的是我们名字,不会有错。”他说得很斩钉截铁,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三更半夜,难道有人恶作剧?

    “嘭嘭!”

    突然间,一股刺骨的凉意冒起,顺着脚后跟卷上全身,同时,空气里还有一股腥臭味,罗小河五人决策不妙,连忙往后退,一个胆小的妇女发出尖叫,“鬼,这地底下里睡着鬼,我们村子要倒大霉了!”

    德高望重的罗爷子怒目圆瞪望了妇女一眼,其他人立即噤若寒蝉。

    随即罗爷子着急问道,“林大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解释道,“昨天晚上,他们五个被鬼迷了,并没有真正成功掘坟。”听到我的话,罗小河五个青年,站在旁边,显出惊异不定的心悸表情。

    罗爷子往地上看了看,诧异道,“林大师,这泥土都被铲平了,怎么会被鬼迷?”

    其他村民带着好奇目光,挤成一团,不敢靠近,一个个只是伸长脖子看过来。

    我道,“他们只是扫平了上边的泥土,底下却没有动,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掘土。”罗小河声音发颤问道,“林大师,现在还能动土?不怕再惹怒那位野鬼?”

    我道,“有我在,随时都可以。”

    亡骨葬浅。

    空坟埋深。

    半个小时后,一座埋葬得比较深的坟坑被清理出来,底下是一具完好无损的棺材,没有棺钉的棺椁,静静躺在黑红色的泥土中,显得有些怪异。

    “这是什么?”还在清理的罗小河,发出鬼叫声,一把扔开铁铲,从底下仓皇跳上来,突然的惊变,吓了所有人一跳,其他四个青年也大惊失色快速骨碌爬上来。

    一个个瞳孔收缩,白天见鬼的表情。

    “大白天,鬼东西就敢出现?”带着疑惑,我和老鬼连忙跳下去,在棺材一侧,发现是一具被开膛破肚的尸体,不是人骨,是一头体内流干血液的猫尸。

    老鬼拽起来,尸臭味更重了,连忙丢向旁边,“找点柴火烧了!”

    黑烟滚滚,猫尸被焚烧。

    看了看西边天际,我担忧道,“老鬼,没多久天黑,我们要捉紧时间了。”开始查看坟坑下的棺材,不多时,却发现一个鬼怪事实,木棺,比石棺还要坚固,即便用铁锤砸下去,也撞不碎这口棺材。

    “砸不破的棺材,这是怎么回事?”罗爷子靠近空坟问道。

    “难不成,棺材内部,野鬼在里边用一对鬼手拉扯?”罗小河冒出一句吓人话,不由又引起一阵恐慌议论,一些胆小的村民开始离开,估计他们回去后,渲染这座空坟祸事,会引起整个村子人心惶惶了?

    老鬼道,“必须要开棺。”

    想了一下,我道,“罗小河,回去带一碗生糯米、一碗公鸡血,必须快。”

    棺材里阴气太重,必须要用“红绳走阴”的办法。

    我和老鬼用铁铲清理一条沟渠,从空坟出发,引到十几米外地势较低的地方,罗小河带来东西后,老鬼开始在地上洒糯米,我牵引三条红绳。

    罗小河问道,“公鸡血怎么用?”

    我道,“淋在棺头。”

    公鸡血克煞,可以逼走阴气,十多分钟后,夕阳折射的光线下,我和老鬼开始合力掀开棺材盖,棺板移动,一股晦涩暗重的气息立即从里边升起,呛人口鼻。

    “啾啾”

    附近草树间,一群鸟兽发出不安惊叫,快速飞离。

    百鸟惊恐,不祥之兆。

    低头看下去,黑糊糊的棺材板底部,一套老人衣衫,凌乱散在里边,呈人状。

    好像有人穿过了?

    罗爷子瞪大了浑浊老眼,不可思议道,“怎么回事?当时空坟下葬的衣服,明明叠得很整齐?”

    鬼穿活人衣,我也是第一次碰到。

    “老林,这是什么?”老鬼蹲下身子捡起一个东西,是一个破碎牌位,只剩下半边,上边的字迹也模糊不清,看不出是谁的徘徊,老鬼递上去,道,“罗爷子你能看出是谁?”

    罗爷子接到手心,道,“不清楚,附近民俗,死者守灵用的都是这种牌位。”

    我捉过一把糯米,洒在棺材的四个角落,不到三秒钟,白色糯米全部发黑,我和老鬼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鬼东西,居然藏到了棺底!”

    “哐!”

    话音刚落,坟坑里的棺材动了一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