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过不断的摩擦和磨合,剧组终于进入了一段顺畅期。

    万平摄影棚被再次从内部分隔开来,隔离出几片互不相关的区域,尽可能的利用起每一寸空间,他们按照拍摄计划的流程排序,首先在A区为诡影迷城这个故事中的剧本造了一座虚拟城市。

    当然,再大的摄影棚也不可能造出一座完全一比一的城市。

    但是至少有一比一的地铁车厢,铁轨,站台,甚至有地铁线路指示牌……

    从A区往B区走,仿佛就走在一座迷你小城里,部分建筑物都搭建得相当真实,商场的橱窗,公交车站,广告牌,但凡在戏里面他们要十分接近,甚至需要接触到的布景,全都是真的,并不是塑料泡沫板做的草率布景。

    曹一方刚来的时候已经震撼过了。

    烧钱真好!

    经过几天调整,等候A区布景组搭建完成的时间里,曹一方让胡悦龙给他们都做了简单的常识培训,主要是关于怎么配合拍摄这样纯粹的绿幕戏。

    听完一系列培训教程后,别说是沈遇安、邱山淇这类十成新的萌新演员,就连曹一方这根演艺界老油条都听的脑仁嗡嗡响。

    虽然无实物表演的技巧理论大家都学过,曹一方自己也参与过绿幕拍摄,但是那都不是一回事。

    开玩笑,几十平米的摄影棚和一万平米的摄影棚是一回事吗?!

    以前拍摄绿幕戏时,感觉场地小到放个屁都无所遁形。

    5%和50%的特效占比更不是一回事。

    包括导演吕惊蛰在内,他们都深深的感受到了国内电影工业的虚胖。

    2020年了,连国内观众现在都对绿幕不陌生了,年轻观众都是被美国大片喂养长大,对特效场面见多识广,一眼就能洞悉五毛特效和一块特效的差距……

    他们不敢相信,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电影票仓,但他们这些影视行业从业人员,居然会对大场面的绿幕拍摄这么生疏。

    “我觉得无实物表演对你来说,没什么问题。”

    曹一方对正紧张做着热身动作的沈遇安说道:“你试戏的时候就发挥的很好,无实物表演最考验想象力。”

    “没问题,我没问题的!”

    沈遇安做完一整套广播体操,又开始搓热自己的脸庞,自我打气:“我台词背熟了,角色也理解了,我一定没问题的……”说完后,他又往胡悦龙那边走去:“我再去看一遍PreViz就好。”

    曹一方嗤笑一声:“所以说,心态大于实力,性格决定命运……这孩子就是不自信。”

    他在布景间闲逛了几步,见稍后有戏份的演员们都凑过去看了,当即也有点心慌露怯。

    “我也再去看一遍吧,小心驶得万年船。”

    万一新人都没出错,自己出错了岂不是很丢人?

    PreViz是“可视化预览”,被视为壕莱坞导演创作的神器,真神器,不是一刀999的那种。

    绿幕环境下的拍摄跟他以前熟悉的实景拍摄完全不一样,非常麻烦,极有讲究,除了表演层次的难度以外,对光线的控制也相当苛刻。

    拍摄的背景只是一块绿幕嘛,这些背景最后是需要特效填充的,所以需要摄影师和灯光师考虑得更为全面,事先要和后期部门充分沟通。

    抠像的绿背景和前面的表演区域要分开,那么在打光时,最常用也是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将背景和表演区域分开打。

    光照亮度在整个屏幕上应该均匀,不能有亮点、阴影区域或者颜色差异,这意味着需要大量灯光对绿幕进行照明,但又要避免使其照射到被摄体上以免产生额外的溢色,所以必要时要采用黑布遮挡。

    这种环境拍摄,曹一方意识到自己以前很多坏习惯都要改,比如自由发挥……

    演员的自由发挥,被特效组局限在了一个特别小的范围里。

    因为走位、镜头把控、灯光布置等均存在不同程度的难度,在后期制作时,也便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需要反复修改,甚至是补拍、重拍镜头,增加制作难度,延长制作周期,同时制作成本也大大提升。

    神器——前期视觉预览技术PreViz,就是为了减少这类情况的发生。

    在正式拍摄之前将拍摄内容简单制作一遍,用低模、简单动画展示出演员走位、取景、摄影机角度、摄影机运动等大方向,供导演、摄像指导等人参考。

    以前都靠的是分镜、概念图、实体模型道具来完成视觉呈现,现在是通过计算机动画工具iClone、maya等来完成、加速这个过程。

    说了这么多,歧视拍摄大量的绿幕戏,就一个字。

    超难!

    ……

    “无限乐园,诡影迷城篇,第一场第一镜第一条,Marker。”

    场记板打响,停顿一秒,让吕惊蛰看清楚后,才慢慢退出镜头。

    一个一米九的肌肉壮汉,第一个走出地铁车厢,来到了站台,环顾四周。

    跟随着这位健美冠军特型演员,曹一方和沈遇安还有一男一女两个龙套演员也慢慢走出。

    当所有人离开车厢后。

    地铁车厢的灯光瞬间熄灭。

    唯一的女生“啊”的一声惊叫起来,扑在自己男朋友怀里。

    曹一方半眯着死鱼眼,扭头看去,一个不屑的表情还没有完全呈现,耳边另一声分贝更大的男士尖叫顿时炸响。

    “啊——!”

    而且更持久。

    本来嘛,在那一个瞬间,曹一方记忆库里的表演本能反应就要出现。

    按照常理,瞬间受惊,他会双眼用力一闭,双肩一耸,不自觉的缩一缩脖子。

    但他想起封不觉这个角色的特性是被封印了恐惧情绪,既然完全没有恐惧,瞬间受惊的本能反应也就不存在了。

    硬生生的克制住,转而用另一种表演方式呈现。

    刻意半眯的死鱼眼本来看向左边的矫情女生,在身旁尖叫炸响后,他脸上的不屑和嫌弃瞬间消失。

    死鱼眼挪回正中间,盯着镜头上方,整个人动也不动。

    身旁沈遇安扮演的角色是主角的死党,两人的现状截然相反,主角没有恐惧,而他则胆小如二哈,曹一方在编写剧本时,对这一类剧情进行了细化。

    譬如此刻,在恐惧紧张的氛围里,冷不丁的植入笑点。

    刚刚那个女生本来只是突然被熄灭的灯光吓到,这下子却是真的被沈遇安的尖叫吓着了,沈遇安的叫声还没停歇,她的叫声又刺耳的响起。

    明明什么都没发生,这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就显得格外喜感。

    沈遇安和那女生尖叫着对视,然后骤然停止。

    尴尬的氛围在空气里弥漫。

    镜头对准了曹一方毫无反应的脸,结合剧情,完全能看到他脸上的生无可恋。

    尴尬的沉默中,曹一方声音毫无波动的开口吐槽:“要不是系统拦着,我现在就把管钳塞进你喉咙里。”

    沈遇安满脸委屈。

    “咔!过了!”

    经过这一场拍摄,曹一方找到了一些感觉。

    这部戏要还原小说本身的味道……他,不对,他们所有人,都要有一种漫画般的表演方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