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得好!章春恒目光一闪,暗道蒋慕辰这一退,虽是示弱,却也是减少这小鱼公子的优势——距离拉长,他才有时间去施展内力。

    秦鱼也暗自轻叹,这小子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脑子不错啊。

    但....她早料到了。

    刷!

    秦鱼一手取下腰上的剑鞘,甩出!

    剑鞘飞梭而出,蒋慕辰皱眉,勾剑劈下,内力一出,这剑鞘被劈断。

    但劈断的剑鞘里面有土黄粉末散开出来。

    这细密的粉末是什么东西?

    蒋慕辰脸色一变,随机收剑闪避,但却没想到那小鱼公子竟从四散开的粉末之中破袭而来。

    这一剑,蒋慕辰依旧没有料到。

    依旧也只能临时反应。

    顾也垂眸,论临时反应,估计这些小年轻里没有一个能及这小鱼公子的,莫非是偷鸡摸狗偷香窃玉练出来的?

    正当众人以为蒋慕辰要吃一大亏的时候,蒋慕辰眼神一定,正欲拔剑。

    “无耻之徒,还用毒!”

    刷!边侧有人突兀出手,竟是秦少羽!

    这人实力略逊色于蒋慕辰,但全力偷袭之下,秦鱼侧身于他算是破绽,一剑刺侧面胸腔。

    秦鱼是目光一闪,但脚下一点,迅疾飞闪后退。

    蒋慕辰脸色难看,“秦少羽,你退下!”

    秦少羽却道:“蒋兄,此人不顾道义,竟偷偷下毒,乃是邪道中人,你若拿不下他,那就让我来吧。”

    说完也不管蒋慕辰,自顾自追杀秦鱼。

    蒋慕辰心中大骂秦少羽奸诈,他不是没法对于这小鱼公子的,只要退一步拔剑即可,或者拉开距离退出对方的攻杀节奏,可秦少羽贸然插手,让他没了表现的机会,反显得是他蒋慕辰实力底下不如秦少羽,还要被秦少羽所救一般。

    因为看破秦少羽的手段,蒋慕辰不肯退让,竟跟秦少羽追赶着追杀秦鱼。

    反正谁先拿下这小鱼公子谁就赢了!还要防着对方拿下她!

    秦鱼压力颇大,但她懂得利用两人之间的间隙,硬生生把两人比斗变成了三人乱斗,借此得到平衡。

    不过蒋慕辰压制不住了,内力狂出,秦鱼的剑尖刺在了赤山剑鞘上的时候,竟动不了他半分。

    果然,差距还是太大了。

    那剑鞘半点刻痕都没有,蒋慕辰没退半步,但剑鞘翻转,在他手中旋过,剑鞘浑劲直逼秦鱼脖颈。

    秦少羽的剑也来了。

    铿锵铿锵铿锵。

    刷!秦鱼往后掠,蒋慕辰跟秦少羽追上,三人身法残影迅猛,分别化作两个、三个跟四个残影追赶。

    残影多者速更快,蒋慕辰最快追上了秦鱼,内力磅礴而出。

    铿!剑终于拔出,赤红剑上剑气纵横,空气被切割出一条红痕。

    要来了!

    挡不住,给她翻倍的内力都挡不住,除非祭出干将。

    也除非~~秦鱼如鬼魅一般闪到了赶来的秦少羽身后。

    刚好此时蒋慕辰甩出一剑,剑气拉长,直朝面前。

    秦少羽脸色一变,只能用剑格挡。

    砰!连人带剑都被击飞出去,撞击在那颗苍松树干上,树叶颤动,枝头竟惊起了一只鸟,对了,好像就是原来那只鸟!

    小畜生,竟不飞走还停留着看戏?

    蒋慕辰也看到了这只鸟,冷笑,这小鱼公子让他出了这么大的丑,若是不能将她完全拿下,日后他如何在江湖行走,所以他也动了。

    两人轻功纵横,都追平了那飞出的鸟儿,

    内力席卷成流,那鸟儿察觉到了,惊恐莫名,只能困在这内流之中。

    鸟儿如此,秦鱼也如此。

    这就是上乘功法的厉害?秦鱼依稀听到人群中有人提及这是缥缈门的上乘心法之一——《纵流天术》

    铿!!!赤山一端击打在秦鱼的剑上,格挡!

    只砰得一声,秦鱼手中剑颤动,在强大的内力下颤动。

    内力对内力,浑厚对单薄,如果算内力强弱量级,大概就是100跟10的差别。

    何况名剑赤山对小鱼公子那破剑可不止100跟10的差别。

    差距太大。

    然后铿锵一声,断了!

    断剑既溃败。

    众人霎时如此判断,但顾也忽挑眉。

    因为断剑的秦鱼眉眼微动,将两截断剑嗖嗖甩抛出。

    蒋慕辰两下就用赤山劈开了它们,但也让秦鱼追上了那鸟儿,眼看着就要抓住它....

    这小破鸟倒是奸诈,竟在半空吱吱叫了一下,然后直接俯冲出去!

    它冲过去的地方正是蔺珩所在!

    后面追来的蒋慕辰跟秦少羽顿时脸色大变,齐齐停了下来。

    唯独秦鱼,她见到那鸟儿飞向之后本欲停手,但猛对上那蔺珩看她的一眼,冰冷无情,阴鸷若鬼。

    她心念猛然一动——若是抓不住这鸟,这人必不会让她吃到鱼肉,吃不到鱼肉也没关系,左右就是丢了某些好处跟星等评价,但这人会杀她。

    不喜她。

    十分不喜。

    既然不喜,凭他的实力,连江望野都拿他没办法,杀死一个小鱼公子又算什么?

    求生欲来了。

    那如何求生呢?这人连明媒正娶的老婆都可以当做诱饵,何况她?

    除非...让他看到自己的价值。

    秦鱼垂眸,猛一个后空翻,真正的孤雁,长袍飘飞,残影瞬闪。

    天策阁的人见到这一幕形似雁影的身法都是一怔,连顾也都略错愕。

    《孤雁》身法大成了?

    这小子才学了几天?!!!

    铿!蔺珩身后是有防卫的,见人过来已是戒备,齐齐欲拔剑,但他们实力不足,也就灰衣人俞庆准备出手,但蔺珩抬手制止了。

    他冷眼看着这小子胆大包天而来。

    他知道她不敢动手,想抓鸟而已,这么一个偷鸡摸狗的玩意儿胆子都这么大,他堂堂相爷还能怕了她?

    所以蔺珩冷眼看着,而俞庆也有把握在对方有任何不轨时瞬间击杀对方。

    直到他们看到一片孤影,一片翻飞的衣角,以及那轻盈抓住鸟儿掖入袖内的的手掌。

    她来了,她走了。

    瞬息而已,干脆利落,出人意料,但这一举一动漂亮得不像话。

    衣袍翻飞中还有一片清雅淡香留在他鼻端,像是沐浴焚香后专勾着那些小姑娘作恶的浪荡子。

    且还抓着那小鸟儿朝他作揖致歉。

    “在下粗莽,失礼了,还请相爷莫要怪罪。”

    弄虚作假,故作风雅。

    蔺珩忽然将她定了性,毕竟小鱼公子那样一个人物,也该是这样的性情。

    也就谈不上喜不喜,因为能让他喜欢的人基本没有。

    但他觑着这人,眼眸很深,像是在沉思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