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韦宝和吴雪霞都是机敏聪明的人,一看见吴三辅,两个人便立时全明白了是咋回事。

    韦宝简直哭笑不得,他其实早已经看出吴三辅对自己挺好,有想要撮合自己和吴雪霞的意思,却没有想到吴三辅撮合的这么迅速,这么果断,这么彻底,这不是乱点鸳鸯谱嘛。

    吴雪霞则恼羞成怒的瞪了眼吴三辅“哥呀。”

    “我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看见。”吴三辅不等吴雪霞说话,已经砰的一下,重新关上了他们的房门。

    吴雪霞气急的看向韦宝,狠狠剜了他一眼“都是你!”

    韦宝大汗“关我什么事?我还说是你哥和你联合陷害我呢!”

    吴雪霞闻言,眼泪又大颗大颗的在美眸中打转转。

    韦宝一见她这样,心便软了“都是我,是我巴不得你哥这样陷害我们,行了吧?”

    吴雪霞擦了擦泪花“我哥干什么陷害你?你是什么东西,好了不起吗?”

    “你了不起!你们家最了不起!行了吧?”韦宝说着便气往上冲,将被子掀开。

    好在他和吴雪霞的衣衫都还算整齐,并没有少一件,只是这么和衣而卧的睡了一晚上,稍显凌乱。

    韦宝坐在床边,习惯性的先点上一颗烟,点完刚抽了一口,便觉得有点不对,都说事后烟,我这啥也没干的吧?算什么事后?

    不过想起刚才曾经吻过吴雪霞的脑门,忽然心生一股甜蜜的感觉,不由回头看了看吴雪霞。

    吴雪霞本以为韦宝起来之后会马上走的,抱着个被子,见韦宝回头,也不由自主的看了他一眼。

    韦宝不知道吴雪霞是不是也想到了刚才自己吻她脑门那下,只见吴雪霞俏脸涌起两团嫣红,大眼睛扑簌簌的,睫毛和眼角还挂着泪花,煞是温柔动人,暗忖这疯丫头也有害羞的时候。

    韦宝正要站起身,门又开了。

    这回不光是吴三辅,一同进来的还有王秋雅和韦达康。

    “我说了韦公子没事。”

    最先传来的是吴三辅的声音。

    王秋雅和韦达康见到的第一个画面便是韦宝便彪着一根烟,边自行整理衣服,而吴雪霞正抱着被子,只露出一颗精美绝伦的脑袋,粉脸红扑扑的。

    任谁见到这幅情形都会想歪,觉得吴雪霞此时兴许正光着身子呢吧?他们两个人昨晚上做过什么,自然很容易猜到。

    王秋雅原本一直等在吴三辅别院之外,眼见着日上三竿了,韦宝还不出来,正好看见习惯了早起的韦达康、和自己的爹,还有范老疙瘩大伯在太阳下遛弯闲扯。

    王秋雅便想,吴三辅不让自己进去,总不能不让韦叔进去吧?便让人去将韦达康叫来了。

    韦达康一听韦宝昨晚上没有回去睡觉,一晚上都待在吴三辅这儿,顿时急了,要进去。

    吴三辅的随扈禀告吴三辅,吴三辅便让王秋雅和韦达康进来了,其余的像王志辉和范老疙瘩等人,则不让进。

    吴三辅是觉得正好,如果韦宝和吴雪霞睡了一晚上这事,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还有韦嫣红和允人知道的话,恐怕还不够,得让韦宝那头的人也知道。吴三辅是已经将韦嫣红看成是自己的女人了,自己的女人,尽管是韦宝送的,也算是他这头的。

    正好王秋雅带了韦达康来,正中吴三辅下怀,你爹都知道了,你还不赶紧认下,那你家就真的不行呀!

    “哇,韦公子,我把你当成兄弟,你怎么这样?你把雪霞怎么了?”吴三辅一脸惊诧模样。

    韦宝见吴三辅眼睛瞪大,嘴巴张大,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表情,气的差点无语了,你自导自演的好戏,这戏似乎有点过了吧?

    吴雪霞也嘤的一声,急忙用被子挡住了脸。

    韦达康一见吴雪霞这样,方才醒悟,急忙捂着眼睛出去。

    吴三辅也急忙示意王秋雅出去,然后关上门。

    王秋雅心里哇哇凉,虽然韦宝多情,她已经是妾室身份了,至于韦宝娶谁为正妻,本来她都没有太大的所谓,但是相比于吴雪霞和赵金凤,两个人一个争强好胜,啥事都要高人一筹的个性,一个是温婉大方,恬静大气的端庄性子,不但是王秋雅,范晓琳和徐蕊也会希望韦宝的正妻就是赵金凤了。

    可却没有想到现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韦达康也一脸狐疑的看着吴三辅,韦达康心中就不止是凉了,而是五味杂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个乡农,儿子居然能与吴襄大人的千金爱女睡到一起去?一方面暗自感叹自己家祖坟是不是真的冒青烟了?

    想到上个月刚斥巨资将父亲和娘,还有爷爷奶奶的坟墓修缮一新,用的是堪比王侯的陵墓标准。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起作用了?

    吃惊之余,另一方面,韦达康又有点興奋,有点恐慌。

    吴家在辽西是什么样的存在?整个辽西无人不知,要是这事办不好,那吴家就真的不是带兵来吓唬人那么简单了,而是有最最充分的理由荡平韦家庄的。儿子好不容易起来的家业,该不会没有几个月的功夫,一家人又将走上出外逃荒的老路吧?

    得罪了吴家,只怕想出外逃荒的机会都没有了,该不会一家人暴尸荒野吧?

    想到这一点,韦达康不由打个寒颤,能攀上吴家,他是惊喜远远小于恐慌的,老实巴交的乡农想法依然是韦达康思想的主流,他对于韦宝相中赵克虎的女儿,儿子能娶一个里正的女儿为妻,是最为满意的,可不敢随便再往高处想。

    吴三辅看了看表情复杂的韦达康,没有说什么,率先走了。

    这更让韦达康心下不安,看向王秋雅。

    王秋雅看了眼吴三辅离开的背影,悄声对韦达康道“韦叔,咱们先出去等着吧,问一问公子才知道到底啥事。”

    “还能啥事?还不就是喝了点酒,祸害了人家姑娘?”韦达康郁郁的边说边往外走。

    王秋雅轻轻叹口气,跟着韦达康出去。

    韦宝看了眼仍然蒙着头的吴雪霞,没有再说什么,听见王秋雅和韦达康似乎走了,才开了点门缝,看看外面还有没有人。

    确定没有人之后,韦宝才出来,径直去找吴三辅。

    吴三辅正在韦嫣红的服侍下享用美味的茶水和丰盛的早餐。

    虽然韦家庄的老百姓生活比外界并不高出多少,老百姓们依然挣扎在温饱线上,但是韦宝一家已经彻底过上了超级大地主的生活。

    也包含韦宝的好朋友吴三辅,不但赠送了一所精致的别院,给吴三辅这座别院配备的仆役和厨师也是顶级的,食材和生活用度也参照韦公子的标准。

    这可将吴三辅美呆了,也正因为韦宝对他这么好,吴三辅本身也喜欢韦宝,才起劲的撮合韦宝和吴雪霞。

    “三辅大哥,你到底要搞什么鬼呀?”韦宝当头便问。

    吴三辅嘿嘿一笑,冲身边的韦嫣红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出去。

    韦嫣红对总裁福了一福,然后又对吴三辅福了一福,行过礼之后退下。

    “这还不简单吗、既然你和我妹妹已经那样了,提亲,成亲,皆大欢喜。”吴三辅嘿嘿一笑,笑的几乎停不下来。他是从内到外的高兴,想到从此往后韦宝就是自己的妹夫,既能与自己玩到一起去,还能时不时的在妹夫身上揩油,生活美滋滋呀。

    韦宝捂着嘴巴,一脸的无语,饶是他算机灵的人,此时却也一点主意都没有“有你这么硬配的吗?你不怕我昨晚上真的占你妹子便宜吗?还有,你知道,你们家大小姐是啥性子吗?而且,她根本不喜欢我!”

    “占什么便宜?喝多了的人是啥德行,我还能不清楚吗?说喝醉了的人能干啥事,那都是没有喝过酒的人。”吴三辅示意韦宝坐下“那你呢,你有没有喜欢我们家雪霞?”

    “我?”韦宝坐下,拿起一块糕饼送入口中,自己倒了一杯奶茶,喝了一口,并没有回答吴三辅的问题。

    “不说话便是承认了。”吴三辅笑道“韦老弟呀,你就是想事情太多太复杂,这多简单的事儿啊?我吴家配你绰绰有余吧?不辱没你家吧?现在是让你提亲,明媒正娶,又不是让你倒插门。”

    “关键不管我喜不喜欢她,你妹妹跟我不合适,我们在一起就吵架!而且,她不可能喜欢我,她每次见我便开炮。”韦宝没好气道“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跟你妹妹,这辈子也不可能!”

    “喂,韦宝,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呀,知道辽西辽东,知道整个大明,哪家公子哥不喜欢我妹子?我们吴家的女孩就算是入宫,那至少也得是正宫娘娘!大明是不兴豪门望族的女孩入宫,否则那些小门小户的女子,哪里能跟我们家雪霞比?你韦宝不就有两个小钱了吗?就算你把那近两千万两纹银都捂在手里捂住了!你的身家也仍然赶不上我吴家,在本地的声望更不可同日而语!我是在帮你,你还怨我?”吴三辅被韦宝的态度刺激到了,很不满意的长篇大论。

    “……”韦宝傻呆呆的看着吴三辅,暗忖自己的口才与吴三辅根本没法比呀,看人家那委屈的模样,似乎现在自己不向吴家提亲,便是全世界最大的罪人啰?

    “没话说了吧?”吴三辅得意的晃了晃肩膀,斜睨韦宝。

    “关键不合适,你强行把我们安在一起,你妹妹能幸福吗?你喜欢我们一辈子吵吵闹闹?”韦宝态度软化道。

    “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合适?不吵不闹不成夫妻。我爹我娘也经常吵架,不是生了我们弟兄妹妹四个?”吴三辅劝道“我妹妹喜欢你!”

    “……”韦宝被吴三辅得出的这种结论惊了个呆,喝下整整一杯奶茶。

    “你别不信呀,雪霞亲口对我说的。”吴三辅对韦宝眨了眨眼睛“我妹妹多心高气傲一人呀?你应该知道吧?难得对你韦老弟倾心,你就偷着乐吧!”

    “她亲口对你说的?我怎么一点察觉不到?”韦宝又倒了一杯豆浆。

    “我有必要骗你吗?那天我先对她说,你喜欢她,她起初不信,后来我就问她喜不喜欢你,问的多了,她便默认了。”吴三辅说完,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韦宝先送了一个小笼包入口,然后连着一大杯豆浆,咕嘟嘟,一饮而尽。

    这种话,我到底是信呢?还是信呢?

    “别再犹豫了呀,你爹都亲眼看见了,你还打算拖吗?赶紧准备聘礼!”吴三辅急不可待道“正好眼下是大好机会,山海关连日召集重要军事议事,关内关外,还有不少朝廷大员都在,你和雪霞要是这个时候办婚事,人到的齐全呀,礼金保准不少收。”

    吴三辅说完,似乎是他自己成亲一样,乐颠颠的开始掐指盘算起来能收多少礼金了。

    “光是辽西辽东,至少能收上来三四百万两,所有的士绅大户没有一家会缺席的。”吴三辅凑近韦宝“高兴了吧?”

    “这么多?”韦宝心怦然一动。

    虽然已经定下了赵金凤,但是毕竟没有正式定下来,其实韦宝对于女人,多半还是无所谓的心思,自己又不是一两个女人,现在打底的都至少三个了。

    而且对于正妻不正妻的,作为男人,也不是特别在意,只是觉得这么做的话,可能和赵金凤就没有机会了,有点割舍不下,不论是面子上,还是情感上。

    若是吴雪霞肯给自己做妾,那肯定美滋滋呀。

    不过,怎么可能?让吴家大小姐做妾,整个大明会把吴家笑的抬不起头来吧?自己是咋想的?

    韦宝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的想法一厢情愿的可笑。

    “礼金算什么呀?你要是成了吴家的女婿,辽西辽东的生意随便你怎么做!”吴三辅说完,神秘兮兮的轻声道“大漠和建奴那边,我们也有门路。”

    吴三辅说完,又是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韦宝微微的一点头,暗忖吴家是真有门路,自己当初发家的那批特等皮草,不就是吴家和关外建奴偷偷贸易中,被自己截获下来的吗?有了吴家做靠山,科考都没啥意思了,光是辽西就足矣成王霸之业!

    明廷也是真傻,真要是将辽西辽东这些有实力的准军阀彻底军阀化了的话,就好比民国的张作霖张大帅不死,一个人都有能力对抗小本子,至少不会让小本子轻易兴起吞并整个东北,进而染指关内的想法。

    大明凑个几十万两军费都扣扣搜搜的像是要死要活一般,人家吴家这种家庭,分分钟能拿出几百万两!而且不单是有银子,还有人!有地盘!若真的成了军阀,能不玩命打建奴吗?野战打不过,这一座座坚城,任凭哪一座,建奴想拿下来,都得碰的头破血流,伤筋断骨。

    “怎么样?”吴三辅见韦宝一脸认真思考的样子,笑道“还想什么呢?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吧?”

    “三辅大哥,我昨天喝多了,现在头还疼的厉害,你容我回去先睡个大觉哈。”韦宝说着拿过一方干净的布帕,擦了擦嘴巴就走。

    “喂,喂,到底怎么样啊?今天就定下来呀!”吴三辅着急的起身。

    韦宝已经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吴三辅只得坐下,郁郁不快道“聪明人就是麻烦,多简单的事儿?还想什么呢?这么高兴的时候,有闲工夫睡觉吗?”

    吴三辅觉得韦宝还是担心会与吴雪霞合不来,暗笑韦宝矫情,成亲只管八字合不合,还没有听说谁管性子合不合的,有哪几个新郎新娘在没成亲之前相互见过?

    这时候吴雪霞仍然在客房中蒙着被窝,吴雪霞的贴身丫鬟允人好劝歹劝,她就是不肯露头。

    “小姐,别难受了,先吃早饭吧,别气坏了身子。”允人陪着抹眼泪。

    吴雪霞倒是并没有哭了,只是不想见光,不想见人,蒙在被子中坐着,瓮声瓮气的声音传出来“我不吃,你出去呀。”

    “小姐,你别难受,我这就去对二公子说,咱们回山海关去。”允人道。

    吴雪霞一下子将被子拿掉了,“回山海关?那我和韦宝都已经那样了,怎么办?”

    “喝了点酒,不算什么,小姐没有被他占便宜吧?”允人机灵的问道。

    吴雪霞看了看身上衣着,“应该没有吧?不过,都睡在一起了呀。”

    “我的大小姐,睡在一起不会怎么样的。”允人红着脸道“我听说,男女只有都脱了衣服睡在一起,才不可以。没有脱衣服,没啥要紧的。”

    王秋雅听允人这么说,稍微放心了一点点,“可是,韦宝他爹,还有韦宝那个贴身丫鬟已经看见我和韦宝睡在一起了,这事儿传出去,我还怎么见人?”

    “所以呀,现在就去告诉二公子,让他对那俩人说,不准将这事说出去!事情都是二公子自己惹的,让他自己收场!”允人眨了眨眼睛。

    “行不行呀?”吴雪霞虽然是很聪明的女子,毕竟年幼,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智商为负了。

    “行的。”允人说着便拉吴雪霞起来“咱们现在就去找二公子,二公子太能惹事了,简直比三桂少爷还能惹事。”

    吴三辅刚刚吃完早饭,正在韦嫣红的服侍下漱口擦嘴,心里在寻摸着等会咋玩,中午喝酒的事情,看见吴雪霞来了,急忙陪笑道“雪霞。”

    吴雪霞也没有说话,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吴三辅见状,急忙对韦嫣红和允人道“你们先下去吧,雪霞像是有话要对我说。”

    “我没什么好对你说的啦。”吴雪霞立刻气呼呼的怼了一句。

    允人和韦嫣红见状,急忙施礼退下。

    “干什么啊、这么大的丫头了,当着下面人,没点分寸。”吴三辅笑呵呵的数落自己妹子。

    “你有分寸吗?”吴雪霞白了吴三辅一眼,“居然做这种事情,我要是告诉爹,爹一定打死你。”

    “打死我干什么?你看不出来?爹已经同意你和韦宝在一起了。韦宝不错,整个辽西辽东,甚至我敢说整个大明,上哪儿找这样的夫婿去?你听说过有谁几个月的功夫从一个平民创下偌大的家业的人吗?”吴三辅开启如簧之舌模式“爹爹爱惜人才,我也和韦宝投缘,最关键韦宝他喜欢你啊,以后你们成了亲,韦宝肯定会对你好的,这总比嫁给那个怪里怪气的祖可法强多了吧?你说呢?”

    “……”吴雪霞怔怔的看着自己这个二哥,本来是来找他干什么的,她现在都快忘记了,被吴三辅说的无言以对。

    吴三辅笑眯眯的看着吴雪霞,一副你小妮子的心思,我还不知道?的模样。

    “谁告诉你韦宝喜欢我了?我和他互相看不顺眼,你不知道啊?”吴雪霞羞红了粉脸轻声道“而且,这样污我清白,让别人怎么看我?”

    吴雪霞前半句话的语气挺温柔的,说到污我清白开始,又开始寒冷了,责怪之情顿显。

    吴三辅做之前,也是临时起意,其实现在也有点后悔,觉得用这种方式给韦宝和妹妹撮合是有点太过火。

    “又没啥人知道,韦宝的贴身丫鬟和他爹不会乱说的。只要你俩成了亲,没人会在意这些。”吴三辅一个劲的撺掇“怎么样?现在就差你点头了,韦宝那边,我已经跟他谈过了,他担心你不喜欢他。”

    吴雪霞听吴三辅这么说,心里居然甜丝丝的,芳心怦怦乱跳,想到可能会和韦宝成为夫妻,少见的低下头没说话。

    吴三辅是何等人物,平生最喜欢的便是跟人瞎聊,善于察言观色,一见妹子这表情,便心知肚明了“那行,哥哥都知道了,我这就去找韦宝,说你点头了!”

    “不要。”吴雪霞像是受了惊吓一般,一下子捉住吴三辅的手“哥,我啥时候说了喜欢韦宝?”

    “你这是?”吴三辅不解的看着妹妹。

    “你去跟韦宝说,别让他爹和他的贴身丫鬟对任何人说起这事!”吴雪霞似乎忽然下了决心,坚定道。她暗忖韦宝若真对自己有心思,不会来吴家提亲吗?哪里还要等自己点头?还要自己哥哥用这等手段,弄得好像自己嫁不出去赖上他一样。

    吴三辅彻底搞糊涂了,“你不喜欢韦宝啊?那你平时总是提他?”

    “不喜欢不喜欢,我最讨厌他了,说了多少次了。”吴雪霞说完便走了。

    剩下一头雾水的吴三辅。

    韦宝离开吴三辅的别院,王秋雅和韦达康还在外面等着他呢。

    韦达康自然是问东问西,急于想弄清楚咋回事。

    韦宝很生硬的道“爹,这事你别管了,我想静一静。这事你先别跟旁人说,连我娘也别说。秋雅,你也别对任何人说。”

    王秋雅点头答应。

    虽然韦达康还想问,但韦宝已经快步走了。

    韦宝看着韦家庄大片大片的麦苗和稻苗,暗忖等再过两个月,必定是一场丰收,即便不如现代的亩产那么高,有了现在的农业基础,养活上百万人,估计问题都不大了!如果将韦家庄的农业建设彻底搞起来,一个韦家庄应该都能养活三四百万人口!

    现代什么时候听过缺粮?而且粮食是流通的,即便华夏这样的超级大国,务农的人越来越少,也从来没有再听说过缺粮的事,只要将海运搞起来,南方粮食,海外粮食,大明这点人口怎么会因为长期饥荒而至灾民层出不穷?

    韦宝实在搞不懂大明朝廷到底**无能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让一两亿人的国家乱成那样。

    韦宝估计辽东和辽西合起来,大概有五六百万人口,再过两年,建奴兵峰日盛,杀戮加上劫掠,会让辽西辽东人口锐减至百万人左右,双方的人口差距将倒换,这样,建奴便将在局部形成巨大优势,并且会在未来十多年当中巩固这种优势。

    若是能将被建奴弄走的五百万人口笼络到韦家庄来,还怕建奴成气候吗?

    大明最大的问题,在韦宝看来,绝不是人口多了养不活,而是物资不流通,朝廷管理不力造成的。倒闭最大的根源绝不是因为人多,反而是因为人太少了。

    等到李自成成气候的时候,北直隶合起来都不足百万人口,连人都没有,哪里能抵御大量的农民军?

    大量的农民军拿下京城之后,倒闭的直接原因也是人少,没有人种地,到处都是打抢的,上哪儿养活庞大的农民军?都不用建奴打过来,自己先内乱崩溃了。

    有后世见识的韦宝,比任何人都清楚根据地的可贵。

    “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攀上吴家啊?”韦宝有点彷徨了。

    他想的不是吴雪霞可爱不可爱,自己喜欢还是不喜欢,想的更多的是事业。虽然不齿靠这种方式崛起,但是相比于解民于倒悬,延续华夏至上的辉煌,个人的喜好,牺牲一点点,似乎也应该吧?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